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造化之门 > 第五十九章 两种杀意
    这是一件长枪法宝,肯定是这样。宁城在看见这杆长枪后,再也移不开自己的脚步。

    他很不喜欢用飞剑对敌,他本来喜欢的是长枪或者是威力大一些的法宝。而且他得到的法术是枪技‘玄冰三十六枪’,这更让宁城想要一杆长枪。可惜的是,他只有一柄飞剑,别的都没有。

    如今这里有一杆长枪,虽然这长枪露出地面的部分已经断裂了,但是对宁城来说,依然有无限的吸引力。

    不说这里打斗的人修为如何,能造成这种大场面的打斗,修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两个修为厉害的高手在这里打斗,留下的东西岂能差了?

    宁城慢慢的往这打斗的纵横沟壑中心移动,原本他在这片沟壑的边缘,就感觉到了凌厉弥漫的杀气。当他一步跨入这打斗的范围之时,这种强大的杀气,立即就将他的衣衫撕裂开来。

    杀气犹如刀削一般,从宁城的身体扫过去,宁城的浑身上下立即就多了数十道血痕。血痕很浅,但是流出来的鲜血瞬间就染红了宁城的身体。

    宁城不敢再跨第二步,那长枪法宝的吸引,也没有让他退出这片纵横的沟壑之地。他停了下来,缓缓的运转真气想要一边疗伤,一边慢慢前进。哪怕多花费几个月,他也要将这杆长枪弄到手。炼丹和炼器的不易,宁城早就已经知道。这样一柄枪类法宝丢在这里,他如果不得到,晚上他都会睡不着觉。

    真气沿着宁城的经脉流动,原本停留在紫府中的玄黄珠忽然旋转起来,一道道玄黄气息混合在真气当中,充彻了宁城的全身经脉。

    宁城竟然在这杀气纵横的地方坐了下来,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两道人影。这两道人影在大安森林的上空纵横交错,一人用的是长枪,一人用的是巨斧。两人在这片空间枪影纵横,斧光交错。

    只是短短时间,这片原本树木密集的地方就被摧残的只有一些烧焦残木。枪影中的一道道杀气轨迹似乎被宁城隐约感应到,他的意识空间突然静止在了一个画面上,那施枪的身影祭出手中的长枪法宝,然后一枪刺出。

    这一枪带起了成千上万道枪影,那种枪影中的杀意就让宁城喘不过气来。好强大,宁城心里震撼不已,他恍然警觉过来,他只是感受到一丝残留长枪杀气,就如此难受。如果是他面对这种可怕的杀气,他只能闭起眼睛等死。或者不用等死,只要那可怕的杀气一出来,就能将他完全搅成虚无。

    这种密集凶残的枪影杀气几乎席卷了整个大安森林,似乎要将整个大安森林撕裂开来。

    他不知道面对这种可怕的毁灭枪影,那施展巨斧的影子该如何抵挡。但是他又隐约感觉到,这一枪似乎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古怪。

    忽然间,他的脑海剧烈疼痛起来,同时他再也无法扑捉那施展巨斧的身影。只能感觉到一种可怕的撕裂疼痛轰在了他的脑海中,下一刻他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吐了一口血的宁城脸色有些发白,他依然没有后退,只是缓缓地站了起来,手一扬,飞剑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同时,他的飞剑当成长枪刺了出去。

    “咻”犹如利箭射出之声一般,宁城手中的飞剑带起一道长长的剑芒,撕裂开了周围的杀气。或者说宁城这一剑,已经将这周围的杀气全部绞开,让这周围的杀气对他再也没有半分影响。

    这就是那一枪的皮毛吗?宁城心里充彻了无比的激动,他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在这种地方领悟到了这样的一枪。如果这一枪被他完全领悟了,他的战斗力将何止上升一个层次?

    不对,宁城忽然停了下来,他脸上的喜悦瞬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脑海中清晰的出现了这一招的破绽痕迹,而且还是致命的破绽。

    当初那施展长枪的身影施展这一招的时候,并没有办法一枪幻化出无数同样可怕的枪影,他采用的是辅枪。没错,就是辅枪,因为那人还无法做到真正一枪就席卷两人相斗的天地,所以采用了数杆辅枪相助。

    也正因为这样,这一道枪影似乎多出了一个破绽。如果那施展巨斧的人抓住了这个破绽,那使枪的影子必输无疑。

    宁城的脸色又一次苍白起来,他看见了眼前的沟壑,同时他很清楚的明白,那使枪的人肯定是输了。眼前的沟壑一道深沟向前,周围的沟壑相对来说都细了许多,而且杀气也弱不少。

    宁城之所以脸色发白,是因为他刚才也领悟了这一枪的皮毛。也就是说他将来和别人对敌的时候,只要对手抓住了这一枪的破绽,他一样会这样惨败。

    哪怕他不用辅枪,他领悟来的这一枪依然无法圆润,带着一丝破绽。

    尽管知道那使枪的人是无法贯通这一枪,让这一枪带着无法弥补的破绽。可是从心理上来说,宁城还在站在使枪的那边,因为他也想用枪作为自己的法宝。同样宁城也终于明白了那沟壑中间的半截残枪是什么了,那应该是使枪人的辅枪。那使枪人输了后,连收走辅枪的能力都没有。可见他应该是惨败。

    但是宁城很快就抛开了自己的这个念头,他现在的修为想要和这种高手对决,那是做梦,所以他不必想的太多。将来等他能和这种高手对决的时候,或者他早就弥补了这一枪的破绽。

    将这个念头抛开,那一枪的凌厉杀气再次被宁城扑捉到,他的脑海中对这一枪越来越清晰。

    宁城完全不知道,他扑捉到的不是杀气,而是一丝枪意。

    如果有人知道宁城区区聚气修为,就能通过杀气感应到当时相斗的场景,甚至领悟到一丝枪意。那宁城就算是躲在天边,他也会被人抓出来,一点点撕开来研究。

    宁城同样知道他为什么可以感应到如此可怕的相斗场景,那和他的资质无关,那是因为玄黄珠。

    仅仅数个呼吸之后,宁城喝了一声,双手一振,那一道枪意被他激发出来。周围本来就对他没有多少影响的杀气越发淡薄了起来。

    宁城心里大喜,更是加快了脚步。他本来打算花费几个月弄到那一杆残枪的,却想不到只是领悟了一丝杀气,就能在这战斗沟壑当中行走的这么快了。

    只是一炷香时间,宁城就来到了那半截残枪的不远的地方。就在宁城想要一步上前,将那残枪抓在手中之时。一道更为凌厉的杀气轰了过来,直接轰在了宁城的胸口。

    这道杀气比之前长枪留下的杀气更为凌厉凶悍,宁城被这道可怕的杀气轰的倒飞了出去。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在宁城的意识中多出了一道巨斧的影子。

    宁城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依然感觉自己的腿肚有些发抖,这和害怕无关,而是那巨斧的杀气太过可怕,让他完全没有办法抵挡。

    “这就是破去那一枪的斧影,太厉害了。”半晌之后,宁城才喃喃自语道。

    此时宁城非常清楚,如果他不能挡住这巨斧的杀气,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取到残枪。哪怕长枪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也只能看看。

    “呸”看了看胸口已经被轰出一道痕迹的内甲,宁城吐了口吐沫,“老子今天就要这把枪了。”

    打定主意的宁城,小心的靠近带有巨斧杀气的沟壑。当他刚刚接近的时候,那可怕的斧影就直接轰了过来,再次将他轰飞了出去。

    他继续感悟这道斧影,然后又一次上前。

    被轰开,受伤,感悟,上前……再被轰开,再受伤,再感悟,再上前……

    宁城在这一次次的被轰开和受伤当中,一次次上前感悟。

    时间就在这种反复当中流走,而这一道斧影的杀意也渐渐在宁城的意识中清晰起来。

    一往无前,气势磅礴无边,毫无回环的余地,这就是这一斧的气势。

    无论从气势上,还是杀气上,这一道斧影都比之前宁城感受到的枪意杀气浓烈强大了许多。这不是因为施斧人的修为比使枪人的修为高出许多,而是因为一个是赢了的杀气,一个是输了的杀气,这根本无法相比。

    宁城记不得这是他第几次被轰开了,他身上已经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甚至脸上都是伤痕累累。

    可是他不惊反喜,再一次的冲上前去,同时手中的飞剑劈出。这一次他将自己的飞剑当成了巨斧,就这样一剑劈了出去。

    剑气带动了沟壑周围的杀气,发出一阵阵的‘噼啪’炸响。瞬息之后,宁城停了下来,他的眼前就是那道沟壑。之前轻易将他轰开的那些杀气,此时再也无法将他轰开半分。

    宁城就这样站在巨斧劈出的沟壑之前,一道道的感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城忽然睁开眼睛,他的身体发出一阵阵的轻微细响,体内强大的真气犹如汩汩流水,其声愈发清晰起来。

    一抹惊喜出现在宁城的眼里,这是他第一次没有通过灵石修炼,没有通过任何外界的资源,就晋级了。他能晋级成为一个聚气九层的修士,完全是因为领悟了这里的两种杀气。

    (第三更送上,请求三江票支持。我看见书评区有人说本书说炼丹是小道,其实要稍微理解一下。这说炼丹是小道,不是书中的意思,也不是宁城的意思,而是老妪的意思。老妪只能代表她自己的感悟,她代表不了任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