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二十四章 猛将牵马
    面相凶狠的汉子双手抓着那小娘瘦弱的身体,一放手就可能让小娘的脑袋落进锅里,若是被沸水一烫,悲惨的场面不堪想象。    并且那厮似乎还有点头脑,郭绍几句话忽悠不了他,便道:“我有个提议,两匹马换小娘子的性命。咱们兄弟先带着两个你们的人离开此地,留下战马两匹;你们放过那小娘子,然后骑马走。如果咱们回来见到小娘子毫无损,便放走你们的人。何如?”    被刀架住的其中一人忙道:“堂哥,你可别丢下兄弟啊!”    “住嘴!”凶狠汉子立刻骂了一句。    郭绍一听有人叫堂兄,心下便更加有数了,当下不等那厮回答,便招呼罗杨二人道:“咱们先走。”    说罢便押着两个做贼人的流民往外走,并且牵走了一匹膘肥的马。    几个人沿着屋后的路,走了一阵,杨彪恼道:“还留着这俩累赘作甚,先砍了!”    二贼人面生惧意,郭绍阻止道:“谨防那厮耍诈,这俩人算一张底牌,甭管有用没有,留着必要的时机再出手。”    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了马蹄声。    郭绍当机立断道:“三弟,看着这俩人最后走,乱动就杀!二弟,你去屋里看看情况,守住房门。”说罢翻身上马,骑着马提起弓箭就往回疾奔。    冲回那家茅屋跟前,只见一骑正在路上慢跑;另一骑却在旁边不远的地方,一个人仰躺在地上好像从马上摔了个半死。前面那骑跑得很慢,因为下坡的路反而不好跑马,一不小心就会人仰马翻。    那厮还未跑出百步,郭绍径直从马上跳将下来,拈弓搭箭,瞄准那厮的后背,“啪!”那人惨叫一声应声落马。    郭绍见一击而中,遂走到摔了半死的那汉子面前,提着他的胳膊就往回拖。    这时那老汉带着小娘子已经到了院门口,小娘子跟在后面走路,看来没什么大碍,郭绍便松了一口气。不然这姑娘这么小就被沸水煮,实在有点看不过去。    老汉拉着小娘跪在郭绍的面前:“草民和小女叩谢军爷的大恩大德!”说罢按着小姑娘的后脑勺磕头。    郭绍上去扶起他们。听得老汉说“小女”,郭绍有些纳闷……这姑娘看起来可能最多十二三岁,这老汉是她爹?细看这下,他现老汉的年龄好像并不大,可能就四十左右,不过似乎是因为生活太苦,看起来很显老。    这时“老汉”拿袖子专门擦了一把旁边小姑娘的脸,这个动作顿时吸引了郭绍的注意,因为他突然有种很怪异的感觉,老汉好像正在擦一件物件似的。郭绍看了一眼那小姑娘,又忍不住看了第二眼,因为很瘦脸型成瓜子型,皮肤泛着菜色,嘴唇很干起皮了,睫毛被眼泪打湿了还没干,眼圈也红的,一双大眼睛显得很无辜……主要是郭绍觉得这小姑娘很眼熟,立刻就想起了玉莲,特别是眼睛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像。    这时罗猛子押着两个垂着头的贼人过来,杨彪一见大怒,提起刀就大步走上去,杨彪的长相本来就凶神恶煞,一怒更加吓人,俩人吓得直抖:“不要……不要……”    郭绍忙上前一步,伸手捂住小姑娘的眼睛。片刻后就响起两声惨叫,杨彪脸上溅上了血,更加可怕,回头又盯了剩下那个贼人一眼,那贼人顿时一软,双膝跪倒在地。    小姑娘伸手去拉郭绍的大手,郭绍按住她的肩膀,说道:“你太小,不适合看。”她听罢抓着郭绍的手力气减弱,但握着他的手没动。    “啊!”又是一声惨叫,杨彪一刀就砍了。    旁边的老汉也是吓得脸色白。    这时郭绍才放开手,转身去牵马,被骑走的那匹马也自个回来了。罗猛子道:“嘿,你们家有水么,给俺们把水袋灌满便走。”    老汉忙鸡啄米地点头,赶紧双手接了水袋往屋里跑。    三人等待的光景,郭绍又忍不住多看了那小姑娘两眼,小姑娘也抬头看他,二人一高一矮默默对视了一眼。郭绍开口问道:“你家姓什么?”    “姓董。”小姑娘小声答了一句。    郭绍“哦”了一声,从马背上取下干粮袋向她丢了过去。小娘没接住,从地上捡了起来,打开一看是烙饼,立刻就拿了一个出来,背过身去,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一只兔子吃东西一样的声响。    老汉提着水袋走了出来,瞪大眼看了小娘一眼,竟然不顾在人前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郭绍见状又把另一匹马上的粮食袋送给老头,里面有些大米,用布袋装着。    罗猛子道:“大哥,俺们这便可以走了!”    董老汉忽然说道:“军爷,您要是看着俺们家三妹好,要不买去罢!”    郭绍一摸身上:“我们兄弟都没带钱。”    董老汉转头看着膘肥体壮的战马:“用马换也行!”    郭绍道:“这是军马,你不怕马被收走,还被官府栽赃个盗窃军马的罪名?”    “这……”    郭绍沉吟片刻:“你们家还有别的人口么?你们这地方如此贫瘠,兵荒马乱饥荒不断,迟早得饿死。要不你们父女都跟我走,以后你替我喂马,我保你们天天吃饱饭,而且有白面吃。”    董老汉顿时动心:“天天吃白面?军爷说话算数?”    郭绍想到自己一回京,最低最低也会升个指挥使,手下至少五百口军汉,还养不起两个人?他笑了笑:“你觉得我让你们吃不起白面?”    董老汉寻思了半天,咬牙道:“成!俺这一户就剩两口人了,山那边还有两个兄弟,不过分家了的……军爷等等啊,俺先去和兄弟家言语一声……这几具尸,能不能烦劳军爷带走,送到官府去?”    郭绍道:“那你赶紧去。”说罢又回头道:“三弟,进屋找找?头铲子什么的,咱们往后山挖个坑,帮他们埋了。”    小娘还站在那里吃,董老汉拉了她一把,带着一块儿走了。人还没走远,杨彪就当着人说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厮看着可怜,狡猾得很,怕大哥只带小娘走了。”    郭绍不语。杨彪又哼了一声道:“咱们要是那种人,直接抢了就走,能把咱们怎地?小人就是小人!”    罗猛子嘿嘿笑道:“大哥莫不是想讨那小娘做媳妇?”    杨彪唾了一口骂道:“呆货!大哥回去起码升个指挥使,不说门当户对,如果要挑个百姓家的小娘子,东京那些娘们不得眼巴巴愿意让大哥挑拣?干嘛挑这山里的丫头!你不瞧瞧,瘦成什么样了,又小,一把骨头裹张皮,有意思吗?”    三人一面骂一面闲扯,趁着一块儿进去找工具的当口,郭绍意外有兴趣地观察了一番房屋。草顶土墙,修得很毛糙,采光出奇得差,里面有两间屋连一扇窗户都没有。更叫人惊讶的是,有一堵墙居然是竹篾糊上泥巴做的。    三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把死人抬到后山,便开始挖坑,弄了一身的汗。他们就是想讨口水喝,结果弄出这么多事来,不过没人抱怨。老汉回来了,还带着几个同样褴褛的村民,也帮着挖坑,忙活半天才埋好。    这世道兵荒马乱的,死几个流民贼人,似乎也没人太在意。    那老汉说要收拾收拾东西,杨彪顿时大怒:“磨叽啥,老子一把火给你烧了!”吓得那老汉浑身都是一颤,杨彪这厮的样子真是鬼都害怕的主!    郭绍面带笑意,说道:“留给后山的兄弟罢。”    一行五人,遂在几个村民的目送下离开了山村,破成那样,老汉还一连回头看了好几眼。郭绍也不避讳,径直握住小娘的细腰,把她给抱到马背上,她赶紧抱住了马脖子,让那战马很不爽地从鼻子里“噗”地喷一声,甩了甩马头。郭绍柔声道:“别怕,放松一点,我拉着缰绳呢。”    杨彪好奇地瞧了郭绍一眼,罗猛子笑道:“让我朝禁军指挥使牵马,得皇帝才敢吧?”    郭绍笑道:“上峰大将也敢,可我去给上峰牵马的话,将士们不得说我是马屁精?”    “哈哈……”    小娘子低着头,偶尔郭绍转头时,会现她在悄悄看自己。郭绍怕吓着她,便尽量随和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三妹。”    郭绍又问:“上面还有姐姐和兄长?他们人呢?”    董老汉抢着答道:“她大姐……嫁了,嫁远方去了。她二哥前年跟人一块出去逃荒,至今没回来,不知道死活。”    郭绍回头问道:“真是嫁了?不是被你卖了?”    董老汉瞪眼道:“说哪里的话,要不是饥荒一颗粮都没了,俺也不会卖儿卖女哩!起先三妹的事……俺觉着军爷人好,以为跟着军爷还能吃口饱饭,总比留着饿死强!”    郭绍便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又说道:“以后你可以称呼我主公,你有名字的吧?”    “主……公,俺叫董瓦匠。”    郭绍随口道:“瓦匠的头顶无片瓦,却是茅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