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1章【被修改后的世界!】
    京城。

    第二天一早。

    家中,早晨起床张烨还纳闷昨晚那个梦呢,打着哈欠随手打开电视看闻,忽然,他发现自己左手小拇指上多了一枚银色戒指,这分明不是他自己东西啊,他死命拿手往下摘却也摘不下来,不但如此,当用手搓戒指表面后,一幅可触摸虚拟屏幕随之弹了出来,还用跟梦里一样字体写着一行字——游戏戒指开启,手奖励礼包“随机修改现实世界背景”准备发放。

    倒计时……

    三秒钟……

    两秒钟……

    一秒钟……

    奖励发放开始!

    然后,张烨就看到了惊人一幕!

    自己扔床上ht手机一阵扭曲,煞那间竟变成了另一个外形,连牌子也变了,刻着t。放窗台上两本盗版徐志摩诗集瞬间一闪,其中一本凭空消失无踪,另一本变成了陈天模诗集。

    根本看不过来了,屋里很多东西都发生变化!

    让张烨震惊还是电视上异变,长虹电视不但牌子骤变成了一个听都没听说过飞天牌,关键是电视播出内容!

    “芒果卫视推综艺节目《光辉灿烂》收视率破1%。”

    “吴邦电影《白娘》票房突破五亿。”

    “天后章远棋歌再次失利,今后重心或转向影视界。”

    “昨日,世界著名画家达科作品《蓝天》美拍卖。”

    “二十世纪国内有影响力影视天王陈伟师去世十周年纪念演唱会,娱乐界众多人士献歌,天王孙煜深情演唱当场落泪。”

    张烨错愕地看了十几分钟,愣是没明白怎么回事,手机电视怎么变牌子了?天后章远棋?天后里什么时候多出个叫章远棋了?还有纪念十周年演唱会?这陈伟师哪里冒出来?怎么都没听过呀?章远棋?难道是章子怡改了艺名?陈伟师是陈奕迅改名字?也不对啊,陈奕迅还活着呢啊!《白娘》又是什么电影?白岩松他妈主演片子?他妈啥时候拍电影去了?

    张烨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只看到外面一切似乎也同时变化着,路旁两排老杨树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个花坛,远处一栋塔楼此刻变成了板楼,只剩下六层了,还有几栋原本灰色塔楼,现不但位置有了细微变化,楼梯颜色也成了褐白相间!

    滴!

    奖励发放结束!

    备注:现实世界背景已随机修改并达到理论平衡。

    张烨脸一白,抓起那不知什么牌子手机急哄哄翻看,时间日期都对,今天是他大学毕业两个月日子,再翻了几页电话本,不确信他还特意打了几个电话问过去,亲朋好友还是那些人,可周围情况怎么解释?还有手上这枚游戏戒指是什么?游戏戒指真给现实修改了?

    张烨不相信,打开电脑上网查看,简直越看越心惊,越看越胆颤!

    变了!

    都变了!

    主持界没有了何炅谢娜等人。

    音乐界没有了陈奕迅张学友等人。

    影视界没有了冯小刚孙红雷等人。

    国内外书画油画界也没有了齐白石毕加索等人。

    神曲《忐忑》?莫言小说?贝多芬钢琴曲?电影《变形金刚》?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名画《蒙娜丽莎》?都没了!看来这些全部被那款不知名游戏给随机修改了,这就是自己这个唯一玩家抽到游戏奖励?可现实怎么成游戏了?

    到底是什么游戏方式?

    《魂斗罗》还是《超级玛丽》?

    拿脑袋撞墙就能爆出一个让他变大神奇小蘑菇吗?

    当然也有没改变,一些重要历史人物、世界格局、社会环境基本没有变化,桌子上康师傅方便面也还是康师傅,lv也还是世界名牌,很大一部分东西都没有被修改,这就是所谓“随机”?

    闹鬼了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这时候,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敲门声还挺大,肯定是拿手使劲门板上拍出来动静!

    张烨猜到是谁了,假装没听见。

    那人又敲了几下后,钥匙声一响,门竟然开了!

    张烨打量了来人,心说世界都变了,房东倒还是他那个房东。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女人走进来,人长得很漂亮,有时候可能漂亮俩字都很难形容她,比如现她明显是刚洗过头发,脑袋上还裹着白毛巾,但那倾国倾城容颜还是掩都掩不住,尤其身材极好,全身上下肌肤都透着一股弹性,十分凌厉感觉。可就是这么一个美妇,只有跟他接触一些日子人才会了解到她刻薄一面,那真是要多毒舌有多毒舌,不然怎么会这个岁数还没有结婚啊?就她这张嘴,一般人绝对受不了!

    看到张烨家后,饶爱敏呦喝了一嗓子,似笑非笑道:“你小子跟我玩躲猫猫是吧?我敲这么半天门你都不回话?装死啊?”

    张烨略微尴尬,“房东阿姨,您怎么来了?”

    饶爱敏大大方方地一屁股坐到客厅,啪一声,手上计算器就拍到了桌子上——她计算器张烨见过无数次了,以前是卡西欧,现变成了一个没听过牌子,k打头,看来计算器行业也被修改了,“你说我干什么来了,收房租!”手指头噼里啪啦地按了一起,十分熟练,“你这月房租还没交,加上上个月水电煤气费,我给你算好了,一共是两千五百八十二,已经催了好几次了,今天少一分都不行!我告诉你啊小张,我看你也是京城人当初才容你一个月一交房租,你打听打听去,谁家租房不是押一付三?这都给你多少优惠了?”

    张烨苦笑道:“您再宽限几天,我现手头真没钱,等我找到工作就还您。”

    饶爱敏优雅摆了摆手指,“没钱现就给我滚蛋!”

    张烨哭穷道:“我情况您也知道,之前给您房租都是压岁钱,我也就这么些钱了,您要让我滚蛋我就只能回家跟我爸妈住了,我这说大学毕业了该独立了才从家里搬出来,现让我回去我这面子往哪儿放啊?阿姨,您看咱楼道这一排商住两用公寓房几乎都是您买,您家财万贯也不差这点钱,那什么,我今天上午就有京城广播电视台面试,如果能当上主持人,我发了工资就给您补上房租。”

    饶爱敏瞥瞥他,嗤之以鼻道:“就你?还主持人?你少来吧,你这形象这身高,放人堆里谁注意到你?整天就做你那个明星梦,你以为当个名人这么简单呐?你要是都能当主持人,老娘明天就敢上春晚!”

    张烨道:“反正您再宽限几天,我……”

    饶爱敏不听,“不行!”

    张烨道:“您没看我都好几天不吃早点了么,钱真不够了。”

    “你吃不吃饭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啊?”饶爱敏狠着脸不近人情道。

    折腾了半晌才把房东阿姨给劝走,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身睡衣饶爱敏又回来了,也不敲门,直接拿她钥匙开了门。

    张烨还以为饶大姐又来要账了,陪着小心道:“房东阿姨,您……”

    饶爱萍将手里一份早餐扔到了桌子上,冷哼了一声,“老娘一个人也吃不了,便宜你小子了,我跟你说,虽然现工作是不好找,可你也是传媒大学毕业,哪里混不到饭吃?别一棵树上吊死!”

    张烨一怔,忙道:“谢谢,我知道了。”

    饶爱敏冷着美艳脸蛋碰地一摔门,走了。

    张烨心中挺暖呼,看看桌上早点,早餐居然还是热乎,显然不是饶大姐所谓吃剩下,肯定是她听说张烨几天没吃早饭了才特意下楼给他买。张烨知道饶大姐是个面冷心热人,毒舌归毒舌,还是很关心他。其实饶大姐有些话他也明白是对,可张烨打小就这么一个成名梦想,他就是想站面向公众舞台上,至于其他幕后工作他都不想考虑。

    坐电梯下楼,张烨出门了。

    走街头,张烨左看看右瞧瞧,发现一路上都是熟悉中又有点陌生风景,公交站牌灯箱广告上明星他一个也不认识,一些商家店铺门口播放当下热流行音乐张烨一首歌都没听过,于是走以往熟悉无比街头,他会有种极其不适应感觉,觉得自己与这个被修改后世界格格不入,很多东西都变了,或者说,这已经不是张烨之前那个世界了。

    八月份了,空气还是那么燥热不安。

    不科学啊!

    太不科学了啊!

    张烨好歹是名牌大学毕业,当然不可能轻易接受这种事实,这都什么时代了啊,早不是搞妖魔鬼怪和封建迷信旧社会了,迷信只会害人,这一点小学生都知道,一切都要相信科学,要坚信科学力量。于是乎,张烨眼神肃然,从兜里恭恭敬敬地摸出了一枚一元钱硬币十分虔诚地弹向空中,“如果是正面就说明这个世界确实被游戏修改了背景,如果是反面就说明一切都是假。”

    叮铃铃。

    硬币落地——正面!

    张烨眼一黑,不是假,一切都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