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十国千娇 > 第十六章 晋阳之役(1)
    初夏时节天气变暖,郭绍等人担忧尸体在镇里腐烂爆瘟疫,本欲尽快将死者埋在后山,但镇将李得胜全力阻挠。他找人把契丹兵的级给割了下来装车,火急火燎送潞州请功去了。    不日从潞州来了官吏,带着猪羊六头、铜钱两麻袋到武讫镇犒军,嘉奖诸将。这时郭绍才终于了解到为什么会有契丹兵出现在这里。    消息起初来自于投降的辽州官吏。    高平之战后,契丹军退走,或是没料到周军会立刻乘胜进攻晋阳(太原),一股人马滞留在晋阳东南方的辽州,没来得及走。其兵力并不多,真正的契丹骑兵只有一两百骑,另有外族仆从步兵千人。当他们得知周朝大军北上时,想走已经走不掉了……北面的晋阳到太行山一线已被周军控制,太行山以东也是周朝治下的河北诸镇。    这股契丹兵的退路被堵,紧接着又雪上加霜。当是时,周朝皇帝下令四路大军进攻晋阳外围,策应主力作战。其中右翼是莱州防御使康延沼,大兵攻辽州。辽州诸官吏日夜派人请降。    契丹兵准备突围,但很快得到了北方来的密令,严令他们自辽州直线南下袭扰周朝粮道。四面重围,不退反进,显然这支兵马已成弃子,契丹上层只是希望他们最后挥一点作用。    ……    周军的后勤补给确实问题极大,据说河东近左诸州,包括隰、慈、绛、泽、晋、潞、邢、赵、镇、定等等无数州县已被要求即可征民壮运粮支前。右仆射李谷临时取代了符彦卿,判太原行府事,使出全身解数调粮。    没过多久,潞州附近的大路上就见运粮车队络绎不绝,如同长龙,前不见后不见尾。    郭绍与诸将士商议,决定跟随押运粮草的军队北上晋阳,到小底军归队。    于是郭绍率禁军小队开始步行北上,除兄弟三人和文官左攸,得痊愈的伤兵二十人。本来安置在武讫镇的禁兵伤卒有四五十,不过有的致残、有的重伤未愈,还有七八个在武讫镇战死了。    又是长途跋涉的负重徒步旅行。郭绍从东京出来,不知走了多少路,靴子已走烂几双。半路遇到正巡视粮道的右仆射李谷的人马,李谷听闻郭绍的战绩,大加赞赏,下令督粮武将沿途给予补给,又赏战马二十几匹。    郭绍等得到战马后摇身一变,成了骑兵部队。    五月中旬,郭绍小队才走到晋阳,马上就被看到的场面惊呆了。    矗立的晋阳城上空浓烟滚滚,杀声震天,数也数不清的大片军队团团围着,四面攻打。只见那高高的城墙上到处都爬着人,观此阵仗,周军正在用最常规的攻城战术:蚁附。像蚂蚁一样大片涌上去强攻,主要工具是云梯。    无数的火箭在空中飞舞,整个城就像个烟花筒炸开了一样,火箭就像飞溅的密密火星。城上城下火光闪动,黑烟四起。云梯上爬满了人,滚木石头纷纷砸落,不断有人从半空掉下来;最不忍直视的是,城上时不时倒油下来,沾火就着,那些身上烧起来的士兵在城墙下面拼命乱滚,起火的衣甲一时半会脱不掉惨不忍睹。    一群人推着牛皮冲车靠近城门,城门两边都有石洞,专门泼油,没一会儿冲车就变成了一堆熊熊的柴火。周军前赴后继,不断有人死伤。战场看上去,异常惨烈。    ……郭绍等人都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直到看见一群民夫抬着惨叫呻吟的伤兵向这边走来,他们才赶紧把马牵走让路。    眼前千军万马打成这样,哪里找张永德去?    等那群民夫过去了,很快又见一大股周军骑兵向这边行进,当前的旌旗上有个“向”字,却不知是哪支军队。    这股骑兵起先没有理会郭绍等人,因为他们也是周军的衣甲打扮,显然是友军。不过还是有人觉得奇怪,怎么有二十几个人站在这里看戏?    前面一员武将离开大路,勒马在路边,用马鞭指着带头的郭绍:“你们是谁的兵马?”    郭绍答道:“小底军步军指挥王德功麾下的人。”    “步军小队有这么多战马?”武将质问道。    郭绍忙道:“这些马乃右仆射、判太原行府事李公赏赐。我们从潞州来,路遇李仆射。李仆射闻我等阵斩张元徽、战胜契丹游骑百余人的事迹,嘉奖末将,以战马相赠……”    “你叫郭绍?”那将领忙问。    “正是末将。”    就在这时,马兵前头的大将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立刻调转战马向这边走来。只见那大将面目骨骼粗大,皮肤又黄又糙,长得十分魁梧;大将也在上下打量着郭绍。    大将问道:“你确是郭绍?”    郭绍从容应答道:“我等皆有军籍;另外禁军中有位叫赵匡胤的将帅在高平见过末将,并当面嘉奖。末将不敢欺瞒。”    旁人小声道:“散员都虞侯赵匡胤,确有此人。”    “哈哈!”那大将忽然大笑一声,“你早说是郭绍不就省事了!”    “将军见过末将?”    大将道:“没见过,听过。一箭射死张元徽,你也算踩着他的尸成名了。”他又仔细瞧了一番郭绍,说道,“小底军步军在高平全打没了,你找谁去?我看这样,你先跟我去增援卫王,打完了回来带你见官家,让官家另外给你封个官……哈!对了,本将是宣徽南院使、河东行营前军都监向训。”    “久仰向将军大名!”郭绍忙拱手一拜。心里话,他在五代的军队中混了好几年了,却仍然对上面那些纷杂的官位没有完全搞清楚,只熟悉底层的将校职务。不过一听向训的官职名称这么霸气,肯定职位不低。    向训道:“你愿不愿意随我去?卫王符彦卿在忻州阻挡辽军,兵力不够派人求援,本将奉官家之令这便是去增援忻口。    郭绍爽快地抱拳道:“末将愿往。”    当是时,他来不及征求兄弟和部下的意见,先答应下来再说。大家也应该理解这样的决定:来都来了,肯定是要打仗……难道还有比去那边的晋阳城爬墙更悲催的差事吗?瞧那些抬回来的伤兵,都被火油烤熟了。    于是大伙儿便跟郭绍,牵着马加入了向训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