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十章杀人不眨眼(下)
    第十章杀人不眨眼(下)

    李七夜挑战杜远光的消息,在杜远光身边的人有意宣传之下,一下子传到了九圣妖门许多弟子的耳中。

    “挑战杜远光?”杜远光在九圣妖门之中已经是小有盛名,入门五年,已经是辟宫境界,的确是算得上小天才。这样的资质,放在洗颜古派,那就是真正的天才弟子!

    就算是先入门的师兄师姐,听到这个消息,都惊讶,说道:“杜远光可是许护法看上的弟子,他的金狼体质虽然是后天之体,但可是凶悍的体质,这个洗颜古派的席大弟子是什么境界了?”

    有一些刚出关的师兄师姐还没听到李七夜的事情,所以,就不由好奇地问。

    “哈,胜师兄,你多虑了,不说洗颜古派这种不入流的门派出不了什么高手。而且,你还不知道,洗颜古派这个席大弟子是一个废物,凡体、凡轮、凡命,他拜入洗颜古派才没有两天时间,听说,只修练了武技而己,连最基本的道法都没有修练过。”有弟子笑着说道。

    听到这样的情况,不清楚李七夜情况的师兄师姐都感到不过思议,一个武者挑战修士?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无知者无畏,真可悲。”听到这样的话,有师兄摇了摇头,连去观看的兴趣都没有,这是毫无悬念的事情,杜远光一剑就能杀死武者!

    至于一些与杜远光年纪相若的九圣妖门弟子就为之兴奋好事,有弟子大笑地说道:“走,去看杜师兄宰小鸡去!洗颜古派的人不知死活,一群不入流的乡巴佬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挑衅我们九圣妖门,活得不耐烦了!”

    这样的消息,也一下子传到了九圣妖门的一些堂主护法的耳中,有堂主护法则是摇头说道:“这是胡闹!”

    也有护法别有用心,淡淡地说道:“说不定,这事情是一件好事。杀了一个废物,没什么意思,但是,洗颜古派的无知小辈挑衅我九妖圣门,有辱我九妖圣门,闹大了,可是要赎人赔罪!”

    这样的话,让一些堂主护法不由目光流转,洗颜古派已经没落了,但是,它可是仙门帝统,传说,洗颜古派还拥有仙法帝功,对于明仁仙帝的传承,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早就有人虎视眈眈了!

    对于今天的九圣妖门来说,就算是护法出手,说不定都能从洗颜古派中夺到帝术,只不过,对于洗颜古派的事情,九圣妖门的妖皇从来没有表态过,门中的长老也对这事保持沉默,否则,妖皇一声令下,说不定早就有人动手去抢洗颜古派的帝术,更别谈联姻之事了!

    在九圣妖门的一些中高层各有心思的时候,李七夜已经站在决斗场中了,不少九圣妖门的年轻一代弟子都冲过来,凑凑热闹。

    对于九圣妖门的年轻一代弟子来说,宰杀李七夜这样的废物,那是毫无悬念的事情,很多年轻一代的弟子,只是想看一看杜远光如何虐杀李七夜这样的废物而己。

    当杜远光踏入决斗场的时候,有九圣妖门的弟子大叫说道:“杜师兄,一剑斩了他的头颅!”

    也有弟子大叫地说道:“一剑斩了他,那太便宜他了。出言辱李师姐,侮辱我们九圣妖门,应该先一剑一剑地割了他的肉。”

    特别是九圣妖门传人李颜霜的爱慕者,听说李七夜出言辱李颜霜,更是愤怒的恨不得把李七夜千刀万剐!

    “犯我九圣妖门者,必诛者。杜师弟,不急着杀死他,先斩了他的手脚,让洗颜古派来赎人!让中大域,乃至整个帝疆的人都知道,与我们九圣妖门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也有师兄开口说道。

    一时之间,九圣妖门的弟子不由叫嚣,在他们眼中,李七夜只不过是砧板上的肉而己,任由杜远光宰杀。

    在决斗场中,李七夜乜了杜远光一样,说道:“你们九圣妖门的弟子都是银样腊枪头吗?只会嘴上叫嚷嚷的?”

    “无知的小畜生,本座第一剑必把你钉在地上!”杜远光脸色一冷,森然地说道。

    李七夜根本就没当作一回事的模样,悠然地说道:“要动手就快点,别浪费我的时间。”说着,他已经是左手反握短刃,直指杜远光,说道:“出手吧。”

    “受死!”李七夜如此的邈视,把杜远**得哆嗦,他乃是一个小天才,今天竟然被一个武者看不起?狂怒之下,一剑破空,剑如奔雷,凌厉霸道,一剑直刺向李七夜的心脏,这一剑充满了杜远光的愤怒!

    李七夜不退反进,一步踏上,左手刀宛如灵蛇一样,瞬间一缠,一下子拉偏了杜远光的长剑少许。

    “噗——”的一声,石火电光之间,一剑虽然没有刺中李七夜的心脏,但是,一剑瞬间刺穿了李七夜的左肩。

    “蚁蝼——”杜远光冷笑,但是,声音瞬间嗄然而止,在一剑刺入李七夜的左肩瞬间,李七夜的右腕动了一下,无声无息,石火电光之间,连杜远光都没有看到李七夜的右手刀已出!

    “好——”这一刀太快了,玄奥无比,刀轨根本上看不见!而九圣妖门的弟子看杜远光一剑刺穿李七夜的左肩,都不由为之喝采。

    而就在这个时候杜远光的喉咙已经沁出了一缕的鲜血,身体向后倒去,然而,李七夜凶狠无比,刹那之间,两把奇门刀脱手而出。

    “剑下留人——”在杜远光的长剑刺穿李七夜的左肩的时候,南怀仁终于把莫护法拉来了,莫护法远远看到李七夜左肩被刺穿,大叫一声!

    “噗——噗——”然而,在杜远光身体倒地刹那之间,两把短刃以玄妙无比的变化交错而过,瞬间切过了杜远光的身体,当杜远光的身体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被切成了五块,摔在地上,鲜血流得一地都是。

    “手下留情——”莫护法赶来欲救人,但是,一到决斗场,这话是嗄然而止。

    杜远光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死的。他又怎么知道,李七夜的“奇门刀”乃是曾经被明仁仙帝打磨过的刀法,就算是随手打磨,也是可怕到无与伦比。仙帝打磨过的武技,这是何等的可怕!就算不能与帝术相比,那也不是一般的道法所能相比的!

    更可怕的是,李七夜明悟这刀法的最终极奥义,万古以来,除了明仁仙帝之外,也就剩下李七夜知道这刀法的终极奥义了!要知道,如果这刀法修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之时,可斩王侯!

    轻视李七夜的杜远光在大意之下,根本就躲不过这玄奥无双的刀法!一刀致命,这是李七夜以一剑穿肩换来的。

    一时之间,整个决斗场是一片寂静,所有的嘲笑声是嘎然而止,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南怀仁嘴巴是张得大大的,他拖来救兵,就是要救李七夜一命,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七夜竟然一刀把杜远光分尸了,武技杀死修士,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七夜是高手了,但是,李七夜却偏偏不是高手!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李七夜是一寸寸拔出刺穿肩膀的神剑,剑刃磨着骨头的声音刺耳无比,但是,李七夜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再可怕的痛苦他都承受过,这点痛算得了什么!

    拔出神剑,鲜血喷出,李七夜随手扔了出去,看了众人一眼,遗憾地说道:“看来我刀法还差点火候,一剑换个教训!”

    南怀仁的嘴巴可以塞得入一只鹅蛋,久久合拢不了,一刀把杜远光分尸了还遗憾,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这已经过了他的常识了。

    至于九圣妖门在场的弟子,更是一时之间脑袋短路,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杜远光可是他们九圣妖门的门外弟子中的小天才,那可是辟宫境界的高手,竟然被对方一刀分尸了,这样的视觉冲击,让他们无法回过神来。

    莫护法是最先回过神来的人,他瞬间出手,立即为李七夜止血,然后沉声说道:“我们走!”说着,挟着李七夜转身就走。

    南怀仁回过神来,也不敢久留,立即跟着他师父离开了。

    莫护法带着李七夜一回到小院,什么话都没有说,坐在椅子上,久久呆,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李七夜是怎么样杀死杜远光了。因为杀死了九圣妖门的弟子,这已经是闯下大祸了!

    南怀仁回过神来,立即为李七夜上金创药,把李七夜的伤口包扎好。

    “这,这,这不可能,奇门刀只是普通武技,怎么可能杀死辟宫境界的高手。”为李七夜包好伤口之后,南怀仁还纠结刚才的事情。

    事实上,南怀仁以前也看过《奇门刀》,那只是武技而己,他根本懒得去练。

    “那只是因为你没有悟透而己。”李七夜卧在大师椅上,惬意而闲定。当然,现在洗颜古派的《奇门刀》秘笈有所缺,完整的刀法与所有的奥义,在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如果是在这之前,李七夜说这样的话,南怀仁一定会认为李七夜疯了,口出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