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三十六章 交锋
    最先开始的,是一颗嫩芽。

    雨露落下,银色的嫩芽开始逐渐成长,它的枝叶在蔓延,银色的叶片一张张舒展开来,向着天空绽开.......

    接下来,花骨朵开始苏醒,它,不,她开始伸了一个懒腰,一片片薄纱开始散开,化作一片片艳丽的花瓣。

    漫长的成长期,在短短数秒内完成,可惜,这绽放的,却不是真正的玫瑰,而是少女指尖的寒冰玫瑰。

    “寒冰造型:玫瑰花园。”

    轻轻捏碎了玫瑰的枝条,让叶片和花瓣都随风而去,平淡的话语下,是**裸的杀意,伊丽莎的背后,是一片银色玫瑰的花园,而在数秒前,这里还是空无一人的空地。

    每一朵玫瑰都是一样精细完美,每一个根脉,每一条叶纹都在微微颤动呼吸,仿若真的有生命一般,单那银色的寒冰材质,却无疑说明了这是魔法造型的产物。

    接下来,起风了......不,空气依旧平静,仅仅只是那些玫瑰做出被风吹动的模样,无数的玫瑰花瓣随风而起,归入风中,化作随风而行的利刃。

    “杀意:与玫瑰共舞。”

    那看似轻描谈写的美丽场景,却是要命的死亡陷阱,这里根本就没有风,那些看随风而行的玫瑰花片,实际上都是被法师控制的寒冰之刃。

    每一件寒冰玫瑰花瓣,看似轻柔,实际锋利无比,它的锋锐都可以切开板甲重铠。

    所有的冰刃,都指向了一个目标......那是一颗火红的巨蛋。

    无数的寒冰花瓣袭击这颗巨蛋,但可惜,仅仅只是靠近体表,就被瞬间气化。

    但伊丽莎却不放弃,手指一弹,另外三朵玫瑰就在空中绽放,然后疯狂的吸收寒冰魔力强化自身,花瓣开始凝聚魔力的结晶,带着冰晶的枝条开始成熟壮大.........看来。是准备集合魔力来把大的。

    “哎呀,这么快就被逼出小涅槃了。你家的伊丽莎还真的不简单呀,和不成熟的安妮比起来,简直是压倒性的强呀,这是你教的?真是漂亮呀,没想到你还藏了这么一招。不过,我没看错的话,她的杀意是认真的?是真的想干掉安妮?”

    凭小红的眼力又怎么会看错,她现在如此说,不过是想给我难堪。

    我摇了摇头,知道她的意思,我的寒冰魔法又怎么会怎么精细到如此程度......

    “不是。你也知道我对魔法的理解很简单粗暴........”

    “集合魔力轰烂他,若轰不烂,就抽取更多魔力轰烂他,若还是搞不定,就多轰几次敲烂它的外壳,再集中火力轰烂他的核心。说实话,当年你的宣言让我和玛格丽特无话可说,对魔力的理解停留在炮台,对属性魔力的理解停留到颜色不同,元素操纵的如此粗糙豪放,完全不去理解元素的天性和属性,我真是无法理解你是怎么跻身半神亡灵法师的?”

    “有系统金手指呀,只要力量达标,境界不是问题!”好吧,这样的大实话,我是不会说的。

    人的天赋往往是有偏好的,出色的秩序之力天赋(圣光、律法都属于秩序之力的下级概念)、剑术天赋,已经让我轻轻松松成了王牌圣骑士,之后转型当黑暗法师的时候,黑暗魔法我的确学不好,但亡灵魔法明明属于混沌之力的下级概念,我也学的不错,说明我的混沌之力天赋也不错,这已经颇为难得了。

    至于需要细致控制的元素魔法,集中魔力轰过去有错吗?越是简单反而越是纯粹而强大,当年我发明的“冰河世纪”可是史上留名的强力禁咒,虽然它的原理依旧是集中魔力轰炸过去,只是那个魔力的量比较离谱而已....

    元素魔法起源于上古元素神,按理应该说属于混沌阵营,但由于破坏力出色,学习要求偏低,却已经成了两个阵营的主流魔法之一。

    “哼,世人对元素魔法的理解才是走入歧途........好吧,别这样看着我,我知道自己这方面很烂,你是风火大师,世人公认的放火高手。就不要欺负我这个寒冰小学徒了吧。”

    “不,也不至于妄自菲薄,你的小魔法虽然很烂,由于你的魔力纯净而储量巨大,禁咒等级的大魔法反而确实很可怕。但你的弟子,显然和你走完全相反的路线,她的魔控高到可以在冰玫瑰上雕叶纹,那玫瑰刀锋的创意也很不错,但过于精致反而容易脆弱,好像也做过头了。”

    “她毕竟是火属性半恶魔,就是学习寒冰魔力近乎百年,积累的寒冰魔力依旧有限,你也知道,我这里的寒冰咒法都是些大魔法,虽然不难掌握,但对魔力总量要求特别高,高级和禁咒她学不来,就反而在我不擅长的寒冰造型之类的小魔法上下功夫,但看来,效果不错。”

    我和小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却也同时也在小心的戒备,随手准备出手,避免交战双方出事。

    本来安妮就打算出外积累实战经验,得知伊丽莎也是黄金巅峰的法师,安妮就向其发起了挑战,而眼前的一幕,却也在预期之中。

    虽然都是黄金巅峰,但百年经验和积累,让伊丽莎占据了压倒性优势,很快,就把安妮打入了不得不龟缩的小涅槃状态,

    “啪!”一个响指,三朵已经积聚了足量魔力的银色玫瑰爆裂开来,碎片如刀锋一般锋锐,旋转的向巨蛋射去。

    “嗷嗷嗷!!!”

    而没有等到碎冰袭来,随着连声嚎叫,火焰巨蛋直接散开,四散的火焰先是化作火环四散,然后,却同时窜入空中,化作一只三米多宽的火鸟。

    “小涅槃吸收能量加上蓄力,能量蓄满到极限后爆发后来上一轮火凤斩,亚当的标准无耻战术。火鸟状态的安妮浑身温度可以轻松融化寒冰,属性相克太明显了,看来,你的弟子伊丽莎要输了。”

    我却笑了笑。“输不了,要不,我们赌点什么。比如你宝库里面的那套红宝石防护首饰?”

    小红也笑了。“不赌,这么多年了,有赌注的赌局你输过吗?”

    我也努力回想了,到真是的确没怎么输过......没百分百胜算得我自然不会赌,就算被迫入局,也必然会作弊,就算真的万一输掉,多半也会赖账。

    小红下定决心不赌,眼前的一幕,却让她有点后悔。

    火鸟飞到最高点,一声尖啸厚,却开始俯冲攻击,于此同时,伊丽莎的也没有停过,但在高热的火鸟面前,无数的寒冰尖、冰枪、冰锥还没有触及它,就在烈焰中化为雪水。

    面对眼前的危机,伊丽莎冷静如常,双手在空中一绕,早有准备的水气瞬间凝结,无数的寒冰丝线把火鸟绑的严严实实的。

    “你,绑不住安妮的!!”

    随着安妮的宣告和发力,不断有冰线被融化,伊丽莎又不断织出新的冰线,加固对火鸟的封印,此款,已经到了角力的关键时刻,那是火焰和寒冰的乐章,更是少女和少女的合舞。

    当伊丽莎成功织好大网,彻底把安妮封印其中之时,又是一声熟悉的凤鸣,火焰再度四散,然后聚集成火鸟,再度发起俯冲。

    “二次涅槃吗?小安妮学的很快呀。”

    这次,无形的水气之网已经用掉,伊丽莎已经没有拦截的办法了。

    而当魔法拦截无效,面对高速突进的安妮,伊丽莎已经退无可退。

    “法师被战士近身了,伊丽莎输了,啊啊啊,我早知道就该和你赌了。你又在虚张声势?”

    “不,这次若你和我赌,稳输!”

    小红还想问些什么,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大惊一声。

    面对俯冲的火鸟,伊丽莎居然深吸一口气,摊开双臂,准备伸手却接。

    “那火鸟化身的冲击是神剑凤之眷顾,她找死!”小红打算入场终结这场比试,我却被我拉住了。“别小看伊丽莎。”

    “滋滋滋滋!”那是肉片在铁板上被烧的熟透的声音,恐怕,双手已经被烤熟,但伊丽莎却仿若毫无知觉一般,自顾自的丢开法杖,收腹挺胸,收起右臂,冲拳!

    “铛!”这一拳下去,居然是铁锤撞钟一般的响声。

    而在一片晃荡之中,火鸟的元素之壳四散开去,露出了里面换头转向的红发少女.......

    接下来,就是一面倒的碾压了.......

    “骑缠,站立摔,握臂抱腿里勾、铁板摔、扳脖子、地狱大轮回.......这不是你那些奇怪的搏击技巧吗?”

    “请叫他法师护身术,这可是来自异界的珍贵搏斗技巧。”

    嗯,说摔跤技巧也没错......

    此时,安妮已经被十字固压住手臂,只能拍地求饶,胜负已分,伊丽莎完胜。

    “原来如此,半恶魔吗?还真是可怕的蛮力呀。”

    “是呀,这蛮力足矣和亚龙角力,你是没有看过她打扫,轻轻一提,就能把整个沙发抬起来,然后从容的取走藏在下面的私房钱充当欠的工资........”

    好吧,貌似一不小心又自爆了些什么,但此刻,这不是重点。

    “她还没有机会展示自己那集合了钢丝线、寒冰线混合的中近距离战斗能力,你忘记了她还是炎属性的半恶魔,对火焰伤害抗性高的惊人,再配上敌对属性的寒冰魔法和出色的近战能力,简直是安妮的天敌呀。”

    “你貌似很得意?”

    “当然得意,我的弟子打赢了亚当的弟子,虽然的确占了属性相克的优势,这不是说明我比亚当的教导能力要强吗?”

    “呵,是你和玛格丽特共同的弟子吧。

    终于,旁观了整场战斗,背后的莉莉丝忍受不住,插嘴了。

    “罗丝女士的信使已经等了两天了,请问大人何时见她?”

    “不急,黑暗精灵都是贱骨头,你好好和她们说话,她们是不会听的,先放两天,等她了解一下自己的处境。”

    闻言,明明是诽谤自己的同族,与莉莉丝同列的戴安娜和雅雯却拼命的点头。

    “据说来的还是一个中等家族的主母,那就更不会乖乖交流,依我看,必须先晾个半个月。”

    我和暗精灵贵族打交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颇有经验,这些女性贵族若是罗丝牧师的话,就会更加难以对付,在罗丝牧师和暗精灵主母眼中,所有种族男性就分两种,有主人的家养奴隶,暂时没有主人的野生奴隶.....

    我都不用见,就知道那个大使必然一口施舍的语气,开口就呛死人。

    “男性,愿光照在你头上(这是暗精灵最恶毒的诅咒),我们的女神下达了旨意,你要在........”

    基本上,和暗精灵的交涉往往就变成了她们单方面下达命令,你若答应就好,不答应就开战,这奇葩的外交方式九成九谈不拢........不过,黑暗精灵本来就不用外交,她们大部分时间都会直接打过来了,能外交就说明她们已经承诺了你的实力,至少,打起来会很不划算。

    我担保,现在暗精灵们还觉得我们欠了她们的人情.......为什么?那次两地下霸主攻击的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和背后阴人呀,在暗精灵们的诡异价值观中,没有趁火打劫,已经是及其了得的善举了。

    眼下,更是一种试探,如傲慢的信使依旧获得了优待,自然就说明了你又求于她们,那么,更加要命的条件就会接触而来。

    所以,和暗精灵交涉,所花的时间和耐心都少不了,谁先主动要求商谈,谁就在一开始落了下风。

    不过要比耐心的话........呵呵,我有耐心的很,最好等到最后一个地下霸主的信使也来了,大家一起来讨价还价。

    而此刻,在空地的另外一边,一群暗精灵公正骑士跑过,她们只穿单衣,赤着脚,却背着自己的沉重的板甲重盔,喊着杀气腾腾的号子从我们眼前路过......

    着眼前一幕不是有点熟悉吗?当时我就是这么处罚戴安娜的呀。

    看到我投以询问的眼神,戴安娜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次受罚虽然很辛苦,但到达极限后,我的确发现实力有了突破,这种赤足负重行军,对意志力的磨练和榨取体力极限都很有效,于是,就在队中推广了这种训练方式,有两个卡在白银巅峰的同伴,一洗澡就此突破了黄金阶。”

    那双美目中似乎还有些感激,我却没有错有错着的喜悦,反而忧心忡忡的问道。

    “我不是问这个,你们的口号.......”

    “那个呀,‘一二一二,努力锻炼,三四三四,罗兰逮住,五六五六,巫妖炖汤,七八七八,存下嫁妆’那是莫莫小丫头编的,提醒我们要注意眼前的目标.。”

    “别的就算了,嫁妆?你们就这么急的嫁人吗?那怎么拒绝了城里骑士小伙的追求”

    “哦,您误会了,这里的嫁妆是我们的习惯用语,您看,我们暗精灵没有其他种族的婚姻观念,都想找个伴侣,不是都是娶男人的吗?在我们习惯之中,“嫁妆”等于“娶男人的钱”,等于你们所谓的压箱底的老婆本呀。”

    无语的我晃了晃头。

    “我尊重各种族的习惯,勉强接受吧,不过,罗兰是不是........”

    话语未说完,两个暗精灵队长脸上却挂满了冰霜......

    “两次,我们的家,我们好不容易存下的薪水和家当,大人,就这一点我们绝对不能放弃,我们要给姐妹们一个交代!!”

    好吧,剩下的话不更是不用多说,这个黑锅,看来我是背定了。

    ============

    总算赶出来了,但还是不很满意,明天再调整修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