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正文 第1929章 排行
    负岳无奈地站在那里,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方运。?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方运笑了笑,道:“这是我游在外结识的兄弟,曾经占山为王,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气,其他方面都不错,不要害怕。”

    “嗯!见过小叔。”杨玉环轻轻点头。

    “我是大叔……”负岳低声道。

    “少说话,多听!”方运瞪了负岳一眼。

    负岳撇撇嘴,就当是答应。

    奴奴歪着头看了负岳好一会儿,然后从方运怀里窜上负岳肩头,伸着小爪去抓负岳的龟壳,发出酸牙的声音,但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负岳向方运报以求助的眼神,好像在说:我害怕……

    方运懒得理会负岳,问:“敖煌呢?”

    杨玉环笑道:“整天操练水妖,说将来要征服万界,最近每日读兵书,可总是读不了几页便唿唿大睡,让书上落满龙涎。狐璃和他们都说龙涎是好东西,我们就收起来。”

    “嗯,敖煌和这个负岳一样,全身都是宝,即便是半圣也很难获取真龙龙涎。”方运道。

    负岳吓了一跳,道:“你家还养真龙?厉害了!我寻思给你当弟弟有点自降身份,现在想来……还是自降身份,毕竟我们负岳一族比真龙高贵一百倍!”

    “放肆!哪家的王八羔子在这里大放厥词,小心本龙一爪结果了你!”就见一丈长的敖煌从天而降,也不管方运回来,悬浮在半空怒视负岳。

    负岳扭头一看,露出轻蔑之色,道:“我当是什么真龙,原来是条小龙崽子,当年我们负岳一族可没少杀!”

    “小王八羔子,你也不过是大妖王,在这里耀武扬威,不怕本龙把你炖了喝汤吗?”

    “你若不是我哥家养的,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小短腿,你够得着吗?”

    “来,你到我面前说这句话!”

    “小王八羔子,有本事你飞上来!”

    “呵呵,小龙崽子,毛都没长齐就知道嚷嚷,不看我哥的面子,你现在已经在土里了!”

    ……

    方运无奈地看着两个冤家,两族仇恨绵延数十万年,已经深入到血脉之中,只要相见,会本能厌恶对方。

    一龙一龟开始对骂,负岳终究经极少,被妖祖囚禁时大部分都在睡觉,接触的人太少,哪里能跟敖煌比。

    很快,负岳自觉说不过敖煌,气哼哼地看向方运:“哥,解开封印吧,我要弄死他!”

    “封印?是龟壳吧?你是要光膀子跟我斗?”敖煌孩子一旁嘲讽。

    附近的方家人一直低头笑,奴奴也笑嘻嘻看着两人斗嘴,杨玉环眉眼盈盈,捂着嘴也在笑。

    方运面色一沉,道:“从现在起,你们两个谁敢再说一句话,别怪我不客气!”

    “可……”

    “嗯?”

    负岳刚说一个字,就被方运凌厉的眼神吓住,而同时奴奴的小爪子也举了起来。

    敖煌冲负岳做了个鬼脸,笑眯眯飞到方运身侧,和负岳大眼瞪小眼。

    方运道:“我方家有规有矩,你们两个刚见面就吵,传出去还以为我方运治家无方。今天你们两个就站在庭院里思过,明日天亮才可离开。敖煌,你下来!”

    “我……”敖煌立刻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嗯?”

    方运一个眼神,敖煌被吓得乖乖落在地上,和负岳一样,用两条后腿站立,大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尘土都被龙威压下。

    负岳笑起来,屁股后的小短尾巴飞快地摆动着,跟小狗一样。

    “站直了!”方运一声低喝,一龙一龟吓得急忙挺直身体。

    “咱们回屋!”方运冷眼扫了负岳与敖煌一眼,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杨玉环低声道:“会不会罚得太重了?”

    “他俩天生冤家,今天不好好治治他们,以后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必须直接镇压!”方运完全一副铁血治家的口气。

    负岳与敖煌垂头丧气,看到方运真生气了,也不敢乱来。

    负岳闷闷不乐,敖煌则两眼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阴谋诡计。

    方运先把十座寿玉王座收起,白天安排一些官员会面,快速解决了一些重要事,然后便开始不断回复传书,数量实在太多了,足足过万。

    到了晚上,方运带着杨玉环回到卧室,然后使用文胆隔绝内外,行那夫妻之事。

    院子里,敖煌与负岳大眼瞪小眼,一直瞪着,好像谁先眨眼谁就输。

    第二日一早,只有方运起来,不见杨玉环出屋。

    方运走到院子里,就见负岳与敖煌立刻露出乖巧的笑容,一脸的讨好。

    “你们两个知道错了吗?”

    两人连连点头。

    “那以后还吵架吗?”

    两个急忙摇头。

    “这次只是警告,要是下次还吵架,惩罚严厉十倍!可以动了。”方运道。

    负岳与敖煌长长松了口气,然后对视。

    就见敖煌一抬下巴,道:“叫哥!”

    负岳一愣,然后白了敖煌一眼,走向方运。

    敖煌急了,道:“我比你先认识方运,你叫他哥,就得叫我二哥,你是老三!”

    负岳冷哼一声,道:“你这龙龄我一眼就瞧出来了,还没我指甲盖年纪大。我和方运是在彗星长廊认识的,在那之前你认识方运吗?”

    敖煌蒙了,转头望向方运。

    方运点点头,道:“的确是我和负岳先认识。”

    敖煌露出一副惨遭背叛的表情,随后道:“在外边你俩先认识,但这里是圣元大陆,是我和方运先认识的,在这里,你就得叫我哥!”

    负岳一摊手,道:“哥,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不饶人,是他不讲理。小嘎嘣豆子也要让我叫哥,也就我现在脾气好,换以前,早就揍得他满地找牙!”

    方运道:“你俩别闹了,敖煌,你要是忙就去训练水族,没事就跟我一起去祭奠朋友。”

    “我不忙,以后我就跟着你!”敖煌说完冲到方运身边,看负岳跟看贼似的,生怕方运被负岳抢走。

    负岳昂头仰天,轻叹一声,语重心长道:“哥,熊孩子不能惯啊!”

    “你说谁熊孩子?”敖煌怒道。

    负岳立刻四处望天,闭口不语。

    方运头疼,得亏自己没有孩子,不然家里能乱成一锅粥。

    “你俩别闹了,祖辈仇恨虽大,但我们现在的共同敌人是妖蛮。你们俩真要比,就比谁杀的妖蛮多!”方运道。

    这时候,奴奴坐在门槛上,一边用小爪子扒瓜子吃,一边笑眯眯观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