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三十三章 真相和半恶魔
    灰黄的油灯在风中游弋,不远处的大厅中,还有吟游诗人的歌唱,风中还捎来了香甜的酒香味和醉鬼的鼾声、交谈声,这恍惚于历史长河的氛围让人沉醉,似乎,的确是个回忆往昔的好地方。

    “铛。”投出一枚魔法金币,化作了不可视的隔绝结界,隔绝了所有可能窥视的目光。

    有些事,的确要交代了,那么,该从哪里讲起了?

    还是老调重弹吧,那该诅咒的混沌和没天良的秩序,那把所有种族和生命都扯进去的永恒之战。

    正如之前说过的,此战,永无终结,那么,为什么永无终结?按理说,战争这玩意,双方损失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停止呀。

    那么,就要从源头说起了。

    生和死,轮回不止。

    之前也提过,每条生命死亡之后,若其信仰秩序众神,灵魂被顺着天之柱一路向上,到达秩序众神的神域,成为为其提供信仰原力的祈并者,或是成为为其而战的神使、神侍,其中,最高级的,应该就是各级战天使了。

    基本上,你信仰某个神,就会成为他神域中的一员,祈并者是神域中最低级的存在,只需要不断祈祷为神明提供信仰原力,而若是当祈并者再也无法提供信仰了,那么,就会被舍弃,再度进入轮回。

    混沌方,实际上也差不多,只不过,比起用荣誉和神圣包裹的“引导圣洁的灵魂进入无忧无虑的天堂”,混沌之渊的方法简单粗暴的多。

    无尽的冥河流经了无数的次元,用秩序的那套说法“被诅咒的恶人之魂将永远遭受冥河腐蚀的痛苦”,实际上,灵魂属性本身偏混沌的、不信仰秩序众神的灵魂,死后都会进入冥河,不过,由于偏混沌的灵魂往往自私而妄为,说是恶人也没错。

    好吧,混沌方死者的灵魂顺着冥河一路流经无数的世界和次元,若是被那个世界的规则所吸引,就会爬上岸来,获得新生。

    比如若是在永恒之战的主战场之一的万渊平原爬上岸,那么,那个新生的魂灵的进化方向,可能是好战若狂的狂战魔,而若是在满是黑色混沌火焰的怒焰焦原爬上来,最有可能成为炎属性的恶魔,他们进化的终点,就应该是强大的巴洛炎魔。

    当然,各个世界和位面本身也是有偏好的,狡猾邪恶却遵守约定的魔鬼,不少前世就是骗徒、无底线的恶德商人、走空门的盗贼,而那些简直是混沌化身的恶魔,却偏向杀人犯、抢劫犯这种暴力罪徒的灵魂。

    实际上,在爬上岸前,冥河已经完成了生和死的轮回,上岸的恶魔、魔鬼完全是一个新的生命,他必然需要吞噬其他生命为生,弱肉强食是唯一的规则,在无法抵御的猎食者来临之前并进化的更强,是他们活下来的唯一途径。

    从冥河上来的恶魔、魔鬼,早就没有了自己身为凡人的记忆,空荡荡的大脑上记录的的,只有原始的吞噬、进化,每一个进化到一定程度的恶魔,都曾经吞噬过无数的同类。

    和他们讲秩序、和平的美好,讲合作共存,等于和一个靠打砸抢上台的恶徒谈社会和谐、助人为乐一般可笑,那不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他们过往的存在价值吗。

    即使恶魔们若能进阶到恶魔贵族,那么,掌握自己此世真名的它们,倒是可以回忆到身为凡人的记忆,但此时他们新的世界观已经养成,看过去的记忆,也就大概凡人看以自己为主角的小说、电影一般,对性格没有多大影响,新的经验和知识反而会让他们更加狡猾和难缠。

    即使强大能独自屠龙的巴洛炎魔,依旧只是常规恶魔的一员,成为恶魔贵族,即使最弱的男爵,也是可以单手碾压巴洛炎魔的存在,据说,他们的爵位,是混沌女神和混沌之渊直接赐予的,比恶魔公爵稍高的恶魔王子听起来不怎样,实际上却相当于混沌女神的义子,是对等秩序主神的存在.....

    幸好,有爵位的贵族恶魔由于太强,一般都无法前往艾希大陆,即使分身降临,也往往会遭到秩序众神派遣的神使和分身围剿。

    当然,不是每个偏混沌的灵魂都会变成恶魔的,大部分灵魂会一直无法上岸,只到冥河最尽头的混沌之渊,重入轮回。

    好吧,有生就有死,死者的灵魂会在重新转换,变成两方阵营的新兵,那么,永恒之战自然永无止境,这些,都是世界的规则,是和“天亮太阳要升起、海水是咸的”这类一样的世界常识。

    但一百多年前,有个人,却企图打破这一规则。

    他企图让太阳永不升起,他企图让生者死去,让死者建国,他企图让圣光就此消失…….他就是永夜大君,是的,就是当时极其中二发疯的我。

    咳,既然是黑历史,就少说两句吧,不管如何辩驳,莉莎依旧死在我的军团之下,死在我最得力的四天王之一的骨龙女王格蕾.丝的手上,也相当间接死在我手上,而当时处于巅峰状态的我,却不打算接受误杀友人的事实,企图挑战世界的常识,来扭转生死。

    在当时的我看来,若是仅仅复活成亡灵,依旧是死者,简直毫无意义,要复活,就要真正的复活。

    死者的灵魂的确在冥河中会失去记忆和所有,但这是需要时间的,毕竟,虽然冥河河水的确是任何生命的剧毒,但要迅速起效,也必须喝入体内。

    那么,我如果在冥河河水彻底起效之前,用预言法术找出莉莎的灵魂,然后把她拉出冥河,重塑肉身......

    这不是我的首创,而是早已经流传在法师之间的经典笑话,因为虽然理论可行,但冥河本身就可以吞噬任何触及到它的灵魂,既然碰都没法碰,又怎么拉起来。

    即使可以通过秘法提取部分冥河水制造药品的大恶魔,也根本不敢直接触及冥河,他们可不想重新从最低级的恶魔开始进化......坠入冥河,在恶魔间也是最恶毒的诅咒。

    不过,其实这个概念要修正一下,冥河是此世的灵魂之河,也是万物之母,她的确能让此世的任何灵魂沉入其中,但若是那个灵魂不是来源与她,而是来自异世.......比如,一个来自异界的穿越者。

    当年我也是捏了一手冷汗,万幸纯理论的猜测是正确的,但事实证明,这点滴幸运,却是不幸的开端......

    “你简直是疯了!!!你这是在挑战众神确定的秩序,你这简直是在同时挑衅混沌邪神和秩序众神的尊严!!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巨龙的震惊和咆哮就在耳边,我除了苦涩的点了点头还能说些什么。

    “是的,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确近乎疯狂。彻底打破生与死的境界,真是疯了。呵呵,有一就有二,若死者不被顺利转换,那秩序和混沌还打什么?双方都不会看着我胡来的。”

    小红大口压了一杯酒。

    “你遇到了谁?真神下凡了?若只是分身的话,当年的你打不过也逃得过吧。”

    “死神艾耶,最初的亡灵,最古老的神明。”

    “啪嗒!”酒杯直接碎在地上,酒香四溢,,上古红龙艾因美修斯长大了嘴,任由酒液留下,那白痴至极的摸样,真是罕见呀。

    “喂喂,形象,形象,这傻子般的摸样外传出去,你还怎么嫁人。”

    好心的提醒她,却把一把拉起,鼻子顶鼻子,眼睛对眼睛。

    “你,别,开,玩,笑,我们龙族几百万年历史中,哪一位都只出手了三次,而且对手全是真神!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一个近代的半神亡灵大帝而已,在远古多得是,你根本没有让哪一位出手的资格。”

    质疑的词语一字一顿,那双龙瞳中满是不信和质疑。

    “我,没,开,玩,笑,真的是艾耶,最古老的神明,跟随过混沌女神和秩序女神的超级老前辈,魔鬼这个种族前身高山氏族的最老之王,给予所有亡灵自由和智慧的最老死神。”

    “那你为什么还活蹦乱跳的?我不认为一个半神能够在他手中逃掉。被他盯上的真神也全部陨落,你就一个半神亡灵大帝,凭什么活下来。”

    回忆那个代表死亡本身的灰色身影,那个苍白手指上的血色玫瑰,我不由得的打了个寒颤,我也觉得,我现在还没有形神俱灭,绝对是一个奇迹。

    “.......现在回想起来,死神艾耶,从来不回复亡灵的祷告,却依旧代表着死亡的本身。或者,他的神职和存在概念,就是维护死亡本身的秩序,也就是说不动冥河、不阻碍秩序灵魂回归神侧,他就绝对不会出手。当年的我,动了冥河,直接踩了红线,还真是作死到家,自寻死路呀。”

    我下意识的抿了一口酒,却无奈的看着酒液从下巴漏出来,打湿衣襟,摇了摇头,无奈苦笑,那可是我此世最惨、最纯粹的一次败战。

    “他只用了一个分身下凡,只出手一次,就把我轻轻松松打趴,甚至灵魂半毁,一路境界狂跌。自那次起,我就绝了以不死生物封神的可能,因为那必须要挑战死神艾耶,而这无数年以来,死神之位都没有异位,就说明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

    “.......难怪当年亚当、玛格丽特能够战胜你,他现在应该还总是耿耿于怀,怀疑你放水吧,却没有料到当时你是伤的太重。”

    “呵呵,既然死者帝国不可能被建立,魔王注定要失败,何不把战胜魔王的荣誉给我的兄弟。不过,由于境界狂掉,原本的计划出现破绽,被玛格丽特看出来,假死差点变成真死,应该算是唯一意外吧。”

    “你还没有和我说你是怎么从死神艾耶手中逃过!!”

    “........你在奇怪为什么死者帝国根本不可能建立?其实很简单的,从艾耶那里我知道,秩序众神根本不会允许死者完全取代生者,那样生和死的循环就会打破。一个占地不超过世界一半的亡灵王国,已经是他们能够接受的极限了........”

    不可抵御的巨力板着我脑袋,小红一字一句的质问声在耳边雷鸣。

    “我,问,你,怎么从艾耶手上逃生的?不许转移话题!不许说瞎话。”

    灵魂之火在眼眶中闪烁,最终,我无奈的说了实话。

    ”不能说,真的不能说,这是为了你好。”

    龙女的头一偏,嘟着嘴,姣好的面庞上满是不屑。

    “哼,你不说我也猜得到。还不是你那最拿手的满嘴瞎话。不在任何一个神系之类的艾耶本来就是著名的谋反者,应该和你一样,对现在的世界都应该很不满,搞不好你还和艾耶达成了什么阴谋协议,比如一起推翻现有的秩序.....呜呜呜”

    接下来的话语已经说不出来了,我的骨头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被突然袭击,黑色的瞳孔中先满是怒焰,然后,双瞳一转,却恍然大悟猜到了什么,然后愤怒化作了惊诧,接下来,变成了恐慌和恐惧。

    “我,我,我......我不会猜中了吧??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呀。艾耶大人饶命,我还年轻,还没结婚嫁人,还没有养过小龙,不想被杀龙灭口!!!”

    “放心吧,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艾耶怎么会找你,你今天只是在这里喝酒聊天,什么都没有猜到、没有想到!”

    在我劝慰下,半响,她才冷静下来。

    “嗯,记住。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没说。龙神再上,我再也不乱猜了。”

    “不能说,真的不能说呀。”我点头道,也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这厮,怎么这么能胡猜,果然一如既往的超级乌鸦嘴,专业漏勺。

    “对了,那伊莉莎是什么回事?艾耶大人怎么会放过她?”

    即使这明显是转移话题,我又怎么会不识趣。

    “.......因为被艾耶追杀,我把当时的伊莉莎随机传送到远方,而等我恢复到能够移动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不过,伊莉莎却依旧在废墟中独自求生,且已经被位面规则腐蚀了成了半恶魔,剩下的,就是我把她安置下来,之后又带到了硫磺山城,后面的,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半恶魔?应该不是吧。一般的半恶魔,都是恶魔的后裔,然后血脉觉醒,通过仪式让自己恶魔血脉觉醒,来获得力量。而伊莉莎这样的存在,却是在死者没有完全转化前被世界规则腐蚀成半恶魔、半人类的存在,看似和普通的半恶魔差别不大,但实际上和普通的魔裔完全不同。”

    犹豫了一下,凭借对规则的理解,小红做出了判断。

    “也难怪你说她是莉莎也不是莉莎,原本的莉莎已经死掉了,现在的伊莉莎,应该只是她的一部分残渣、一部分灵魂碎片转化成的半人半恶魔。全艾希独一份呀。”

    “的确,艾耶也告诉我,只要沾染了冥河,那人已经彻底死亡,之后上岸的,只会是以其为原料的新生儿。而即使现在,混沌之渊依旧在不断召唤她的灵魂,企图彻底转化她为恶魔,她是在怒焰焦原上岸的,应该被转化的是炎属性的恶魔,所以,我传授她炎属性的敌对属性的寒冰魔法,来抵抗来自根源的腐蚀。”

    “你还真蠢呀,空忙一场,还差点把自己搭上。”

    “我无话可说,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蠢的一件事。不过,我却不后悔。”

    “你这辈子有后悔过吗?别说后悔,我都没看到你沮丧过。”

    思量了半天,回忆了无数让我难过、伤心的事件,最终,我笑了。

    “没有,既然每一件都是我当时真心的选择,也拼上性命努力到了最后一刻,即使最后以失败收场,我又有什么要后悔的。后悔只是否定我过去的人生,即使失败,总结教训,下次再努力就是。”

    “哼,你当然不后悔,由现在多出一个把所有心思放在你身上的女仆,哈,这不是和当年一样,亚当那小子痴恋莉莎,莉莎却只看着她的罗罗团长。”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我还烦着了。本来,我还因为这次会有可能,结果,伊莉莎和莉莎的喜好基本一致,完全对亚当无感。”

    “那亚当知道吗?”

    “你觉得他会不知道?那厮虽然智力九,但直觉灵敏的离谱。”

    “就像他明明知道是你是他罗罗大哥,却始终装傻一般。”

    “其实我也不确定,有些事,说破了多难堪,还是糊涂一点好吧。不过对于伊丽莎,他找我谈过,只说了一句话‘伊丽莎是伊丽莎,莉莎是莉莎,莉莎已经死了,我的心也死了’”

    “......我突然对亚当很同情了。”

    “我倒是很同情玛格丽特,看这情况,亚当在单恋了半辈子后,潜意思不断美化过去的记忆,莉莎在亚当心目中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符号了,他只是在记忆中反复回放、美化莉莎过去的影像,本能的拒绝任何人进入他的世界,活人怎么能够战胜死人。玛格丽特的一片苦心,注定要付诸东流了.......这么奇怪的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不,我只是对一句传言的真实感到震惊而已。”

    “什么传言?”

    “老处男会特别怜香惜玉,即使那女人不属于自己。啧啧,玛格丽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当年明明你各方面都好于亚当,人漂亮,实力强,处事成熟稳健,独处时还有那特别吸引傻女人的忧郁,那笨丫头莉莎都缠着你不放了。玛格丽特却还是放不下像只可怜小狗般到处惹事的亚当,帮他收拾烂摊子收拾了半辈子,最后苦恋了亚当半辈子......”

    圣骑士就是靠脸吃饭的,不擅长花言巧语怎么行,要不怎么能够获得丰盛的捐献,至于所谓的忧郁,当年我全身心都在考虑如何向不可能战胜的敌人复仇,自然忧郁的可以。

    “啧啧,呵呵。”

    “为什么怪笑?我说的不对吗?”

    “不,我只是对一句传言的真实感到震惊而已。过了婚龄期的老**,都会在不断拖沓和相亲中成为恋爱专家!”

    火花在两对眼睛中闪烁,最终,却化作两声无奈的叹息,毕竟,对相似弱点的伤害,只会造成彼此伤害。

    突然,那双龙瞳一下子亮了,小红一下子搂住了我,还刻意把我的脑袋摆在了胸前,那满身的酒香味和软香惜玉的触感,让我感觉十分诡异.....

    “要不,我们这剩男剩女就随机组合吧!我这样的,应该很和你的胃口吧。你虽然无法给我一个孩子,但你的确不算讨厌,来场纯粹的精神之恋也不错呀。”

    胸前的雪白软肉彻底压上去了,幸亏我已经不需要呼吸,否则.....

    “这.....这是表白!!!?有史以来第一次?我.....我的春天已经到来?我也要谈这辈子的第一次恋爱?”

    还没等我从混乱的思绪中想出回答的话语,背后却是一声熟悉的冷笑声。

    “哼,感觉到主人使用了隔绝境界,我还担心主人遇到了麻烦,一路辛苦找过来。原来在喝花酒呀,呵呵,大蜥蜴和骷髅头的爱情,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呀。或许,我可以联系硫磺山城日报和剧作家,市民们会得到很棒的闲聊题材,大剧院也会上演新的爱情歌剧。”

    若我还能够流汗,恐怕,背后已经是冷汗一地了。

    而小红,却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了,显然,刚才所谓的告白,只是在探知伊丽莎的到来后,直接做戏,摆了我一道。

    莫名的失落和失望从心底浮起,刚才的动摇让人恨不得把脑袋扎进酒桶,背后那刀割一般的眼神更让人想逃。

    “我......我,奥特曼在大战怪兽,我要去帮忙!!”

    丢下匪夷所思的话语,我就直接开溜,却在无意间,错过了背后属于女人的交锋。

    “我.....主人是我的.....”

    鼓起勇气的宣言,却只得到了对方同情的目光。

    “上次是妹妹,这次,大概是把你当女儿吧,你还真是可怜呀。加油吧,虽然长路漫漫,也基本没什么希望。”

    “我,不会认输的,即使对手是您!”似乎把对方的同情看做了胜算在握的从容,这次的宣言,却带着怒意。

    “放心吧,我对骨头没性.趣的。虽然罗兰的确很对我的胃口,但我的目标是生育小龙,虽然混血龙裔也能勉强接受,但他连那也没法给我,我可不是恋.尸癖”

    挥了挥手,示意伊丽莎离开,黑发黑瞳的龙女再度开始那让矮人汗颜的喝酒方式,整个脑袋直接伸进了酒桶,只听到咕咕的水流声。

    而满头雾水的伊丽莎,却刚刚走出酒馆,就看到了正在门口发愣的我。

    “这就是随口胡说的结果吗?果然,我才是超级乌鸦嘴呀。呵呵,原来,这世界真的有奥特曼大战小怪兽呀。”

    眼前的,是一台超大的地精机器人,他足足有二十多米高,有两个脑袋,一个头是喷火龙,一个头按我说的被漆成了红色,还装上了一个撞角,而左臂是机械臂,右臂,则是一个巨大的钻头!

    全身都是糟点的他正在和城管们大战,而且,还凭借着巨大的体积,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智者罗兰大人,您的设想果然带劲。看,这就是我们地精、侏儒工程学的结合产物,为了感谢您给我们的灵感和设计思路。我们为他起名罗兰二号!!您智慧的美名,天才的构思,将注定被所有的地精、侏儒传颂。”

    那扩音器嚎叫的声响,直接可以传遍大半个硫磺山城,于是,我知道,明天我会必然会登上硫磺山城通缉榜。

    “小红,我收回刚才的话,我......我后悔了呀!!!谁知道那些疯子会把我胡说的当真,还真的做出来了!!”

    那大型机器人,一边打还一边小范围爆炸,但马上,就有一个地精火侏儒跳下来敲敲打打,然后,那罗兰二号,又继续能够战斗。

    “咣当!”硫磺山城大本钟完了。

    “轰隆!!”早已经预定完蛋的看守所果然完蛋了。

    “轰隆!”“轰隆!”“轰隆!”连环爆炸后,才从废墟恢复不到两周的城管本部再度重回废墟........

    看来,已经不止是通缉榜了,直接可以上榜首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转头对伊丽莎说道。

    “.......通知名单上所有的人,今天晚上,我们就收拾行李连夜潜逃,哦,不,出使地下盟约!!”

    -----------

    ps1,为了故事完整性,这章一下不心快7000了,正常chayexs.com.chayexs.com更新差不多三章,搞到现在才完,希望观众老爷喜欢。

    ps2.求三江票支持,三江票每天都可以领一次头投一次.....虽然能够偷懒也不错,但松鼠也想当次三江榜首。明天继续努力爆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