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六十二章 屠魔
    我曾一度信仰圣光。

    是的,只是信仰圣光本身,至于圣光之神及其教义,除了就职圣骑士的那天,我连那个翻都没翻过。

    圣光之神?除了那些脑袋进水的狂信徒,谁会去崇拜一个连自我都没有的神力服务器。

    但我却可以自豪的说,我是离圣光本源最近的。崇拜是离真实最遥远的距离,从一开始就把其视作一种工具的我,反而对其解析是最真实深刻的,这也是我能够创造与其同源却迥然相异的律法之力的根本。

    抛开那些高大上的教义,圣光的本质就两个字——净化。

    他实际上是世界的一种修复之力,能够不属于这世界该有的抹消,把已经被扭曲的规则还原,是秩序之源对这个世界归于秩序的期盼。

    他的治愈之力,实际上对生命的修复,最为明显的证明,就是他对寿命已尽的人毫无作用,因为生老病死本就是自然规律,如何去修复净化。

    而对于存在本身就能够扭曲规则的恶魔、依靠扭曲生死规则存在世间的亡灵来说,把他们维持存在的扭曲修正,不就等于直接消灭了他们的存在。

    所以,圣光使用者对于恶魔和亡灵来说,简直是最可怕的天敌。

    而正也是因此,不管说的多么好听,圣光永远不能真正消除争端和战争,裁判者必须中立,完全偏向一方怎么消除争端,用消灭对方来平息争端简直是搞笑(冥河不灭,混沌不止),这也是我最终决定放弃圣光,并开创律法之力的缘由。

    而我,罗兰,荣誉称号光耀之子,三次人生中三次都是圣骑士起家,对于圣光的掌握,我有着绝对的自信。

    而此刻,面对恶魔大军,却正是圣骑士的拿手好戏。

    “圣光呀,寄予吾剑。”

    我把长剑双手高举,罗兰圣剑上金光环绕,厚重到实质的圣光,直接把靠近的低阶恶魔蒸发,即使狂战魔之类的中阶恶魔,依旧捂着眼睛退避三舍。

    有灵魂徽印光耀之子的支持,若比起召集圣光的数量和纯度,就是红衣主教在我面前都要跪呀。

    而恶魔伯爵也不是乖乖挨打的蠢物,手下阻拦不住我的冲锋,它就在虚空中一招,一个老旧的铜灯凭空出现,诡异的青色鬼火在周遭环绕,那是他的亚神器灵魂之灯。

    而随着主人的召唤,无数的鬼魂化作了青色的鬼火,在空中划过诡异的弧线,向我索魂。

    但即使鬼火已经到了眼前,我却依旧没有抬头,低头控马,加速冲锋,我知道,有人会替我挡下的。

    “兹兹!”

    果不其然,青色的鬼火把及时赶到的亚当化作了人形火柱,但我,也趁机到了卡卡吉利庞大身躯的身侧。

    “破鞋....不对。破邪斩!”

    破邪斩是圣骑士最低级的攻击技巧,但面对恶魔、亡灵这种“邪恶”生物,这纯粹的圣光斩杀,却永远是杀伤力最强的。

    借着永夜的冲力,已经被染成金色的圣剑狠狠的击在墙壁般的躯体上,双手挥剑,永夜依旧在冲锋,剑痕划过一条金色的闪电。

    庞大如山的恶魔领主后四肢着地,上肢吃用恶魔战戟,它的上半身有点像羊,下本身长得像一只无比巨大的蜥蜴,而我这一冲击,却正是对着蜥蜴最为脆弱的下腹部。

    剑上满是是恶魔克星的圣光之力,剑锋所及之处的伤口迅速扩大,创口周遭直接化脓起泡然后爆裂开来,带着腐蚀性的恶魔之血喷涌而出,被染上的地面直接燃烧开裂。

    或许,对体型庞大的恶魔伯爵不会很伤,但绝对很很痛。

    “啊啊啊啊啊!该死的小虫子!!”

    不管是战天使还是魔鬼领主,都是巨型生物,恶魔贵族常遇到的敌手都不会太小只,而面对我们这样的小型目标,庞大的身躯成为卡卡吉利最大的麻烦,四只如塔楼一般的巨大蹄子适合大战场冲锋,在地底世界有限的空间下反而限制了它的移动。

    “再来!”

    扬鞭提马,黑色的头马永夜仰头长啸,然后再度开始冲锋,随着战斗的进行,他的四蹄带着火星,速度也越来越快,看来,也是被憋了够久了。

    “该死的小虫子,都给我去死!”

    手下靠不住,下面的敌人又太快,恼怒的卡卡吉利直接召唤了流星火雨,半禁咒级的范围魔法凭空陨落,巨大的陨石化作流星,不住砸向地面,但范围把他自己都包在了里面。

    每一颗陨石,都直接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他能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且高火炕性高硬抗,现在的我若是挨上一下,保证直接玩完。

    不过,我有百试不厌的秘法!

    “亚当!”

    下一刻,一道红色的虹桥划破天空,火凤凰在我头顶飞翔,所有可能击中我的陨石,都被他挡下。

    火雨被更高质的凤凰之炎直接免疫,但流星的物理冲击亚当却只能硬撑了。

    “啊!好痛!这个时候就知道叫我了?”

    “你不是专门做这个的吗?挨打专精的专业肉盾。”

    看着头顶上完全没有丝毫伤痕的亚当,我也是暗暗吃惊,这个范围魔法就算了,刚才恶魔伯爵用亚神器发起的攻击都能无视,到了末日已经开始燃烧生命的凤凰,果然强的匪夷所思。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半神巅峰,以人类的资质,不登神位的话,再无进步的可能了。”

    但同时,庞大的身躯成了最好的标靶,暴怒的恶魔伯爵被自己的魔法打的不住怒吼,恼怒至极的它发动了自己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天赋能力。

    “抽魂诅咒!”

    那是身为恶魔领主的它和亚神器【卡卡吉利的燃魂灯】结合后产生的强力诅咒,被这个诅咒攻击的目标,会被强行抽出灵体,而那个脱体肉身保护的灵体,又怎么抵抗燃魂灯的吸引力。

    但可惜,它选错了目标。

    庞大的手指对着我指向,黝黑的诅咒纹路如蜘蛛网状迅速遍布全身,而下一秒,却归于平静。

    的确,现在的我身上能量反应远不如亚当,又是亡灵克星的圣骑士,为了避免诅咒被亚当抵抗,用最强的天赋诅咒击杀我,在战略上的确是正确的选择。

    但虽然我现在看起来是个活人,但实际还是死者,要如何从一个死人身上抽取灵魂暂且不论,连吸附吞噬灵魂能力最强的冥河都拿我的灵魂没办法,这个亚神器又算得了什么。

    而当它茫然的看着眼前一幕的时候,我却没有闲着。

    “亚当,还记得那个倒霉的绿龙吗?”

    “噢噢噢,你是说那个被爆的呀。我懂了”

    老伙计就是这个时候给力,相对一笑,在卡卡吉利面前,我们开始分开而行,亚当展翅向左,我骑马向右。

    一时间,卡卡吉利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理了,两个敌人的速度都很快,左边的虫子身上的能量强度高的可怕,右边是个讨厌的高阶圣骑士,这么纯净的圣光见所未见,简直让恶魔看了就恶心,粘上就痛的要死,都不能小瞧。

    “快来帮帮我!!”

    终于,即使不知道眼前两人打算做什么,感觉到威胁的卡卡吉利毫不犹豫把恶魔伯爵的面子丢开,向部下求援。

    “伯爵大人,我来了!”

    最忠心救援的,却是一只赤红色的炼狱魔龙,庞大的身躯满是毒刺,厚重的鳞甲让其显得坚不可摧,看那四十米长的身形,居然还是只上古龙。

    “莫丽尔,你丢人丢到家了!”

    而她的俯冲救援还没有到达战场,突然下降的艾因美修斯就扑击在她的身上,把她撞在半空中不住翻滚。

    是的,这只炼狱魔龙就是过去的龙后莫丽尔,由于那场意外的战争,作为祭品的她活了下来。

    但面对恶魔伯爵,毫无节操的莫丽尔立马重新选择了阵营,而深知口说无凭的卡卡吉利,借着位面之门敞开的方便,直接引导深渊气息,为,莫丽尔举行了炼狱魔龙的转化仪式,此时的莫丽尔,已经成为纯粹的恶魔之龙,

    两只上古巨龙在半空中撕咬怒吼,明明炼狱魔龙肉搏能力比主位面的巨龙要强得多,而占据了全面优势的,却是个头较小且年轻的多的艾因美修斯。

    “你口口声声说的龙族尊严了?都被你吃下肚子了吗?这么丑陋的模样,我看不下去了!去死吧!”

    对于以主位面为家的龙族来说,转化成被恶魔领主控制的炼狱魔龙,成为下位面的居民,简直是比死还要差的选择,但显然,比起所谓的龙族尊严,莫丽尔更不想死。

    愤怒至极的艾因美修斯,放弃了内心最后一点仁慈和希望,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莫丽尔下了毫无情面的狠手。

    这下,高下立判,地下世界养尊处优高手风范十足的莫丽尔若是一个贵族绅士,游历世界且战斗经验无数的艾因美修斯就是一个天天练拳的黑市拳手,虽然莫丽尔或许体格较好,但打起来却明显是艾因美修斯更加难缠。

    艾因美修斯借着扇动双翼,风和火的魔法不断形成。

    风在提自己加速的同时,更在干扰莫丽尔的飞行,火则变化多端,时而化而为烟遮挡视线,时而突然在对手眼前爆发击碎鳞甲,而艾因美修斯的每一次攻击,则必然附带元素伤害。

    莫丽尔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自己的女儿,那魔武结合的战斗方式,前所未闻,自己那套龙族一抓二咬三扫尾四吐息的传统战法,显的呆笨而老土。

    而且,艾因美修斯那抓、咬、扫腾之间,还颇有节奏和章法,简直像人类精于肉身搏斗的武僧,在她面前,自己迟钝的像只上岸的老海龟。

    而最离谱的,却是身为巨龙的艾因美修斯居然还用上了武器,龙爪上那闪着寒光的可怕精金铁指虎,挨到身子,五脏六腑就一起痛,偏偏艾因美修斯总是找龙头敲,每一下,都打的莫丽尔头晕目眩。

    “你.....你作弊!居然是用肮脏的武器!”

    “谁规定了龙族就不能用武器了,若不是来的匆忙,来不及穿上那家伙为我准备的工程战甲和龙牙套,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全身覆盖龙甲和机械合金战龙。”

    越打越心寒的莫丽尔发现自己毫无胜算,于是墙头草做法再度发作,毫不犹豫的拼着挨上一击,直接抛下了刚认的老大,转身就逃之夭夭。

    而在地面上,率领噬血兽人来源的涛,也遇到了他的老对手。

    “在他们分清胜负前,任何人都不许通过。”

    依旧是蓝色碎发下淡然的脸庞,常青藤木杖上星光闪烁,大贤者也想和兽人皇算算老账了。

    “天在上,地在下,以书卷和群星之契约为证,以贤者玛格丽特之命,远古的星灵,请相应吾的召唤,奇美拉座,狮子座,独角兽座,战车座,降临!”

    从天而降星灵战士们代表了玛格丽特的态度,而在不远处,赤红猎犬的骑士们,也在斩杀驱赶靠近战区的恶魔。

    “难得看到殿下这么愉快的战斗,任何人都不许干涉殿下的战斗”

    这是赤红猎犬们的好意,但玛格丽特就直接的多了。

    “果然,男人不管多大,依旧是孩子,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这么开心,恶魔伯爵有这么好玩吗?”

    玛格丽特用眼角回顾那边,两个男人正在大呼小叫的躲避恶魔伯爵的斩击和魔法,那满脸笑容哈哈大笑的模样,哪里像是在战场,明明是两个正在互相丢泥巴玩的熊孩子。

    但即使如此,即使是孩子般的游戏.....

    “我说了,任何人都不许通过。兽人,虽然我不喜欢杀生,但只要你敢过线,我誓言追杀你至天涯海角。或许,你可以试着挑战贤者的诺言。”

    号称从不言悔的兽人皇当时就犹豫了。

    面对突然出现的星灵和玛格丽特的威胁,和上次完全不同,这次涛可没有后备兵力不断补充,现在他手下这点被恶魔血污染的兽人就是未来的全部家底,少一个都会心痛的要死。

    但他马上就不用犹豫了.....

    突然,一个爪子一把抓起了他,然后毫不犹豫拉起高飞。

    “哈哈,我说过,要看到你的末日的。既然暂时等不到,那我就直接制造末日吧。”

    那是去而复返的莫丽尔,虚晃一枪的她既然已经再度背叛了自己的阵营,又怎么压得住自己差点被献祭的怨气。

    “莫丽尔!!”

    惨叫的涛,划过一个抛物线,而落点,就是恶魔伯爵和亚当、罗兰的战场核心!

    霎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的魔法、弓矢投向了空中无助惨叫的兽人皇。

    “滚开!!”

    “请问。你是哪根葱!”

    “别挡路,杂种!”

    他正好出现了三方交战的核心,罗兰圣剑砍中了他的左脸,凤之眷顾砍到了他的下巴,巨大的恶魔战戟直接把他拦腰劈成了两半,以地下共主为目标的枭雄涛.怒牙,就这么憋屈无比的死于误伤。

    或许,对为了自己的欲.望随意践踏他人生命的的枭雄来说,死的毫无价值,就是上天最大的惩罚。

    “哈,我说过,要看到你的末日的。”

    大仇得报的莫丽尔刚刚得意洋洋,却发现半空中的艾因美修斯似乎正在扇翼蓄势,打算俯冲攻击,当即吓得一哆嗦,转身就再次飞走了。

    而在其他人因为莫丽尔的再度离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本来在赤红猎犬面前就战力不足的恶魔军团,已经陷入了溃败的局面,而只要它们靠近硫磺山城,在安妮的指挥调度下,城墙上的工程火炮和防御者,就会让它们知道此路绝对不通。

    而我们这边,却也到了见分晓的时候了。

    “风驰电掣!“

    赤红的神剑上是源自超级灵兽凤凰的不灭之焰,翱翔天空的亚当再度从卡卡吉利头上划过,但这次,它却有些麻木了。

    “愚蠢的虫子,你们的花招毫无意义!”

    是的,花招,在卡卡吉利眼中,那个红色的小虫子已经从它头上飞过去了四次,依旧找不到突袭的机会,而那个骑马的小虫子,还可笑的从自己身子下面穿过去五次,弱者就是弱者,绝对力量不足是硬伤,除了给自己带来点不痛不痒的伤痕外,又算得了什么。

    而这次,这个骑士居然又打算从自己身体下面穿过。

    “愚蠢的虫子,睿智的卡卡吉利已经看穿了你们的诡计,那个火焰有凤凰的力量,就是恶魔大君也要小心,只有上面那个家伙能够对我造成威胁,若我把注意力投入下面,就会被上面的虫子伤到!”

    于是,睿智的卡卡吉利,依旧把目光投向了上面的小虫子。

    但突然,他发现情况不对,肚子里似乎疼痛难耐,好像有个东西正在拉扯自己的内脏六腑。

    在往下望去,那匹黑色的骏马已经跑了出来,但马鞍之上却空空如也,骑士已经了无踪迹!

    “我.....好痛!!从伟大的卡卡吉利体内出来!”

    但此刻,我借着亚当吸引注意力,用前几次试探鳞甲薄弱处,好不容易找到良机,从它肚子上挖了个洞钻进去,我又怎么舍得出来。

    扭曲的肉瘤和血管就在面前,我所要做的,只是一路顺着血管破坏,然后破坏掉恶魔领主的四个心脏。

    于是,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强大的恶魔伯爵上演了一幕可笑的闹剧,它痛的在地上打滚,不住用恶魔战戟刺自己的血管自杀,恶魔的腐蚀之血不断的流出,过度腐蚀之下,大地开始化作焦灼的烈土。

    眼看就要被痛死,卡卡吉利总算找到了救自己的办法。

    “去找,去给我把那个混蛋找出来!”

    恶魔伯爵咬牙一拳锤碎了亚神器燃魂灯,无数的鬼魂从中逃出,而在原主的威严下,那些鬼魂和幽灵在恶魔领主体内寻找圣骑的身影。

    这次,感觉到自己生命被威胁,卡卡吉利终于承认自己的对手不是虫子了。

    而无形的幽灵,获得领主许可后在体内随意穿梭,很快就在第三个心脏面前被堵住了目标。

    而我,看到眼前的幽灵和鬼魂,却笑了。

    “哎呦,居然有客人了,等下,让我想下这时候该说什么。嗯,圣光呀,救赎这些迷失的灵魂吧!”

    随着圣剑举起,强烈的圣光四处外泄,鬼魂们直接溶解在空气之中,若是其他的敌人我还会有点麻烦,但幽灵,尤其是已经被燃魂灯折磨到奄奄一息的幽灵,一个超度亡灵就够了。

    “果然还是最讨厌超度亡灵的颂词呀,什么救赎,用圣光直接消灭对方就算救赎了吗。”

    很快,在最后的心脏被敲碎后,恶魔伯爵卡卡吉利终于倒下了,而他庞大的肉身,也开始化作飞灰。

    这次他是用真身降临的,即使能够复活,也要从最低级的劣魔做起了,而随着召唤者的倒下,恶魔们一个个消失,它们被驱逐会自己的位面。

    这次它们根本没有收割到多少灵魂,一去一回的消耗之后,损失每个几百年是补不回来了。

    而浑身是血腥的我刚刚从卡卡吉利的皮肤上钻出来,却看到亚当那张哭丧的蠢脸。

    然后,当即我就懂了。

    “想通了?”

    “嗯,当年你怎么不说可以从肚子打洞进去,还要我去钻那绿龙的菊花!你又坑我。”

    “说实话,当年我只是开玩笑的,随便说说,谁想到你真会去钻.......当时大家都吓到了。”

    “是呀,大家一个多月没和我讲话,非要搭话的时候也捂着鼻子。莉莎看我简直像是看脏东西。”

    莫名的,看着陷入悲惨回忆中莫名沮丧中的亚当,看着那张蠢脸,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我就真打了,还用的是罗兰圣剑。

    “铛。”

    双剑相交,诡笑的亚当居然早有准备了。

    “你想教训我很久了吧。其实,我也一样呀。”

    感觉到剑锋的火焰,我也笑了。

    “是呀,既然要送你一程,还是用我们最熟悉的方式吧。”

    我和亚当心有默契的相对一视,都笑了,下一刻,却同时冲锋,双剑狠狠的拼到了一起,或许,这最后的一战,我们都期盼良久了。

    “罗兰,不,罗罗大哥,今天,我就要证明我比你强,现在的我,已经超越了你”

    “呵呵,要不,我们比比算术吧。我让你用下面的脚指头哦。”

    “我才不是只会十位数计算的猩猩,我现在能算到三位数!!”

    “哦,了不起,真的了不起,和当年比,进步太大了。”

    “喔!其实也没那么好呀。不对!谁跟你比算术了,我们要比的是剑术!!”

    “当年还是我教你的剑术,怎么,打算弑师了?来,让你罗罗大哥来送你一程,黄泉走好!”

    “哈,弑师?我才和你老师聊过,这不是你们一脉的传统吗。”

    我们一边狂笑,一边全力挥剑,躲避,试着斩下对手,今天天气不错,还真是个适合算旧账的好日子呀。

    -------------

    ps.既然有人问,既然剧情到这了,就解释一下吧,罗兰三次都是圣骑士起家的,只是后面修习了其他的,毕竟从头再来的话,从熟悉的开始会很节省功夫。

    第一次死亡是14岁,第二段人生后面剧情会提及,以罗罗身份冒险是第三段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