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二十九章 黄莲
    这样的难听的话,玉莲不是第一次听到。黄莲再苦,嚼得太久也会习惯吧。    玉莲埋着头,双手紧紧握着竹篮提手,现在她只想逃走,只想回到属于自己的角落躲起来……天下之下,何处是属于自己的哪怕一个角落?玉贞观,对!玉莲觉得玉贞观很好,至少那里的人都很善意。    突然一个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玉莲吓了一跳,把心里想的都脱口吐出来了:“玉贞观!你让我回玉贞观!我不来了!”    “这个狐狸精,害人精!”一个粗声粗气的妇人生气的声音说,听得来很吓人,玉莲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什么时候和她产生了比杀父之仇还要深的怨恨。不是杀父之仇,怎会把她气成这样的声音?    粗声粗气的妇人道:“给狐狸精长点记性,不然以后还要对俺家男人抛媚眼!”    玉莲心道我什么时候对人抛过媚眼?鼓起勇气抬头看了那妇人一眼,顿时认出来,是街对面开铺子卖猪肉的屠夫家的婆娘,偶尔玉莲还在那里买猪肉,因为平素买猪肉的时候少,刚才听声音一下子还没听出来。    现在这世道,东京的粮食储备也不是那么充足,可是这婆娘胖得真是人间罕见!眼睛已经被肉挤得只剩一条缝|儿,两腮的肉鼓起来都快下垂了,皮肤被绷得又红又亮,上嘴唇向上翘着像只鸡屁|股。身上更是肥的可以,整个就是一头站着的猪。    玉莲内心里非常鄙视这个妇人,还有她那男人,浑身的油就没干净过,脑袋的形状都是歪的……我会对这种人抛媚眼?为什么不干脆买条胡瓜(黄瓜)!    但是她们这时候人多,6续过路的熟人已经有三四个聚拢过来,玉莲当然没胆子和她们对着干。而且要吵架的话,玉莲完全不觉得自己是对手,你敢和她们叉着腰站在街当中骂一整天?对,就是会骂一整天,有时候惹急了她们,骂街还会带条凳子!    “老娘把你这张脸撕了!”胖婆娘声色俱厉道,并且装腔作势要扑上来。    玉莲吓得不敢稍微让她觉得有敌意,不然一旦爆那是没完没了!她又试图想逃走,但被胖婆娘一把就拧了回来,那婆娘怒道:“李婶,你们按着,老娘剥她的衣服!让大伙儿都来瞧瞧这骚|货!”    玉莲浑身一颤,心道:以前她们就只是说说坏话,也没见这么嚣张,今天怎么突然得寸进尺了?难道是因为自己说再也不来了,示弱反而助长了气焰?又或是她觉得现在自己完全没人依靠了,便能为所欲为?可是不还有官铺、王法的吗……应该只是说来吓自己的?    旁边有个尖嘴猴腮的半老徐娘小声道:“铁匠铺那绍哥儿挺凶,咱们还是别太过分了,万一这害人精找绍哥儿来,咱们吃不完兜着走!”    玉莲听罢,也挺害怕这胖婆娘一时冲动来真的,紧张又害怕之下,听到那李婶这么说,也没多想玉莲赶紧点头。    不料胖婆娘会错了意,以为玉莲是在挑衅自己,顿时就“呼呼”地喘了几口:“气死我了!气死老娘!这狐狸精算什么东西,敢威胁我?被别人威胁我都忍得下,竟然被这样一个我连斜眼都瞧不起的烂货威胁?绍哥儿怎么了,杀人犯了不起!恶有恶报,我看他早死在河东了,不然咋不见回来?绍哥儿要是在,狐狸精这副德行,怕早就尾巴翘上了天!你们别怕,绍哥儿死了,哈哈哈……”    但是李婶等妇人还是不敢动,反而站开了一点,只顾看戏。    胖婆娘一脸恼火,拽住玉莲的手腕,伸手就拉扯她的领口,玉莲急忙抓住衣领,求饶道:“你饶了我吧。”    李婶忽然道:“铁匠铺门口怎么有匹马?”    但胖婆娘没注意听,正顾着骂了,猛地扑上去,将玉莲一下就按翻在地。玉莲大急,忙哭道:“绍哥儿回来了!绍哥儿……”    这让胖婆娘更怒,“哗”地一声,把玉莲的外襦撕烂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素白的中衣。玉莲脸色一白,恍惚之中仿佛回到了河中府,被那个该死的武将抓住;又似乎是被公子哥李崇训按住了,想后悔却已来不及,连喊都没脸喊,身心都深陷痛苦之中。往事不堪回,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眼泪哗哗的:“你杀了我吧,你让我死吧,我不错了,早该去死……不要!”    这下动静一下子闹大了点,周围商铺的人都走出来看稀奇。胖婆娘不怕围观,反而大声嚷嚷:“街坊都来瞧瞧,这就是通|奸杀夫的淫|妇!”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暴喝:“操!……是玉莲!”    突然就见绍哥儿出现在旁边,绍哥儿一把抓住胖婆娘的后颈,想把她提开。但脖子太粗,一手居然抓不住,只揪到了一坨肥肉,微微用力,痛得那胖婆娘叫得像杀猪一样,“啊……”估计整条街的人都听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郭绍怒不可遏:“娘|的!就知道欺负弱小,有种你动老子一根指头试试!信不信老子带兵把整条街踏平!”    胖婆娘回头一看,张开鸡屁|股一样的小|嘴:“绍哥儿,你没死?”    郭绍喝道:“老子要死之前,先灭你全家!滚!”    胖婆娘面露惧色,一边爬起来一边张口道:“是她……”    “滚!老子不想看见你,真尼玛恶心!长这么丑还有脸活在世上?”郭绍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怒得满脸通红,指着她的鼻子道,“你再说一个字,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胖婆娘显然知道,绍哥儿已经有一条人命在身上,当下没敢把他的话当玩笑或恐|吓,抬头一看跟着自己同仇敌忾的几个妇人已经没影了,她急忙连滚带爬就跑,跑得远了才大声嚷嚷道:“杀人了!杀人了……”    郭绍对着她的身影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忽然身上一重,玉莲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扑到了郭绍的怀里,“绍哥儿,你别死,你别离开我……”    郭绍的胃部立刻感觉到软|绵绵的贴着自己,一股沁人心肺的清淡味儿扑鼻而来,就好像一下子跳进了清澈的潭水,怒火被浇灭了大半。    她“嘤嘤”地哭,哭得痛快极了,郭绍感到自己的胸膛上衣服布料一小会儿就湿了一片。    这时郭绍现周围很多人围观,目光或麻木、或好奇,也有的人迫不及待想看脖子都伸长了,像鸭子被人提住了脑袋一样。    郭绍忙好言小声道:“我不会离开你的,咱们进屋说罢。”    玉莲这才放开了他,或许刚刚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脸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使劲抓着衣角,默默跟着郭绍向铁匠铺走。丢在地上的篮子也顾不得了。    黄铁匠正站在铺子门口,一言不,也不过问。郭绍对他说道:“今天打烊了。”    确实太阳已经下山,光线渐渐已暗淡。    玉莲进屋后,背过身去,默默地仔细把自己的衣领稍稍整理,又伸手拢了一下头。    郭绍说道:“我到处找你……你在哪里出家?”    玉莲转过身来,先是低着头,抿了抿嘴,忽然抬头看着郭绍道:“我不出家了!你让我做你的小妾罢!”    郭绍:“……”    玉莲上前了一步,眼睛红红的,丰腴的胸脯上下起伏,她颤|声道:“你想怎么样处置我都可以,要是有一天你厌倦了,你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不会丝毫怪你!”    郭绍眉头微皱,正思索着什么。承诺不能随便说的,如果没有把握,宁可先做到再说。    这时玉莲的声音已变得平素不一样,她的情绪有点激动,“你告诉我,至少曾经看得上我的容貌身段,至少不厌恶我……”说罢她转了一下身体让郭绍看清楚,“她们都说我坏话,其实我几年没碰过男人了,身体是干净的……我能侍寝,能侍候你起居,能给你洗衣做饭……”    “玉莲!”郭绍开口道。    玉莲抢着道:“我只有一个要求。”    郭绍便先问:“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    玉莲道:“你带着你的威风仪仗,到这里来接我过去!我会回报你的!”    郭绍沉吟片刻,道:“那最快要明天中午,我上午去殿前司官署拿东西。”    “你答应我了?”玉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怎忍心拒绝?哪怕郭绍觉得这种事实在没什么必要,和市井刁民计较个什么……但这一点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她?哪怕这点愿望很肤浅。    郭绍毫不犹豫道:“明日中午。你今晚住哪里?”    玉莲道:“我就住在家里,她们知道你回来了,不敢再过分了。”    郭绍道:“我不放心。有些人破罐子破摔,智商……脑子又不好使。君子易防,小人难防。但是你现在和我回去的话,又怎么接你……我有办法了。黄铁匠!黄铁匠!”    黄老头进来应话,郭绍便告诉他地址,让他去找罗猛子夫妇过来。    郭绍打算自己也暂时住在这里,明早出去后,让罗猛子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