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五十章 掠夺者
    对于亡灵法师来说,唤起死灵,招募自己的骷髅战士,无疑是学业的第一课,而第二课,自然就是对亡灵生物的精细操作了。

    低智能的低阶亡灵,若任由他本能行动,那效率和效果都很不靠谱,左脚绊着右脚平地摔解体,放在只剩骨头的骷髅兵上,可一点都不可爱,若在在指望它救命的时候,他来个自然解体,更会让人欲哭无泪。

    于是,把精神投入了自己的亡灵造物之中,精神同化、同调,让亡灵法师的意志来指挥亡灵造物的行动,是亡灵法师的必修课。

    而我,永夜大帝,至少是个合格的亡灵法师。

    在发现那临时兴起设计的操作系统反应迟钝、指令混乱,指东打西后,我自然而然的放弃了它,直接用起了最基础的亡灵控制技巧——精神同调。

    “哈,吃我降龙十八掌!虽然没有龙。”

    马步踏稳,猛地一踩,身体就冲出去了,爪子抵上克林斯普的龙头脑袋,扭曲粗壮的上肢化作重炮,蓬勃的钢之力一触即发。

    “破!”

    一声低吼,那龙头就咔嚓一声化作了碎片,碎片飞溅。

    “嗷嗷嗷嗷哦!”“不可能!!”

    格林斯潘剩余两头惊恐的大呼,他和阿当交过手,那有这么强横,见面就直接被轰掉了一个脑袋。

    作为过去的剑术天才,我看过的武技不知其数,那来自异界的魔武秘籍和艾希大陆主流的武技完全不是一条路,艾希大陆追求的,是从根本上改变提升自我,从人到非人,对细枝末节不是很重视,而这异界的武技,追求的却是挖掘**的全部潜力,把一分力当做三分花,和武僧的发力技巧类似,却高明的多。

    唯一的遗憾,作为一种魔武技,它本身就缺乏魔力的支持,还明显需要特质、特种的魔力支持(真气和内力),所以一直只能当做摆设,但现在使用阿当的完美之躯,魔力不够就用力气顶上吧。

    如今,和阿当同调的我,还是第一次使用这完美的发力技巧,看到实战威力如此巨大,也颇为吃惊。

    但现在可不是震惊的时候。

    “下一个!”

    阿当四肢着地,暴猿疾走,每一次跳跃,都带给大地不可承担的震撼,整个人如同不可抵御的雪崩般越冲越快

    “躲开!!”格林斯潘吃了亏,知道厉害,但和他相比,更加庞大而迟钝的拉姆斯登,却怎么都来不及躲避。

    阿当暴走加速,到了拉姆斯登身侧,却突然人力站起,整个人都化作炮塔,蛮牛般横不讲理的冲撞过去

    “铁山靠!虽然没有山!”

    “轰隆!”

    庞大的六足巨蚁,连吭都没吭一声,直接倒着横飞出去,六肢凭空乱舞,一路横扫一片。

    暴食的**让其阿当肉身完美进化,而异世界武技却是以发挥肉身潜力为追求目标,两者的结合,让阿当战力暴涨。

    当那猩猩巨兽如灯塔上探照灯的双眸盯向了最后一位亡灵执政官,巫妖潘妮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次元门逃之夭夭。

    而本来就是利益结合,加上永夜权杖还没有到手,三位执政官出手本来就留有余地,等歌莉娅明显偏帮这边的时候,碍于同僚的面子,更是打起了太平拳。

    此时,看到暴走的阿当势不可挡,明显已经打疯了,万一真被这个不顾往昔情面的二愣子敲死了,那不是等着被后人耻笑且无处喊冤。

    亡灵君主们和龙族这样的强者种族,都是主要靠天赋吃饭的,论境界,小红只是半神下的史诗阶初段,但配上龙族黄金族裔的种族天赋,真打起来,半神级亚当也未必能讨到好。

    本来一个小红就能压着两个执政官揍(大部分执政官只是圣阶,但配上种族天赋和亡灵大军,能够匹敌史诗),现在对方又来了两个执政官支援,还是排名在自己之前的,明显没法打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亡灵大君们活得这么久,光靠拳头硬可不行。

    随即,看到阿当不知怎么暴走了,看到潘妮先溜了,活的够久的格林斯潘毫不犹豫的带着拉姆斯登遁走,而此时,拍卖还有几天,大戏还没开锣,还要留着他们唱主角,我也没有穷追到底的打算。

    “大.....”歌莉娅神情激动的想说些什么,但却被我用幻音阻止了。“等下再谈。”

    而当阿当解除变身,重新变成一个蹦蹦跳跳的小侏儒后,我熟练的从背后掏出一个小册子,递在他面前。

    “小弟,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靠你了!我这里有本神功秘籍如来神掌,我看与你有缘,就算你便宜点,就十块钱卖给你了。”

    “咔嚓。”饿急了的阿当一口吞下秘籍,还差点咬到我的手,然后用期盼的眼光看着我,期望他阿爸继续喂他。

    “.....被吃了,等下,吐出来!我只是开玩笑呀,我还没有留下副本,也没有练成呀,这玩意可是绝版呀,就算练不成,也可以当传家宝糊弄人呀。”

    阿当委屈的看着从小侏儒嘴里掏东西的老不休,若是其他人敢这么胡来,早就直接连人吞下去,但此时是阿爸,只能任期作为,并眼巴巴的看着歌莉娅姐姐,期望能够获救。

    但此时,重新化身人性的歌莉娅却那顾着救自己的小老弟,那一双美目都已经锁在自己的大帝身上,那层伪装在她面前毫无意义,周遭的一切都被忽略掉了,热情的目光都足以烧掉一切。

    “大....大人,好久不见。”想起了大帝目前明显处于伪装,似乎在隐瞒身份,歌莉娅当即改口了。

    仿若怀春的初恋少女一般,满脸羞涩的歌莉娅牵着大帝的衣角,一边轻点足尖,一边低头扭捏着玩着自己手指。

    什么“质问为什么大帝抛下一切假死”、什么”莱因哈特交付的任务“早就丢到了一旁,此时,激动的冷面女王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惨白的面色居然多出些娇红的血色,黑白倒转的双眸也没有了往日的深邃难测,只是用眼角死死的锁定眼前的狠心人,深怕他再来个突然消失。

    那火热的眼神我自然知道了,但却无法回应,只能暗暗叫苦,虽然我的确死了,但我本人真不是恋尸癖呀,更对死人,不,死龙毫无感觉.......

    “大人?”

    正当我绞尽脑汁编瞎话的时候,突然,一股本能的危机,让我低头。

    而同时,沉浸于大帝相逢的惊喜之中,突然,背心的冷风,让她猛地惊醒,骨翼一展,就此跳开。

    而原地,却已经满是冰雪刃线分割的痕迹了。

    “伊丽莎,不至于......”我的惊讶却悬在空中,伊丽莎现在的样子明显很不正常。

    双眸中满是血红血丝,还带着诡异的昏黄,瞳孔化作了野兽的竖型,原本的冷面淡然荡然无存,面容上也出现了鳞片,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死死的盯着歌莉娅。

    她的右臂已经彻底变化成带状橙红鳞片的恶魔鬼手,耳后的小角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加粗,背后的尾巴也是在扭曲变形。

    “深度魔化!!怎么会!!”

    我连忙掏出了魔鬼契约,却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此刻,毫无疑问,伊丽莎已经突破了契约的封锁,进入了深度魔化。

    “啊啊啊啊,去死!去死!!去死!!!”

    疯狂的伊丽莎跳到了半空中,背后展开了橙红色的肉翼,然后猛的一折,居然直接俯冲下来,对着歌莉娅发动亡命攻击。

    对于常人来说,那魔化铁拳的风压就足以致命,看着这拼命的陌生人,歌莉娅皱起了眉毛,觉得自己和大帝的团聚被打扰了,很是心烦。

    对手的确不弱,但和她比起来,还是差的远,飞扬跋扈的第四执政官那吃过亏,芊手一指,就打算弄死眼前疯狂的半恶魔。

    “死亡一指.....”

    “格蕾.丝!你在做什么!”

    大帝恼怒的怒吼,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歌莉娅浑身颤抖,释放到一半的法术直接散去,乖乖的抱头蹲下,靓丽的银发垂地弄脏也不顾了,那缩头乌龟式抱头蹲防堪称完美,更是对即将到眼前的利爪和丝线完全无视。

    “法咒:强制执行!”我提着魔鬼契约大喊,灵魂徽记公正之心的支援之下,高达七环的法咒术被瞬发。

    虚空中,银色法槌落下,两个银色光环在我和伊丽莎身边环绕,天空中代表公平的天平符印浮现,代表我和伊丽莎之间的契约关系正在接受检验。

    而随之,由于伊丽莎违反了契约,天平失去了平衡,大量的秩序之力缠绕在伊丽莎的身上,把她绑得死死的,并开始按照契约的要求,反向魔化过程。

    但可惜,混沌之渊和秩序之源是对等的力量,最终,那暴增的秩序之力,依旧只能做无用功,最后直到法咒的效果散去,只能把伊丽莎绑的死死的,已经魔化的部分,如泼出去的水一般,注定无法反转收回。

    而即使无法行动,伊丽莎依旧死死的盯着歌莉娅,兽化的双瞳中全是杀意,那是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的深仇大恨。

    “啪。”小红在伊丽莎脑后一下,把她击晕了,然后小心的抱起她。

    “罗兰,都是我的错,我忘了你通知你不要带伊丽莎过来,当年,是歌莉娅杀了伊丽莎呀,看来,见到了杀死自己前世的仇人,灵魂本能的仇恨被激起,突破了契约的封锁,更是让其失去了理智。”

    我接过了自己的女仆,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不,你没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

    沉睡中的伊丽莎仿若陷入了舒适的大海之中,无尽的强大存在伴随在她左右,只要她愿意索取,深渊的奥秘、无尽的力量,恶魔的爵位,伸手既得。

    “不要!”本能的觉得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伊丽莎拒绝了来自深渊的诱.惑。

    而接着,她做了一个接一个的梦,在梦中,自己是个以成为世界首富为目标的小盗贼,跟着圣骑士大哥、法师姐姐、傻蛋亚当一起冒险,那个小小的冒险团走遍了整个世界,地下、极地、沙漠,都留下了他们的痕迹,渐渐的,小菜鸟们成熟起来,也称为新人口中传奇..........

    生活就是冒险,冒险也是生活,其中酸甜苦辣都有.......

    有让人开心的好事,也有让人难过的悲哀,而在旅途之中,自己的目标,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偏移,寻找财宝已经变成了兴趣,世界首富的更是变成了习惯性的口号。

    自己最重要的,却是总是带着开朗的笑容,但内心,却满是伤痛和忧虑的那个人,那个一直默默付出,守护自己和其他同伴的傻大哥.......

    “.......伊丽莎,伊丽莎,听到了吗?”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伊丽莎知道自己的梦就要结束,而迷惘之中,那枯骨的手臂,和那双温暖的大手重合起来。

    “......是罗罗大哥吗?”幻象和现实的间隙之中,罗罗大哥秀气的面庞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那是每次帮自己和傻当收拾烂摊子的时候的模样,那年还不成熟的自己,却最喜欢看罗罗大哥那无奈中带着溺爱的模样了,甚至为了这个,故意到处捣乱,害罗罗大哥拖着自己一家接着一家道歉。

    但下一秒,幻觉散去,罗罗大哥温和的笑容,就变成了那个让人恨的牙痒痒的骷髅头,或许,唯一不变的,或许是无奈表情下发自心底的溺爱和欣喜吧。

    “.......哦,原来是混蛋主人呀。”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已经昏了三天,现在身子有点虚是正常的,多睡睡吧。”

    当主人离去后,伊丽莎挣扎起身,放眼望去,是自己的房间,那床边的茶几上,却是为病人准备的清水和稀粥,还有几颗话梅糖。

    稀粥是和罗罗大哥一样笨手笨脚的主人少数会做的食物,看那白中带黄的成色来看,似乎还失败了好几次的最佳品,而话梅糖.......

    “呵,多少年没长进了,混蛋主人,居然还以为我还是那个发烧难受不好好吃饭喝粥,给糖吃就会乖乖吃饭的小女孩吗?”

    虽然如此抱怨,伊丽莎却轻轻的剥开糖衣,丢入口中,闭着眼品味,依旧是记忆中那熟悉的甜中带酸。

    记忆的画廊在脑还中展开,记忆中往事点点滴滴在眼帘中一晃而过,前世今生都化作实实在在的记忆,而在现实中,虚弱的少女却撑着床边,挣扎起身。

    “真不像样子,连真实的自己都不敢面对,也难怪主人说我不配进入传奇。我的人生目标,不是早就确定了吗?我不是过于理智的玛格丽特,更不是怯弱的莉莎,我是伊丽莎,独一无二的伊丽莎,我想要什么,不会想那两个傻女人等到地老天荒,我会自己去抢!自己去夺!”

    随着伊丽莎的誓言,无尽的火柱和冰之海洋淹没了这个房间,却意外的,没有一丝热和寒冷。

    “吾之灵魂印证,应本能所欲,追逐梦想之物。”

    在伊丽莎灵魂深处,一只滴血的龙头正在和黑之兽彼此撕咬,两个疯狂搏杀的兽头亡命搏杀,一直拼杀到最后一刻,最终凝结成一枚双兽对咬的徽印。

    而这犬牙交错的灵魂徽印,代表着拥有者不可遏制的进攻性,而在这一刻,伊丽莎进入传奇。

    “掠夺者,就是你的名字。”

    ---------

    ps。今天加更,还有一章,可能会很晚,明天看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