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章【信口雌黄】(下)
    不多时,胡家的四名家丁一瘸一拐的走了上来,他们在今天的这场冲突中都光荣挂彩,最惨的是梁大壮,鼻青脸肿嘴歪眼斜,被揍得跟个猪头似的。

    四名家丁来到前厅,扑通一声齐齐跪下,齐声道:“冤枉啊,大人要给我们做主啊!”

    胡不为冷哼了一声,端起茶盏继续喝茶,他的表现反倒是像个局外人了。

    洪佰齐也没有让这帮奴才起身,沉声道:“你们给我听清楚,本官接下来的问题你们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如果尔等胆敢撒谎欺瞒,本官一定从严惩处!”他习惯性地去抓惊堂木,抓到的却是茶盏,扬起之后方才意识到,只能轻轻落下,目光向胡不为悄悄一瞥,打狗还得看主人,洪佰齐之所以表现出这样严厉,是要给双方造成自己不偏不倚的印象,吓唬吓唬几个奴才应该没什么,他对胡小天这位正主儿可是相当的客气。

    胡不为当然知道洪佰齐是在演戏,也知道洪佰齐看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征求自己的意见,他神情平淡依然一言不发。

    洪佰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下去:“你们老老实实告诉我,当时唐小姐是因何落水,她落水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梁大壮歪着嘴巴道:“启禀青天大老爷,当时那唐家丫头骑着一匹大红马在翠云湖畔横冲直撞,我们陪着少爷正在湖边漫步,看到她纵马狂奔,我当时想要保护少爷,可那马儿来得太急,根本来不及了,眼看我家少爷就要被她的坐骑撞上,她及时勒住马缰,我们本想上去理论,可少爷说了,好男不跟女斗,既然没被伤到,这件事就算了,只是不曾想……”梁大壮脸上做出悲悲切切的样子。

    这货被打得跟猪头阿三似的,此时做出任何的表情非但引不起任何人的同情反而看起来非常的可笑。

    胡佛跟着道:“我们谁都没想到那唐家丫头如此刁蛮,扬起马鞭照着我们少爷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鞭,少爷伸手一挡……被打得皮开肉绽!”

    胡小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恰到好处地撸起衣袖,将他手臂上的那条清晰的鞭痕展示给众人。

    胡不为心中暗赞,好儿子,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就叫后发制人,先让你们唐家信口雌黄,等你们说完,再做出反击,以事实证据来证明你们的谎言,嘿嘿,居然欺负到我们胡家头上来了,唐文正啊唐文正,你一个六品马倌也敢挑战我的官威,我看你是不想在京城混下去了。

    唐文正看到胡小天亮出那条伤痕顿时内心一惊,知女莫若父,他当然知道自己女儿的骄纵脾性,闹市纵马本来就是违反律令的事情,如果这帮家丁所说的话属实,那么女儿肯定是先抽了胡小天一鞭子,丫头啊丫头,你可捅了天大的漏子啊!

    唐轻璇原本躺在慕容飞烟怀抱里装晕,可听到这里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她突然就睁开了双眼,把慕容飞烟吓了一跳,唐轻璇怒冲冲道:“根本就是你们弄了我的马儿,把我推落水中。”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小/妞可真不厚道,老子没打算跟你计较,可你一个劲地在众人面前颠倒黑白,不用问刚才晕过去也是装的,老子看你外表长得青春靓丽却想不到内心如此险恶,妈妈滴,真要逼我对你下狠手啊!

    洪佰齐皱了皱眉头道:“唐小姐,你可要想清楚,刚刚你说马儿受惊,你被甩了出去,怎么现在又说他们将你推落水中?”洪佰齐也是个老油子,他心底是向着胡不为的,抓住唐轻璇言语中的错处不放,有心将之放大。

    唐轻璇含泪道:“大人明鉴,小女子刚刚是羞于启齿,我哪有在湖边纵马狂奔,是他们主仆几个看到小女子有些姿色,所以生出歹意,他们上前**于我,我一个弱女子心中害怕,纵马想逃,可这个恶少!他……”她伸手指了指胡小天,恶少当然指得就是胡小天。

    这唐轻璇显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脸上的表情说变就变,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串一样落个不停,那里还有刚才的彪悍和刁蛮,整一个弱不禁风忍辱负重的柔弱女子:“他……满口卧秽语,百般**……小女子怎么斗得过他们五个彪形大汉,急切间才挥鞭自卫……大人啊……”

    胡小天冷冷望着唐轻璇,小娘皮的,真看不出谎话说得这么漂亮,这演技也算不错,没有满分也有八十了,挥鞭自卫?自慰还差不多,就凭你这点道行还想坑我,真是瞎了你的一双眼睛。

    唐文正怒目圆睁,他是真生气,在他看来胡小天那边自然说得都是谎话,女儿肯定句句属实,这胡家真是欺人太甚。

    洪佰齐原本想当个和事老,把稀泥和好,弄个皆大欢喜两不得罪,可看事情发展的局势,居然一波三折,状况百出,还真是很不好办,他安慰唐轻璇道:“唐小姐,你不要哭,先把事情说清楚。”

    唐轻璇来到胡佛的面前,美眸盯住胡佛道:“当时是不是你一棍将我的马儿捅伤?”

    胡佛眼巴巴望着胡小天,他得看少爷的意思。

    这种时候胡小天居然还是平静如故,他笑道:“你只管把实话说出来,你又不是女人,千万别说谎话!”胡小天的言外之意就是唐轻璇说得全都是谎话,不过他也不急于揭穿,就看这小/妞如何表演。

    胡佛得了他的允诺,心中再无顾忌,点了点头道:“是,当时我看到她纵马要去撞我家少爷,所以我就扬起水火棍,一下捅进了她胯下坐骑的屁眼里!”这些家仆原本就没什么素质,说起话来也是粗俗直白。这话一说,不少人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即便是胡不为也不禁莞尔。

    唐轻璇羞得满脸通红,今天就算能够争回这口气,这脸面也丢尽了,她用力咬了咬樱唇道:“我的马儿被他们弄惊了,上蹿下跳,将我甩了出去,我这才落入了翠云湖中,小女子不通水性,几乎要被他们给害死了……大人,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她又抽泣起来。

    梁大壮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大声道:“你根本就是颠倒黑白,你落水之后,是我们少爷把你从湖水中救了上来,你有没有良心?”

    唐铁汉道:“你们才是颠倒黑白,当时是不是你们劫持我妹妹,胡小天,是不是你用匕首抵在我妹妹的脖子上,威胁我们把马给你们,然后你们抢了我妹妹就逃往尚书府?”

    梁大壮道:“当时你带了几百号人过来围攻我们,少爷要是不那么做,我们此刻已经被你们剁成肉泥了。”

    唐铁汉道:“我们是想救人,根本没想过要杀你们!”

    梁大壮还想说什么,胡小天做了个手势制止住他们说话,轻声道:“你们先下去吧!”

    四名家丁望着胡小天,目光中充满了不解之色,真是搞不懂这位少爷,需要他分辩的时候居然一言不发,难道真要把这个黑锅给背下来不成?

    等到四人离去之后,胡小天缓步来到唐轻璇面前,望着她道:“唐小姐,你说我在翠云湖边**你?”

    唐轻璇看到他来到自己近前,一双朗目盯住自己的眼睛,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慌,点了点头道:“你此刻不承认了?”

    胡小天道:“你的确有些姿色,可你觉得自己的姿色是不是到了倾国倾城,举世无双的地步,让我按捺不住心头**,非得要当街**的地步呢?”

    唐轻璇当然不认为自己长得举世无双,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你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胡小天哈哈大笑,他转向慕容飞烟道:“慕容小姐,你和唐小姐关系不错,她应该是会武功的,而且武功相当不错,我对武功一窍不通,我的四名随从武功也是稀松平常,照你看就算我们五个人合力,打不打得过唐小姐?”

    慕容飞烟心说你干嘛问我?她刚才亲历了那场混战,看得清清楚楚,胡小天肯定是不会武功的,唐轻璇是她的闺中密友,她对唐轻璇的武功是了解的,和自己在伯仲之间,真要是打起来,唐轻璇对付十多名大汉也不成为问题。她低声道:“唐小姐不通水性!”她这句话等于变相承认了唐轻璇如果没有落水,胡小天那帮人是打不过她的,退一万步来说,唐轻璇就算不能打赢自保也没什么问题。

    胡小天道:“唐轻璇落水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是我把她从水中救了出来,现场围观的人很多,不难找到证人。”

    京兆尹洪佰齐缓缓点头。

    胡小天又道:“唐铁汉说我将她妹子的头塞在我双腿之间,的确有这件事,可当时的情况是,她喝了一肚子的湖水,我用膝盖抵住她的腹部,挤压她的后背,好将她肚子里的湖水给挤出来,唐轻璇,你仔细想一想,当时我是不是穿着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