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二十章 晋阳之役(5)
    残阳似血,最后的余光留恋在天地之间。明晃晃的铁剑高高举起,向训大喊道:“杀!”    前锋波马兵以有去无回的气势猛贯战阵,马蹄急交替翻飞,尘土飞溅。数排骑兵如同疾奔的海浪,以弹指间数丈远的高冲锋。众骑士身体前倾,樱枪平端,好似一支支离弦的利箭。    瞬息之间与辽军涌动的一股马兵短兵相接。战马对冲,双方的骑士擦肩交替而过。电光火石之间兵器挥舞刺杀,惨叫四起,沉重的金属撞击声、人的惨叫声响彻群山。    后续跟上的张建雄举枪大喊:“效死沙场,正在今日!”遂率一股骑兵加冲刺而去。    向训率精骑亲随,带着后续大队马兵,也踢马挥剑,由慢跑逐渐进入冲锋状态,众军呼啸前驱。向训不是史彦,并不冲在最前面,很快身边的亲兵便越过他的位置,直冲而前。郭绍见状,心道现在追随的是向训,不能叫主将冲前、自己躲后面,也率领二十余骑追上去,驰马冲锋。    郭绍早就会骑马,但是一直做步兵、根本没条件和机会练习马术,马上作战更是第一次;以前感觉骑马不难,骑得也很好,以为马战也差不多那样。不料战马慢跑的时候还好,一冲锋起来,比摩托车还快,而且上下颠簸,好像正身置惊涛骇浪的小舟船头,感受真是刺激得紧!    他许久都没找准起伏的平衡,在马背上被颠得七荤八素,睁眼看去,只觉得地动山摇,无数的甲兵都在左右乱晃。要不是一手紧紧拽着缰绳,冲锋的高阶段被颠下马也说不定;紧张之下,他下意识双腿夹紧马腹稳住下盘,生怕落马……那马被用力一夹,以为是加的信号,跑得飞快。    此时此刻,郭绍心头闪过一种错觉,好像开车踩错了油门。    战马飞奔度不减,于是郭绍看上去真是勇猛异常,径直掠过了前头的精骑,一股奋勇争前的劲头……他真是有苦说不出。    这时前侧正遇辽军重骑反冲,当先一骑非常强悍,掠过周军骑士便手起刀落,连杀数人。随后的周军骑兵张弓搭箭射之,数箭不能透重甲,那辽骑浑身铁甲、连马都有甲,左手还拿着一块圆盾。    周军中一小将大喊道:“郭郎,快|射那厮!”    一箭射死北汉第一猛将张元徽的人就在军中,众人都寄希望郭绍赶快射杀辽军悍将,减少己方伤亡。郭绍仓促之下,从箭壶里取箭搭弦,瞄准了就是一箭……但结果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箭矢偏了老远,直接从那骑头顶上空飞过。    郭绍愣了愣,大怒,一边跑马一边又连射两箭,无一射中。    众军愕然,此时此刻恐怕有人会怀疑郭绍的奇功可信度,或者他根本是冒名顶替!    而那辽军悍将仍然生龙活虎从左翼直冲,他在马背上上蹿下跳娴熟得很,像在表演杂戏一般,一身重甲却相当灵活。双方的骑兵就像迎面错车一样的位置,度又快,靠近的时机很短,一般只能过一两招;那辽兵悍将与好几个骑士6续过招,不仅没被除掉,又杀落马二人。    郭绍寻思,骑射和步射根本是两码事。眼见那厮一马当先快要杀到,郭绍沉住气,赶紧收了弓,从背上把斩马刀拔出来。柄长、身长的双手兵器,长度能有效增加攻击距离,步骑合用;骑射不中,当此时只好准备近战接敌。    就在这时,杨彪大喊:“大哥,让我来!”遂与罗猛子二人策马越过郭绍的位置。很快就与那辽军悍将靠近了,杨彪大喝一声,双手挥起铁刀就拦腰横扫过去;不料那辽人身体向后一仰,上半身都贴在了马背上,顿时一矮,叫杨彪的横扫落空,双方顿时交错而过。    辽人悍将随后就碰上了罗猛子,罗猛子手持一柄模样丑陋的粗糙铁锤,侧身更加接近辽骑,然后挥起铁锤就向下砸。辽人以盾接住,“哐”地一声巨响,座下战马嘶鸣了一声,但辽将在马上稳稳的毫不受影响;反而用盾把铁锤向罗猛子后面一推……罗猛子本来为了砸到对方马背,身体就向左倾斜重心失稳,这下被一推,径直从马背上摔落下去……这罗猛子从来就是步军小卒,恐怕马上比郭绍好不了多少;三兄弟中,恐怕只有杨彪骑过的马多一些,他好歹做过不短时间都头。    “哈哈……”辽人悍将一面回头大声嘲笑罗猛子,一面勒马向左稍稍避开,矫健地在马背上重新坐正。    但他笑声还未落下,就愕然见到一员周军将领从他侧后横冲出来。此人正是郭绍。罗猛子刚刚摔落下马,在地上来不及爬起来,后继的辽军骑兵眼看会践踏在他的身上。若是铁蹄踩在罗猛子那油水丰富的大肚皮上……场面太美,郭绍不敢想象。    郭绍的法子相当愚笨,但却非常及时。刚刚斜冲出来,立刻迎上了奔来的一名辽军骑兵。当是时,情况就像在公路上、大家都好好地在自己的行驶道上行驶,忽然一个家伙把车横冲到逆行道上!奔上来的辽军骑兵急忙勒马,战马在如此近的距离没法避开,惯性也停不下来,“砰”地一声,马肩撞到了郭绍座骑的中间。座骑被撞得痛苦嘶鸣一声,向侧面一倒,郭绍借势猛地扑将下马,身上双重铠甲加体重两百来斤沉重地摔在地上,顿时七荤八素,眼前金星乱飞。    这时罗猛子已经爬了起来,奔上来救郭绍。郭绍全身疼痛,也不知自己受伤了没有,咬牙爬起来。他生气地看着独骑奔出十步的辽人悍将,又低头寻找,现自己的弓掉在地上,遂捡了起来。右手上绑着护指,他立刻取箭壶里的箭。二石强弓,是向训部将士用来练习臂力的弓,实战基本无人使用……实战用一石二已经是强弓了,步射装备的也大部分是八斗、一石弓。    郭绍恼羞交加,立刻用猛力将二石弓拉成满月,在十步的近距离对准那厮。那辽军悍将回头看到郭绍拈弓搭箭,便举圆盾护住要害。“啪!”弓弦颤动,一箭呼啸而去,重箭猛地贯穿了圆盾!    连圆盾和甲胄的双重防护都没救得了那辽将,听得一声惨叫,那厮终于落马。    郭绍以前狼狈了一阵,怒不可遏,当下站在原地就一顿猛|射,“啪!”……“啪!”……弦声顷刻不停。    通常人们混战用弓箭时,由于距离较近而且自身体力损耗,所以弓不拉满。但郭绍一时间没顾得上许多,次次满月,又是强弓。那6续冲杀上来的辽兵,一箭一个,又准又狠,重箭次次洞穿铠甲。没一会儿,七八匹空马就从身边跑过。    连杀七八人,郭绍怒气稍息,体力也有所不支,终于停了下来。顿时只觉得双臂又软又酸,手心里全是汗,手指在抖已经没法沉稳了。    “郭郎威武!”周军中一员武将见他杀人如麻,在侧面大声喝彩。    这时杨彪及二十个亲兵也策马来到了郭绍身边,将其团团护住。杨彪大喝一声:“本队全部下马,步战!”    整队人都是小底军各部步军的士卒,过惯了徒步作战的苦日子,给他们战马都挥不了作用,真正是一群骑马的步兵,还不如步战。众人自马上下来,纷纷拿起兵器聚拢,抱团作战;只有四个士卒还骑着,带着那些战马跟随正在侧翼运动的周军马队活动,舍不得把战马丢下不管。    列阵步战的杨彪在最前面,手提长柄铁大刀,暴力开道。辽人重骑兵冲来,一般的步卒见其居高临下,多心有惧意,仅以樱枪密布防御;但杨彪却是蹬着马步冲得最前,毫不退避,手中铁刀挥得虎虎有声,人来杀人、马冲斩马,一副老虎下山的气概。    据传周军步将常用的铁刀,是唐代陌刀演化而来,不知真假;但这铁刀从长柄到宽背刀面,全是铁打,十分沉重,确是只有身强力壮者才喜欢用的兵器。    杨彪手里的铁刀比几乎所有长兵器都重,更远长矛樱枪的硬木枪杆,横扫过去,重量力道就先占了先,敌兵莫敢招架。他一张马脸,两腮硬胡须,怒起来凶神恶煞,一身血污就像个杀人狂|魔,气势亦是十分骇人。    在汹涌的马群里,郭绍这支小股步军机动缓慢,幸好有向训部的一股骑兵正在附近左右驰击,郭绍他们才不至于被围死或被践踏分割。    这时听得“嗖”地一声,一箭射在了杨彪的胸甲上,杨彪大骂一声伸手就拔了。郭绍循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辽军骑兵正抬起弓来要射第二箭。郭绍大喝一声,同时伸手取箭矢。    那辽骑本来要继续射杨彪的,听到喝声,突然现郭绍手里的弓箭,立刻调转方面瞄住郭绍。郭绍也随即抬起了弓,俩人隔着二十余步对视一眼,只是刹那之间,“啪!啪!”箭矢对射。    郭绍先中一箭,胸口一重,这部分里面有块锻打的钢板,外面是一层环锁铠,箭矢未能穿透。几乎同时,前面那辽兵痛叫了一声,丢掉了弓箭,只见一支箭矢已插进他的肩膀。辽骑伸手捂住肩膀,调马便跑。    这么近,竟然只射中了肩膀!他实在是臂力用竭,手也不稳,要不是看杨彪危险心里着急,他差点都没拉开强弓。这时他立刻回顾左右喊道:“谁带了弓箭?”队伍里一个士卒忙取了强度比较正常的弓送上来。    郭绍等继续配合附近的骑兵作战,战阵上厮杀未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