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四十二章 走光
    果然找上门来了!又听黄铁匠说她是一个人来的,看样子还有得商量。    虽然郭绍觉得自己冤得慌,但有什么办法……和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连一点滋味都没尝到,就被人揪住说事态严重了、那是万年才开花结果的仙果;猪八戒还没郭绍这么冤,起码老猪是自个愿意去吃的。    郭绍从大门旁边的角门走出去,果然见到那娘们直愣愣地站在路边,既不哭也不闹。她见郭绍出来,眼睛便盯着他。    郭绍走过去,好言说道:“‘圣姑’亲自登门,先请到蔽舍客厅,咱们好好说个长短。事已至此,咱们论谁的对错也没用了,得商量个法子,看怎么解决,你说是不?”    京娘不予理睬,什么也不说。    郭绍又道:“这里当街,人来人往的,咱们自己的事何必做给路人看,你先进门来。”    她好像听不懂郭绍说话似的,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副样子甚至叫郭绍怀疑自己和五代十国的古人是不是有语言障碍,但他都混迹几年了,感觉好好的,不能一下子就叫别人听不懂了吧?    郭绍决定换个人来劝说,玉莲不是在玉贞观呆过几个月么?想罢他便转身而走,不料他一走,京娘默默跟了过来。这便好了。    一进角门,郭绍便继续说起话来,不过很像自言自语,因为身后的女子压根不搭理的。“上午我一进你的门,就提防着怕毁你清白,多般挣扎反抗;不料你那些手下那么蠢,上来帮忙拉扯,不知谁一掌就把我打晕了,掌法角度真是找得准,一击而中……”    他各种好言好语,和身后跟着的京娘一道走进前面的院子里。就在这时他便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一句话简单直接,很符合他的作风:“赵匡胤和你什么关系?”    这一句话出口,立马见效。    京娘顿时打了桩一样就立在原地,脸上的神情变得冰冷。    郭绍回头一看,直觉身上都一阵寒冷,差点打个寒颤。心道:我一定是说错话了,但似乎也没说错什么,这个问题本来就需要了解的。京娘的神情,好像是马上要跳过来杀了他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她连指头都没动一下,但郭绍就是觉得她即将要使用暴力。他的心头就是一虚:先心理上就落了下风,不管怎样总觉得人家清清白白的处子是受害者,真动起手来,他能用出全力?这就是战争策略上“正义”比“不义”更厉害的原因?    其次郭绍听玉莲说过,京娘跑过江湖,武功很好。而郭绍其实根本没有“武功”,他最擅长的是箭术,短兵器格斗也很有点历练,可是什么散打武功招数、摔跤扭打技术完全是一窍不通。而且郭绍也算不上猛将,就算是猛将也没那么多工夫练习斗殴,战阵上根本没用;弓马骑射,加上长兵器使用技巧,最多算上刀盾,这些才真正用得上……现在如果这样赤手空拳打起来,他真没自信能打过京娘。她看起来个子高大,比郭绍也矮不了多少,据说又有武功,好像不是什么软茄子。    僵持了一阵,幸好京娘没有动粗,而且也没说一句话,神色变得凄冷,冰冷冷中又叫人有些许可怜。    郭绍觉得自己拿她没辙了,打算迂回作战,让玉莲来试试劝说。    玉莲正在前院正院之间的洞门口瞧,她应该也察觉到了此事的怪异,但还不知道究竟郭绍和京娘之间生了什么……郭绍没说。恐怕玉莲也想不到会生那种事:郭绍京娘之前完全不认识,要不是玉莲想还玉贞观的人情,央求郭绍帮忙,他们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早上都还不认识的两个人,扎眼工夫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京娘都找到家里来了,而且好像有极深的怨恨。    ……郭绍丢下站在院子里已经“落地生根”的京娘,走进洞门,玉莲也跟了进来。    “生什么事了?”玉莲疑惑地问。    郭绍汗颜道:“我把京娘给上……那个了。”    玉莲顿时怔在那里,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们也太不讲究了,这才见第一次面……京娘怎么那个样子,你来强的?”    “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唉,这事儿有点意外……”郭绍尴尬道。    恍然之间,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难道就是尹志平!人家赵匡胤千里护送,只有纯真的感情,君子一样秋毫无犯;妹子感动于他的人品、以及大丈夫一样的安全感,两情相悦……然后他郭绍二话不说,上去就把妹子搞了,弄得流了一片血。    于是郭绍就把前因后果对玉莲坦白了。    玉莲却说得轻巧:“这是命好,京娘跟了你,恐怕比跟赵匡胤好得多。”    “何出此言?”郭绍道。    玉莲摇摇头,不答。郭绍见状心道:难道有什么道道连玉莲都懂,自己却犯傻?不过细想来,似乎确实有点蹊跷:赵匡胤护送京娘那会儿应该没从军、更没当官,不然他哪来大把时间干这种事,他和京娘的事过去那么久了,为何京娘还在一个破道观里而不是在赵家内宅?    玉莲轻轻说道:“你只有娶她了。”    “此话有理。”郭绍点点头,若有所思。市场上的果子,你莫名其妙上去咬了一口,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那果子买下。    玉莲道:“就看郎君怎么娶她,如果愿意明媒正娶,此事也好办……郎君又不是多差劲的人。”    她又幽幽说道:“毕竟京娘是清白之身。”语气里似有哀叹和无奈。    郭绍听得出来,心道玉莲是属于自己的人,干嘛不多给一点关爱,忙好言道:“世事艰难活着不容易,况且你那两次并非自愿,都是过去了的事,不提也罢。”    他用右手用力捏住左拳,又沉下心认真考虑了一番:当然不愿意娶京娘为正妻!    而且他的这种想法一点纠结都没有,念头十分通达:不愿意损失自己的利益,来对一个原本非亲非故的女人太好,哪怕觉得京娘也是无辜受害者……做妾当然可以,只要她愿意。    他根本就是个沾染了人世间的功利心的大俗人,和高尚情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京娘模样身段长得不错,年龄看起来比郭绍大好几岁,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她和自己本来是没有关系的,也不是他什么人;郭绍如果不是被打晕干了那事的话,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就是找个门当户对的联姻。年轻的中央军副军长、而且还有上升空间,肯定有机会相中一个家中有底子的姑娘,双方结成亲戚相互呼应,对前程大有裨益;感情也是可以通过时间培养起来的。    从某种程度上考虑,郭绍觉得明媒正娶了京娘,就是损失了一种实在的大好处……    要计较什么爱情,他和京娘更没有爱情,连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都不了解。就搞了一次,连滋味也没尝到。    郭绍心道:如果我迹了,遇到的女人上来就搞|我一次,然后必须负责她和她们全家的荣华富贵,我他|娘|的能负责得起么?    他来回踱了几步,并不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在他看来,这些心思是人之常情;但说出口来就显得比较冷漠自私了,索性不说、心里头明白就好。    想来想去,他显然不好开口说:我只想收她做妾,玉莲你去劝劝她认命吧。    一时间比较棘手起来。郭绍想了一阵子,想得更多,一会儿又想到了“宋太宗”赵匡义:他十分不愿意将来为赵匡义卖命效力,但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由得你愿不愿意?    找有权势的人联姻,对!联姻是加快实力上升的道路之一……现在对京娘太好了的话,让她成为郭夫人,将来需要联姻的时候,难道又欺负人家、逼人做妾?    另外还有问题。京娘似乎和赵匡胤有兄妹之义,娶上司的义妹做妾?叫赵匡胤的脸面往哪搁!    当然这种兄妹只是名义上的,别想因为娶个义妹就能图他赵匡胤什么;要是能图到啥,京娘自己怎么还在一个破道观里做道士?    这件事真是太他|娘的复杂了!    玉莲见郭绍支吾语焉不详,便不再多问,径直出去劝京娘去了;但好像也没什么用,京娘仍然杵在那里,呆呆的。    就在这时,阴云的天空忽然打了雨点。    郭绍忙走出洞门,喊京娘道:“下雨了,上来躲躲雨。”和预料中一样,她根本不理会任何人,只顾呆。    郭绍想了想,又道:“淋湿了染上风寒事小,穿着湿衣服不得走光了……那个,走光就是湿衣服贴在身上,身体会被别人看到。”    他完全说的是实在话,京娘那火辣到夸张的身段,走光实在太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