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三十二章 十国第一案首
    一觉醒来,方运感觉脸有点痒,睁眼一看,原本应该在竹筐里的奴奴竟然躺在自己耳边,而且把新买的软枕当成了床。

    奴奴用尾巴当被子盖在身上,侧躺着,姿势非常优雅。

    方运微微一笑,摸了摸奴奴的小脑袋,起床洗漱。

    方运拿着周主簿的手令去文汇堂,又去了印刷坊。五万本书占很大的地方,方运没有取出,准备等到四月初一那天取,并顺便卖给来买《圣道》或《文报》的人。

    方运又细化了销售方案,所有人开始紧锣密鼓准备,务必要打响三味书屋的名气。

    从书屋出来,方运让方大牛回家,他则驾车买下今年三位半圣考官的所有文集,一共花了十六两银子,这相当于他以前三年的收入。

    他又顺道去文院,买了十年内的《文报》和《圣道》合订本,足足花了六十两。

    方运心中一算,仅仅买所有的《圣道》和《文报》,就要近四千两银子,如果把景国学宫里的所有图书各买一本,按照100文一本、共一百万本来算,就需要十万两银子。

    “道路漫长啊。”

    方运把马车赶到僻静的地方,把新买的书籍收入奇书天地,然后回家。

    那ri方运和方家的大夫人商量,让他去教蒙学,不过那些孩子都已经学了《千字文》和《百家姓》,要三个月后到了秋天才会学习众圣经典,学习如何考童生,这段时间不用教太多,一天就一堂课,非常清闲。

    方运虽然感谢大夫人的安排,但也不想平白一个月领二十两银子,决定教一些别的,于是开始编《三字经》。

    《三字经》内容包括教育、历史、天文、地理、道德等等许多方面,易记易读,浅显易懂,是和《千字文》与《百家姓》齐名的蒙学读物,在古代拥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原《三字经》的内容很多,其中有一些不适合圣元大陆的思想、人物或历史,都要剔除,同时还要加上圣元大陆独有的历史。

    根据圣元大陆的历史,方运重新编写了一千五百字左右的《三字经》,准备作为明天的授课内容,如果反应好,那么就继续教下去,然后尽快印刷出书,散播文名,赚取银两。

    诗文流传越广,文名越大,则文宫中的星辰越亮,方运自身的才气增长越快。

    第二天清晨,方运前往方家,见过大夫人,然后在大夫人的带领下来到方氏族学,大夫人亲自为方运介绍族学。

    方氏族学位于府城边缘,占地极广,规模完全不逊于小型书院。

    这里面的学生身份非常复杂,有方家人,有方家的亲属,有方家家丁的儿子,还有一些曾经跟方守业出生入死的战友的后代,所有烈士之子都被方守业收养,认为义子。

    族学一切免费,还供给免费午餐。

    方运估算了一下花费,一个月少说要花一千两银子,心中对方守业更加敬重,这才是仁,这才叫义。

    在这间族学足足有四百个学生,分为蒙学、初学和童生班三部分。

    方氏族学老师有二十多位,大夫人把众老师介绍给方运。

    这些老师中只有四个秀才,其余都是童生,大多数都对方运很热情,夸赞方运的诗写的好,只有少数几个不冷不热,而且对大夫人也冷淡。

    其中有一个人的语气最硬,是一个年轻的秀才,并且说自己是“府城双乙童生”,颇为自得。

    方运懒得理会这种人。

    府城每年考童生的考生人数是济县的二十倍,但录取人数只是济县的十倍,所以部分富商官员之子虽然在府城上学,学籍却落在别的县。

    府城人的竞争远比其他县城激烈,所以他们大都看不起那些小县的,哪怕方运是双甲童生,这个秀才也不认为自己弱多少。

    不过,若是遇到京城的学子,各州的人又会联合起来,因为京城的录取比例位居四州一京之首,明明是一城,童生份额却比一州还多。

    大夫人在介绍那个秀才的时候,特意提了一句“这是你二婶的外甥。”

    方运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送走大夫人,方运回到教习室,坐在自己的桌子前,把带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再一次整理讲课的内容。

    不多时,统管族学的老院长方镜堂来到教习室。

    所有教习立刻站起来。

    方镜堂笑眯眯道:“都坐,没有外人。方运,你以后教蒙学的甲班,每ri教第二课,从八点一刻到九点一刻,可好?”

    许多人羡慕地看着方运,蒙学有五个班,甲班历来是最好的,甲班考中童生的比例远远大于其他班级。以后这些学生有出息了,当老师的必然就有了资历,或者进文院教书,或者借此扩展人脉。

    方运立刻道:“一切由院长定夺,晚辈听从便是。”

    方镜堂满意地点点头,但一旁的秀才路膺年道:“院长,他不过是今年的童生,虽然是双甲,我等不能比,但终究没有经验,让他去教甲班是否不妥?我中秀才五年,在此教学三年,我教童生班不累,不如由我来执教甲班。”

    “膺年,你在质疑我的安排?”方镜堂微笑着问。

    路膺年面sè微变,急忙道:“不不不,膺年不是质疑叔公的安排,是质疑方运的能力。”

    方镜堂笑眯眯地问:“膺年,你多少岁考上童生。”

    “十九。”路膺年回答。

    “方运你呢?”方镜堂问。

    “十六。”

    方镜堂又问路膺年:“你的童生试可是双甲?”

    “不是。”

    “你可曾诗出鸣州?”

    “不曾。”

    “你可曾诗出镇国?”

    “什么!”教习室一片哗然,所有老师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

    此时四月的《圣道》没有出,方运诗成镇国的事也只在那些高文位的读书人之间流传,这些教书先生都不知道,他们只从三月下旬的《文报》中得知方运是双甲圣前童生。

    路膺年张了张嘴,没敢再开口。

    方镜堂向方运一拱手,道:“你的《济县早行》我昨ri才听说,当真是诗中一绝,你能前来,让方氏族学蓬荜生辉。你好好教,在这里,没人能说你闲话。”

    方镜堂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扫视众人然后离开教习室。

    路膺年沉默不语,那几个童生教习一起围到方运身边,想知道方运的镇国诗。

    方运推辞不过,就把《济县早行》写了出来,这些老师不过是童生,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字字列锦之妙,等方运指出后,众人恍然大悟,连连称赞,心服口服。

    路膺年虽然没有过来,但侧耳倾听,听完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临近八点一刻,院长方镜堂又来到教习室,带着方运前往蒙学甲班。

    路膺年和几个没课的老师则远远跟在后面。

    临近教室,方运的呼吸变得急促,第一次当老师难免有些激动。

    走进教室,方运首先看到的是一双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这些孩子从六七岁到十一二岁都有,挺直胸膛坐在桌子后面,好奇地看着方运。

    只听一人道:“见礼。”

    杂乱的桌椅挪动声响起,所有学生站起来,微微低头,齐声道:“先生好。”

    “坐吧。”方镜堂笑着示意学生坐下。

    方运环视教室,发现没有黑板,倒是有讲台。

    两人走到讲台后,方镜堂道:“这位就是以后第二堂课的新先生,你们可能不知道,他就是本年大名鼎鼎的双甲圣前童生,十国第一案首,方运!”

    所有的孩子都瞪大眼睛、长大嘴巴,惊讶地看着方运,有几个孩子甚至惊得叫出声来。

    在这十几天里,整个江州乃至景国的学子天天都能听到“方运”“双甲”“圣前”“鸣州”之类的词语,无论是在学堂、家里还是道路上,每一个地方都有人在说,因为方运是打破了景国的天荒。

    这些上蒙学的孩子在学校听老师夸双甲,在家里听父母说圣前,早就异常羡慕方运,现在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大才子出现在这里,怎能不惊讶。

    有几个孩子激动得满脸涨红,恨不得跑到方运面前求一首诗。

    方镜堂对这些孩子的表现非常满意,又说了几句场面话才离开。

    路膺年和几个老师则在教室外,想听听方运到底会不会教。

    方运扫视仍然有些兴奋的学生,微微一笑,道:“我是谁,你们都知道了,但你们是谁,我还不知道。从左面开始,

    你们一一做自我介绍,说一下自己的名字,年龄,喜欢什么。来,你第一个说。”

    方运看向左前方的第一个学生。

    那个孩子立刻成了全班的焦点,他红着脸站起来,低声说:“我叫宋、宋启明,九岁,喜欢、喜欢吃。”

    “哈哈哈……”全班哄堂大笑。

    方运微笑道:“好,吃的好才能长的壮。以后你可要好好读书,捍卫人族的土地,因为谁也不知道被妖蛮占领的土地会长出什么好吃的。”

    学生们再一次笑起来。

    外面几个老师也跟着笑,没想到方运用这么幽默的方式教育孩子。

    “嗯!”小吃货宋启明两眼放光,用力点了点头,暗暗记下方运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