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六十九章运筹帷幄(上)
    第六十九章运筹帷幄(上)

    “放肆,以权谋私!这等事情,宗门绝不允许!”对于李七夜的要求,其他长老还没有说话曹雄立即是沉喝道。

    帝术,这可以说是长老专享,就算是护法,都不能修练核心帝术,现在连一个第三代弟子都要修练核心帝术,曹雄当然不乐意了。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道:“曹长老,如果你找回核心帝术,若是作为弟子能决策的话,莫说是曹长老的徒弟,就算曹长老的徒孙修练这门核心帝术,我都赞同。哦,忘记了,曹长老现在已无弟子,更别说是徒孙了。”

    李七夜这话一刺曹雄,曹雄顿时脸色大变,脸庞扭曲,一下子站了起来,沉喝道:“小畜生,找死!”

    “曹师弟——”大长老古铁守沉喝道:“七夜只不过是小孩而己,不必跟他一般见识!”

    若是在此之前,曹雄对于大长老古铁守还不怎么放在心上,现在得知大长老不单是王侯,资深的王侯,而且还修练成了“鲲鹏六变”,这让曹雄变得忌惮无比,他绝对不是古铁守的对手。

    “古师兄,你这是太过于纵容这逆畜了,他迟早是本派的心头之患!”曹雄恨恨地说道。

    “童言无忌,曹师弟不必放在心上。”此时,古铁守摆明是袒护李七夜,在这个时候,不止是古铁守,连其他四位长老都摆明袒护李七夜,这让曹雄心里面恨恨的。

    对于李七夜的要求,最终,大长老他们商量之后,同意了李七夜的要求,对李七夜说道:“既然你用自己的功劳来抵此事,长老会商议之后,同意你的要求。莫护法为我们洗颜古派效忠了那么久,一直都是忠心耿耿,他现在就可以修练’紫阳十日功’,至于南怀仁嘛,他也可以修练,但,不是现在,再考验几年,若没问题,他便可以修练此功。”

    最高兴的莫过于孙长老了,莫护法是他的徒弟,南怀仁是他的徒孙,现在都有资格修练“紫阳十日功”,作为师父的他能不高兴吗?

    曹雄心里面是恨得狂,现在他都快变成了孤家寡人了,他徒弟胡护法与何英剑都残死在李七夜的手中,他是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尸万段,但是,现在在这节骨眼上,李七夜又立了大功,而且还成了洗颜古派的重点培养与保护对象,这让他想为自己的徒弟报仇都难。

    而听到消息之后,莫护法与南怀仁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由无比动容,在前不久,李七夜还曾说过,一年之内绝对会让他们修练上“紫阳十日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来得如此之快,连他们都觉得像做梦一样。

    这时,他们都觉得,当日选择跟随李七夜是这一生最英明的决定,在当时,他们这样的决定,若是被人知道,只怕都会笑他们疯了,身为护法,追随一个第三代弟子,而且还是凡体凡命的弟子。

    现在,他们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李七夜对于们的追随与忠心赐于了丰厚的回报!

    “师兄,你这是怎么样做到的?”南怀仁接到命令之后,兴奋得不得了,与他师父来见李七夜。

    “小事而己,又有何难。”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南怀仁是兴奋得不得了,帝术呀,核心帝术,这样的东西是何等的让人眼红,他不可思议地说道:“师兄,你,你这是怎么找回帝术的,真的是祖师托梦?”

    祖师托梦这样的消息,被洗颜古派的高层封锁,南怀仁也是从他师祖孙长老口中得之。

    “骗你我有好处吗?”李七夜笑着说道。

    “大师兄的大恩大德我是无以回报,只要大师兄一声令下,赴汤蹈火,我不皱一下眉头。”南怀仁兴奋无比地说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又拍马屁了,你若对我不忠心,我赐你帝术吗?”

    被李七夜如此数落,南怀仁也不见怪,嘻嘻地一笑。至于莫护法,他为人本来就是寡言少语,不擅于说客套话,他只是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其他话都没有说。

    已经作为李七夜剑侍的李霜颜一直冷眼旁观,走到今天,她除了无语还是无语,最近生的事情,她一直都作为旁观者旁观着这一切。

    李七夜所展示出来的不是惊人的天赋也不是修士的天纵之资,而是逆天的手段,惊人的计谋。

    举止之间,逆转局势,一下子成了洗颜古派最重要的资源,斩杀三位堂主、胡护法、何英剑,竟然还全身而退,轻而易举粉碎曹雄的阴谋,化解危机,这看似是随手而为,事实上,这里面已经蕴藏着惊人的智慧。

    如此老练的手段,如此果断老辣的行动,如行云流水一样的运筹,这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吗?这一切在眼中小男人手中施展出来,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杀何英剑,逼曹雄,不论哪一步举措都没有一点幼稚的火气,一切都行云流水,一切都羚羊挂角,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小男人,而是一个洞察一切的智者。

    这让李霜颜在心里面不由为之动容,在来洗颜古派之前,她还以为她师父轮日妖皇看重的是李七夜精通一些秘密,现在看来,只怕并非是如此!

    在这个时候李霜颜不由想到了一句话,漫漫的修道,有时候最重要的不是体质、寿轮、命宫!似乎,这一句话在李七夜身上验证了。

    李霜颜沉默不语,她留在李七夜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她在李七夜身边呆得越久,越觉得李七夜是深不可测。

    她作为天才,天之骄女,对于自己的天赋,对于自己的悟性,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傲,但是,走到今天,再仔细观察凡体凡命凡轮的李七夜,作为天才的她都不由为之默然!换作是她,只怕都没有如此的手段,举止之间,统筹全局,棋起棋落,已经将死敌人,这不是悟性,这也不是天赋,而是大智慧,岁月的沉淀。

    要命的是,这样的岁月沉淀却出现在眼前这个十三四岁的小男人身上,这让李霜颜这个天之骄女都感到无力。

    如果李七夜天生像她一样,天生是皇体圣命的话,那还得了,只怕早就横扫九天十地了!

    不过,这件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杀死三位堂主,一位护法还有洗颜古派最杰出的弟子何英剑,这样的事情,不论是搁在哪一个门派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为了给这件事情作一个了断,洗颜古派的六大长老特别地召开了一场会议,而且,这会议特地允许李七夜出席。

    毫无疑问,在长老心里面,李七夜已经摆在了极重要的位置,除了曹雄之外,其他的长老都认为李七夜将会是洗颜古派振兴的关健!

    “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最终,作为大长老的古铁守作出这样的结论,事实上,作出这样的结论之时,大长老他们几个私下已经作了讨论,不过,他们五人私下讨论,排除了曹雄。

    在以前,其他四位长老对于大长老的消沉,都不由有些失望,信心有所动摇,但是,经过这一件事情,反而是让四位长老抱成一团,大力支持大长老,而且因为这一件事情,让四位长老对于曹雄的信任产生了怀疑,这件事上,曹雄跟董圣龙走得太近了,这让诸位长老心里面有疙瘩。

    洗颜古派与圣天教是死敌,虽然万年来两派已经没有再生过征战,但是,洗颜古派依然视圣天教为大敌!

    曹雄与董圣龙走得如此之近,这招来了其他长老的反感。

    “虽然这只是一场误会,但是,若就此罢了,只怕难于让门下弟子信服。三位堂主、一位护法、一位门中天才惨死,这对于我们整个洗颜古派来说是惨重的损失!”此时,曹雄在心里面滴血,但是,他又无可奈何,这件事情他是全盘皆输,而且引火烧身,经过这一件事情,他也知道让四位长老倒戈!

    “曹师弟还想怎么样?”古铁守不满地说道。

    事实上,这整件事情现在连其他的长老乃至是护法都怀疑这是曹雄策划的,但是,苦于死无对证,他们也没办法指责曹雄,只能说是一场误会了。

    “同门相残,这宗门的不幸,若是李七夜不受一点点的惩罚,只怕门下所有弟子都为之不安,会被门下弟子认为我们草率行事,草菅人命!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不重罚李七夜了,但是,轻罚是少不了的,不然,难于服众。”曹雄沉声地说道。

    曹雄的话让五位长老相视了一眼,虽然他们对于曹雄有所怀疑,但是,也承认曹雄这话说得有道理,他们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毕竟,三位堂主与一位护法还有何英剑被杀,以一场误会搪塞过去也是有点勉强。

    古铁守他们都想过给李七夜一场无关痛痒的惩罚,作为是向门下所有弟子一个交待。

    这周上三江,萧生努力冲榜,不定期爆,所以,请大家投票支持,推荐票、评价票、三江票……等等一切票票都要,请大家支持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