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三十九章 菜市场
    “这是我方的预案,作为联盟的一部分,我们希望能够得到这个清单上三十种商品的市场价购买权,还有,期望精灵商人能够自由进入贵城。”

    在宽敞的会议大厅中,依旧是精灵那奢华到连桌角都要雕上精灵剑舞的装饰风格,听着双方的谈判,我都快打起了瞌睡。

    “军政安妮谈,商务有玛格丽特的辅佐,也没有我的事,闲着也是闲着,那么,找点乐子吧。”

    “.......其中二十三种常见商品的市场价当然是可以的,但水银、龙毒、二度加工的液态硫磺等七种商品,都属于官方管制或禁止销售的商品,是不可能允许外售的,除非你们同意对等交易我们清单上的那些特殊商品。而且,只要你们的暗精灵商人真是正经商人,而不是披着商人外衣的间谍和杀手,又为什么要怕我们的检查。”推了推眼睛,伊丽莎如此说道。

    “......大姐,就这点黄瓜你还讲价,行,二块五全拿去,不过要捎上这些番茄。放心吧,全部都是新鲜的好货。”

    “呵呵,小女孩,那就一对一对等开放。说实话的,这些经贸往来,只是加深联系的前菜而已。或许,我们该谈点正题了吧。比如说,关于你们那个律法之力。”卡娅笑道。

    “呵呵,小年轻,那就这样吧,这点小钱大婶还不在乎,对了,你那小黄鱼怎么卖?”

    这次,伊丽莎眉头轻皱,却没有说什么,反而看向安妮。

    “嗯,这件事安妮可以决定。你们暗精灵若对律法之力感兴趣的话,可以派人到硫磺山城来学,但却要以蛛后的名义发出誓言,不许对市民造成伤害,同时,也要宣言放弃对硫磺山城的暗精灵们的追杀。”

    “嗯,小黄鱼的话,你要的话,十二块一斤,低价给你。这小黄鱼可鲜了,煮着吃最好了。不过,若收下小黄鱼,那就不要计较以前的那个土豆欠账了。”

    听到安妮的回答,卡娅却摇了摇头。

    “蛛后的意志不容懈怠,叛徒必须被肃清,我们精灵有的是时间等待,让这些叛徒耐心等候终结之日的到来吧......好了,不谈这些扫兴的了,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更深层次话题,比如,针对某方的军事方面的结盟,当然,是不会写在纸上的结盟。”

    “那可不行,我们食堂老大可是明算账的,土豆款迟早要付清的.......不过,我们谈谈其他的吧,比如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把那个总是欺负人的大胖揍一顿,当然,若是提前被大胖发现,我可不会承认的。”

    显然,之前的都是前菜,现在的私下军事结盟,才是今天会有密约的缘由,安妮犹豫了,伊丽莎却眉毛紧缩,面上满是寒霜,似乎,在困扰之中。

    呵,应该很困扰吧,当然会很困扰,这一决定,就代表这无数的生命和未来,不过,就是要压力大,才有成长进步呀,我看好你们呀,伊丽莎、安妮。

    “......请稍等。”终于,她下定决心,站直起身,然后......走到了我的面前。

    “主人!!你够了吗?您不要在我的脑袋里面播放那些无聊的买菜段子了,不要阻碍我们谈判了!!!”

    “啊,我不小心说出口了吗?抱歉,抱歉。”毫无诚意的在念话中道歉,然后低头降低存在感......吐糟当然要有对象呀,自说自话不就成了神经病。

    好吧,在外人眼中,伊丽莎就是默默的站在我面前,和我对视,然后我依旧保持沉默,似乎是以默认的方式把决议权交给了对方。

    ”失礼了。”道歉后,伊丽莎再度入座。

    “其实我说的也没错,谈判这玩意,还不是讨价还价,斤斤计较,和市场买菜有区别吗?”

    “我在思考问题,请您安静一点。”

    好吧,好吧,你们就知道欺负老骨头,嫌老骨头烦了,老骨头出去走走总行了吧。

    正好,我也对谈判室内无趣的空气感到厌烦,起身告辞而去........

    “请一路小心,早点回驻地,不要在地上乱捡吃的,不要弄哭太多小孩子,免得他们的家长找上门,也不要做坏事被逮到了,这里的警卫局我可不熟,可不想再去领人。”

    好吧,远离背后吩咐老小孩般的唠叨,一般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当初那个怕黑怕寂寞,只要暴风雨天气就会拉着我衣角一起入睡的可爱的小女孩,是怎么在我的教育下变的越来越毒舌、扭曲。

    一路上还要伊丽莎的冰冷注视下,假装无视了那些精灵主母暧.昧的眼神和隐约的邀请.......可惜呀,暗精灵的成.人艺术和各类技巧,可也是她们享誉世界的“艺术珍品”呀,更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

    好吧,就算没有那个毒舌女仆,我也做不了什么,但想想总行吧,作为一个男人,想象总不算犯罪吧!!.......伊丽莎!别在我脑袋里唱“公公偏头痛!!”,当初真不该教你唱流行歌曲的!更不该告诉你公公是什么的!

    “哼,等我复活了.......”

    在离开之前,我最后又看了一眼正在侃侃而谈的安妮,期盼她早日独当一面,我好领赏复活......

    而我却无法得知,在当我离开后,所有的暗精灵主母几乎同时都松了口气。

    “那身法袍和面具似乎都是神器,其内的真容、实力都完全无法探知。”

    “情绪没有丝毫变化,心跳也无法感知,闭上眼,根本就不存在,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是恶魔?人类?精灵?亡灵?完全不可得知,两个小女孩代表都明显依赖他的判断,这个时候又注定离开,是为了什么?难道有什么阴谋。”

    从某种意义上,这次谈判的唯一阻碍,就是那个无眠者了。

    在经历过无数岁月的暗精灵主母们眼中,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未知,而无眠者这个人,实在太过诡异和危险。

    “作为一种新的秩序之力的发现者,对无眠者任何高估都不为过。若律法之力注定成为圣光这样的强大秩序,搞不好我们面对将是一位未来的神祗。但不管如何,他的离开,对谈判都是好事........或者,该让‘影子’跟着他,若是有机会......”

    瑞希娜,这位魔索布莱城的第一主母,从某种意义上还是硫磺山城的邻居,虽然那些奇葩到信仰圣光的叛逃暗精灵,让原本的第一家族失去了蛛后的信任和宠爱,也让瑞希娜所在的斯芬克家族能够因此上位。

    但不管怎么说,叛逃且活的越来越滋润的戴安娜一心,始终是魔索布莱城的耻辱,若不能及时抹去这个耻辱..........蛛后可从来不是一个讲理的真神,上个被变作蛛化精灵哀嚎不已的前第一主母的惨状,还依旧历历在目。

    但与之同时,正在和安妮交谈的卡娅却突然扫了她一眼,似乎看穿了她的私心。

    “......若是有机会,就送出小礼物,和哪位大人加深感情交流,和硫磺山城这新兴霸主结盟,以争夺整个地下盟约的主导权,可是关系到整个暗精灵种族的大事,没有人会目光短浅到这种程度,为了个人私欲影响大局。”

    即使瑞希娜改口够快,当卡娅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那刻,她的心脏感觉停止跳动,背心瞬间被冷汗浸透。

    卡娅能够掌握小半个暗精灵种族,仅仅只有罗丝的眷顾可不够,在心狠手辣的暗精灵中,这位总是挂着笑颜的最高女祭师,也以血腥镇压让反抗者为之胆寒,否则,以下克上的叛逆为荣耀的暗精灵们,又怎么会服从这个名义上的最高领袖。

    “那么,礼物就由您,尊贵的斯芬克主母亲手准备了。现在的我们,的确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盟友。”

    “是的,那是我的荣幸,我会做的完美无缺的。”

    已经无暇其他主母的偷笑,瑞希娜.斯芬克只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那么,就相互之间的联络渠道进行一下确定吧.......”

    两大势力的联盟,即使是各怀鬼胎的联盟,也有太多的细节要逐一讨论,这场会议注定要开的很久。

    而我却不怎么在乎,不,应该说是没有必要在乎。

    正如我对伊丽莎所说的,国家、势力之间的谈判其实和市场买菜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你让我两分钱,我就多送你一个萝卜土豆。

    当市场价位被固定后,即使谈判技巧再高超,也就是在价格水平线上稍微浮动一下。

    直白的说,谈判的结果往往在谈判前就被确定了,战场上得不到的,谈判桌上也得不到.......好吧,我知道有特例,就让我们不要提及那段让人难受的历史吧,若统治者昏庸到那种地步,怎么谈、怎么打都早已经没有意义。

    那个“主导市场交易结果的市场价”,就是谈判前双方所面临的的形势、所拥有和能够交换的筹码,越是紧迫的一方,越容易丧失谈判的主动权,而筹码越多的一方,反而越容易以小换大,赚到大便宜。

    而由于我们在这段时间的努力,现在谈判的主动权早已经在硫磺山城手中,莫丽尔和涛最近行动不断,爱斯特纳.艾鲁尔和他背后的魔鬼一样狡猾多变,明显是不能依靠的两面派,再加上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忠诚的暗精灵主母们,卡娅的压力应该很大。

    我记得在原本的“历史”之中,在十年后的地下盟约反攻地面的史诗战役中,暗精灵的最高领袖可是个是叫维多利亚的暗精灵主母.......暗精灵上位者的退位,可从没有和平过,更不可能是主动退位,毕竟,那往往代表着比死还惨的结局。

    那么,不管是她本人还是她所代表的的暗精灵势力,现在都很需要盟友。

    而对于硫磺山城来说,这次谈判乃至加入地下盟约的申请,完全可以谈不拢转头就走,至少,在我的那些不方便告人的小玩笑、小布置被暴露前,硫磺山城的确没有非趟这场浑水的理由。

    既然谈判的主动权在手,对方有求与我们不说,更是下定了决心和硫磺山城结盟,那么,暗精灵们必须谈成,我方却无所谓谈判结果且筹码多多,这场谈判不管怎么谈,赢家都会是我们。

    这也是我一直拖着不与卡娅、爱斯特纳接触的理由,我就是要让他们心急如焚,担心我们和涛、莫丽尔达成和解,反而造成了盟约内部平衡的再度倾斜。

    这也是我会说,谈判结果早在谈判前就被确定,而在确定安妮、伊丽莎的谈判技巧在水平线之上,且没有胆怯慌张之后,我就放心的离去的缘由。

    而此刻,走在维坦的街道上,看着这另类的繁荣,我也打算开始自己的计划了。

    “我,无眠者罗兰,可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既然你们敢偷袭硫磺山城,也应该想到了被报复的议题,涛、莫丽尔,欠我的,也到了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