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四十八章 贵圈真乱
    作为历经数千年变更,多种族混居的城市,随着他历代主人的修缮和重建,维坦的街道杂乱而有无序,原本规划的四四方方的城区,在无数次扩建中面目全非。

    地精来了,建设了他们的炼金实验室、工程实验室和大型跨城赛车道,兽人来了,自然少不了他们见证鲜血与荣誉的角斗场,精灵来了,大剧院和人造森林也不会少,法师们来了,高耸入云的法师塔自然也少不了。

    街道两旁满是各种风格、各种年代的建筑,庄严肃穆的矮人式巴洛克建筑、神秘哀婉的暗精灵哥特式建筑,混杂了金属匹克和硝烟味的地精风格都能在这里找到,甚至,由于德鲁伊和黑暗萨满的入住,近代轻松自由的地表精灵田园式风格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或许,同样多种族共存的硫磺山城也有成为这样的历史名城的潜力和活力,但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面前,却还显得还过年轻和浮躁。

    新时代的风潮和历史的沉淀彼此交错,街道上的民族服饰和特产摊贩都能够作为风景,多种族文化汇聚的魅力在这古城尽显无疑,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白金之城的古老与变迁。

    如今,随着时代变迁,原本设计中的井井有序和有条不紊早已不翼而飞,时间与历史把整个各个城区分割成无数井字形、十字形、不规则图像的“峡谷”,随着地下盟约选择其为本部所在地,越来越多的种族和地下城选择在这座城市占据一角,面对一座每天都在变化的城市,即使在此生活了一辈子的老维坦人也不可能搞清楚这里有多少种族与其民族特色建筑,也不可能理清各式各样的小巷到底通向何方。

    但有一个地方,却是所有维坦人都不会忘记的——白金礼拜堂。

    当然,这也和它庞大的占地面积和期内的七座高耸入云的法师塔有关,在维坦城任何一个角落可以看到的话,自然不会忘记他。

    那里最早是那曾以奢华无度而史上留名的白金之王的宅邸,在当时,独自统领这座都市及周边过百地下城的地下霸主意气风发,耗费巨资制造了这个占地六公里的城中城,甚至为了契合它的名字,用秘银和白金在外墙作了一层闪亮的涂层,光线撒下,闪烁发光的堡垒,更仿若天使家园的云中城堡,其内更是珠光宝气满街闪,罗缎美人随身侍,酒池肉林日日有......

    好吧,不提那厮后来怎么横征暴敛,又是怎么被沸腾的民怨推翻,如今风云英雄已成骨灰一把,但他留下的白金礼拜堂,却成了维坦城的象征。

    即使原本墙壁上奢侈至极的贵金属涂层早已经被刮走,墙壁上满是常青藤之类的魔法植物,但那庞大奢华的宫殿区,依旧是维坦城乃至整个地下世界最美丽的城堡。

    如今地下世界可不是当初白金之王一家独大,四大霸主相互制约的现实,维坦始终无主的状态,反而让任何人都不敢染指这座堡垒,但今天,这里却被再度启动了,它是盟会的主会场,而且,规模甚至超越了它的全盛期。

    天空中烟花不断,狮鹫和蝎尾狮来回穿梭接引来访宾客,威严的巨龙只是聚会的看守和门卫,一个个马车都是超级魔兽拉着的,午餐桌上的食材都是珍惜顶级魔兽,连参会的地下城主们中更是强者林立,名副其实的“传奇不如狗,圣阶满地走”,或许这里没有人类王国的奢华和富有,但强者为尊的地下世界,却用自己的方式来点缀装饰这场两年一度的盛会。

    我们来的颇早,但这里已经是人生人海,会场分里中外三层,外层也是白金礼拜堂的外城区,这里一般市民很能进来、领主的护卫们也会在这里戒备,还有各类大型活动表演,流水宴席至少要摆满一周,中层则是小领主和颇有名望的英雄人物,他们的酒会也会一直持续三天,内层的会期反而最短,两天会期就够各方大佬吵翻天。

    十余台罗兰机械人一起行走,步伐一致,不住的制造轻型地震,更是逼着前面的马车让路,路上有个仗着大屁股不让路的巨型钢背亚龙,被罗兰二号直接举起来当铁球丢远了........我当然不会白白烧钱,虽然它们只能停在外城会场,但宣示武力的目的已经完美实现。

    地下城主很少有好脾气的,一路上小摩擦不断,治安人员也默契的保持了沉默,我们来的路途上,就看到了好几场决斗,其中不乏传奇好手。

    实际上,示威和保安,这也是大部分城主都带着自己最强大的护卫的原因,地下霸主们更不能免俗,门口那七八只红龙门卫,不正是莫丽尔在宣扬自己的武力吗。

    顺带一提,本来小红也应该要来的,但因为她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床(下的那些宝贝....),无奈,只有立下约定,需要她出场的时候再发信号.......

    但莫丽尔看到我们的时候,却明显松了口气,她也知道自己女儿是什么习性,万一被盟会期间被当众吊起来打,就丢人丢到了......难道门口那群红龙就是堵小红的?莫名的,我好像看到了真相。

    “嗨,老家伙,我来了,这些天过的怎么样?”

    盟会期间开战是绝对禁止的,违者将直接成为盟约的公敌,但这却不妨碍我开嘲讽,或者说这种大家都只能动嘴的场合,更方便我随意嘴炮,现在,听到我提及这些天的经历,当即,龙后姣好的的面庞就气的扭曲了。

    我当然知道他们这些天过的不怎么样,被盗贼、地下城主甚至亡灵大君反复袭击,就是他们底蕴惊人,但众人皆敌怎么防备,这过街老鼠般的日子也过的够呛。

    “呵呵,已经出现了六个西罗执政官了吧,幸好排名前三的都没来......他们来了的话,我也应该见不到你们了。拉姆斯登的蚁毒爽不,应该痛的死去活来吧。”

    龙后只看外表,却也是个红发美人,但此刻,今天带了一直延伸到肩的黑手套,毛皮大衣遮着了整个上半身,这和往日迥异的着装风格,明显手上、身上有伤,而昨天才听说她和拉姆斯登交手,最有可能的就是那要命的瘟疫蚁酸,我是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莫丽尔气的脸上的魔纹都扭曲了,但接着,银牙轻咬,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从侍者手上接过鸡尾酒,一口饮尽,却直接离去,只丢下一句。

    “你得意不了多久了。”

    我连忙回了一句。

    “对了,你女儿说要扁你,记得带保镖哦。门口的那群的话,还不够她打。”

    我声音故意说得极大,周遭的城主震惊居然有人敢这么和龙后挑衅,而更让他们不可思议的却是龙后咬牙切齿之后,却没有回嘴发飙,似乎默认了现实。

    “骨头叔,你这样说她,等下我们入盟的时候,她会不会作梗呀。”

    “不嘲笑她的话就不会作梗了吗?既然已经注定要得罪了,那就得罪到底吧。再说了,在地下世界,强势才会得到尊重,我们的确得罪了龙后,但同时也得到了她敌人的好感。你看,那个胖秃子笑的多开心。”

    我口中的胖秃子,正和卡娅聊的有声有色,看到我来了,还主动招手让我过去,耳边惊呼一片,不提刚才和龙后抢声,仅地下霸主艾鲁尔的主动邀约,恐怕就够我们这群“新人”上头条了。

    爱斯特纳.艾鲁尔,身体圆滚也没有几根毛,离远了和一个移动的水煮蛋颇有点想象,但敢表示出来的,还真没有。

    面对邀约,我却退了一步,让安妮上前履行自己的职责。

    最近纷乱不断,安妮出手的机会不少,再加上众人主动喂招,她的实力进步明显,尤其是听了自己义父突破的经历,她更是隐隐约约的摸到些什么,随时突破都不奇怪。

    但和一路高歌猛进的安妮相比,我背后的伊丽莎,却莫名的有些沉默了,和注定成为硫磺山城城主的安妮不同,伊丽莎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而对未来的道路迷惑的话,又怎么可能登上传奇。

    这几天,她都有些烦躁和沉默。

    “别想那么多,现在的你就很好了。”即使外人的劝慰对于道路的选择很难起到作用,但我依旧忍不住废话了。

    我的劝慰,让伊丽莎猛地一震,而正当她打算说些什么,“铛铛铛”的铃声却响起了,天空中烟花彩旗一片,外面的喧闹声震翻天,盟会正式开始。

    “进去吧。”看着开始迈入内城的地下城主们,我也加快了脚步,放安妮一个人去内城开会,我还真做不出来。

    ----------------

    “我提议,组成联军,彻底抹掉地上的没尾猴子派下来的奸细。”狮王的怒吼声在大厅中回荡,那双怒目死死的盯着我,那奸细是谁,更是摆明了的。

    “连城主都是地上的人类英雄,他们到底算那边的,硫磺山城凭什么加入盟约,那打算混进来当间谍吗?我提议逐出他们的人!谁敢否决我的提议,谁就是龙城的敌人。”龙后的威胁很直接也很有效,得罪了龙城,等于得罪了所有龙城下属的龙族,那可是不小的麻烦。

    果然,会议一开始,还没来得及介绍我们入盟,狮王和龙后就开火了,但看到这种情况,我却愉快的笑了。

    ”那就作为一号提案,各位城主表决吧。”让狮王他们惊讶的,却是卡娅和艾鲁尔不仅没有阻拦,反而直接将其视作提案,要求表决。

    而接着,更让人惊讶的一幕却发生了,这个过半数就能起效的提案,在几千人的大厅中,居然只有寥寥无几的几百人举手赞成。

    “好吧,第一号提案没通过。”

    到了这个地步,若还不知道情况不对,就真的傻了,龙后和狮王相对一视,满脸震惊和不可思议。

    由于地下城往往相距极远,不少参盟者本身还有深仇大恨,地下盟约本来就是个极其松散的组织,连地下霸主们都不敢说对自己的支持者有绝对的支配权,现在和自己关系好的那些地下城主居然也弃权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料到了硫磺山城必然会全力拉拢其他的地下城主,但这些地下城主个个孤傲不逊,又离得天南地北,想收买何其困难。

    再加上这些天他们自己都成了过街老鼠,更没有闲暇给硫磺山城下畔子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丢出权杖的效果也达到了。

    艾鲁尔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那么,第二个提案由我和卡娅共同提出,接纳硫磺山城成为盟约一员,并给与其于我、卡娅、涛、龙后大人对等的地位。是的,我们有可能再多出一个副盟主。”

    这提议一出,整个大厅当即闹翻了天,地下霸主的地位不是盟约能够决定的,但若这个提议在所有强力地下城主都出席的盟会通过了,那硫磺山城和其他的地下霸主还有什么区别,至于盟会的副盟主,只是霸主的官方说法。

    “这个提议比较重要,按照规定,必须8成以上的会员不反对。是无记名投票,请大家放心投票吧。”

    没有人会认为这个匪夷所思的提议会通过,除了我........

    -我对卡娅、艾鲁尔说的“这个提议肯定无法通过,那么,我们退而其次的提出下一等的决议,就很好通过了。帮个忙,我们需要一个震撼性的出场,作为代价,我们会付出......”

    ”赞成票110,.......”听到这个票数,狮王和龙后满脸笑容,看我的眼神中也满是轻蔑,仿若再说“土包子,还想一步登天,看着吧。”

    “......反对票206......”“不可能!!”赞成票少是理所当然的,反对票出奇的少,却让狮王一下子跳起来了。

    狮王那仿若吃人一般的眼神,让唱票人浑身发抖。

    “中.....中立票和弃权票累积3267,参会总人数3583,决议通过!啊啊啊!”

    唱票的司仪尖叫的把结果一丢,然后连滚带爬的爬下来。

    狮王抢过统计结果,连看数次,白纸黑字摆在他面前,最终,只能摆出一脸臭脸,的把其撕碎泄气。

    “怎么做到的?”卡娅贴了过来,在耳边吐气如兰,但我却故作神秘的笑了,不作回答。

    其实说穿了一钱不值,当其他人都以为我在胡闹的时候,我还真的做了不少正事。

    比如,作为一个钻法律空子的老油条律师和补漏洞的立法者,逐条研究地下盟约的条例和规则......

    “重大决议八成以上不反对就能通过。”是为了避免由于本来就内部分歧极多的盟约始终无法达成一致而设立的,当地下霸主们无法达成一致的时候,这个决议会让地下城主们的多数决议最终能够起效。

    但他们忽略了,有时候,不反对不代表赞同呀.....

    让地下城主们投赞成票的确很难,但让他们不反对,却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律法资料的确差了一部分,但若是您能够在我们加入盟约的表决中不反对,我们就会在会后交给你。是的,不反对就够了,我们只是不想输的那么难看.....”这是威胁.....

    “哈,这是硫磺山城的礼物。你们的衣物在浩劫中受损了吧?这些叶子、藤条衣物都是我们天体解放组织德鲁伊赶工做的,全天然材料,保证自然和符合教义。呵呵,不用给钱,免费的。不过,若您能够在盟约投票的时候帮帮我们就够了。您知道,我们新来的,人生地不熟。就指望大哥你了。”这是人情.......

    “你们不觉得现在情况不对劲吗?现在四位地下副盟主一边各半,迟早拼个死活,你们不觉得需要一个润滑剂般的存在吗。他需要实力强劲,但又不能太强,最好没有野心.......”这是讲理......

    狮王和龙后被权杖牵制,给了我多管齐下大肆要票的机会,当那些地下城主们都抱着“要八成才能通过,反正我就算弃权,他也无法通过”的心情投票的时候,我们的成功却已经注定。

    “恭喜了,新的副盟主。”

    艾鲁尔的恭喜中带着恶意的讽刺,忽略到已经靠在我身上的暗精灵最高祭司,那边的两位地下霸主已经杀意沸腾了.......暗精灵一贯笑的越开心,下手越狠,没有人会愿意自己的权威被人分薄了,此时,不管之前说的多么好,我已经得罪了他们全部。

    而大部分城主看我们的眼神,也不那么友好了,毕竟,我这等于骗了他们全部,虽然我说的都是实话。

    “不过,这才是我要的。”我满意的笑了,但一下子被过千传奇强者瞩目,边上两人都很不自在。

    而大部分恶意的目光,都投向了坐在中间的安妮,毕竟,她才是硫磺山城未来的城主。

    “我没时间等安妮慢慢成熟了,压力越大,成长越快,从现在起,这座城市就全部使我们的敌人了。熬过去!这才是我给你的考验呀。”

    “罗兰!快过来帮忙,我们遇到了大麻烦!!营地被亡灵君主攻击了!!”

    突然,小红的嗓音在脑后中想起,她居然启动了紧急联系,而让她直接求援的亡灵君主,至少是西罗执政官的程度。

    “你得意不了多久了。”莫丽尔的讥讽在脑中一晃而过,随即,我就想想通了。

    “以拍卖权或观察的机会让亡灵执政官们达成协议,让其为自己出力吗?盟会期间内部不许战斗,但亡灵君主不收限制呀。果然地下霸主们都不容小觑呀。”

    我起身打算离去支援,但龙后却挡在了门口。

    “你打算去哪?会议还没结束呀,副盟主大人,擅自离会,这可是对整个盟约不......啊哟,小子你干什么!”

    边上,一个侏儒小子正用小短腿拼命的踢龙后,而让人奇怪的的,小脚动作不快,龙后居然躲不掉!次次都被提到膝盖。

    “坏人,居然敢欺负阿爸,阿当打你。”

    莫名的,我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但一时间却笑不出来,但同时,莫名的不详感却突上心头,仿若我即将倒霉。

    “依我多年的倒霉经验担保,这种感觉,大麻烦来了。”

    那侏儒小子抬起头,满脸青春痘,鼻涕一直流到了下巴,两眼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傻傻的对着我笑了。

    “阿爸。”

    “.......阿当!!”一时间,若不是这熟悉的称呼,我都无法将亲手制造的超巨型憎恶缝合怪和眼前的小侏儒联系到一起.......

    而此刻,一个凉飕飕的嗓音却在耳后响起。

    “.....连私生子都有了,还是侏儒,主人,您的品味真让人无话可说。我可以问问这孩子的母亲被你怎样了?难道是始乱终弃?主人,您太肮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