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三十八章 精灵和白金之城
    地下城维凯斯坦迪,地精语中的“白金之城”,他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地处数块不断活动的活火山岩之间,是一座岩中城,而终年不歇的熔岩河让这座城市和周遭的地域被隔开。

    要想进入高悬的空中楼阁,却只有通过城市下的通道旋梯,而一但遭遇外敌,只要堵上那些旋梯通道,或者干脆往里面灌水、灌毒烟,就基本和外界隔绝了。

    而这座城市背后的岩壁之间,居然钻开了通向地面的出口,让它可以经营地面和地下世界的二道贩子生意,就更让它有了面对危机可进可退的选择性。

    而在地下世界,安全是远超一切的丰厚条件,很快,吸引了无数的商人前来定居后,就它就成了远近遐迩的商业都是,除了地精们还坚持使用它绕口的原名以外,其他种族一般简称维坦,

    维坦城出色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的地形,让这座城市成为地下世界真正的黄金城市,更让发现并建立它的地精们大赚了一笔......当然,在地下世界,没有实力拥有珍宝和财富,也是最大的原罪。

    地形上的绝壁防御不了背后的匕首和飞龙的吐息,在一系列阴谋和计算后,最初的那批地精开创者已经消失在风中,如今,这里没有城主,是最著名的无主中立城市。

    原因?无他,由于城内成分太过复杂,各个地下城主的势力都有,谁当城主都有可能第二天被干掉,于是,这里就成了很诡异的无主地带。

    “保留一个公用的向上通道,一个和其他城市交易、外交的中介地”,逐渐尝到甜头的地下城主和地下霸主们形成了共识。

    这也是维坦作为地下盟约缔结之地的缘由,毕竟,在暗精灵的地盘上结盟,灰矮人和兽人会不爽,在兽人的地盘结盟,精灵、矮人、人类都不会接受,在龙城结盟的话,首先我们都要有一双翅膀,若是在地精这类主导的商业都市结盟的话,由于高昂的入城费和住宿费,大家都会很不爽。

    无主的维坦,自然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在一周前一场震撼性的进城后,十七个巨型金属泰坦和他护送的永夜权杖,已经传遍了整个地下城,而硫磺山城的安妮少城主,也逐渐有了些名声。

    而如今,我却披着长袍和斗篷,在这座和硫磺山有颇多相似之处的城市徘徊。

    说维坦和硫磺山城相似,是它也是少数的多种族混居的城市,一样没有所谓的地下城贵族,一样都是远近有名的繁荣商业都市,但我眼中,却是完全不同的地方。

    除了亡灵这种邻居实在太过难以让人接受,硫磺山城大多数种族都是混居的,一个小商铺中,一个巡逻小队中,一个理发店中,可能每一个成员都是不同种族的,而在硫磺山城,种族之间相对平等已经形成了习惯,奴隶之类的,根本不可能被接受。

    而在这座城市,奴隶交易极其发达,甚至有专门的奴隶市场和奴隶角斗场,虽然也有很多种族,但各种族之间分区明显,别说进水不犯河水了,各种族之间壁垒森严,暗斗不已,比如刚才两个被狼骑兵拖进兽人区的人类,恐怕再也出不来了。

    “.....这应该是精灵区了吧,也只有她们会这么闲了。”

    精灵是公认的艺术一族,她们对美丽和艺术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被放逐的暗精灵也一样,但若只是在建筑物、雕塑、绘画上精雕细刻,就太小看她们了。

    眼前岩壁顶上下垂的巨大岩石都被雕成惟妙惟肖的美女像,那欲拒还迎的表情,那翘起的唇,那环保双臂遮不住的诱.惑曲线,总让人想起某些少儿不宜的事项。

    “骨头叔,你看这把剑,好漂亮呀!!”

    既然是私访暗约,自然不会带太多人,背后穿着同样斗篷的,自然是大使团名义上的领袖安妮和我的外置良心伊丽莎了。

    此刻,安妮挥舞着的,是一把秘银细剑,剑身修长如针,上面是金色的玫瑰蔷薇纹路,剑柄处雕刻着两个并列的堕落天使,双翼展开,似乎正在仰天长啸。

    绿莹莹的剑刃却显示他并不仅是装饰品,而是一件经过毒属性附魔的凶器,至少,那个黑皮肤的暗精灵商人,正在努力说服年轻的少城主相信这点。

    【艺术品:堕天使之剑】

    【攻击力:0-5(+1毒素伤害)品质:优秀】

    【特效:无,哦,不,她还是有个特效的,至少可以显示你够有钱且傻到买这华而不实的玩意,或许,对着太阳挥舞吧,说不定,他还能亮花你对手的双眼。】

    【弱点:脆弱不堪。在和优秀级的武器对撞时,有70%几率直接破碎。——艾希在上!那个精灵蠢蛋为了美观居然把剑身雕空了!】

    【这是一件典型的精灵艺术品,装饰华丽、雕琢细致、用料昂贵、手工完美,然后,无用!战斗?你打算带着艺术品上战场?或是打算在墓志铭上标明你是个艺术家?还是去选择矮人的傻大粗吧】

    此刻,面对使劲挥舞细剑,跃跃欲试的安妮,我都有些无语了,什么叫做系统承认你是艺术品,什么叫系统承认你是废物,精灵的产品一如既往的让人无话可说呀。

    对艺术和美的追求的确不可厚非,但若是做到这种程度,用珍贵的附魔金属秘银做剑身,却由于雕刻过度,导致剑身比普通武器还脆,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同等材质的武器,精灵工匠总是做得那么美轮美奂,但那过度的修饰,为了美观对武器实用性的调整,总是让他们做出些很无语的东西来,比如眼前的这把精灵细剑,比如更著名的精灵锁子甲。

    那玩意以出**法兼容性出名,一般的金属对施法都会有巨大影响,即使是经常上一线肉搏的战斗法师,也往往被迫选择法袍而不是防御力更出色金属铠甲,而精灵**师们却发明了这款名为“和谐之歌”的精灵锁子甲,号称能够让法师们和穿着布衣一般舒适,完全不影响施法。

    事实上,它的确做到了,欣喜若狂的精灵王国花了巨大代价普及了这个系列的锁子甲,却发现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这锁子甲的防御能力还不如布衣呀!

    锁子甲一般是有结实的锁片构成的,它们扭曲在一起,提供可靠的防御力,但和谐之歌锁子甲镂空的金属锁扣一碰就断,对金属武器毫无防御力可言。

    有时候为了躲避箭石地上打个滚,就碎了一地锁扣,事后还有花上几个小时去把他们捏好、拼起来,再硬着头皮穿上去,伪装一切良好,毕竟,穷大兵是付不起那尾数四个零的锁子甲赔偿费的。

    然后精灵宫廷对设计进行了调查,企图进行改进,但接着就发现正是以为镂空的够多,才让魔力能够随意在施法者身上流传,但镂空到这种地步,也不用想增加防御力了,加厚就等于和其他的金属防具一般无二,从根本上这个设计思路就是自相矛盾的,自然无法改进。

    那个王国国库的贵重金属因此耗光,国家也在不久后被亡灵天灾所灭,和谐之歌锁子甲,也成为了精灵装备华而不实的象征.......

    .说实话,我看到那几仓库的贵金属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深度加工和附魔已经让它们失去了再加工的可能,最后,还是丢给了那些精灵工匠,让他们折腾成雕塑之类的艺术品吧。

    这也是精灵制品在地下城世界并不受欢迎,而在地表人类王国的贵族间却深受追捧的缘由了,地下城卖的最好的武器装备,永远是灰矮人的“傻大粗”。

    当然,精灵自己是不会承认的,他们认为这是短命种的污蔑,“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逐步完善,你们这是眼红我们的艺术细胞。你们这些愚蠢而短视的东西,也就适合用矮人丑陋的烧火棍了。”

    眼前的那个巨大的女性精灵雕塑也是如此,似乎有人还以她是罗丝神的雕像,或是某个魔法仪式的必需品,但就算系统不直接告诉了我那是【雕塑家心怡的某个脱.衣舞.娘的雕塑】,我也能猜到这大概又是精灵艺术天赋发作的结果。

    倒挂在岩壁,需要浮空魔法才能触及高达百米的大型雕塑,美轮美奂,吸引着无数的目光,却依旧只是雕塑。

    若是让人类工匠来做的话,至少要组个四百人团队,一起劳作个五六年,但若是精灵的话,搞不好就是某个大艺术家突然发了神经,一个人在这里耗了个几百年,做了个毫无意义的东西出来。

    在平均寿命千年的精灵面前,他们的确耗得起,但人类却没有这闲工夫......

    和罗丝最高祭司兼子女的卡娅就耐心的比试也到了出结果的时候,当我连续把第三个主母信使磨得主动告辞之后,她也干净利落的留下一份信,请我来维坦的精灵区直接商议。

    而此刻,我背后的伊丽莎,却以即将举行密谈,不宜和当地的商人过多交流为由,成功说服安妮放弃了那把剑.....嗯,艺术品。

    “请安妮大人以正事为重,采购之类的杂事,可以交给我们这些下人。”言语中满是一如既往的带着毒液,但自从安妮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赢,嗯,当然也有打不过这个姐姐的因素后,她也开始习惯无视了对方话语中的恶意。

    但看着这种情况,我却皱起来眉,安妮是我们预定的城主,伊丽莎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行政院院长、最高法院的院长之类的高官,若她们相处不好,甚至敌对,以后硫磺山城恐怕会出大乱子。

    “明明伊丽莎对谁都能够保持基本的礼貌,怎么对安妮这么大的敌意......看来,还是找机会和她谈谈呀。”

    突然,眼前的精灵守卫向两边敞开,而接着,一个高挑的暗精灵女祭师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而在她背后。却是不少衣着华丽、容貌骄傲的暗精灵女性.......

    “地下世界总共七十二座暗精灵城市,却来了二十多位第一家族主母,扣除离得太远无法赶到的因素,蛛后罗丝和她的牧师们至少统治了一半暗精灵城市,现在,是示威吗?”

    这当然是示威,这里任何一个主母在自己的地下城,权威和势力都不会比硫磺山城城主少上多少,这样如手下般沉默的一字排开,突显了卡娅的权威,无疑是一种无声的压迫。

    “凡人,你要懂得谦卑,你就配和我手下平起平坐。”

    但我却笑了。

    皇帝永远不会和农夫比较权威,真正的权威者和胜利者可不需要多余的装饰,摆出这种排场,只能说明她在心虚,她在为硫磺山城的实力而担忧、恐惧,她想要什么来压制住这个新生的霸主。

    “呵呵,看来,入城的那场戏,效果不错呀。”

    那天,我们入城时,十七个罗兰系列大机器人,直接嚣张的横冲进门。

    被拦截后,更派出其中一台,就把守门的两只黑龙暴扁了一团,混战之中,更是“不小心”碰碎了这座城市的合金城门,展示了巨型机械人的彪悍实力和坚固材质。

    事后,我更是让安妮当场宣布,这些大机器人,都是硫磺山城即将拍卖的武器装备,更是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这可比什么宣传、夸口有有利得多,所有人都会想,“这种能够独立屠龙的战争机器都舍得卖,那么,硫磺山城是不是还有更强大的底牌.......”

    这自然是我的虚张声势了,此刻,我不由得想起了前断时间和罗维他们的汇报。

    “大人,罗兰三号至十八号已经整装完毕,若其中的操作者是黄金阶战斗职业的话,应该可以发挥半个传奇的战斗实力。”

    当时,我是很吃惊的,毕竟,那个罗兰二号横冲直撞的模样还在眼前,那怎么都是轻松碾压传奇的彪悍战力,虽然未必到达人间圣者,但也应该相差不远了,眼下居然只是半个传奇,就真的让人深感缩水呀。

    但很快,我就从解释中得知了始末。

    “罗兰二号是样机!样机就是不管付出多少代价、用多少珍稀金属,都要证明设计理念是正确的烧钱货。当时上百个工程师都带来了自己的藏珍,其中一位大师甚至使用了自己祖传的泰坦之心,才让二号达到了那样的威力,若是想要其他的罗兰也达到这种战力,恐怕,就是我们工程师做的到,您也付不起账单呀。”

    很快,我就从工程们那里得到了验证,不管什么工程机器人,都是由动力源、外骨骼机甲、发动机、传动转置构成的,泰坦之心就是泰坦死后凝聚的心型宝石,富含最高级的雷电之力,也是最高级的动力源。

    这世界毕竟相对平衡,传奇以上的战力也不能速成,就算我弄出了强力的机甲外壳,没有足够给力的顶级动力源,也不可能制造更为强力的武装。

    实际上,在这个化石能源还刚刚起步、火箭却可以满头飞的诡异世界,优秀的动力源往往只有狩猎超级魔物,可遇不可求,那足以提供强劲动力的动力核心,才是工程机械能够发挥实力的根本呀。

    提到这,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个有些类似的经历。

    之前,我不是用系统进行月度抽奖吗,那次,我正好抽到了一件越超神器的武器——来自某只蓝皮狸猫位面的神奇道具缩小灯!

    当时,我高兴的一塌糊涂,还以为这来乱的系统总算正常了一次,给了我一个真正能用的极品装备,但接着,我就知道自己又被坑了,又高兴的太早,又低估了系统的下限........

    缩小灯是真的,但......里面没有电池呀!!

    看着那个无法使用的缩小灯及说明书,我哭笑不得的求系统让我兑换一个电池.......可惜,那个混蛋系统一开始就不打算让我掌握着巅峰因果的神器,又怎么会答应兑换。

    在以电池为目标抽奖三次,最后只得到了同样没电池的竹蜻蜓飞行器、某个眼睛牛仔的玩具手枪,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满热水浴缸后,我深刻领会了系统的坑爹精神,然后决定自力更生。

    后来,在确定这个事件的工程学根本就没有小规模人工能源(电池)的概念后,我绞尽脑汁,收集了无数化工书籍,才发现按照艾希大陆的工业水平,要做出电池这种玩意,首要要解决化学电解液、导电金属电极等一系列瓶颈,而解决这些阻碍,又想要克服新的一系列新的技术难题,等把所有需要的科技树点完,保守估计要两三百年后,还要一路顺风奇迹连连,我无奈的放弃了在艾希大陆开始工业革命的野心。

    咳,又扯远了,言归正传吧。

    在得知罗兰二号在不爆炸前会很给力,但三号以后的机器却只能达到准传奇近战职业的实力,这个事实后,我直接修订了计划。

    所有的罗兰系统都以二号外形为标准,不允许一点不同,甚至连罗兰后面的编号都要抹掉,绝对让人分不清区别来。

    然后就简单了,一场由罗兰二号上演的“勇者斗恶龙”之后,背后的另外那些罗兰们,就成了最有力的威胁......说实话,每次这名字都让我别扭半天,但可惜,改名建议依旧无法达成一致。

    在知情者眼中,是一个碾压传奇的存在配上十六个半传奇,对普通地下城主很吓人,毕竟一个普通的地下城主就一个传奇,但对于拥有三位数地下城的地下霸主又算的了什么,但现在,演了场戏后,在不知情眼中,那可是十三个圣者级的战争兵器,就是地下城霸主也要小心了。

    而之后的拍卖宣言,在让人对硫磺山城随随便便就卖出十三个圣者的可怕底蕴震惊,我也可以大赚一比,至少,能够把材料费和人工费全部收回。

    “若是双方都不在一个水平线,还谈个什么合作,怎么谈都是被吞掉合并吧。”

    而我费尽心思营造的效果已经达到,真神罗丝之女,所有暗精灵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卡娅,现在摆出来的架势,就足以证明一切。

    “你就是无眠者吧。愿蛛后的脚步声在你的耳畔响起。或许,我们可以谈谈。你和我,私下的,秘密的。”

    卡娅的声音中带着奇特的魔力,仿若正在述说情话的恋人,仿若正在布道的神圣牧师,让人不知不觉就想多听。

    但此刻,听到她的话语和暧.昧的邀请,背后的主母们却笑成了一片。

    在暗精灵那诡异而主动的恋爱观下,这看似暧,昧的邀请,实际上和“**,我们去开个房吧”一般无礼而粗鲁。

    “愿蛛后的脚步声在你的耳畔响起”也自然不是什么好话,看似是让自己信奉的神明祝福你,其实也是恶毒的诅咒,罗丝是蜘蛛之神,而蜘蛛是没有脚步声的,当她故意发出脚步声般的鼓点,却只是为了提醒你她的到来,或者,是说她已经打算干掉你,还想多看看你求生的丑态。

    “多少年了,精灵们还是喜欢玩这套,在问候语中加上些讽刺和诅咒,若你没听出来,就可以大声耻笑你的知识困乏和你的种族的寿命短浅、缺乏积累了。”

    不过,这套对我是无效的,在过去的岁月之中,我甚至见识并主导过数个流传万年的精灵王国的灭亡,无数的珍贵典籍成为我的chayexs.com.chayexs.com收藏品,这样的讽刺玩笑又算的了什么。

    “尊敬的卡娅女士,感谢您的问候。愿蛛后的八只眼永远盯着您,盼烛光神使早日降临你左右。”

    这同样不是什么好话,蛛后罗丝的凶残而狡猾、多疑、善变、妒忌(由于名声实在太差,几乎可以后接任何负面形容词)举世闻名,被她盯着怎么可能有好事,烛光神使?蜡融妖而已,这种邪恶生物更是罗丝的信使,当它降临以后,绝对是一连串阴谋和麻烦,完成的好未必有赏,完成的不好,或许,就可以直接去见罗丝了,嗯,灵魂去,肉身留下........对于主母来说,这样的上级,还是不要见的比较好。

    我的祝福语对个人而言是灾难,但对于罗丝牧师来说,被上级般的真神重视,自然是好事.....所以,卡娅也不能反驳。

    但吃了个哑巴亏的卡娅,却云淡风轻的笑了。

    “不愧是能够独自创立律法之力的大贤者,您的知识和智慧值得我们的尊重。让我们抛开细枝末节,详谈一下我们都关心的议题。”

    说着,居然伸出手,打算让我行吻手礼。

    但接下来,卡娅伸出去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那是因为我默默退后了一步,让出了背后的安妮。

    “很高兴见到您,我是安妮,安妮.莱文,硫磺山城下一任的城主,无眠者大叔说应该由我很你谈。”

    带着开朗的笑容,安妮对卡娅问候,并直接拉着对方的手,使劲的摇晃。

    而此刻,被摇的身子晃个不停的卡娅却意外的看了我一眼,对于把争夺权力和地位视作本能的暗精灵来说,她从一开始就无视了这个“傀儡小城主”,更无法理解明明我各方面都占有压倒性优势,却让安妮来代表硫磺山城的行为。

    而退在背后的我,却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句让人不敢相信的话,我对安妮能够谈成怎样都没有把握,毕竟,我事前只是要她去谈,却一点都没透露怎么谈。

    “我们可不能陪你半辈子,这是培养,也是考验......加油吧,小安妮。”

    “哼!大人,还真是含情脉脉呀。果然未婚妻就是不一样呀。不过,小安妮,貌似不是恋尸癖吧,需要我准备安慰您第九百九十九次失恋酒会。“

    “别造谣呀!会被人相信的!!哪有九百九十九次,只有四十六次失恋!还没有到三位数......”

    “主人,不得不提醒您,精灵的长耳朵听力都很不错的,您说的那么大声,的失恋记录祖母们都听到了,似乎有几位在不断瞄您的下半身,从她们的风评来看,,是打算试试新口味,吃掉您这种千年童子鸡。或许,事后还会包你个红包冲喜。不过......”

    说着,还推了一下眼镜,嘴角带出一丝弧度,露出了看似同情实则讥讽的目光....

    这言下之意很清楚了。“你个只剩骨头的家伙,还在想女人?”

    “我......我不要红包呀!!我想复活呀”念话中,某人泪奔准备中。

    “那么,若您有**,就愿意被这些老女人吃吗?还真是肮脏呀。”某女仆趁机追击中.......

    ------------

    一不小心就7000字了,一不小心就搞完了....继续求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