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五十七章 一个条件
    维坦城中,烽火还在被四处点燃,为了神器的光辉,为了至高的力量,为了无上的权位,强者们往日的矜持和所谓的贵族风范被一齐丢到废纸篓中。

    在自己的地盘或如王者、或如绅士、或如大儒大贤、或如避世隐士的的一方大佬们,此刻,也如疯狗一般的相互搏杀争夺。

    而在另外一边,由于罗丝最高祭祀遇刺,二十多位主母带来的军队,也开始了鲜血收割,而最让人费解的,却是所有问题的核心兽人皇涛,却没有了踪迹。

    我不认为已经和权杖待得够久的涛.怒牙,能够摆脱权杖的诱.惑,这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他的灵魂已经被权杖锁定,那魔鬼的低语始终在耳边徘徊,他根本不可能放下它,更不要说其背后还有大人物在督促他,最多,只是处于观望状态,打算坐收渔人之利。

    而此时,由于女妖之王谋杀卡娅的意外,形势的发展却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那些争夺权杖的家伙,死的再多,也不可惜,谁叫他们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他们企图获得神器,自然就做好了因此丧生的心理准备…….好吧,其实下场争夺的大佬和强者太多,圣阶满地走,我想管也没法管。

    但暗精灵那边,却不能不管。

    维多利亚刚刚出去就回来了,斯芬克主母留下的军队和势力根本没有必要去接收了,所有的随行人员和战士,都已经被其他的主母当做了平息罗丝愤怒的鲜血祭品。

    而显然,她们还嫌祭品不够多。

    混乱是会蔓延的,仇恨会传承的,即使需要足够的鲜血来平息罗丝的愤怒,暗精灵们必然会优先选择那些异族,而当那些暗精灵们开始杀戮其他种族的时候,维坦多年的积怨,就会爆发,结果必然是种族清洗和毁灭性的的暴动。

    而我手中,却的确有能够压下她们的王牌……

    【神器:原初之典】

    【律法信仰:557/99999(每千人信仰一周能够增加一点,使用千点信仰点数,将自动复制本体残页一张,该残页为亚神器)】

    【效能1:法律之起源地(被动):持有者所在之地即为律法之地,在他所涉及的范围内,执法者可以学习掌握律法之力。同时持有者的律法之力将被大幅增强,法咒效果提升一阶。】

    【效能2:终极审判(主动):需一次性消耗律法信仰100点,且之后每分钟消耗一点,当使用者启动后,全城所有人被执行相当于史诗审判者使用的判罪术。对前二十四时的罪行进行判断,若有罪,将遭受限制自由、无形脚镣、武器封锁、装甲解除等多种负面效果,在大审判中,所有执法者法咒术效果翻倍,临时阶位加一。(使用前提:本城市律法混乱,恶徒横行,即将覆灭)】

    【效能3:法律面前众生平等:划定一个法内之地,将其中所有人的阶位、属性都降低到和使用者完全相同的层次。每持续十秒,消耗一点信仰点数。】

    【效能4:罪人终将得到审判(主动):对一个目标进行终极审判,清洗他所有的罪过,并予以最终审判。使用前提:被使用者接受审判。】

    很强大?但实际上却还不够强大,在艾希,神器往往隐藏着真神的神力和神魂,而这本原典虽然代表着律法之力的起源,但由于没有法律之神的支持,所以比起其他的神器还是很差了些,当然,还是比任何一把亚神器都强太多。

    永夜权杖被传的那个邪乎,除了本人的瞎扯以外,更多的,却是有传言中说其中有上古邪神的秘密和灵魂碎片,而永夜大帝就是唯一的参悟者,甚至,有人说永夜大帝本人的灵魂就在其中,他会选择最适合的人作为继承人.........好吧,我算是知道什么叫谣言越传越真,在贪婪者面前,原本的漏洞都会本人脑补。

    现在维坦城也危在旦夕,也符合了施展“终极审判”条件,之前卡隆城被“大审判”后的数百临时传奇清洗了,这次,似乎也可以复制这雷霆手段。

    但我却不想这么做了。

    原因无他,两次情况看似相近,但实际完全不同,就几个传奇的卡隆城和二十多个精灵主母近卫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若还像上次卡隆城来个冷酷镇压,就算三百多个临时传奇上去,未必能赢不说,就是赢了也最少折损过半,而且,这还是最蠢的做法。

    原因?战争永远是政治的延生,不考虑现实和利益是完全不可能的,这次一刀切下去是很爽,但一次性除掉二十多个精灵主母,也代表着和地下精灵世界解下了死仇,也等于和罗丝解下了死,除了仇恨没有任何意义,这种买卖太亏了。

    似乎眼下是个死结,唯一在坐看屠城和血腥镇压中做出选择,但我最擅长的,不就是把残酷的战争变成一场闹剧,把悲剧变成喜剧吗。

    “给我放弃抵抗吧,让我进去!!”

    “不要,我是最为尊贵的女妖之王,不是你豢养的玩物!把那些白稠的液体给我拿开!你这个孽徒、**、色.狼、老光棍......”

    “呵呵,你骂吧,你也就只能嘴巴厉害了,等下进去了,包你欲死欲仙。哇哈哈哈!!”

    “不要啊啊啊!!变.态呀,我是你老师呀!”

    “就是老师才有快感呀!哇哈哈,抵抗是没有的,这是我的地盘,怎么叫都没人救你的,你就认命从了我吧。”

    “主人呀!!”背后急匆匆的脚步声之后,门被打开,急忙行动伊丽莎顺手拿起门背后的扫帚,狠狠的敲到我的脑袋上,总算唤回了我玩的太嗨的神智。

    然后,气喘吁吁的伊丽莎看到门内的情况,才放下心来。

    预料之中的猥琐场景却没有出现,只是某人正拿着两个试剂瓶打算混合,似乎打算在做药剂试验而,而此刻,正满脸无辜的看着自己。

    “打我做什么?”

    “这......抱歉了,主人,我只是不小心听到了,还以为您又......”

    “我在做正事。等等,我明明设下了隔绝魔法,你怎么会听到?难道你在这里做了窃听装置!!”

    “呵呵,女孩的秘密就不要过于追究了。”少女不好意思的眨眨眼,俏皮吐舌的样子很可爱,突破传奇后变得自我了也是好事,但......

    “秘密你妹呀,别在这个时候装可爱!”看着似乎突然对自己尾巴上蝴蝶结感兴趣,低头全力装傻的伊丽莎,我也在反省是不是太纵容这些小辈了。

    但想到即将要面临的一切,想到即将托付给她的明显过于沉重的责任,突然,我又失去了追究的兴趣了。

    “算了,正好,有些事,也想要交待一下了。若我的计划启动,若一切顺利,恐怕以后我们就没什么时间交流了。”

    带着不详意味的话语,让伊丽莎有些紧张。

    “主人?”

    但在交待前,我却看向了瓶中还在挣扎的海洛伊丝,犹豫了片刻,从某种意义上,我的计划对秩序众神也是致命的打击,应该很合对方的胃口,若她能够帮忙的话,成功的机会会高很多。

    不要因为海洛伊丝被轻松捕获就小瞧她,实际上我一直把她当做亡灵大君中最难对付的,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智慧,而在历经了无数岁月的‘全知者’海洛伊丝面前,我和玛格丽特大概连学徒都不算。

    这次能够成功捕获海洛伊丝,九成要归于她自己作死。

    若不是她得到神脉肉身太过得意忘形,连肉身都没有结合完毕,实力连全盛三分之一都不到,就跑出来作死,而且,作为近身残疾的**师居然让世界最强战士之一的亚当成功偷袭,再加上我的限制配合,才会这么容易逮住她。

    说句实话,我和亚当的配合之娴熟,早就达到了一加一大于三的境地,有亚当这个强力打手,加上我的限制和反制,就是来个法系的真神化身,我都有信心让她跪下来唱征服。

    而正是抓到海洛伊丝实在太过让人高兴,害我过于投入角色扮演之中,说出了很糟糕的台词,才让伊丽莎急匆匆的赶来的吧。

    “试试吧,不行就杀人灭口吧。”

    于是,我就开口了。

    “这一切,要从一个约定开始,那是我还是永夜大帝时,在冥河边,我和死神艾耶的约定.......”

    计划并不长,也并不复杂,短短十分钟就交待完了,但其中海洛伊丝数次喊停,不断要求加固防御窃听、窥视的魔法,而说完之后,瓶子中的女妖之王,更是仿若坏掉一般,只会神经质的反复呢喃:

    “我什么没听到,哈哈,什么都都没听到。”

    “嘻嘻,不愧是我弟子,玩的真是大呀。我该感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这节奏不对呀,为什么和我说,难道是打算找个理由杀我灭口。不过这计划成功了,我好像也的确复仇成功,没有必要活了,我该高兴吗?”

    而伊丽莎,默默听完了一切,却沉默了。

    “主人,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嗯,当然值得,不付出就没有收获,若不改变,等待这世界的只有毁灭和浩劫,而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有生存下去的价值。”

    伊丽莎低着头,却更加沉默了。

    “自私。”

    “我不否认。”

    “混蛋!”

    “也是,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混蛋。”

    “色.狼。”

    “这个就要否认了,我想色也要有条件呀,你看我,穷的就剩骨头了......”

    但伊丽莎猛地抬起头,打断了我的吐糟,瞪大到极限的凤目死死的瞪着我,但往日颇有威严的冷面已经被泪水打湿成大花脸的她,又有什么威慑力可言。

    看到那无声无息流下的泪线,莫名的心痛,让我无奈的低头蹲下,像过去一样,小心翼翼的给爱哭鬼擦脸。

    “抱歉了。”

    “我不需要道歉......”

    “真的很抱歉了。”

    “......坏人,说了不要道歉了......呜呜!”

    我难得的诚恳道歉,却仿若导火索一般,让传奇强者如孩童时代一般,不管不顾,直接瘫坐着哭泣起来。

    哄小孩子可从不是我专长,我急的团团转,但很快,伊丽莎却自己停下来,带着哭腔,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吧,我答应承担这一切,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做为补偿。”

    一个条件?这是最不能答应的,谁知道最后对方会要求什么,若是要求你去和恶魔王子单挑怎么办,但看着这个女孩双眸垂泪的模样,心痛的我却莫名的点头了。

    “好的,只要不违反我一贯的原则,不管那条件是什么,我都答应。”

    看到她点头,我再松一口气的同时,却莫名的更心痛了,于是.....

    “主人?”

    轻轻把少女拥入怀中,感觉到这熟悉的体温和味道,感觉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又缓缓启动起来,才莫名的心安起来。

    虽然亡者依旧没有体温,但我那罕见到让人不习惯的温柔,却让伊丽莎仰头看我。

    “就这么一会儿吧。”

    “嗯。”如同过往雷雨时,开心的找理由钻进那并不温暖而让人心安的怀抱一般,已经成年的少女,却默默的前进半步,让我把她抱到更紧,并悄悄许下了心愿。

    “......现在依旧只是亲情吗?罗罗大哥、罗兰主人,再次见面时,我就会成为让你无法忽视的好女人。”

    “咳咳,真是让人感动,你们是不是忘记了这里还有第三者。哎呦,貌似又是师生恋,看来,这也是我们这系的传统,当年若不是西西莉居然看上了那个木精灵**,我也不至于狠心下手,西西莉她的技巧很不错的,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惜了,应该抽出灵魂,做成尸姬玩偶留下来的。”

    回过神的海洛伊丝,毫不犹豫的自爆了自己过往的蕾.丝黑历史,还当起了电灯泡,往日厚脸皮的伊丽莎,想起自己先哭后笑,却一下子羞红了脸,连忙推开我,当即,**的空气为之一扫。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不爽的看着那瓶子中旋转中的灵魂,看这欢喜雀跃的模样,我就知道她不仅想通了,也做出了选择。

    “嗯,不愧是我的弟子,这把玩的真是大,我会帮你的,但你是不是先放我出来,那个卡娅的**打几个补丁还是能用的,你知道我的实力的,这次失手是我太大意了,若我帮你,成功率会高很多。”

    我却摇了摇头,反而笑着拿起来了另外一个瓶子,其中,满是粘稠的白色透明液体,然后无情的打开瓶盖,打算倒入海洛伊丝的灵魂之瓶中,

    “那是两回事,我现在最需要的是无数的贪婪之子,你就乖乖和贪婪母体融合吧。”

    是的,这瓶恶心的液体只是贪婪的母体而已,才不是某种特殊的分泌物,而我打算把惨剧变成闹剧的做法,就是重演一次无衣之城,我就不信那些暗精灵主母没了武器和衣服还能继续屠城,还能抵得过我的执法者。

    但若是只用贪婪母体来繁殖贪婪之子,耗时过久根本来不及不说,敌我双方全部损失惨重的话,对接下来的计划影响也太大了。

    所以,原来预计只能用最终审判和亚当来威慑暗精灵们,但后遗症和损失都不小,绝对称不上上策,但海洛伊丝的突然出现,却给了我额外的选择。

    论对他人**的控制,没有存在能够比得上把“占据**”当种族天赋的女妖,而作为女妖之王的海洛伊丝,虽然由于洁癖不使用王族女精灵之外的肉身,但凭她举世无双的**控制能力,和贪婪母体结合后,控制其迅速繁殖,并同时上万子体分清敌我,简直毫无难度。

    “不要,太恶心了!!这个东西有古怪,没有灵魂**活性却奇高无比,对自由的灵魂吸引力太强,我怕融合了再也出不来,那我以后怎么帮你!”

    女妖之王的理由很给力,但我却早已经想好。

    “放心吧,这可是我得意的造物七宗罪之贪婪,它的潜力还没有挖掘,等下我帮你融合一点卡娅的神血,让它彻底进化成完全体。保你活力满满,乐不思蜀。对了,母体还是保持人形比较好吧,你是喜欢萝莉体型还是御姐体型?算了,反正液体生命可以变形,就都加进去吧。”

    “你的七宗罪?这个史莱姆是你的亡灵造物?救命呀!!!有人弑师了!混蛋,你都忘记当初傲慢做了什么吗?你居然还敢亡灵造物。”

    反正求救声不可能传出去,无视之,继续干活。

    嗯,御姐、熟妇、萝莉、少女,老妇......等等,老妇形态口味太重,还是删掉吧。然后是发型发色衣服......有点像玩美少女游戏的感觉了,呵呵,还有点小激动呀。”

    “你这个不肖之徒,老娘当初收你为徒是瞎眼了,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教了你亡灵造物学,你都做出些了什么怪物!这次居然要把老娘当做原材料。这是什么?为什么我会变色,灵魂怎么会有颜色?”

    继续无视之,时间不多了,可要快点出成品。

    “老娘,老娘是在融化?为什么灵体会融化?你都做了什么?死神在上,为什么让我遇到了你,为什么明明很正常的亡灵造物学到你手上会变成这样!”

    “**女仆装、堕天使女仆装、兽耳女仆装、标准英式女仆装、机械少女女仆装、超短h女仆装!啊啊啊,我的创造**正在燃烧!!”

    “不要在我的身体里乱搞,你个混蛋女仆控.......好温暖、好舒服。不对,亡灵怎么会有感觉,你到底做了什么!!”

    “呵呵,高兴吧,骄傲吧,你将是我的最高杰作。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女仆装.......对了,天使女仆装!全天然羽翼,肉感、羽毛感全模拟,完美!”

    看着突然干劲满满,全力全开的主人,伊丽莎知道已经阻拦不住,在默默的向即将倒霉的暗精灵们表示同情后,向上十次火刑架也罪有应得的海洛伊丝表示她关上门离开。

    一下子知道了太多,她还要点时间整理,同时......

    “哼,我可不是只会乖乖等待的傻女人。享用亲情卡甩掉我?做梦!”伊丽莎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而且,早已经采取行动。

    ---------------

    在离维坦不远的矿区窝棚,那片龙后差点就此陨落的冰冷的山崖之上,此时,却建立了一个诡异的血色祭坛。

    而在那些本地居民,却成了祭坛上的祭品。

    “不要!!”

    “那是我的孩子!!”

    面对无情的暴徒,矿区的矿工们试图反抗,但却注定突然徒然无功,以为那些施暴者,却是他们过去的保卫者,这片矿区的主人,兽人皇涛的亲卫队!

    独眼的狮王看着眼下的哀嚎,往日自己庇护下的子民被自己送了末日,亲民形象的兽人皇的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毫无反应。

    但在人群之中,却有个倔强的狗头大汉冲了出来,对着兽王大喊到。

    “为什么!!狮皇大人呀!!我们又向你纳税,我的侄子还为你而死的呀!!为什么.....”

    剩余的话已经说不出了,他已经被带着独眼徽记的老兵们按在了地上,那个老兵抬头望向狮王,似乎在询问上级的意见。

    往日,为了收敛军心,涛.怒牙的确对军人家属多有照顾,但此刻…….

    无视了下属的询问,老狮子面色不改,领会了兽王的意思,老兵直接塞着那财狼人的嘴,提着那个男人上了祭坛,架上头颅,一刀剁下,鲜血流了一地。

    “哈哈,你这个背叛者。我会耐心等待你怎么被自己的子民抛弃,你.....你居然投靠了恶魔!”

    这是过往盟友的咆哮,但龙后现在也只剩咆哮的力气了,浑身伤重的无法直立的她被绑在祭坛之上,是最重量级的祭品。

    而见多识广的她,又怎么认不出这诡异的血色祭坛,就是通往下位面恶魔居所的次位大门。

    “来了。”

    涛却看不看过去的盟友一眼,他的眼中,只有刚刚到达的新盟友。

    “爱斯特纳.艾鲁尔,通往硫磺山城的空间歧点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军队准备好了吗?”

    眼前从次元之门中走出来的,不正是那个光头胖子爱斯特纳,也是涛一直以来的死敌。

    “当然,不过,纠正一点,从今天起,他们就是你的军队了,我和硫磺山城可是盟友,而你才是他和我们的共同敌人,若你失败,呵呵,你懂的。”

    “呵呵,狡猾的魔鬼呀,又是那让人不快的两面下注吗?那么,若硫磺山城就此覆灭,你就是我的盟友了吗?”

    “呵呵,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我们是任何人的盟友。就算是大脑中只有肌肉的愚蠢的恶魔。”

    爱斯特纳笑了,笑的连肚子上的肥肉都在颤抖,仿若一个刚刚做成大买卖,正得意洋洋的大商人。

    “呵呵,我们不一直以来都是地下盟约的盟友吗?其实我对那个无眠者也很有好感的,他简直就是天生的魔鬼大君,但谁叫硫磺山城的新城主也是人类,地下世界只需要一位作为‘人类’的地下霸主,第二位就太危险了。”

    各怀鬼胎的两位地下霸主笑了,伴随着另外一个被当做祭品的霸主的骂声,伴随着祭品们的死前惨叫哀嚎声,一直传的很远。

    ------------

    ps.还是那句话,松鼠是不写悲剧的。另感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有大家的支持认可,松鼠才有坚持这个小众新类型的动力。

    轻轻松松讲故事不好吗,即使世界再怎么黑暗绝望,但天无绝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总有解决的办法,完全可以笑着努力应对呀,松鼠最喜欢轻松有趣了的故事了,希望大家也喜欢,能开心的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