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21章【能治文艺青年的只有文...
    诗念完了。

    张烨见那边女大学生半天没有回答,继续道:“这首诗叫《世界上遥远距离》,也叫《飞鸟与鱼》,今天我把它送给你,京城和纽约很远吗?我一点也不觉得,你们还能相遇,还能相知,还能相爱,还能相逢,难道就被这点地理上距离打败了?那你们感情也不过如此,姑娘,别用距离做借口,别用距离逃避现实,我看来,你们距离一点也不远,想想那只飞鸟,想想那只小鱼,你如果现还固执已见自以为是,那你把刀片割下去我一句话也不说!”

    “……”

    电话那边一阵无声。

    然后,渐渐传来了女孩抽泣声音,“飞鸟……与鱼……呜呜……飞鸟……与鱼……”

    听到哭声,直播室众人都很激动,方才女孩儿表现一直太平静太冷静了,哭了?反倒说明了她动容!

    女大学生泣不成声:“老师,我……该……怎么办啊?”

    张烨略一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你自己路,你得自己走。”

    “可我……呜呜……我不知道该怎么走……”女大学生求助道。

    玻璃后面赵国洲夸张地给张烨打手势!其他文艺台工作人员也暗自着急,你就告诉她该怎么做不就行了么,先把她救回来啊,什么叫自己路该自己走?她要还是走不出去怎么办啊?

    王小美下面踢了张烨一脚。

    张烨却仿佛没感觉一样。

    女大学生哭道:“老师,您告诉我……该怎么做……我相信您……呜呜……现我每天都睡不着觉……我该怎么办……每天都……昏昏沉沉……都是夜里……看不见一点未来……”

    看对方哭哭啼啼,张烨反而冷静了下来,“姑娘,你路我没办法也没权利帮你决定,而且就算我们说什么你其实也听不进去,你需要自己思考明白,我再送你一首诗吧,希望你能有所思考。”

    又有诗?

    外间众人呼吸都屏住了。

    张烨深深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这首诗依旧不存于这个世界,但张烨那个世界却赫赫有名,是顾诚《一代人》,全诗也就这么一句话,很短,可里面蕴含力量很不短,也很难去解析和剖析诗里蕴含意义,只能说不一样人看到东西也不会一样。张烨把这首诗送给她也是希望她有所感悟,至少张烨曾经迷茫时候,这首诗陪伴了他很久。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女大学生嘴里复述了一遍,渐渐停下了哭声。

    五秒钟。

    十秒钟。

    女大学生忽然开口了,“张烨老师,谢谢您,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等他,我也想等他,无论后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再轻生了,谢谢,您两首诗……我一辈子都会记住!”

    张烨道:“祝你幸福,我也相信你这样好姑娘会幸福。”

    前面电脑屏幕上,网友听众留言简直炸了锅,破了历史记录了,刷都有些刷不过来了!

    “天啊!”

    “张烨老师太厉害了!”

    “是啊,我第一次看到这么能说播音主持!”

    “世界上遥远距离?这诗太有感觉了!”

    “我觉得后面那首好,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真是绝句啊,千古绝句!”

    “怪不得能写出《鬼吹灯》这等神作,张烨老师艺术水平我算是知道了,两首诗可见一斑!”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决定了,以后每天支持收听《深夜鬼故事》!”

    警报终于解除了,王小美长松一口气,赶紧对听众道:“谢谢大家收听今天《话说天下》,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设备一断,直播结束了!

    王小美往椅子上一靠,有点虚脱感觉。

    张烨苦笑着摸了摸自己后脖子上衬衫,也是一身汗,你妹啊,第一次做嘉宾就碰上直播自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幸好他有前人智慧手,总算是把那姑娘给糊弄过去了!

    外间门一开,众人一拥而入。

    贾副台长已经不了,赵国洲是第一个进来,上来便大声道:“好样小张!干得漂亮!”

    “真是惊心动魄啊!”

    “还是咱们张老师好才华!”

    众人都挺佩服,纷纷赞赏起来!

    张烨电话编辑小芳也人群后竖起大拇指,“张老师,您那两首诗太棒了!”

    嘴能杀人,嘴也能救人——今天这个直播节目中大家算是长了见识,一次性全看到了,也都感触良多。

    王小美站了起来,敢作敢当道:“领导,今天都是我责任,我接受台里处分,是我话语太过激了。”

    赵国洲看看她,也不好太批评,“写份检讨明天给我吧,其实也不能全怪你,那个女大学生已经有了自杀准备了,就算不打这个电话她也肯定要轻生,换个角度看这还是好事儿,咱们开导了她,也算挽救了一条人命,嗯,不过以后做节目要注意,听众情绪和接受能力咱们也要大限度地考虑进去,这次直播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教训,也是一个经验吧。”

    事了。

    大家提着一口气都放下了。

    王小美望向了张烨,“这两首诗是你作?”

    张烨不能说不是啊,毕竟这诗确实跟这个世界没有存过,“嗯。”

    “你还会写诗?”王小美还是不确信。

    那边刚要出门赵国洲听见了,回头笑呵呵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小张是怎么被面试录取吧?就是因为一首《海燕》散文诗,小张对于诗歌艺术素养,咱们整个文艺广播人加一起估计也不如他。”说罢,他稍稍回忆了一下,从头开始朗诵,张烨也没想到赵国洲竟然差不多把这首诗原封不动地背下来了,可见他有多爱这篇散文诗了,“……这是勇敢海燕,怒吼大海上,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预言家叫喊:让暴风雨来猛烈些吧!”

    众人听了,不少人惊为神作!

    “好诗啊!”

    “写得真痛!”

    “这首也是现场创作?”

    几首诗真是一首比一首让人惊艳万分,这时大家再想想刚刚事情,心中不由得都产生了一个有意思想法。文青是种病,文艺女青年是一种病,这种病谁能治?答案很简单——要一个比文艺女青年文艺文艺男青年才能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