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二十三章 传家宝!
    众人还在不停议论。

    “圣前双甲朝廷还没有反应,可能要等文牌坊审批下来一起奖励,可这次诗出镇国,明ri必然出现在朝堂之上。按理说,写出镇国诗增我国运,至少给要赐一个爵位,封‘乡男’太低了,至少应该是‘县男’。”

    “这首诗极有可能被李大学士举荐给《圣道》月刊,而《chun晓》必然会出现在下个月的《圣道》,这就是两诗同在,百年未有啊。”

    “不过我听说目前《圣道》的三位编审中,有一个是庆国那位最年轻的大学士,景庆两国交恶已久,他会不会从中作梗?”

    “不可能吧,就算三位大学士是编审,可最后还由大儒把关,应该不会出问题。”

    “问题是,方运还有一首《岁暮》也被举荐了。”

    “三诗同在?前所未有,不知是祸是福。听县尊的意思,不想让他太出名,要磨砺几年,可现在怎么也藏不住了。”

    “他可要出风头了,童生做出镇国诗和大儒诗成镇国完全不一样,不管是祸是福,能与他同乡,是我的福气。”

    “不过,方运你可不要骄傲,在众圣眼里,经义才是大道,治国是中道,诗词是小道。”

    “风水轮流转,现在妖蛮虎视,用小道杀出一条半圣路或未可知。”苏举人隐隐点出自己对时局的看法。

    “说的也是。方运有此大才,几十年后,未必不能踏上自己的大道。”

    “说的是。”

    不多时,蔡县令偷偷把随身的印泥取出来,然后从他人手中要过诗页,放在石桌上。

    “方运,你过来,你这字比县试好十倍不止,这字骨、字形很特别,我从未见过,似乎有名家之势,过来说说。”蔡县令道。

    众人都已经看完,所以主动让开,让方运走到蔡县令身边。

    王院君拂须笑道:“孺子可教,这字虽然还是略显稚嫩,但比起普通童生也不算差,已经有大家之风,不出三年或可超过我等。这……县尊,你做什么!”

    王院君瞪大眼睛,就见蔡县令突然出手,一把抓住方运的右手拇指,然后把方运的拇指按在鲜红的印泥里,再按在《济县早行》诗的纸页上。

    方运迷茫地抬起拇指,纸面上的红sè指纹清晰可见。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蔡县令,这是演的哪一出戏?

    蔡县令以迅雷掩耳不及之势抓起那页纸,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出口成章念诵疾行战诗。

    “少年鞍马疾如飞,

    卖尽儒衣买战衣;

    老去不知筋力减,

    夜阑犹梦解重围。”

    在念诵这首诗的过程中,蔡县令周身刮起狂风,脚下轻轻一点,一步迈出七八丈,身体在半空滑翔,速度极快,比骏马奔腾毫不逊sè。

    蔡县令放声大笑:“哈哈哈,此诗当为吾之传家宝!方运,你放心走吧!”

    方运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还是进士吗?这还是一县之长吗?就这样的还有机会成为掌管一省的州牧?昨夜他还说自己是文相的学生,大儒就教出这样的学生?以后还能不能快乐地讨论经义了?

    其他人恍然大悟,全都眼红了!

    苏举人大喝道:“贼子羞走,还我贤婿镇国诗!你们还等什么,联手阻拦他!”

    “苏老先生说的对,他要是敢动文宝官印,本官参他一本!”王院君气急败坏道。

    “蔡禾你怎能如此jiān诈!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就见苏举人对准蔡县令的前方一指,快速诵出汉太祖刘邦的著名战诗歌《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举人杀敌,出口成章。

    天空响起一声破空声,随后一道高达十丈的青sè龙卷风出现在蔡县令的前面,急速向蔡县令刮去,这战诗形成的大风远超自然的龙卷风,风刃如刀,要是卷进去必然被绞成碎肉。

    王院君也不甘示弱,出口诵读景国半圣陈观海的战诗《沧浪行》,就见一道高四丈、长九丈的巨浪出现在蔡禾后面,和龙卷风前后夹击。这巨浪比鲁捕头靠文宝腰牌激发的力量更强。

    “都疯了!”一位秀才喃喃自语。

    几位老秀才却面带笑容看好戏,除非在场所有人拼死攻击,否则不可能拦下蔡县令,对方可是进士。

    方运风中凌乱,哭笑不得,没想到第一次见到文人用战诗战斗,竟然是在这种情况,而且是他的一首诗引起的。

    “哈哈,此诗我要定了,剑出,开!”

    就见蔡县令大笑着口吐才气,凝聚成才气古剑。

    才气古剑斩入龙卷风,就听轰地一声巨响,龙卷风炸成一片青气四散。

    与此同时,原本保护蔡县令的牛蛮人猛地一跃,跳到足足两丈高,然后挥拳砸向王院君吟诵出的巨浪。

    “轰!”

    牛蛮人如同皮球一样被强大的力量反震飞出,而巨浪的力量被削弱,难以追上蔡县令。

    那牛蛮人把地面砸出一个浅坑,然后晃着脑袋站起来,拍掉身上的尘土,竟然一点事没有。

    “竟然是一位蛮将。”方运没想到这个牛蛮人的实力这么强,蛮将相当于人族的举人,一人足以击溃一支千人大军。

    蛮将虽然不能一击击破举人的战诗,可举人想杀蛮将更难,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蛮将的胜算极大,有着人族无法比拟的个体实力。

    “哈哈哈,方运,你明ri再去找周主簿,我会送你一件小礼物。”蔡禾大笑着冲进城里,一点没有县令的稳重,根本就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狂生。

    苏举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无奈地骂道:“蔡禾这头小狐狸!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方运,我女儿或孙女给你做妾的话,你能不能把那首镇国诗要回来给我?”

    苏举人充满期盼的看着方运,明明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那眼神比小猫咪都可怜。

    方运也很无奈,道:“我哪知道蔡县令这么狡猾,一首诗而已,算了。我要走了,告辞。”

    王院君伸手阻拦,问:“你就没有新诗要作?”

    “镇国诗哪有那么好写?”方运差点翻白眼,这王院君竟然也不学好。

    “没有镇国,鸣州也行啊,我胃口没蔡县令那么大,鸣州就能当我家的传家宝。”王院君道。

    苏举人道:“我不要鸣州,达府就行,词也行,曲也行。”

    一个秀才低声说:“给我一首出县的就行,我正愁二儿子没好聘礼。”

    另一个秀才打趣道:“你要是真能求得方案首的出县诗词,可以当聘礼送去我家,我女儿人称小玉环。”

    “就这么说定了!”

    周围的人笑起来。

    方运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了两个秀才一眼,拱手道:“诸位告辞。”说完跳上马车。

    苏举人道:“你别走啊,我女儿或孙女的婚事好商量,你下一首镇国诗能给我留着吗?我还有个侄孙女不错。”

    方运哭笑不得,只是挥手告别。

    王院君叹了一口气,道:“蔡禾简直贪得无厌,得了赠诗不说,还抢了‘首本’镇国诗!这件事不能完!堂堂镇国之诗被蔡禾那个混蛋按了手印抢到手,成何体统!一定要让他大放血,绝不能便宜他。”

    苏举人道:“当然不能放过他!不过这手印镇国诗太难得了,以后方运成名,必然有自己的印章,绝不会按手印,那页诗,恐怕是孤品绝响啊。要是方运将来成了大儒甚至封圣,蔡禾就占大便宜了。”

    王院君面sè铁青,道:“想起蔡禾抢走镇国诗的那一幕,我就心痛,我的心在滴血啊!我宁可用官位换这首镇国诗!”

    “走!去他家吃早饭去,午饭晚饭也要去,连吃三天!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苏举人气呼呼地说。

    “走!”

    众人纷纷响应,笑着向县衙走去。

    方运摇摇头,掀开门帘进去。

    马车内的比较暗,方运却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望着自己。

    杨玉环的目光中有震惊,有喜悦,有欣慰,更多的是仰慕和崇拜。

    “小运,你真厉害!”杨玉环激动地说着,目不转睛盯着方运。

    “还行吧。”方运有些不好意思。

    杨玉环道:“那怎么叫还行?连我一个妇道人家都知道镇国诗的名声。看看那些大官,为了你的事竟然打起来,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你简直……不,你就是大才子!”

    方运不由得一笑,没想到不过写了一首诗,杨玉环就跟追星的疯狂粉丝一样,这时候的杨玉环更加艳丽可人。

    方运仔细看了杨玉环一眼,道:“玉环姐你又变漂亮了,不过还是瘦,要继续吃。”

    “乱说!”杨玉环红着脸低下头。

    江婆子恭维道:“方公子果然是文曲星下凡,写了一首诗就让当官的打起来,以后还了得?不过他们不会真的争个你死我活吧?”

    方运笑道:“你多虑了,王院君和苏举人就是一时气急败坏才动手,没那么严重,不是有战诗文会吗?和切磋差不多。”

    “那就好。”江婆子道。

    外面的方大牛大声说:“少爷,前几年我见过一次战诗文会,当时以‘火’为题目写战诗,有两个秀才竟然签下生死状,结果一个被活活烧死,惨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