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三十三章奇门刀(上)
    第三十三章奇门刀(上)

    仙帝宝器,不单是对于所有修士而言,这是了不得的宝器,就是对于帝统仙门来说,这也是镇派之宝!

    明仁仙帝创下了洗颜古派,留下了仙帝宝器,以庇护镇守,然而,千百万年过去,现在的洗颜古派竟然连一件仙帝宝器都没有。

    现在李七夜明白,洗颜古派的没落,并非是没有原因的。帝术失传,仙帝宝器丢失,又无中兴之主,洗颜古派不没落,那都没有天理。

    “师兄,你要挑选寿宝,还是宝器呢?又或者是真器?”在李七夜失神的时候,南怀仁问李七夜说道。

    然而,李七夜逛了一遍第三层楼阁的藏兵,摇了摇头,没有一件宝器、寿宝是被他看上的。

    南怀仁不明白为他什么李七夜看不上这里的藏兵,虽然说,第三层的藏兵不是最顶尖的藏兵,但是,对于洗颜古派的弟子来说,第三层的藏兵已经是让他们垂涎三尺。

    就是南怀仁也都垂涎第三层的几件藏兵,可惜,他一直不够功劳来换取。

    李七夜没有看上任何一件藏兵,南怀仁也不敢说什么,他知道李七夜自有主张,所以就跟着李七夜走下了第三层藏兵阁。

    刚才嘲笑李七夜的那些弟子还在,见到李七夜空手下来,有弟子不够酸地说道:“哟,我们的大师兄眼界可高着了,区区第三层楼的藏兵不入他的法眼。”

    “嘿,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大师兄眼中只有仙帝宝器,嘿,一般的宝器他不看在眼中。”另一个弟子阴阳怪气地说道:“嘿,不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就凭他那草包废物,让他上第三层挑选宝器,这已经是诸位长老格外开恩了。”

    有弟子是心里面十分气愤,一个草包废物竟然有资格上第三层楼挑选藏兵,让他们心里面是嫉妒,有弟子呸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就凭他这样一个废物,那怕是仙帝宝器放在他眼前,他也以为是破铜烂铁而己,有眼无珠的废物,又怎么识宝呢!”

    这些弟子明目张胆地嘲笑,这让南怀仁不由皱了皱眉头,而李七夜则是乜了他们一眼,从容闲定地说道:“看来,你们是对我十分不满了。”

    “哼,一个草包废物,没有资格当洗颜古派的大师兄!”有弟子不屑地说道。

    “可惜,我还是大师兄。”李七夜慢吞吞地说道:“既然敢以下犯上,看来我这个做大师兄的,不打断你们的狗腿,还真对不起我这个位置!”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场这几个弟子顿时腰杆挺得笔直,冷笑地说道:“哟,我们大师兄在教训教训我们,作为小弟,应该领教领教大师兄的绝学。”

    说出这话,在场的其他弟子都不由哄堂大笑,全部都是神态不屑,在他们眼中,李七夜这种凡体凡轮凡命的废物,他们一只手掌就能解决他们。

    “怀仁,把他们打出去!”李七夜都懒得再看他们一眼,吩咐地说道。

    别人不了解李七夜,南怀仁还不了解吗?杜远光是怎么样死的,徐辉是怎么样死的?此时,他都为这些弟子捏了一把汗!若是李七夜一怒,必把他们分尸。

    现在李七夜一声令下,南怀仁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对于李七夜的命令,他是没有一丝毫的犹豫,走了过去,环视了这几位弟子一眼,淡淡地说道:“对大师兄不敬,我只好执行命令了。”

    “南怀仁,你……”见南怀仁强出头,有不少弟子又气又怒。

    有弟子更不由说道:“南师兄,你好歹也是长老们面前的一个红人,为一个废物效忠,这是辱没你……”

    “砰——砰——砰——”这弟子话还没有说完,一下子被南怀仁抽飞了。

    南怀仁在洗颜古派的资质虽然不是最拔尖的,但是,他作为莫护法的弟子,教训教训这么几个普通弟子,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话太多了,舌头太长,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南怀仁三五下就把这个弟子抽飞,接着,用手指勾了勾其他的弟子,说道:“你们几个一同上吧,免得说我以大欺小!”

    这几个弟子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就冲了上去,南怀仁毫不客气,三五下就把他们踹飞了。

    南怀仁看似是下手狠,但是,却救他们一条命。他出手最多也就让这几个普通的弟子受点皮肉之伤而己。

    如果李七夜亲自出手,南怀仁心里面明白,说不定李七夜三刀五刀就把他们几个弟子分尸了。区区几个洗颜古派的普通弟子算得了什么,九圣妖门的小天才杜远光、许护法的爱徒徐辉,照样是被李七夜分尸,就是许护法,都照样被踩成肉酱!

    只怕,在李七夜眼中看来,杀死三五个这种普通弟子,那就跟吃饭那么容易。所以,南怀仁当场就把这些弟子踹得爬不起来,够得李七夜不满意亲自出手,他是救这些弟子一条性命。

    对于这样的打斗,守护着藏兵阁的弟子最多也就是皱一下眉头而己,他们的责任是守护这里,至于其他弟子的恩怨打斗,他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要那两把奇门短刀。”就在南怀仁把这几个普通弟子扔出藏兵阁的时候,李七夜对于镇守这里的护法说道。

    “神鸦脚下抓着的两把短刀?”这个护法听到李七夜的话,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这座神鸦雕像在这里屹立了千百万年之久,那两把凡铁短刀不知道放在那里有多少岁月了,但是,从来没有人打过它的主意。

    “是的。”李七夜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最练的乃是奇门刀术,我看那两把短刀蛮趁手的,所以,就要这两把短刀。”

    李七夜这样的要求,不单是镇守这里的护法,就是看守藏兵阁的其他弟子都怪怪地看着李七夜,就像是看一个神经病一样。

    神鸦雕像所抓的两把短刃,那只不过是两把已生锈的凡铁短刃而己,莫说是第三层的宝器、真器,就是第一层的兵器都比这两把短刃不知道强多少倍!

    放着第三层好好的宝器不选择,却偏偏选择那两把一文不值的短刃,而且还是凡铁短刃!这种人,要么是神经病,要么是不识货的蠢物!

    这个时候,把几个普通弟子扔出去的南怀仁听到李七夜的话,不由为之心里面一震,李七夜突然选择了这么两把凡铁短刃,这让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东西——打蛇棍!

    当时,李七夜在祖殿的时候,要了那支毫不起眼的烧火棍,当时,不要说是六大长老,就是他都认为李七夜这个傻子,一根废物竟然拿来当宝物。

    然而,就那么一支不值一语言的烧火棍,却揍得徐辉这样的天才毫无招架之力,抽得他皮破肉绽!

    现在李七夜突然要这两把短刃,这只怕不是突然心血来潮,或者,他一踏入藏兵阁就看上了这两把短刃了。

    “南怀仁,你,你敢打我,我,我向长老告你……”有弟子被南怀仁扔出了藏兵阁,又惊又怒说道。

    “掌嘴,抽到他不说为止。”此时,李七夜淡淡地说。

    这淡淡的一句话,南怀仁却一下子听出了怒气,他擅长揣人心思李七夜此话一出,他立即听到了这话中的怒气。

    “得罪了。”南怀仁毫不犹豫,啪啪啪地连抽了这个弟子几个大耳光。这不单是救这个弟子一条性命,他也是明白李七夜考验自己的时候。

    李七夜说了此话之后,再也不理会他,对镇守此处的护法说道:“诸位长老同意我挑一件宝兵,我挑这两把短刀总可以吧。”

    这位护法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七夜,不论怎么样看,李七夜都不像是傻子,但是,却偏偏做这样的傻事。

    最终,这位护法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两把区区凡铁短刀而己,又不是什么值钱的宝物,李七夜执长老手令而来,给他两把凡铁短刀,那完全不成问题的事情。

    李七夜亲手取下了这两把短刀,这位护法为李七夜登记上,在登记的时候,他都觉得李七夜有病,放着一库的宝器真器不选择,竟然选择两把凡铁短刃!

    最终,李七夜收好两把凡铁短刀走出了藏兵阁,在走出藏兵阁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被南怀仁揍得哀嚎的几个普通弟子,淡淡地说道:“你们应该多谢怀仁救你们一命,如果你们对我有意见,随时欢迎向长老投诉我,不过,如果下一次我亲自出手的话,那就没那么好下场了。”

    被揭穿心思,南怀仁不好意思地干笑几声。

    而被揍得惨兮兮的几个普通弟子,此时不由打了个哆嗦,眼前十三岁光景的少年,此时不论怎么样看都是一个凶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十三岁小孩,这模样让他们心里面毛。

    李七夜理都不再理他们,转身就离开了藏兵阁,回到了孤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