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六十一章 永不陷落的迪芬得
    【极北有雪国岚,苦寒之地,但矿产丰富,盛产魔能水晶,国家富裕,商业繁荣,民风彪悍,强兵悍卒,东抗兽人、精灵,西邻恶魔深渊,独自抵挡异族近千载,其王室颇有古风,历代都以皇子当将,但末代,却有了象征不详的双生王子,那是亡国的征兆,随后,异族入侵,天灾降临,国将倾覆……】

    “满纸斯文,都是狗屁!”

    每次,看到那本大陆通史上对岚之国的描述,我都恶心的想吐,那哪里是什么历史,明明对那些胜利者的歌功颂德,哪里是天灾,明明是**!

    就让我来回顾一一下自己收集整理的真实历史吧。

    ad1518年,378年前,兽人和恶魔同时入侵,企图进入富裕的人类世界肆意掠夺,岚之国全线开战,按照习俗,东线由王子罗兰领军,西线由王子卡文斯领军,那时,两个王子都才12岁。

    早四年,邻国圣福迪亚暴君卡洛伊三世上台,横征暴敛,民不聊生,为了转移内部矛盾,更把所有矛头指向了富裕强盛的岚之国,不断挑起边境冲突。

    此时,看到岚之国全线吃紧,居然纠结另外两个早有野心的邻国,入侵岚国唯一安全的南线,岚之国危在旦夕。

    形势危急之下,作为圣骑士的罗兰王子返回圣堂教会本部,在各大国的联席会议上控诉不顾基本道义的诸入侵国,要求其立即撤军,却被早有准备的圣福迪亚倒打一耙,其被人更被污蔑成和恶魔勾结的异端。

    早已经接受贿赂的红衣主教本(ben).祖玛,当场裁定罗兰为异端,扣押并打算公开处刑,而已经被圣福迪亚私下许偌的魔能水晶矿产分配权打动的各大国,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若不是事情做得太过分,传出去后基层圣骑士和牧师开始暴动抗议,恐怕还是立即处死的下场。

    同年,卡文斯独闯圣堂教会本部,斩杀看守无数,救出了被关押的罗兰,鲜血染红了拜恩大教堂所有的台阶,死者中更有当代教皇的私生子,消息传出,教会颜面扫地,举世震惊,史称“拜恩血案”。

    而强手如云的圣骑士、牧师阵营,坐视了这一切的发生,再两年,教皇圣保罗九世引咎下台,本.祖玛被驱逐。

    而在这任教皇下台之前,以“拜恩血案”为导火索,岚之国及其王室被剥夺圣堂教会的教籍,整个国家被裁判为异端之国,而讽刺的是,此时,该国东线已经被兽人联军突破,西线和恶魔陷入绞肉机式血战,这个异端,都不知道异向何方。

    ad1519年春,379年前,当代教皇圣保罗九世号称讨伐异端的“圣战”,已经被魔晶矿、异族特产、奴隶交易的巨大利益吸引的各国,居然纷纷响应了这荒唐的圣战邀约,而圣骑士和牧师们,却在教会高层的压制下,依旧保持无奈的沉默。

    同年,岚之国全线被突破,在王室的号召下,幸存的国民们躲入最后的都城迪芬德,所有残军收缩,固守都城。

    ad1520年,378年前,困守十五个月后,弹尽粮绝之下,人类王国岚之国的最后的都城迪芬德被人类联军攻破,王子罗兰率所有守军殉城,王子卡文斯失踪,那年,两个王子14岁。

    受伤惨重的人类联军屠城泄愤,但长期的战争,平民和军士死前的怨恨,却让迪芬德跨越了诅咒之地的积累,直接化作了死亡之地,已经灭亡的护国骑士们,不甘就此死去的平民,化作了死亡的眷属,向生者展开了复仇。

    淬不及防下,联军损失惨重,而最后,失踪的卡文斯王子居然再度出现,而这次,他真的勾结了恶魔大军,向整个人类世界和圣堂教会复仇。

    这场杖打了十六年,无数的王国因此覆灭,整个人类世界化作了地狱,最后恶魔大军覆灭,卡文斯被圣堂教会驱逐到地狱,而圣堂教会也因此进行了全方面的内部改革。

    之后,那些攻入岚之国的各国王室,也在百多年前的永夜之灾中被彻底断绝,有长寿种怀疑永夜大帝就是当年的罗兰王子,毕竟,那个岚之战旗实在太过显眼,但在圣堂教会全力否认下,却不了了之。

    而之后,岚之国,更成为了人类世界黑历史中的黑历史,若是必须提及,就只有通史上那段扭曲而简单的简介。

    “……该国末代,却诞生了象征不详的双生王子,那是亡国的征兆,随后,异族入侵,天灾降临,国将倾覆。王子卡文斯和恶魔勾结,引狼入室,导致了该国乃至临近十七国的覆灭。”

    “呵呵,覆灭?”

    身下的骨马冲锋在前,看着半空中摇摆的岚之战旗,遥远眼前的恶魔大军,我仿若又回到了那个烽火交锋的时代,于是,我举起了那把罗兰断剑,它,就是岚之国王权的象征。

    “只要我罗兰还在,岚之国就没有覆灭!”

    “岚之国永不覆灭!”

    背着战旗冲锋,不就是骷髅大将军费迪吗?作为岚之国皇家骑士团乃至之后赤红猎犬的首席剑圣,历经数百年无数次战役,他的身躯满是伤痕,但背部却没有一处伤痕,原因?作为护旗官,他背负着的战旗别说倒下,就没有倾斜过!

    “冲锋吧,骑士们!揍扁这些该死的恶魔。”

    那是瘟疫暴君巫妖卡卡娜,也难怪她的冲锋叫的有些不伦不类,她根本就不是军人,若不是发生了那些事,她恐怕就成了销售美容产品和营养品的炼金术商人了。

    这二万四千六百二残兵败将,有为国而死的军人,有逐渐成为军人的原平民,他们的来源千奇百怪,构成乱七八糟,但这群不靠谱的老伙计,却是我的灵魂归所。

    我的人民就在我的背后,我的骑士们不也在我的左右,我的王国不就在这里,那么,谈什么覆灭,谈什么亡国,简直可笑之极!

    “回来吧,我们的王国,我们的都城——【心像世界,永不陷落的迪芬德】”

    雪花悠悠的飘落,大雪纷飞,时光仿若又到了那年的冬季。

    灵魂之火熊熊燃烧,在不计代价的付出后,第一个复苏的灵魂徽印,是已经破损的寒冰行者。

    雪飘万里,大雪茫茫看不清远方,山崖、地面都被雪盖住了,千里冰封,北风凛冽,那是我们熟悉的北国冬季。

    而炎属性为主的恶魔大军们,却在这突然降临的暴风雪中颤抖,那是远比之前禁咒更加危险的感觉,那是自然界中最自然的寒冷,是夺走一切生命的残酷淘汰。

    在恶魔们颤抖的同时,我们的亡者大军却放声狂笑,亡者从不畏惧严寒,更不要提这些雪国长大的小子们,雪中作战实力还要爆涨。

    是的,我那引以为豪的心像世界,只是纯粹的辅助世界,离开了我的军团就毫无意义,但只要和我的军团同在,它就是毫无疑问的世上最强!

    而这雪地,只是开始……

    “吾乃亡者之君,岚国王子,最后的骑士团的首席骑士,我誓言守护我的人民和国国土,我誓言不向入侵者屈服,我誓言将改变这一切的命运,我誓言让所有生命生而平等!”

    那是我,古老的亡国王子的誓言,而之后,却是骑士们的誓言了。

    “殿下,我是您最仁慈的骑士,我发誓善待弱者,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思兰斯,最善良的骑士,他带着难民逃难千里赶赴迪芬德,数百难民中唯一饿死的,却只有分配食物的他本人。

    “殿下,我是您最坚强的骑士,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即使百死而不悔!”

    卡米西亚斯,我引以为豪的泰坦角力者,无畏冲锋者,就是身首分类的悲惨死亡也没有停下他的冲锋。

    “殿下,我是您最正直的骑士,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不管那错误来自何方!”

    芬达克,和我一起在各国联席会上控诉不公的圣骑士兄弟,我被卡文斯救走,他却被绞死在了圣光广场,而至死,他都坚持心中的正义,没有向任何人屈服过,不管是对世俗教会,还是所谓的圣光信仰。

    “殿下,我是您最没用的骑士,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却只能够用肉身当墙。”

    卡洛斯呀,谁敢说你没用!为了救下那些逃难的民众,早已经筋疲力尽的你,用血肉之躯当平民的护盾,独守石桥,死战不退,最后身中百箭而亡。

    “殿下,我是您最友爱的骑士,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用血肉之躯保护他们的家人。”

    卢卡斯,你的确做到了,大家的家人都没事,但让大家最心疼的,就是你唯一没有保护住的,就是才15岁的你自己。

    “殿下,我是您最忠诚的骑士,我发誓将跟随您到永远。”

    贝斯特,我的暴怒之子呀,从一个宠物狗,一步一步走到赤红猎犬的团长,有人说你是依靠我赐予你的强悍**,有人讽刺你是个只有忠诚的无脑哈巴狗,但你却笑着面对讽刺和挖苦,并把狗一般的忠诚视作最高荣誉,你的爪牙和愤怒始终向着敌人。

    “秩序之源呀,若这样的骑士都不配成为英灵,那么,你的眼睛已经瞎了!若这样的骑士都不配称为英雄,那么,那些史诗英雄也只是欺世盗名之辈。归来吧,再度为我而战吧,我的骑士们!”

    在灵魂之力的灌输之下,象征着人生的灵魂徽印再度复苏,破碎的亡者之冠和毁灭的光耀之子却再度被点亮,秩序和混沌的力量彼此冲突、融合,最终,化作改变一切的规则之光。

    在我和我的骑士们的呼唤下,光辉闪烁,整个世界被置换,心像世界取代了现实世界。

    那是漫无边际的星空雪地,到处都是硝烟和战吼,那是战场的味道,而在视野的最远端,那名为迪芬德的城市正在熊熊燃烧,那是我们永远期盼,却永远无法到达的家园。

    这是我的心像世界【永不陷落的迪芬德】,在他的作用下,我们,又回到了376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那一刻,迪芬德依旧没有陷落,我和我的骑士们依旧在抗争。

    心像世界降临,现实被改写,而我的骑士们,却已经不在是骨头和尸体的难看摸样了。

    狂风战旗飘扬,下面却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庞,健美的躯体之上是带着狂风徽记的精良武装,他们已经不是普通的死者,他们是是英雄们死后意志的化身,他们被秩序之源重新赋予了不朽的灵体,还有个好听的名字——英灵。

    英灵和死灵本就是一线之隔,而在我的心像世界之中,我忠诚的骑士们,就是唯一有资格被称为英雄的英灵。

    此时的他们带着自己数百年的力量和经验,却跨越了亡灵残缺**的限制,获得了最适合发挥自己的完美**,实力最少暴涨了三倍以上。

    看到这样的变化,无谓的恶魔大军开始颤抖退缩,按照常理,每一个英灵都至少是传奇的存在,它们毫无胜算。

    “恶魔伯爵?不够看呀,换个恶魔王子和大公爵来吧。”

    英灵骑士们已经开始了对恶魔大军的扫荡,卡米西亚斯和贝斯特等人的狂笑声在战场上激荡。

    背负战旗的大剑圣费迪在恶魔之中舞蹈,十八把利剑在其周遭悬浮、杀戮,仅仅一人就如同一个剑阵,英灵之躯赋予的意念控剑能力,让其比亡灵状态更得心应手。

    而此刻,暴怒的地狱三头犬已经展现了阵容,阿宝、阿贝站在了一起,在扭曲中合二为一,露出了真身,三头地狱犬同时开始吟唱地狱之歌,通往死亡位面的被敞开,那是代表地狱之神的暴怒魔君。

    带头冲锋的我已经步入了恶魔大军深处,此刻,庞大如山的恶魔卡卡吉利就在眼前,但我却愉悦的笑了,挥动不知不觉中重新变得完整的罗兰之剑,提缰扬鞭,黑色的巨型战马永夜长啸加速,带着幻影冲锋敌阵。

    在这个世界中,我依旧是那个圣骑士罗兰王子,而不是只剩残缺身躯的巫妖罗兰,我本人,才是骑士团的首席骑士!

    而此刻,亚当已经和卡卡吉利战成一团,看到我来支援,先是一愣,然后却笑了。

    “果然是罗罗大哥呀。怎么,终于想通了,打算最后见我一面了吗。”

    是的,此时我虽然恢复成过去的摸样,年龄不太对,但脸型,应该和他记忆中的罗罗大哥有太多相似,十拿九稳的猜想也到了验证的时候。

    “哎,本来打算等完全复活后,再用过去的面容送你一程的。废话等下再扯吧,有人等着在,那么,要帮忙吗?”

    “当然,能群殴就绝不单挑,这不是你常说的吗?”

    老仇人?老朋友?老兄弟?早就分不清楚了。

    我和亚当相对一笑,赤红的神剑和银色的长剑在半空中彼此相交,火花四射,下一刻,却默契的同时劈下了恶魔伯爵。

    “流水岁月斩!”

    “圣光呀,那个敌人值得一战!!”

    -------

    ps1.罗兰临时升一级是因为用了神器原初之典,为了不影响阅读效果,就没有在正文提及。而灵魂徽印和罗兰之剑的补全,是因为他燃烧了灵魂,这是作死,但是有原因的。

    ps2。到了关键时刻,为了保证质量,就让咱慢慢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