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十四章【逢林莫入】(下)
    慕容飞烟也从古松之上飞掠而下,稳稳落在马鞍之上,调转马头,双腿一夹骏马的腹部,向胡小天道:“先退出树林再说!”胡小天纵马狂奔,因为是逃命,他也豁出去了,马儿越跑越快,换成平时他是没胆子这么高速跑路的。

    慕容飞烟紧随其后,后方有冷箭射来,慕容飞烟抽出利剑左右遮挡,为胡小天断后,拨落射向他的羽箭,好在这帮马贼射术不精,十有**都瞄向了别处。

    那帮家丁眼瞅着就跑出了树林,这会儿他们才想起来少爷还在里面,回头望去,却见胡小天纵马狂奔,朝着树林外面狂奔而来,梁大壮叫道:“少爷!快跑!”

    胡小天咬牙切齿地看着这帮家丁,心中暗暗发狠,等老子脱离了险境再找你们这帮混蛋算账,王八蛋……就在他即将逃离密林的时候,地上突然绷起了一根绊马索。雪花骢只顾着狂奔,并没有留意到脚下的变化,被绊马索绊住,顿时马失前蹄,呜鸣一声,扑倒在地上,胡小天因为惯性腾空飞起,这货双臂张开如同喷气式飞机一样向地面俯冲而去。平平落在地面上之后,向前滑行了足有五丈之远。

    四名家丁目瞪口呆,梁大壮还不忘溜须拍马:“少爷!好一招平沙落雁……”几个人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应该去接应,可没走两步,就看到从两旁树林中呼啦一下又涌出了几十号人,穿得花花绿绿,脸上涂抹着黑色锅灰,一个个叫嚣向胡小天冲了上去。

    家丁看到这阵势吓得又不敢向前了,对方实在是人太多了,就算他们冲上去也只有送死的份儿,梁大壮在这种时候仍然不忘卖好:“少爷,不用惊慌,我来救你了……”这货声音倒是不小,可脚下非但没往前进,反而向后撤出了不少。

    胡小天这一跤摔得七荤八素,可他的头脑没糊涂,梁大壮这一嗓子他听得清清楚楚,也看到这厮一边嚷嚷着一边往后退的情景,妈滴个x,等会儿再跟你们算账。

    望着几十号马贼手握刀枪棍棒叉,气势汹汹宛如上潮般朝自己扑了过来,胡小天吓得魂飞魄散,眼前之际,逃命才是上策,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说到逃命的功夫还真不如他的四名家丁。

    就在胡小天惊慌无助的时候,慕容飞烟纵马赶到,一剑拨开斜刺里射来的箭矢,大声道:“上马!”

    胡小天看到慕容飞烟拍马来到近前,用力挤了挤眼睛,就他那骑术,想跳上一匹正在飞驰的骏马,这难度等同于攀爬珠穆朗玛峰啊!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飞烟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改为左手持剑,右手伸出握住胡小天的右手,用力向上一扯,胡小天同时起跳,借着慕容飞烟的牵拉力,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分明是起跳过猛,差点从马这边为跳到对侧去,幸亏慕容飞烟往回牵拉,这货方才没有错过站点,勉强落在了慕容飞烟的身后。双手牢牢抱住慕容飞烟的纤腰,用尽全力那种,差点没把慕容飞烟的纤纤细腰给搂断了。

    慕容飞烟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厮居然趁机揩油,这绝对是冤枉胡小天了,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哪有时间想这种事情。慕容飞烟手中长剑上下飞舞,接连将几支射向他们的羽箭磕飞。

    前方又绷起一根绊马索,黑马神骏腾空从绊马索上跨越过去,载着慕容飞烟和胡小天两人顺利冲出了树林,胡小天这会儿已经惊出了满身的冷汗,关键时刻还得靠人民警察,那帮家丁全都靠不住。

    慕容飞烟很快就追上了四名家丁,梁大壮看到胡小天被救了出来,也是欣喜万分,几个人放慢脚步,慕容飞烟向胡小天道:“下马,我杀回去!”

    胡小天道:“算了!人没事就行!”

    “下去!”慕容飞烟的态度极其坚决,大有胡小天不下去,就要将他推下去的架势。

    胡小天只能翻身下马,他刚一下马,慕容飞烟就调转马头,重新冲向那群马贼。

    胡小天望着那几十上百名马贼又潮水般朝他们涌了过来,急得直跺脚,这慕容小/妞始终是有勇无谋,敌众我寡,不能恋战啊!

    慕容飞烟的声音从前方飘来:“你们先去安全的地方等我!”

    安全的地方就是往回跑,梁大壮道:“少爷,我保护您先……”话还没说完呢,胡小天一拳狠狠砸在他的鼻子上,砸得这厮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了,捂着鼻子惨叫道:“少爷……”胡小天咬牙切齿道:“这叫新仇旧恨一起算!平沙落雁,落你大爷……”

    慕容飞烟一骑杀入匪阵之中,宛如一缕黑烟倏然而至,所到之处无不披靡,那帮马贼哪能想到会有一个这么厉害的角色,在慕容飞烟的面前根本没有一合之将,也算慕容飞烟手下留情,并没有伤及对方的性命,手中剑上下翻飞,基本上都是刺伤对方之后马上收回。那帮匪徒被慕容飞烟的威势所慑,干脆向两旁纷纷退散。

    慕容飞烟的目标直指人群中的一名黑衣汉子,那汉子身材魁梧,胯下乌骓马,手中拎着一根粗大的狼牙棒,看到慕容飞烟一骑绝尘,势不可当地冲向自己,双目也露出一丝寒意,眼看着手下人纷纷开始逃窜,如果这样下去,马上就要面对溃不成军的场面。他唯有硬着头皮迎上,右手一拉马缰,双腿在马腹上一夹,迎着慕容飞烟的方向冲了过去。距离慕容飞烟还有三丈左右的时候,手中狼牙棒高扬而起,呼!的一声照着慕容飞烟胸前扫去。

    慕容飞烟向后一仰,娇躯几乎平贴在马背之上,手中长剑如同秋水般流淌而出,看似轻描淡写地划在了对方的肩头,黑衣大汉一声闷哼,肩头剧痛,手中狼牙棒顿时拿捏不住,咚!的一声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一招定输赢,两人武功差距实在是太大,这才是慕容飞烟敢于深入敌群的原因,她可不是像胡小天印象中的有勇无谋,面对这帮乌合之众,取其头领首级如探囊取物,慕容飞烟对此充满了信心。

    慕容飞烟第二剑接踵而至,狠狠刺在乌骓马的臀部,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慕容飞烟目的就是要抓住这名马匪的头领。

    乌骓马负痛,长嘶声撕裂了夜色,疼痛让它疯狂腾跃起来,黑衣大汉魁梧的身体从马上重重摔落了下去。不等他从地上爬起,慕容飞烟已经拨马杀回,冰冷的剑锋直刺他的咽喉,剑尖在距离咽喉皮肤还有一分的地方凝滞不前,一双美眸冷冷望着这名黑衣大汉。

    黑衣大汉的身躯僵硬在那里,一动不动,喉结却因为紧张而上下蠕动了一下。慕容飞烟手中剑锋一抖,嗤!地一声轻响,将黑衣大汉脸上罩着的黑布挑落,这黑衣大汉事前还是做足了准备,不但蒙面,而且将脸上的皮肤用锅灰抹黑。即便是如此慕容飞烟仍然一眼就认出了他,此人正是驾部侍郎唐文正的大儿子唐铁汉。

    慕容飞烟和他妹子唐轻璇是闺中密友,所以对唐家兄妹几个颇为熟悉,她从人群中看到这黑大汉,顿时觉得他的身形非常熟悉。又看到他是这群人的首领,于是就上演了一出孤身擒贼的好戏。

    唐铁汉发觉脸上的黑布被揭开吓得慌忙伸手捂住面孔,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瞬间做了一个决定,低声道:“走,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唐铁汉知道慕容飞烟一定认出了自己,他对慕容飞烟公私分明的性格非常了解,没想到她居然手下留情放过了自己,当下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刚刚带来的那群人,别看人数不少,可真正为他卖命的没有几个,这会儿早已逃得七七八八了,即便是没逃的几个,也远远躲在树林中看着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