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三十七章 西罗和四天王
    西罗帝国,由西罗沼泽和卡提亚大荒漠、贝加尔高原三大部分组成,地形复杂,易守难攻…….其实更准确而直白的说,就都是些活人生活不下去的鬼地方。

    死亡大沼泽、万人无人烟大沙漠、极地低温大高原,三块要人命的生命大禁区,构成了这四活人的地狱,死者的乐园。

    而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这个魔法的世界,严酷的自然环境并不是无法战胜的,在大沼泽深处,却有一块地域四季如春,草木茂密,风景如画,那就是西罗帝国的首都——西罗,及其周边的格拉行政区。

    即使这奇迹般的领地,需要付出大量的代价和时间,边沿地区的通灵塔永远闪烁着灵魂和奥术的光辉,往昔代表死亡的白骨洪灾,此刻,却是无数的开垦劳作的亡灵劳工们。

    只要是智慧生物,即使是厌恶生者的高阶亡灵,却依旧保有活着的实话的审美观,没有人喜欢自己的家园是一片废墟和肮脏的泥潭。

    不灭的亡灵们,从来不缺时间和劳力,当世人还以为这里是一片地狱的时候,其实悄然之间,这里已经逐渐被改变。

    西罗帝国首都西罗,白银阶位以上的智慧亡灵近百万,作为奴隶的生者两千万,低级、低智慧亡灵根本无法统计,城内风景秀丽,基础设施完备,地下管网和浮空艇构成的交通网络异常发达,若只看城市规模和设计,以奢华著称的奥兰帝国连西罗的一半都不如。

    其中大路上的一件艺术品雕塑,搞不好就是某个王国流传了千百年的传家宝,这就是毁灭了无数王国的亡灵帝国的底蕴。

    而在西罗城中的一件豪宅中,帝国第七执政官,蜘蛛侯爵莱因哈特正在处理政务,作为帝国最强的死亡骑士之一,他更是死亡骑士团名义上的总统领和教官,不过,在帝国人眼中,他却总是身着学者的宽松服饰,以一个温文尔雅的儒将的形象出现。

    但真正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这厮只要上了战场,就是一只无法驾驭的猛兽,曾经有违抗上级命令,连战十七个日夜转战二千里一举消灭一个王国的非人记录,所谓的“历史的记录者”,‘文质彬彬的学者将领”大概,只能说是下了战场的业余爱好和伪装吧。

    但如今,这位“永夜大帝永远的近卫长”,“一上战车就发疯,毫无理智的死亡战车”,却在自己的府邸,对着两份情报陷入了沉思之中,英俊的面庞上铁青一片,似乎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题。

    “莱因哈特,怎么苦瓜着脸。西边那些长耳朵又开始闹了?还是北边的蛮子下山了?若是这些有趣的事的话,就让姐姐我为你分忧吧。”

    一个冰冷而慵懒的女性嗓音在门外响起,明明是询问,语言中却有一种异样的挑.逗和愉悦感,仿若对战事的兴起而兴奋。

    “格蕾.丝大人,没有战争,也不要试图挑起战争,我说过很多次,生者对我们的警惕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对于现在的帝国来说,无意义的战争不是好事。”

    “切,那今天叫我来做什么,你知道我只对战争有兴趣的。难道是议会那群巫妖又闲着找事做?还是上次的外交议题,找其他的执政官去吧,我第四执政官,帝国公爵骨龙女王格蕾.丝,对那些东西毫无兴趣。”

    只看外貌,那是一个冷峻的高挑女精灵,银色的长发及腰,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肌肤带着诡异的美感,红黑灰相间的长裙裙摆一直拖在地上,容貌中最让人影响深刻的,就是她的双眼了,那黑白扭转的瞳孔仿若正在吸引光线的黑洞,似乎有些什么,似乎又一无所获。

    西罗帝国的体制恐怕是整个世界最诡异的,它是帝国,但他没有帝王,实权全部在十二个执政官上,它有由巫妖们组成的暗夜议会来总管帝国一切事项,但对十二执政官却只有建议权…..

    简单的说,就是一群握有军权的亡灵大君(执政官)们,让暗夜议会根本没法管,但行政官们也拿巫妖们团结起来的力量没法应付,没有做完最高权力者的亡灵大帝,只能双方各行其道,进水不犯河水,硬生生的憋出了这个诡异的体制。

    当然,也有亲议会的行政官,甚至议会的议长费特兰,就是第二执政官,甚至,还有数位执政官和议会走的很近,废除行政官的决议年年在议会上都会被提及,但可惜,只要他们不想打内战,这个提议就注定通过不了。

    而格蕾.丝和莱因哈特却都是对议会不是很亲近的执政官,而且,在执政官中极少数派,绝大部分执政官都盯着最高王权在,而他们是相信永夜大帝重有一天会回归的王权派......这明显带着理想主义色彩的主张虽然深受大帝时代的老兵支持,但由于过度不现实,很难在越来越现实的亡灵族裔中做大,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同伴转投其他的阵营。

    前不久,这曾经拥有四位执政官中的王权派再度分裂,大帝手下四天王的食尸鬼王迪卡斯的转投议会派,让这个少数派别受到沉重的打击。

    自己当老大派(绝大部分执政官)、议会主导派(第二执政官为首)、理想王权派、随便糊涂度日派,大概就是西罗帝国的极大派系。

    听起来很是复杂,但比起人类帝国动则数百个派系,在这个数千万智慧人口的国度,亡灵已经够简单了,更不要说绝大部分亡灵都是把自己的目标直接说出口“要等大帝归来”、“议会当政,我来当老大”、“阿当谁当老大都没意见,阿当只管吃饭”、“我当老大就要发动新一轮的亡灵天灾”,这在绕着弯子说话成习惯的人类贵族间,简直不可思议。

    眼下,王权派两个大佬大白天直接见面,恐怕,等下各类谣言和情报就满天飞了。

    但此刻,面对格蕾.丝的质问,莱因哈特头都没抬,只是丢出一句。

    “有永夜权杖的消息了。”

    格蕾.丝先是一愣,然后满脸震惊。

    “你不是说根本没用永夜权杖存在吗?你的那些著作不是专门用来唬人的吗?”

    “是的,按照我过去的判断,陛下多半只是把其当做一个玩笑,而且,是个满是恶意的玩笑。我写那些东西,只是为了让那些野心家争夺王权的精力投入去找那个很有可能永远找不到的木头权杖。”

    莱因哈特抬起了头,那双剑眉扭曲到一起,表情更是五味俱全,有欣喜,有愤怒,有回忆,有不安.......

    “前天,我收到了两份关于地下世界的情报,其中一份,就是关于永夜权杖.......不过,我建议最好先看看另外一份。”

    格蕾.丝一把抢了过来,但.......

    “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情报,这不是旅游小册子吗?莱因哈特你打算度假吗?还打算邀请我同去?抱歉了,你是个好人,但除了大帝,我对其他死人没有兴趣。”

    已经习惯同僚的不靠谱,比起另外两位天王,这总是想太多骨龙女王算是好对付的,默默的收下了这张好人卡,莱因哈特只是沉声说道。

    “请仔细看。”

    “死亡皇冠亡灵主题乐园和鬼节旅游周,享受满是黑暗和死亡的惊奇之旅,开张前三十天免门票?这是什么呀!!又是某个傻蛋提出的无聊计划吗?无聊,战争主题乐园的话我倒是有点兴趣,亡灵乐园和鬼节的话,我们这不天天都是吗。”

    “请仔细看。”

    “硫磺山城?哦,亚当.汉终于疯了吗?可喜可贺!!”

    “请仔细看.......”就算耐心破好的莱因哈特,也有些受不了骨龙女王奇葩的发散思维了,他的语气中多出现无奈和求饶。

    看到小老弟铁青着脸,格蕾.丝总算认真了点,当她刚刚翻开第二页的时候,就愣住了。

    那是一张惟妙惟肖的宣传画,上面,不少亡灵穿着奇怪的衣服游街,他们有的敲锣打鼓,有的载歌载舞,但若是仅仅如此,格蕾.丝又怎么会被吓住。

    此时,她只知道张大嘴指着画面的一个角落,亡灵大君的形象全部付之东流。

    那个被打扮的五颜六色,插满了孔雀羽毛的骷髅狗,他正努力的用下肢倒立,而它的下面就是一个绿色的彩球,这是可爱的宠物推球游戏。

    不过,似乎它的平衡技巧不怎么样,一不小心就要滑落,而画师却正好补抓了他摔跤的那一瞬的憨态可掬。

    “啊啊啊啊啊.....是老大呀!!贝斯特,最凶最强的四天王之首,虚空魔犬贝斯特呀!!”

    莱因哈特已经提前捂住了双耳,却依旧被骨龙女王比拟女妖的尖叫震得浑身发晕,这位古老的骨龙女王的歌声,早已经被誉为死亡之喉.......”真他娘的难听,我授权你们,只要她敢亮喉咙唱歌,就往死里揍——by某位大帝”

    而此刻,就是莱因哈特也能理解对方的死亡尖叫了,他当时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可未必比他好多少。

    虚空魔犬贝斯特,永夜大君禁卫军赤红猎犬军团的团长,整个永夜军团的副总指挥,四天王之首,这类的头衔可以拉出一大串,但公然的,他是最强悍、凶悍的亡灵大君,他曾经独自毁灭了无数军团和王国,他所经之处只剩废墟,更是永夜大帝最信任和依靠的将军。

    他及其他手下的军团,应该已经覆灭在那场战役之中了,现在突然出现,还是以这么可爱的模样出现,自然吓得格蕾.丝够呛。

    “不会错的,那尾巴的奇怪扭曲,那脑袋上的划痕,最重要的,是上肢两个左腿,下肢两个右腿的诡异形态,不可能有其他的骷髅狗长这样的。”

    “是的,除了贝斯特大人,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在睡觉前把四肢都卸下来,然后睡醒了就随便乱接,前腿、后腿、左腿、右腿随意组合,然后走起路来四肢自由行动,直接打转........”

    应该已经死掉的四天王之首突然出现,意味着什么,让格蕾.丝震惊幸福来的太容易呀,却有点心虚。

    “会不会是画师随便画的.......”

    “不,你看后面。”

    翻开了后业,那是一个长有十八个手臂的骷髅将军,此刻,他手上的不是带着鲜血的刀剑,而是一根根木杆,上面挂了旋转的盘子。

    后面还有接受注解“杂家大师迪菲会为您表演极限技巧,同时旋转十八个盘子!”

    眯着眼,格蕾.丝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出什么。

    “貌似没什么吧。只是个会转盘子的家伙吧。”

    “骷髅将军进价的时候的确可以选择多出一双持有武器的手臂,但灵魂也是有自己的极限的,过多的武器分心只会伤到自己。普通的骷髅大将能够操作四把武器,顶级武器大师可以操作八把,亡灵大君级的十二把,十六把的倒是有一位,贝斯特大人的手下,赤红猎犬总教官,大剑圣费迪。看来,他又有了进步。”

    “费迪?迪菲?这假名太没诚意了吧!”

    “还有这位。”

    这是一个用自己脑袋打马球的无头骑士.....旁白“您从没见过的精彩赛事。”

    “卡米西亚斯那个蠢材!!死光头佬!你这死斗鸡眼,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

    “是的,泰坦角力者,最恐怖的无畏冲锋者,赤红猎犬的副军团长,卡米西亚斯大人。还有这个.......”

    那是一个搓着手的巫妖,此刻,面上堆满了笑容,提着一包惨绿色的药剂......旁白“您绝对没有喝过的美味饮料,由炼金大师菲菲为您量身打造,健身强体的最爱。”

    “那个炼金符号,还有那个诡异的帽子......瘟疫暴君卡卡,她配的药亡灵都不敢喝,那些生者.,噗,喝下去肯定会被强化,但希望他自己还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以后可以试着把自己拼回原样。”

    “还有这个,这个,这个。”

    “担任坐骑兼解说的传奇骨龙,跳肚皮舞的蝮蛇女妖之王,摆占卜摊子的大女巫......我差不多懂了。”

    “是呀,我的情报人员已经伪装成游客去游玩了一次,还得到了一个开园第九名游客的纪念章,看来生意很烂呀。嗯,他也已经确定画册里的人物都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说.......”

    格蕾.丝猛地站了起来,诡异的双瞳中全是惊喜。

    “也就是说大帝还在!是的,只有大帝才能让这些王牌战士打扮成这个模样,也只有大帝才能让老大去乖乖玩滚球!!”

    “嗯,这只是初步的猜测。当年的事情疑点太多了,为什么禁卫军赤色猎犬会突然离开陛下前去千里之外,为什么其他三位天王的军团会突然被调到远离核心战区的边缘地带,并因此躲过了内战浩劫........或许,地下世界会给我们答案。”

    接下来,本来应该是震惊性情报的永夜权杖相关消息,在这两位眼中,由于那个小小的旅游册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我要去地下世界,马上。哼,该死的迪卡斯,还是大帝从一个弱小的食尸鬼一步一步提拔上来的,当年你叫嚣复仇和玉碎叫的那么厉害,还以为你是最忠诚的,结果,坚持了百年,结还是露出马脚背叛了,等大帝和老大回来,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犹豫了一下,莱因哈特小声说道。

    “其实,迪卡斯大人的背叛也有些疑点。十年前,当亚当.汉的消息传来,当复仇的提案在议会受阻,我们也不支持他胡来的时候,他不是独自硫磺山城找亚当复仇了吗?我们还以为他会就此一去不回.......”

    “是呀,谁都没有料到,他不仅回来了,回来以后还兴高采烈的举办了好几次角斗大会,我们都为他想通了而高兴,然后.....”

    “转眼就投奔了议会派......或许,这就是最大的疑点,陛下曾经多次称赞迪卡斯为自己最忠实的爱犬。这听起来是侮辱,但您也知道,大帝对狗有一种特别的热爱,迪卡斯也一直把这称呼视作最高荣誉和陛下的专属爱称。”

    “是呀,当年他打算用‘夜之狗群’这诡异的名字来取代军团编号‘夜之冬狼’时,也亏你拦了下了,可惜,禁卫军最后还是用了赤红猎犬,明明粉红女王队也很好听的。”

    “咳。”一声轻咳,最后化作心内的诽谤。“您的命名品味和陛下一般诡异,再加上那个要命的死亡之喉,就是陛下最后选择贝斯特大人而不是你担任禁卫军团长,常伴左右的缘由。”

    当然,这些话他不会说出口。

    “我相信陛下的眼光,既然他如此信任迪卡斯,那么,迪卡斯就应该是值得信任的.......或许,迪卡斯大人在地下世界遇到了什么,或是谁给了他指示.......”

    说着这话,两人的目光却一起投向了桌上的那个旅游手册。

    “我现在就出发。”

    “我无法离开西罗,只有靠您了,现在地下世界肯定不会平静,我们这些‘孤陋寡闻的军阀头子(议会的蔑称)’都能接收永夜权杖的消息,那些已经找了它一个世纪的家伙,绝对会倾巢而出。格蕾.丝大人,请已找到那个人为重,若我估量没错,这个权杖,很有可能是那个人布下的陷阱!”

    格蕾.丝也不是不听劝的人,这个小老弟明明不是四天王,却凭着自己对大帝的忠诚和智慧,一步步走到王权派的核心,他的建议,对自己这样的老家伙来说很有用,自然想要尊重。

    “对了,请带上阿当大人。若我的猜测没错,既然那个人打算开始兴风作浪,那么,他现在应该很期望和阿当大人重逢。”

    “你确定?好吧,我懂了,我会带上它的。”

    食肉者阿当,王权派最后一位大佬,第十二执政官,实际上作为憎恶巨人,智商并不算高,但若论个人战力,放眼整个西罗都没有亡灵敢挑战这个“不配成为亡灵大君和执政官的弱智低能儿”

    阿当智力的确不高,但在大帝离开后,他一贯听自己哥哥姐姐的话,只要格蕾.丝出声,他甚至曾经直接撕裂议会大楼,暴揍污蔑大帝的巫妖议员。

    看着离开的格蕾.丝,莱因哈特站起身来,看着窗外的繁荣景色,陷入了回忆和沉思。

    那是大帝的教诲.......

    “小莱因哈特,光会打打杀杀多不可爱,古惑仔打手做不久,只会横冲直闯的话会被人当傻蛋的,还是要多读点书做个正当职业者吧。对了,你喜欢历史吗?我一直认为,读历史会让人变得更智慧的,有空多读点历史书籍吧。”

    想起那双温暖的大手(回忆美化过中),温和知性且满是关爱的嗓音(同样被美化中),大帝过去的侍从小莱因哈特,如今的历史的观察者莱因哈特,也在尝试读史而知今,用双瞳越过时光的束缚。

    “您总是看着史书整夜发愁,似乎那些过去毁灭纪元的灭世浩劫和灾难随时都有可能再度降临,那些诡异的推演笔记我现在都无法看懂?秩序女神?死神艾耶?连锁反应?蝴蝶效应?陛下,您到底看到了什么,是什么样的绝望,会让您选择抛下一切,从新开始.......谁!!出来!”

    一声咆哮后,门外突然多出一个熟悉的笑脸,那是去而复返格蕾.丝。

    “莱因哈特小弟,自言自语还是小声点吧,否则万一传出去了,外人会把你当神经病的。”

    “您听到......”

    “没有,没有,我只会回来通知你一件事的,什么都没有听到。”

    看着这个努力装傻的骨龙女王,莱因哈特没好气的的笑了,她和阿当,都是自己在这个危险的国度最信任的人。

    “通知什么?”

    “以后我不叫格蕾.丝,改叫歌莉娅了,别叫错了哦。”

    闻言,莱因哈特倒是奇怪了。

    “为什么,都叫了千百年的格蕾.丝了,为什么突然改名?您不会听信了小巷子的那些算命先生吧,他们都是不学无术的骗子呀。”

    “不,不,只是出了点小麻烦,必须改名而已?”

    “不可思议!谁能让帝国一等公爵兼执政官的您改名?”

    “之前,元老院不是对全国的贵族体系和传承进行了整理吗。他们突然发现我的名字无法被魔法网络显示出来,也无法打印出来,于是建议我改名。”

    “无法显示?为什么?”

    “还不是格蕾.丝中的蕾.丝出了问题,据说,在某个偏远山区,蕾.丝就是某些性取向特殊的女性的别称。之前不是进行了系统升级,负责魔法网络的机关为了文明创建的分数,就对违禁词进行了屏蔽,现在,那个魔法网络自动把所有的违禁词都打上xx了。”

    “所以,若我坚持叫格蕾.丝,以后的名牌表上都会显示帝国一等公爵、第四执政官格xx.....那不就更丢人丢大了。没法,只能改名歌莉娅了,以后别记错了哦。”

    “您能更没谱点吗?您一个帝国执政官,就以这么奇怪的原因改名了?您的尊严和骄傲都在哭泣呀?”

    “好吧,据说根本原因还是某个大宇宙意志懒得在我的名字中间打点了,所以我就被改名了.......”

    ------------

    ps。依旧是无比良心的一更,感觉这样容易出精品,更好看......好吧,三江票、chayexs.com.chayexs.com推荐票继续求支持,就算第一没期望,也不能输的太难看,只是第二的话,下周也加更2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