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三十八章 挑拨离间
    赵三做事,都是一开始胆子大得乎想象,但稍一遇到挫折就会动摇决心,心生惧意。他也了解自己的作风,所以打算一鼓作气进行下去。    正要轻车熟路地摸进贺氏的卧房埋伏起来,忽见墙边灯下一个人影晃动,他惊吓之下向院子里的一颗树下一闪。正值树叶树枝浓郁的夏季,他一跑过去就与树梢的阴影融为一体,顿时大气不敢出,动都不敢动。    刚藏好,就见一个丫鬟端着盆从屋檐下走出来。赵三一看只是个丫鬟,顿时非常生气:作死的东西!险些撞破了好事,看老子以后慢慢收拾你!    幸好他机智敏捷,不然被那丫鬟看到,又拿去一说在院子里见到赵三了,怎生解释……赵三不是刚出去找他的旧同窗了么?啥时候回来的,也见到进门啊。    赵三心生恶毒怨恨,专门留心瞧清楚那丫鬟究竟是哪一个。抱定主意,这事儿完了,定要让那丫鬟付出代价!    等那丫鬟走过,赵三不敢多作停留。只见附近没人了,便不多想,立刻轻手轻脚十分灵活地溜进了那屋,然后随手把门掩上。    他进屋后就到处寻找能藏匿的地方,这屋有一道屏风隔着,里外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主要是赵三太胖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一个小疏忽,事前没想到哪里可以藏人……真是百密一疏。    他先是打算往床脚底下钻,但床底太矮,钻不进去。强钻了一下,把床铺都顶起来了,实在是身体太大的缘故。还有一个柜子照样进不去。    眼见没地方躲,赵三渐渐更加害怕了。又想起刚才在外面险些被丫鬟撞破的危险,心道这事儿万一败露,那可不得了;但实到如今,那极度想要的一刻就近在咫尺,他又心有不甘。    大家都觉得他年纪还不大,样子又长得白胖,脸蛋红扑扑的,人畜无害又喜好读书的好人儿。应该没人怀疑自己能干出这等事吧……嘿嘿,在外头风光无限又怎样,夫人不是照样被我赵三弄到手了!    正在他左思右想说服自己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有说话声,越来越近了。    赵三大惊,仓促之下忙走到门背后,既然没地方躲,可以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直接从门后控制住瘦弱的贺氏……但思维灵敏的他又立刻意识道:既然有人说话,那就不止一个人,自己怎么控制得住两个人?    此时他窘急了,见墙上挂着一大幅人物画,光线又暗淡,便奔过去站在画跟前摆个姿势,想装作是画上的人物。可是外面的人一进来就要掌灯的!赵三醒悟自己想了个极其馊的主意,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赶紧离开那画儿。    实在来不及了,他绕过屏风到了里面,就听见了开门的“嘎吱”声。没法子,立刻奔到柜子旁边,然后将柜子抱出来躲在后面……这实在不是个高明的藏身之处,那柜子挪了位,不靠墙怎么看怎么扎眼。只要有人注意到柜子,必然暴露。    太危险、太吓人了!赵三觉得自己的腿已软,开始后悔起来。但是事到如今,后悔又有什么用?    片刻后,门就关了,细听之下有闩门的声音。希望进来的只有贺氏一个人!应该只有她,如果有人跟进来她暂时就不会闩门!    赵三觉得自己在柜子后面太扎眼了,万一贺氏一看到这奇怪的情况就大叫出来怎办?    屏风上一个端着灯的影子进来了,赵三很想抓紧时间闪身出去,猛地捂住贺氏的嘴。但又担心时机不对,眼下已经来不及,要是猛地冲出去惊吓了贺氏让她大叫一声,可得糟糕……到时候家里人闻声赶来怎么说,跑到嫂子屋里,难道说我随便进来逛逛?    赵三越想越怕,脚一步也动不了,硬着头皮在那里憋着。居然毫无动静!赵三觉得自己的执着感动了上天,天助我也,这也都没被现!    暂时没被现不能说等一会儿被贺氏偶然现,赵三立刻壮起胆子把头伸出来瞧。只见贺氏正面对这床铺,慢吞吞地宽衣解带,动作看起来松懈极了……当一个人独自在房间里,总是会比较松懈吧。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赵三轻巧地蹿了出来,悄悄走到她的背后,猛地伸手捂住了贺氏的嘴,顺势一扑就将她扑倒在床。贺氏大惊,一面乱蹬,一面伸手抓赵三的手,但她那细胳膊细腿的完全不是赵三的对手,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    贺氏拼命转过头来看,现是赵三,眼神里充满了诧异和疑问,挣扎稍稍轻了一些……毕竟是家里人,不是陌生的贼匪。过得一会儿,她似乎想明白了赵三为啥会在房里,又剧烈挣扎起来。    赵三捂着她的嘴让她乱蹬乱抓,心里同样恐慌得很。他没带绳子和堵嘴的布,因为他早就想通了……光是来强的不行,事后她说出去怎么办?必须要和她讲道理的!    “你太美了,我忍不住……”赵二用哀求一般的口气小声道,他的声音也因紧张和害怕而颤抖,“从了我罢,一定对你好的!”    贺氏拼命摇头,可怜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呜呜呜……”贺氏嘴里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赵三又是害怕又是激动又是紧张,使劲按着贺氏的嘴,拿自己的身体往她背后蹭。“二哥常不在家,有我陪你也是好事,没人知道的!”赵三想脱她的裙子,但腾不开手。一手要捂她的嘴,一手要按住她的身体,贺氏虽然弱小,但不按住她还是容易挣脱。    赵三又道:“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朝思暮想夜不能眠,为了嫂子你我啥都可以做,就想让你好哩!”    过得一会儿他继续道:“能一亲芳泽,叫我死也愿意!只要你点个头,我就放开你,我们悄悄的……我很厉害的,定能让你好受!”    二人折腾了一会儿,贺氏没力气了,但仍然一脸的愤怒,不住摇头。    赵三见状恼羞成怒,心道我口不择言矮下身段求你,不领情?他脸色一变,冷冷地沉声道:“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二哥眼看就要升殿前都虞候,贵不可言,早想休掉你另娶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不信?那你想想,觉得二哥心里有你吗?为啥他不休掉你,不就是因为叫原配夫人滚有点拉不下脸、良心有点过不去?其实你死了对二哥是最好的!”    他仍然不敢放开捂着她的嘴的手,“如果这事儿败露了,我大不了被打骂一顿,但还是二哥的兄弟,兄弟是变不了的,何况俺们娘还在!娘对我如何,你不知道?你觉得二哥会因为一个妇人对兄弟下毒手?哼哼!但嫂子您的下场就不好说了!失贞成了破烂,二哥早就想把你扔掉、却只是可怜你,这下心头那道坎也过了,你自个想想罢,什么下场!休你?想得美,休了你还有损二哥的英名,你只有死路一条!二哥不要你死,娘也要你死,死得越干净越好!”    赵三道:“我现在放开手,你不要叫。要是来了人,我就说是你勾引我,挑拨咱们兄弟之情!”他还有点不放心,又恶狠狠地咬牙道:“听清楚了?”    贺氏无奈地点点头,好让他先放开手。    赵三小心翼翼地放开,并保持警觉,准备随时捂回去。他也怕,怕喊出来一堆人围观……这样的话,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贺氏一被放下,先大口喘了几口气,正色道:“你快走!我是不会从你的,你敢污我清白,我今晚跳进井里死……”    赵三愣了愣,心道:要是她真的死都不怕了,会不会破罐子破摔把事情先抖露出去?    他想了想便换了善意的表情:“何苦呢?嫂子难道还没想到自己的地位不保,你从了我,咱们联手,保你正室夫人不失……你别以为我没用,娘跟前说话,我还是很管用的!”    “你这个反复卑鄙小人!”贺氏十分愤怒,“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真是瞎了眼!”    赵三冷笑道:“你可别后悔,咱们家马上就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了,你熬到现在,就舍得看得见的好日子?”    “滚!你给我滚!”贺氏低声骂道。她把声音压低,也证明了她不想张扬出去。赵三的话她不从,但那些话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    这么一阵折腾和惊吓,赵三之前的欲|念想法已经散了大半,也没多少兴趣了。    他的热情冷却,马上就动摇了心思,忧惧占了上风。现在只寻思着:贺氏会不会把事情泄露出去?她应该不敢声张,但赵三还是不太放心,毕竟嘴长在她的身上。    正犹豫,贺氏忽然冷冷道:“我会提醒你二哥,有个禽兽不如的兄弟!小小年纪就这样,太可怕了!”    赵三顿时又怒又怕,猛地又扑上去,伸手掐住贺氏的脖子。但他还是下不去手,这是杀人!掐死了有痕迹,查出自己来怎么办?    他狠狠道:“你怎么不死!卑贱的妇人,还赖在我们赵家作甚?让你白白享富贵,你还想挑拨我们家兄弟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