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六十章 入州文院
    方运在心中暗道柳子诚果然还是那个yin险jiān诈的柳子诚,自己本来就没证据,而在府文院自始至终也没有向卫院君那样逼迫,反而假惺惺求情。

    方运很想杀柳子诚,但只能靠李文鹰,现在柳子诚这么一求饶,李文鹰身为堂堂大学士,不可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杀一个秀才。

    方运立刻快步走上前,微笑道:“柳兄严重了,《左传》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然已经承认你想害我,又选择悔改,那我们就依然好朋友。等我和玉环结婚的那一天,希望你来喝一杯喜酒。”

    “方运,你真是太好了。”柳子诚痛哭流涕。

    除了少数人被感动,大多数人都冷眼旁观,冰冻三尺非一ri之寒,柳子诚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清楚。

    还有一部分人看得清楚,这两个人明显都在互相演戏,方运虽然杀不了柳子诚,但坐实了柳子诚的恶,而柳子诚现在怎么都洗不清。

    李文鹰看着方运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

    府文院的差役立刻收拾卫院君的尸身。

    在门口站了许久的州文院差役大声道:“恭喜方运方案首,李文鹰大人下令特别招收您入州文院的秀才一年班。”说完把李文鹰的文令递给方运。

    所有人都没有惊奇,十国唯一一个过了请圣选的童生如果不能去州文院,只能说李文鹰连卫院君都不如。

    “吉人自有天相,恭喜方运。”高明鸿第一个祝贺。

    “苦尽甘来,祝贺!”万学正由衷赞叹。

    众人一起向方运道贺。

    方运一一谢过

    最后,万学正道:“方运,今天之事可谓惊心动魄,你几乎命悬一线,不如就做一首诗吧。”

    众人立刻情绪高涨,万一方运再做出镇国诗,必然又是一段佳话。

    方运思考片刻,轻声一叹,道:“我也不瞒大家,今天我已经心神俱疲,实在是做不出什么好诗词,不如写个jing句来劝勉年轻人吧。”

    没有人觉得“年轻人”三个字从方运口中说出来有问题。

    大家兴致依旧,jing句虽价值不高,写好了却极易流传,经常被人挂在书房和教室里,比对联都更受重视。

    万学正立刻让人摆好桌子和文房四宝。

    方运酝酿片刻,写下两句话。

    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众人沉默不语,这两句话几乎就是在总结整个请圣选的过程,又像是说方运这样寒门子弟的经历。

    这里是府文院内部,所以才气立刻显现。

    众人看到,纸面上出现一尺高的橙sè才气。

    万学正笑道:“方运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jing句虽妙,但不重文采,又极少含大义,所以很难出才气,可你这两句却能出县,难得。”

    “更难得的是此文的意义,可以说一言道尽我辈辛酸啊。”

    “我倒认为这jing句不是最难得的,最难得的是方运受如此刁难,面临文宫可能破碎的危机,不仅没有利用诗词发泄心中不满和憎恶,反而写出这种积极向上的jing句,这份平常心才是最难得。”

    “说的好!”

    “各位过誉了。”方运心想你们想多了。

    万学正伸手按在那纸页上,面向方运露出奇怪的笑容,有哀求,有期盼,有羞涩,还有一点点的无赖。

    “方运,我怎么说也是你县试的考官之一,这幅字又不是什么鸣州镇国,你就送给我吧,行不行?”万学正越说越脸红,他觉得自己在众人眼里一定像极了向主人讨要骨头的癞皮狗。

    方运一看万学正这样子,忍着笑意道:“既然万大人喜欢,那就赠送给万大人。”

    “多谢!”万学正开心笑起来,“方运,你这字可谓一ri千里啊,这笔力还弱于我,但这字体构架之美,已经在我之上。书法若能大成,对战诗词和化虚为实的帮助不小,最高境界可以让威力增加一倍!你这字再练半年,可以出字帖了。”

    “谢万大人夸奖,我回去以后一定好好练字。”

    万学正道:“我不能让你白白送我这幅字。我家里有一件笔洗,虽然不是文宝,但曾被一位大学士用过十年之久,多多少少沾染了才气,清洗效果远好于普通的笔洗,正好送与你。”

    方运也不客气,道:“那学生却之不恭。”

    旁人无比羡慕万学正和方运的关系,他们也极想要方运的墨宝,可毕竟关系没到,莽撞讨要就失了礼数,只能干看着。

    万学正似乎想到什么,遗憾地说:“可惜啊,卫大人鬼迷心窍,不然你必然会留在我府文院,不知道会留下多少诗文名篇。将来等你成为大儒或者封圣,这府文院必然会有你的故居和圣迹,我们也会跟着沾光。可惜啊。”

    文院的官员们和学子们顿觉胸口发闷,尤其是那些学子,在他们看来方运就算成不了大儒,成为大学士的机会也极大,到时候他们就是方运的同窗,以后就算不能从方运那里得到直接好处,也能让政敌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

    可现在倒好,什么机会都没了。

    许多人连带恨上了柳子诚。

    此刻已近九点,方运向众人告辞。

    等方运走了,柳子诚灰溜溜地离开。他来这里的时候,身边跟着二十人,走的时候,身边只剩三个,还包括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文宫的管尧源。

    一个秀才鄙夷地看着柳子诚的背影,道:“以前都说柳子诚狠辣,但我觉得既然是读书人,做事都应该有底线,所以一直不在乎他的恶名。可今天才明白,他这种人做事是无底线的。”

    “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是他和卫院君勾结,可是他很聪明,没有在半圣面前为难方运,也没有暴露任何证据,就没办法抓住他的把柄。剑眉公虽然好杀,可也会讲究证据。卫院君要不是逼得半圣考倒背如流,剑眉公最多是骂他几句,绝不会杀他。”

    “不过现在柳子诚再傻也不会动方运了。得一位半圣看重不说,仅仅通过请圣选的价值就不下于圣前秀才,这件事一定会上文报。方运本来在十国已经算是小有名气,请圣选的事一旦见报,他在十国的名声恐怕会超过许多普通的大学士。”

    “不,我觉得最多一个月他就会和剑眉公齐名。你们仔细想一想。自四月初一以来,他写过《蝶恋花-chun景》,又出了《陋室铭》,都是必然上《圣道》的。而《圣道》已经多年没出jing句,这句‘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回味无穷,劝学励志,足以让十国卖jing句的字画店铺第一时间制作出售,又跟请圣选有关,必然会单独出现在《圣道》上,这等于三文同在。方运连续两个月三文在《圣道》,还不能轰传天下吗?”

    “说的也是。”

    “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他在这个月再做出一首好的诗文,那就是四文同在了,十国文人非得吵翻天。”

    “作为一个读书人,我希望他四文甚至五文同在,但作为他的‘差一点同窗’,我真希望他隐忍一年,等明年参加府试,一举夺魁,成为秀才第一。”

    “有传闻说他会在本年参加府试。”

    “他才学几个月的经义?就算考上秀才,也不能拿到第一,可惜了。”

    “是啊,真希望他明年参加府试,万一他能拿到三个甲,那就是方五甲了,十国前所为有的五甲秀才啊。”

    “五甲秀才可比双甲童生难百倍,莫要捧杀方运。”

    “玩笑,玩笑而已,只是作为大源府人,我希望方运走得更高一点而已。”

    方运坐在马车里,心中充满了喜悦,还有一点点的后怕。

    “请圣选真是太冲动了,不过却没有错。读书人就是应该无畏无惧,若是这次被柳子诚和卫院君压下去,我的文胆漩涡轻则凝滞不动,重则破碎。现在有了雷鸣圣音灌顶,我成为圣前秀才的可能不仅变大,而且绝对不会根基不稳。”

    一直在马车左侧的谈语跳上马车,掀开门帘进入车厢,道:“少爷,您真的要进州文院?”

    “怎么,进州文院有什么不好?”

    “倒不是不好。州文院每年只收府试前五的秀才,剩下的学生都是举人,因为都会纸上谈兵,所以州文院的学生要经常去灭妖屠蛮。江州不跟蛮族接壤,但三边都跟妖有关,州文院的各班每个季度都会外出杀妖。”

    “我只是童生,难道也要杀妖?”

    “你进了州文院已经算是破了普通的规矩,若是在杀妖上也要与其他学子不同,别人少不得说闲话。”

    “那我就去杀妖。”方运道。

    “你连纸上谈兵都不会,去了反而是拖累,别人自然还会说闲话。那州文院里左相一系的人可不少。”

    方运道:“既然别人一定说闲话,那我就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到时候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管那些闲话作甚,不过倒是你的提醒。”

    不多时,马车在州文院门口停下。

    州文院门口有人把守,方运拿出文书,差役立刻恭敬地带着方运向秀才一班走去,一边走一边介绍一班的情况和规矩。

    州文院很大,分为很多部分,有官员办公处理政务的地方,有学校宿舍,有考房区域,有食堂区域,呀息活动区,还有练习战诗词的大校场,所以差役建议方运在这几天多走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