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三十章 贵人
    黄铁匠正找罗猛子家时,罗猛子一家子正准备吃晚饭。今晚“汤饼西施”杨氏真是老虎变成了猫,平素的泼辣劲变成了**辣的殷勤,替罗猛子打洗脸水的一会儿功夫、都不忘背着婆婆和孩子向罗二眉目含|春地挤眉弄眼。    罗猛子今夜变成了大爷,大模大样地坐在凳子上,动都不动一下,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媳妇的服侍。脸也要帮他擦,手也要帮他洗,侍候小孩儿似的。    这样的好日子真是难得呀!平时都是这汤饼西施凶,对他大呼小叫的,逢年过年遇不到汤饼西施这么温柔……其实罗二知道她是刀子嘴汤饼心,不过表现得温柔一些当然更好。    罗猛子大模大样地坐在那里,脸上红扑扑的,舒服得眯着眼睛,表情真是贱极了。他把一袋钱拍在桌子上,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金银疙瘩,黄的白的价值不少。    “幸好你回来了,出去那么久,生意不好做、米又贵,米缸都空了……我和婆婆在家里整天提心吊胆,娃儿天天念你。”汤饼西施可怜兮兮地说。又悄悄瞄了几眼桌子上的钱物:“这回赏这么多?”    罗猛子道:“大哥分的!这点钱算什么?俺要跟着大哥干更大的大事(绍哥儿与左攸语),等着罢,俺老罗很快就要当官了!”他夸张地比划了一下,似乎想形容是多大的事。    今晚罗猛子已经是第一百多次说起他的大哥了,在罗猛子的嘴里,大哥郭绍就是文曲星下凡、武曲星再生,普天之下最厉害的人物。吊打北汉军第一猛将张元徽,笑扶大周军最猛大将史彦纳头就拜,皇亲贵胄文武将官无不称颂……为人方面更是大义为先、百姓争相传诵,对兄弟两肋插刀云云。    他|娘听罢转过头,弓着背说道:“就你?俺生的你,还不知道你几斤几两,别作梦哩,留着晚上作。”    汤饼西施笑吟吟道:“婆婆,事儿也说不准呢!人的命里说不定有贵人,遇到贵人,比自个儿能耐中用!”    罗家老娘嘴上说罗猛子不中用,不过只有个独子,当下觉得媳妇的话很中听,便教训道:“老话说得好,一等忠孝儿郎,在家要孝,在外要忠。你大哥对你好,你也得忠勇为先。”    汤饼西施接过话:“忠是当然的,勇的话……你还是要机灵点,上阵刀枪不长眼,别蒙着头就冲,听到没?”    罗猛子摸着脑袋道:“二哥猛得不得了,有他在,还有俺老罗冲前面的事?”    汤饼西施道:“听媳妇的话,不吃亏,我还能说话害你?”    就在这时,黄铁匠终于找到罗家了。黄铁匠说话也不是太利索,问明白找对了地方,就说郭绍的女人被邻居欺负了,要罗猛子夫妇一块儿过去帮忙。    “什么?!”罗猛子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有人敢欺负到大哥头上?来人呐!给俺老罗披甲,备马!”    他老|娘和媳妇面面相觑,当下也不计较,七嘴八舌道:“贵人家的事,咱们得当比自己的事更要紧。今晚罗二不是牵了匹马回来,你去给他把鞍放好……”    罗猛子一边忙乎,一边呼天抢地:“大哥的女人被欺负,俺老罗好心痛啊!”    汤饼西施说变脸就变脸,骂道:“话都不会说,你大哥的女人,你心痛个什么,以后收拾你!”    他老|娘道:“罗二意思哩,贵人家的女人,他当亲姐姐那样的。”    罗猛子披上甲,取了大铁锤,摸着大脑门道:“不行,俺一个人没声势,一定要给大哥把威风抖起来!媳妇,你先和大哥家的仆人过去报个信,就说俺老罗马上就到……俺先去找二哥,把兄弟们就召集起来,大队人马杀过去!”    东京的街坊,和唐朝长安已全然不同,唐朝那种封闭式的“坊”已不用,东京形成了以街、道为骨架的城市体系,城里面格局比较开放,天黑了一样在外城畅行。    罗猛子先找到杨彪,然后找附近的,大伙儿分头去叫人,人数越多扩散越快。不到半个时辰,一共二十人包括左攸都到了……这小股人马动员度之快,恐怕连这个时代最精锐的部队都自叹不如。    那些士卒和郭绍兄弟出生入死,战阵上一块儿熬过来已经形成了依附心理,加上上头待人不薄,大伙儿都挺拥护郭绍的,个个积极得很。    没一会儿功夫,一行二十人骑着马,雄赳赳地直奔龙津桥,二十骑聚一块儿阵仗也是相当了得,何况马上的除了左攸全是死战得生的彪汉。那外城商业区一般有点身份的人是不来的,要来也是派人来,何曾有过如此场面?何况天都黑了。    东京人口多,商业区在天黑后仍旧有不少人流。人们见得一群骑马的汉子汹涌而来,无人赶紧避让,顿时街头鸡飞狗跳一片混乱。    军汉中有人去铁匠铺门面上喊郭虞候,杨彪也喊了一声“大哥”。    这时大伙儿还没怎么着,突然罗猛子不知道哪根筋接错了,猛然大喝道:“谁欺负俺大哥家的妇人,就是欺负俺老罗的亲|娘!”因为他亲|娘不在这里,一激动就不说亲姐了,又喝道,“俺老罗和他没完!”    老罗臂圆腰粗,肚子大,嗓门也大,一声暴喝真是响彻云天,恐怕连整个龙津坊都被他的大嗓门震动了。    听到“亲|娘”,杨彪也实在受不了了,回头骂道:“操!罗二,你|娘|的真说得出来!”    不一会儿铁匠铺的门板被取了两块下来,郭绍走出来一看……心道:我勒个去!这么大阵仗要干甚?    脑子里闪过向训一拍脑门说我害了史彦的画面,郭绍没注意也一拍脑门:“我考虑不周了,早该料到会这样。”    “大哥!”“郭虞候!”“大哥!干谁,言语一声!”    “干|你|妹!”郭绍骂骂咧咧道,“这是在东京!天都黑了,你们这么多军士私自聚一块儿,呼天抢地,你们要做什么、你们想做什么?”    这帮军士皮糙肉厚的,骂几句一点事都没有,你是不是对他们好根本不用说,其中有谁听到“干|你妹”,可能幻想了一下罗猛子那粗壮样子的妹妹是什么模样,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顿时一群人哄然大笑。    郭绍的目光停留在了左攸身上,顿时忍不住斥责道:“左先生!你竟然也跟着起哄,难道你不懂?”    左攸翘迎风,长身而立非常淡定,伸手摸了一把下巴的浅胡须:“主公,难道你没现除了罗猛子,大伙儿不仅没披甲,连兵器也没带么?能干什么?”    郭绍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沉下的脸这才微微舒展,抬起双手道:“诸位兄弟的心意,大哥心里明白了。散了!”    众人还是不走,嚷嚷着问谁欺负大哥啊,还有一个家伙脱口说错了话,嚷嚷道:“谁欺负大哥的亲|娘啊?”    不一会儿,这条街上的官铺里当值的官差都过来了,连临近几条街的官差也调过来围观,街头一片乱象。    ……斜对门的猪|肉铺里,一胖一瘦两口子躲在门里吓得脸色白,旁边的小儿一脸脏兮兮的,嘴上挂着鼻涕,作势就要哭,瘦子急忙捂住小儿的嘴,哄小儿要给他买糖萝卜。    瘦子跺脚道:“快出去磕头认错吧,我的亲|娘哟!你闲得没事去招惹那些强人干什么!”    胖婆娘压低声音骂:“狗生的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是天天在那看,一早起来就瞧,脚尖都垫起来、口水也流出来了,魂儿被勾走了!你有本事,你嫌老娘,去娶个断子绝孙的回来呀,看什么,流什么口水?”    “亲|娘!”瘦子哭丧着脸,急得咬着牙直跺脚,“我看人家,关人家什么事?这风头过了,太平了,你怎么打我骂我都行!现在你能不能服个软?你不看在别人面上,看在咱们家孩儿面上,快去!磕头,认错!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是性命要紧,还是你那心头的不顺要紧?”    “老娘又没怎么地,还要性命?他绍哥儿就敢随便杀人了,没王法了?”胖婆娘一愁,脸上的肉已经拧到了一块儿。    瘦子急道:“王法!我没听错?这世道有王法?几个月前绍哥儿一句惹恼了他,一刀把陈家的砍了,那时候王法在哪里?你到门缝里睁大眼看清楚了再说,那边是一群兵!你再看清楚,边上的官差在看稀奇,他们在干什么?”    瘦子说着说着竟然在胖婆娘面前跪下来:“我先给你磕头,你再去磕头。我家是不是祖坟埋错了地儿,娶了你这么个祸星,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么!”    胖婆娘这才吓住了,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一道缝,忽然见得外面人马凶凶,一个马脸彪汉凶神恶煞地立在那里,旁边还有个大肚皮大脑袋浑身铁甲的汉子,手里的铁锤挥来挥去一脸恼怒好像随时要把人的脑袋瓜砸烂一般。    “俺的|娘!”胖婆娘后退了两步,“俺不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