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第七十二章 第四个人
    “平时的样子?那是怎样?”

    见说话的人是陈长生,唐三十六的神情顿时活了过来,翻着白眼问道。

    “就像先前那样,你会直接骂娘。”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待骂累了,你会倒头就睡。”

    唐三十六看着天道院师生所在的座席,沉默片刻后声音微低说道:“终究有些人对我不错。”

    天道院入院考核时,陈长生曾经远远瞥见一些画面,知道那位庄副院长对他极为照拂,此时看他的目光果然落在庄副院长身上,心想其间必然隐藏着一段故事,大概正是因为此人,唐三十六才会与平时表现的很不同。

    “不过,做人首先确实应该做自己。”唐三十六看着天道院座席,想着这数月学院生活里隐藏着的霜风雪雨,想着被同窗针对,想着青藤宴前两夜自己的遭遇,唇角微翘,露出意味莫明的笑容。

    如果是平时,陈长生不会对他的选择提供任何意见,哪怕是唯一的朋友,因为性情使然,但今夜遇着这样的事情,又像唐三十六在天道院里一样遇到了对手无耻的圈套,在黑色巨龙前艰难无比才逃出生天,很多事情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他看着唐三十六,什么都没有说,但平静而肯定的眼神便代表了支持。

    “居然要我向那些南人道歉?”

    唐三十六看着庄换羽说道:“这\u4

    2000

    ef6事情太没劲,你表现的也太没劲。”

    殿内响起惊愕的议论声。

    庄换羽是青云榜第十,乃是青藤诸院里年轻强者的领袖人物,与在南方呼风唤雨的神国七律齐名,虽然先前表现的有所失态,令人不悦甚至不耻,但他毕竟是天道院的招牌,唐三十六做为天道院学生如此直指其非,未免显得有些不敬。

    “因为没劲,所以不好玩,既然不好玩,那我还继续在这里玩做什么?你们不要想着拿天道院同窗的情份来约束我,拿老师的身份来管制我,拿师兄的体面来让我闭嘴,因为我……决定退学。”

    唐三十六看着曾经的同窗和老师们,神情平静说道:“我决定退出天道院。”

    即便殿内众人,今夜已经经历太多震撼,此时听着他的这句话,依然是一片哗然!

    天道院乃是大陆第一学院,不知培养出多少绝世强者,当代教宗大人便是出身于此,大朝试的首榜首名也多落于此间,虽然这数年,天道院的年轻学生被南方的神国七律抢去了很多光彩,大周朝内部又出现徐有容这样一个绝世天才,但天道院毕竟还是天道院,没有任何人敢质疑这座学院的地位,所有人都以考进天道院为荣,多少人苦苦求索只为踏进天道院那座院门,今夜居然有人主动要求退出天道院!

    殿内哗然之声持续,天道院师生们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庄副院长的脸色更是有些微微苍白。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天道院院长茅秋雨却没有什么反应,老人脸上的神情反而显得有些释然,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我知道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

    唐三十六看着众人面无表情说道:“天道院拥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学生,我必须承认自己也受了很多照顾,我就算受了些委屈,和这些相比,似乎也不足以让我做出退学的决定,但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现在的天道院,真的很没劲。”

    “没劲,就不好玩,不好玩,我何必还在这里继续玩下去?”

    这是先前他说过的一句话,很多人都想了起来。

    “居然就因为我说过要废了天海牙儿,学院里的老师和一些师兄便会禁止我参加青藤宴!就因为我要挑战庄换羽,便有人把我用禁制困在藏书楼一夜!不要和我说什么大局为重,以往年间的天道院哪里用得着在乎什么别人的大局?现在的天道院呢?居然连天海家都怕!这算怎么回事?这根本不是我在书上看过的天道院,这样的天道院没劲透了,太不好玩了!”

    唐三十六看着天道院师生说道,说的话很轻佻,神色却极为严肃,因为这是他临行前的真心话。

    听着这番话,大殿内变得更加哗然骚动,因为这个来自汶水的少年提到了天海家。

    这段话里有很多内容,但人们只听到了天海家。

    居然连天海家都怕!

    他居然用了居然两个字。

    他居然认为天海家不应该怕!

    陈留王微低着头,他身前的案上不知何时多了两只酒杯,里面有酒水反耀着夜明珠的光线,很是美丽,他看的仿佛出神。

    莫雨神情漠然看着唐三十六,右手轻轻握着茶杯,杯中的茶水没有荡起一丝涟漪。

    天海,是圣后娘娘的姓氏,天海家,便是圣后娘娘的母家,自十余年前那场残酷朝争之后,天海家已然代替陈氏,成为这片大陆上与西方白氏相类的最尊贵的几个姓氏之一,如果要从权势来论,更是毫无争议的天下第一。

    当今大周,即便是教宗大人居住的离宫,面对天海家都会温和待之,即便无数人私底下把天海家恨的要死,却没有一个人敢在公众场所说这样的话,谁能像唐三十六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直斥其非?<

    1000

    \/p>

    人们看着唐三十六的眼神有些复杂。

    佩服有之,怜惜有之,当然,更多的眼神是像在看一个白痴——今夜这少年打脸打上瘾了吗?居然连天海家也不放过?

    唐三十六像是根本没有感觉到这些视线,也根本没有去想自己这番话里隐藏着怎样的凶险,他看着庄换羽神情冷漠说道:“我知道你小时候过的苦,但那不是你可以指责任何人的理由,不要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对不起你,人前摆出风清云淡的模样,内心里却一直在自怨自艾,明明已经排进青云榜前十却还是觉得命运不公,不然自己能够像秋山君那样强,你幽怨给谁看呢?我最受不了、也最厌憎这样的人,现在的天道院里就是像你这样的学生太多,所以才会变得越来越像个戏园子,整日里咿咿呀呀,唱些软绵绵的曲子,当然没劲!”

    殿内渐渐安静,人们看着天道院的座席,看着庄换羽。

    庄换羽沉默了很长时间,神情渐渐平静,看着唐三十六说道:“我先前确实有些失态,无论你做错什么,无论你是不是在意天道院的存续,也轮不到我来批评你,而且你说的这些话虽然难听,但也有些道理……只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你进天道院后,老师们还有我们这些人都不喜欢你?为什么如你感觉的那样在暗中排挤你?骄傲?不,天道院的学生理所当然应该骄傲,你是汶水唐家子弟,自幼含着金匙出生,入院便有大人物照拂,可以不上课,可以不守院里的规矩,该得到的却分毫不少,别的同窗呢?他们苦修苦读才能有所收获,自然瞧不起你这样只会走捷径的人。”

    此时殿内散席上坐着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家的学生,南方使团里的数十名年轻学子,更是大多数都是贫寒子弟,神国七律里那三名年轻人听着庄换羽这番话神情微宁,众所周知\u51f

    197e

    a身苦寒的苟寒食亦是若有所思。

    庄副院长的脸色很难看,因为他知道庄换羽说的照顾唐三十六的大人物就是自己。

    “你说的或者也有道理,天道院有天道院的规矩,有传承千年的习惯,可能老师和你们都认为,唯历尽清苦磨难者,才能真正有出息,但……我家就是有很多钱,我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让我去扮穷人,还是要我家老祖父把家财尽数散尽?那样圣后娘娘大概会很高兴。”

    唐三十六摇了摇头,说道:“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习惯,天道院有天道院的规矩,今夜我们不说对错,只是既然彼此不合适,那么这件事情便永远不可能变得好玩,所以,我退出天道院。”

    “你给我闭嘴!”庄副院长脸色难看喝道。

    他年轻时受过汶水唐家恩德,与唐家之间有很多旧年情谊故事,他既然答应唐家长辈照顾唐三十六在京都里的生活,哪里会眼睁睁看着他乱来:“胡闹够了吧!你父亲把你交在我手里,你真当我不敢管教你!”

    唐三十六看着他想了会儿,挠了挠头说道:“庄叔,你总说是我父亲把我托给你照看……其实来京都的路上,我早就把那封信拆开看了,我知道托你照看我的人是我母亲,所以你就不要再用那句话来压我了。”

    庄副院长气的手指微颤,说道:“你这个家伙,怎么能把信……把信给拆了!”

    不知为何,一旁的庄换羽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微白。

    唐三十六说道:“总之,今夜我就要离开天道院。”

    庄副院长苦涩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预科已经结束,你要退学,明年的大朝试怎么办?”

    唐三十六微微一怔,发现这确实是个问题。

    “这不是问题。”

    陈长生微笑说道:“来我这里啊。”

    唐三十六挑眉道:“来你这里?”

    陈长生说道:“国教学院的学生,也有直接参加大朝试的资格。”

    这条规矩他绝对不会弄错,初入京都后,他就是为了不参加预科考试,直接参加明年初大朝试,才千方百计想要进入青藤六院,只不过没有想到,命运最终让他成为了国教学院多年来的第一位新生。

    唐三十六的墨眉挑了更高了些,似乎发现了什么很有趣、很好玩的事情。

    “你们那儿现在有几个人?”

    “三个。”

    陈长生指着自己和落落,说道:“还有一个今夜留在国教学院里,你见过的。”

    唐三十六沉默了会儿,然后笑了起来,说道:“再算我一个。”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就有四个人了。”

    ……

    ……

    (陈长生集邮活动继续进行中,国教学院有四个人了,今天只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