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六十三章 亚当
    “大哥,你的剑术真厉害,能教教我吗。俺叫亚当,白岩村出来的,俺的目标是当英雄,然后娶莉莎做老婆,然后,......回乡下和大家炫耀!对了,还要当大财主,和隔壁那个老彼得一样不干活就能收租子,整体边抽旱烟边盯着别人干活......”

    那一年,那个傻气的少年站在我面前,连青铜阶都没有,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要成为英雄,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

    “步伐迟缓,基础薄弱,没有特殊血脉,悟性低劣,若不是偶尔灵机一动还颇有灵气,简直一无是处!这辈子,白银阶到顶!”

    闲着也是闲着,百无聊赖的我,试着训练了一下这个资质鲁钝的剑士,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俗物一个,连当炮灰都不够格。”

    当外表是圣骑士好大哥的我,怎么会这么说。

    “好!有志气,来,照着我为你安排的训练计划来,只要你努力完成,就必然能成为大英雄。”

    “负重五十公斤,长跑五十公里,每天正向挥剑斩物两万次。简单,简单!”深怕我不愿意教他,亚当把胸膛拍的砰砰响。

    我没有说谎,那的确岚之国皇家骑士团菜鸟们的入门训练,只是,我随口把数字扩大了近十倍,菜鸟挥剑1000次就要一个多小时,连续训练效率会更低,当肌肉到达极限后,每多一次挥剑,都会让对浑身肌肉的折磨。

    在我的预期之中,很快,他就会带着酸胀的手臂来抱怨完不成训练,当时候,我就会一边说着“你也太烂了,好吧,我就降低要求吧。”一边根据训练完成情况进行调整。

    但我没料到的,是这个鲁钝的少年担心完不成,从凌晨三点就悄悄出门,到第二天早上四点的时候,才回来。

    “大哥!我完成了!!你可以检查!河边那颗大树都被我砍断了!”

    还用检查吗?这浑身破破烂烂的样子,这满手的血泡,第一次,我觉得蠢蛋也有些可爱了。

    “居然没有发现我是抓弄他吗?看肌肉拉伤的样子,似乎练剑的时候也没取下负重,蠢得让人无语呀。”

    看着那个掏出干粮吃到一半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红发少年,我决定认真一点教授了。

    于是,等亚当浑身麻木的在床上躺了一整天,觉得这样下去还要躺三天,哭兮兮的掏出下个月的饭钱,请牧师治疗好后,我说道。

    “调整训练计划吧,每天跑两个五公里热身,正向挥剑2000次。等你基础能力上来了,我再教你真正的剑术。”

    我如此说着,少年满口答应。

    但这次,他凌晨二点出门,硬是在晚上十二点回来了。

    “呵呵,罗罗大哥,我在十二点前完成了今天的训练任务!不用减少训练任务的!我知道自己很笨,但只要努力,就绝对可以做到。”

    满脸兴高采烈的向我报道后,就直接倒地的少年,再度刷新了我对蠢蛋的认识。

    于是,第三天,我偷偷跟着他出去了。

    看着蠢笨的少年因为四点才醒过来懊悔,先是使劲捶自己脑袋,然后又想起自己在浪费时间,连忙爬起来拼命挥剑的模样,看着那毫无章法可言的剑术,被反震力震的虎口发裂的手臂,看着他咬牙苦撑的模样,我突然觉得自己最近有些懈怠了。

    “似乎最近对自己要求也低了点,那么,也练练基础吧,从三万剑开始吧。”

    嗯,那晚,我回去的比傻当早一个小时,吃饭时,端碗的手都在发抖,当然,即使如此,也比在门口睡着的亚当强得多。

    那天晚上,我就把睡在大街上傻当拖进来,然后一盆冷水叫了起来,把所有握剑、挥剑的基础技巧一股脑的丢给他。

    于是,第二天,我又发现了,他除了努力外,其实对剑的直觉和领悟都很不错,只是之前没人愿意教这个乡下小子而已。

    “今天还是四万剑吧,在这个蠢蛋完成之前两个小时内完成。”

    而当我正式开始传授后,发现我也在练习基础挥剑,他默默的再度给自己加练,不比我多决不罢休。

    而我又怎么可以被傻蛋超过,我本来挥剑速度就比他快得多,体能也比他好,还能用圣光恢复,只要练习时间相同,肯定是我的挥剑次数多,于是,每次都是他输。

    “只是照搬不改变的话,一辈子都追不上。”很快,并不聪明的他,也得出了结论。

    于是,他开始对自己的剑法进行研究,直劈如何握剑?横劈如何握剑?如何避免风压的影响加快剑速,不得不说,一旦傻人对一个目标下了苦心,那种专研精神还真能出成果。

    练剑,试验,思考,修订,练剑,试验.......鲁钝的剑客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我能够教的的,只要别人的经验和高级技能了。

    但他能够做得到,我又有什么理由做不到!于是,默默的,我的剑法也进化了。

    “好吧,既然都差不多了,那么,就比拼意志吧。”

    而之后,却是斗气式的提升训练目标,每天二万剑?早餐前开胃菜而已,行走的时候挥剑空斩想象敌、遇到森林斩叶、遇到山地斩岩、遇到大海斩海,到了后来,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到底挥了多少剑了,剑速也在不知不觉中快的常人都无法看清。

    的确,在外人眼中,我们的剑法师出一脉,都是所谓的王道之剑,毫无花招的同时,即快又准更狠,但实际上,只是因为大家都是用基础累积的结晶而已,不快不准不狠,怎么能及时完成训练计划,赶上晚上的晚餐。

    可笑的是,那么愚笨的亚当,之后居然被世人称为了剑法天才,天生蠢材吧。

    而之后,为了弥补他没有缺乏血脉和特殊能力的弱点,在帮亚当获得凤之传承后,我们更是为其狩猎凤凰,夺取凤凰之心。

    而如今,一百多年过去,经历了无数让人心碎的战争和苦难,从乡下的少年完成了他的英雄梦,甚至已经站在了人类最强的巅峰,却在不久前告诉我,他累了,打算抛下一切就此睡去,一觉不起。

    仅仅只是想到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蠢货!懦夫!一个女人就把你变成这个鬼样子了!你的目标和理想了?你的剑了?你花了这么多年练成的剑了?就这么无所谓吗!告诉我!大英雄!”

    我只能够理解那种发自心底的疲惫,它也常常困扰我,让我恨不得就此永眠,但我却又怎能接受这种现实!

    圣剑罗兰变得黯淡无光,圣光早已经褪去,但暴怒的意志,却让灵魂之光更加闪烁!

    “铛!”

    双剑相交,赤红的神剑上也没有了一丝火光,面对我的质问,亚当也咬牙怒吼。

    “你懂什么!不管我多么努力,莉莎都始终看着你!即使死在我的臂膀上,最后也在念叨你的名字,这种让人心碎的感觉,你知道吗!”

    随身侧翻,躲过了亚当的斩击,莫名的,我的眼角瞄向那边,此刻,玛格丽特低着头不想看我们这边,却又不安心,地下却湿了一片,显然正在默默流泪,于是,我的怒火更炙!

    “莉莎、莉莎,就是莉莎,你都唠叨了百多年了,一个死了几百年的女人,值得这样吗!死人就在你眼中那么完美吗?活人怎么办!玛格丽特为了付出这么多,你打算怎么办!”

    我的怒吼,让亚当先是一愣,然后更大声的吼了回去。

    “我不知道!本来就不聪明,动脑的事情不都是你们负责吗!你给我出个主意!”

    无法面对就装傻吗?被追紧了就胡来吗?

    胡搅蛮缠的亚当让我笑了,于是.....

    “转瞬百年,诸事无常,伊人逝去,唯吾依存,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半醉半醒忆往昔.....”

    当即,亚当愣住了,这不是自己奥义的颂词吗,难道......

    “流水岁月斩!!”

    “流水岁月斩!!”

    光华闪烁,岁月无情,剑光如小溪流水,落叶在其上沉浮,溪水缓慢而清澈,却百年如一昔,满是时光的沉淀,剑光闪过,一模一样的剑技奥义撞到了一起,两人从幻象中走回现实,相对怒视。

    叹美人逝去,惜岁月无情,论失掉的东西,我比那个笨蛋多的多,他只是死了一个单恋的对象,我却连自己是否有爱过的对象都不记得了,亚当能掌握的剑技奥义,我又怎么不能掌握。

    “这么简单的剑技也配叫奥义?我一看就会了。”

    “哈,这很值得骄傲吗。驱动这个奥义的感情就是悲哀,一学就会?这只能说明你比我惨得多!”

    果然,最讨厌的就是亚当了,他只有这个时候直觉才敏锐!

    “好的不灵坏的灵,你的直觉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呀,那么,看看这个吧!”

    罗兰圣剑摆在我的面前,这次,双瞳既墨,所有的光辉都被剑锋吞噬。

    “苦少年早丧,苦孤母失独,苦兄弟反目,苦伊人逝去,苦故国倾覆,苦亲朋不在,苦万生俱苦。秘剑.七苦剑。”

    银色长剑不挥自动,和那夺人眼球的流水岁月斩正好相反,暗淡的剑光让人本能般不忍目睹般移开目光,却在不知不觉中一化为七,如人生不能豁免的苦痛悲哀一般,悄然缠绕上身。

    这是我在看到亚当的流水岁月斩后,闭关了半个月所领悟的剑术奥义,他能从东方哲学和人生中领悟奥义,本就是东方人的我没有理由做不到!

    “铛!”

    即使如此,这新生的奥义之剑,依旧被高速挥动的神剑全挡了下来。

    “我现在确定,你比我惨的多了。真是值得同情呀。”

    明明说着同情的话,这不知好歹的男人却洋洋得意的笑了,似乎赢了什么似的的。

    “你这个蠢蛋!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你!为什么我是大哥,而你只是小弟!”

    “呵呵,一个圣骑士老老实实的用圣光不就够了,想用剑法挑战身为纯战士的本剑术天才!做梦!”

    赤红的神剑和银色的圣剑不断相交,我们快乐的彼此厮杀,各种悲伤至极的奥义轮番放出,瞄着对方弱点的讽刺不断抛出,但却同时愉快的放声大笑,这么开心的日子,好多年没有了。

    我是不死不疲的英灵之躯,而此时的亚当却也是名副其实的不灭之身,这场对决,注定打成持久战。

    而在不远处,看着两个已经忘掉一切放声大笑的男人,往日淡然如冰的玛格丽特却银牙紧牙,满脸愤恨。

    “亚当、罗兰,你们两个说大人是自私的,我看,应该是男人都是自私的吧!安妮,记住,以后的恋人,绝对不能找和这两个混蛋类似的!就算爱上了,也要立马分手!”

    边上的安妮似懂非懂的点头,但满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骨头叔和义父彼此厮杀。

    “骨头叔原来长的好可爱呀。”莫名的,想起自己义父曾经的交待和那个约定,少女羞红了脸,玛格丽特的告诫似乎白费了。

    “这真是剑技吗?”见所未见的异世东方剑技奥义,让费迪等人满脸痴迷的看着这场对决,这些奥义追求感情和境界,说是剑技,却已达到了魔法都不能触及的规则深处,和追求威力和破坏性的此世主流剑技从根本理念上就完全不同,这等于为这些用剑高手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既然战局已定,除了少数的观众以外,赤红猎团其他的人已经解散,他们的目标是城中的餐馆和某些场所,有肉身的时间可不能浪费,每一秒都要抓紧。

    而此刻,我还在如何轰下这个不肯倒下的混蛋而伤脑筋,但突然,他的脸色却一变,火焰从背后突然喷涌出来周遭化成了火海。

    “看来,时间到了呀。”

    无奈的亚当苦笑了,最近不断的战斗,让**本能的向凤凰之心索取更多的力量,看来,已经到了最后的时间了,早就到达极限的肉身终于无法束缚凤凰之心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一咬牙,就打算履行最后的约定,但亚当,却突然反悔了。

    “不,罗兰,我突然觉得既然你比我更惨,就不要让你更难过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火焰附体的亚当,右手猛地击向自己的左胸,血肉横飞之后,一颗火红的东西被挖了出来。

    “凤凰之心!”

    是的,所谓的凤凰之心,不是什么秘宝的名字,更不是什么形容词,她就是一颗正在微微跳动的凤凰心脏!

    而失去了心脏的亚当,却没有立即死亡,反而笑着看着手中的粉红心脏。

    “当年为了这个东西,我们花了两年多时间追踪狩猎凤凰,即使小红最后拼着‘暴露身份’使用了全力,事后我们依旧在教堂躺了一个多月。其实,我当时一直在后悔,后悔自己接受了凤之传承,害的大家差点全军覆灭。”

    最后看了看,他随手就把此世最高珍宝的凤凰之心丢给了我。

    “最后还是麻烦你了。对不起了,罗兰大哥,这辈子麻烦你的事情太多了,看来,我是看不到你创造的梦中盛世了。不过,大哥你这么厉害,什么都难不倒你,就算没有我,也肯定会成功的。”

    岁月蹉跎,百年过后,最后时刻,他仿若过去一同冒险的时候,又叫起我大哥了。

    看着这个胸口破开大洞的无心人,看着这个似乎因为看不到我的梦想之世而遗憾的小老弟,我又能说些什么。

    终于撑不下来了,亚当靠着岩壁倒了下来。

    我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终,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再也无法压抑,无语呜咽。

    “傻蛋呀,我就想让你看看呀,你们都不在了,我的梦想还有什么意思!蠢蛋,算大哥求你了,活下来吧。”

    是呀,若太平盛世真的到来,却孤身一人苟存世间,那还有什么意义。

    死者的泪滴,一滴一滴滴在亚当的脸上,但他,却依旧是那张傻傻的笑脸。

    “哥,这么多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落泪吧。呵呵,我该骄傲吗。不过,我真的累了,我这辈子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已经很满足了,请让我休息吧。”

    迷茫之中,小红也落下了,那个蓝色的身影也走进了,即使已经看不清,呜咽声传了过去。

    “自私鬼!混蛋!你就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觉吗!”

    看着泪眼婆娑的少女,亚当张开了口,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化作了一句无力的道歉。

    “抱歉了,玛格丽特,真的很抱歉.....若有来世,我一定娶你。”

    有一种冲动,让我想毫不犹豫把亚当转化成亡灵或英灵,但亚当却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挣扎着对着我摇了摇头。

    “混蛋!你就这种时候直觉最灵!”

    实在不忍目睹亚当的最后告别,我侧过身子,眼前那陌生而熟悉的身影,却一下子把我愣住了。

    “最后,还是想见一下莉莎呀,至少,给我一个表白的机会......”这是怕伤到玛格丽特,亚当连说出来都不敢的临终告别。

    百年过去,记忆中暗恋少女的模样早已经模糊不清,更何谈去爱,或许,就是亚当自己也知道,自己早已经钻了死牛角尖,被过去的记忆困在了过去,只是,那向前的一步,自己真的无法迈出呀。

    “好吧,你说吧,我听的在。”

    那是熟悉的嗓音,那是在梦中无数次回荡的嗓音,亚当不敢置信的长大了眼。

    “莉莎!!”

    是的,那是大盗贼莉莎,轻薄的皮甲、高挑的皮靴,腰间插满了各色小刀和盗贼工具。

    但在我们眼中,被幻象掩盖的恶魔特征是那么明显,那明明是打扮成莉莎模样的伊丽莎,但她是怎么知道莉莎的习惯打扮了。

    “你们这么奇怪的看着我做什么,对了,罗罗大哥谢谢你了,你及时把我的灵魂从冥河中拉出来了,突破传奇后,觉醒了恶魔真名,我的记忆已经全部恢复。”

    难道奇迹真的发生了,恶魔贵族的确会回忆身前的记忆,但却仿若看别人的人生一般,可是伊丽莎又不是完全的恶魔,当即,太多可能性同时充溢到心头,我脑袋一下子变成了浆糊。

    “我......我。”

    明明梦中**就在眼前,“我喜欢你”却始终说不出口,莫名的,眼神却被一旁哭泣的玛格丽特吸引。

    往日冷漠如冰的美人已经哭成了泪人,爱洁的她已经满是泥污,却毫不在意瘫坐在地低声哭泣。

    “你看着玛格丽特姐姐做什么。难道表白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她吗?”

    心爱之人在怀中死去是亚当的终生之憾,而当记忆不断美化死者之后,也随之变成了死结,没有人是完全的铁石心肠的,或许他早已经被那个冷面热心的贤者少女百年奉献攻陷,只是他却以莉莎为理由拒绝承认。

    此时,莉莎出现在面前,逃避已经不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对玛格丽特是什么感情了。

    感情上,有回忆的不断美化和过去的恩怨情仇,死人永远是不可战胜的,而此时,多年的感情纠葛,这无形的死结,终于在死者复生的奇迹下,开始被解开了。

    “好吧,就算你对我表白,我的答案也是‘对不起,你是个好人,我喜欢的是罗罗大哥’。对了,傻当,我和罗罗大哥开始交往了,不信的话,你问他。”

    “我?”正当我愣住了的时候,伊丽莎的念话却在耳边响起。

    “主人,还记得那个条件吗?答应我的表白,就是这个条件。”

    这熟悉的称呼让我确定眼前的依旧是伊丽莎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松了一口气,犹豫了片刻,我却只能点点头。

    “嗯,我们刚开始交往,还来不及告诉你。”

    “等下,你们交往了,我却莫名其妙的为别人的女人殉情了,那我不成大笑话了!喂喂,你们在逗我玩吧。”

    亚当的敏锐直觉,一如既往的时候在不需要的时候变得敏锐了,而一旁察觉到变化的玛格丽特却当即喜形于色,连忙施法停止亚当**的时间,让其有不至于当场死亡。

    看到这种情况,霎时,我也懂了,然后,笑了。

    “行,那你就继续活下去吧。我这里倒是有几个方案,比如,加入我的军团?”

    “不要!”

    是“不要”而不是“不要活”,当即,我们喜形于色。

    从亚当不断偷瞄玛格丽特来看,隐隐约约我猜到了,并不是莉莎的出现让其改变了注意,而是莉莎的出现让他不能继续当缩头乌龟,只能正视玛格丽特的感情,于是,自然变得不想死了。

    “行,我这还有十几个方案.....”

    “刨除掉那些坑我的!还要要去当别人的狗的,我才不想为那些虚伪的神明战斗。”

    “切,那就只剩一个了。我从罗兰二号哪里卸下泰坦之心,加上从拍卖会那个搞来的泰坦之核(之前偷来的,泰坦心脏的外壳部分),为你组装一个新的人工泰坦心脏。你见过凤凰五百年涅槃,见过泰坦老死吗。你的**很快就会泰坦化。但若是如此,你的属性会从火焰变成雷电,而泰坦之心比凤凰之心还是差远了,再加上凤凰之炎变成泰坦雷电,短期内实力暴跌是肯定的了。愿意吗?”

    “行!快做吧,我受够了体内空荡荡的感觉,难受死了。”

    莫名的,看着这个死心眼的家伙终于开窍,我们同时松了一口气,狂喜的情绪充溢心中,相对而笑。

    但可惜,腰间逐渐缩短原形的罗兰圣剑,却在提醒我时间不多了。

    而幸好卡卡吉利做了好事,永久性的空间歧点,让小红很快就从维坦城取回了泰坦之心和泰坦之核,而过去就是我亲自操刀的移植手术,这次就更加顺利。

    而很快,当众人都围在刚刚手术完毕的亚当和安妮身边之时,我却悄然离去,亚当的麻烦终于了解,现在,是我的夙愿了。

    回到了硫磺山城法院,伊丽莎却已经等候在哪里,那原初的法典,却已经在她手中了。

    “好吧,就让我们在这里震惊世界吧。律法侧,也该到了有个真神的时候。”

    ---------------

    ps.昨天一章开了一天会后头晕目眩下赶出来的,现在回头看越来越不爽,将在这两天进行修改。对书友们表示歉意了。果然还是不能赶工呀。

    ps。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打赏评论,多谢大家的支持,松鼠更有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