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二十七章 脆弱的平衡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好吧,没多久,我只是想用用这两个词,事实上,才两天,硫磺山城就已经恢复了平静。

    当日,当所有逃犯和趁火打劫的恶徒被审判,或直接被无形的绳套挂在半空中,或干脆瞬间就脑袋落地后,那些还没有触及底线、或正打算触及底线的恶徒,在发现自己已经被架上了无形的断头台,立刻就停下了犯罪的步伐。

    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当外敌被肃清,四厅一院的司法人员抽出手来维护秩序,很快,硫磺山城就恢复了往日的秩序。

    而浑身满是大战后的创口,滑翔途中伤口还在向着地面下血雨的巨大红龙滑过小半个城市,狠狠的摔在圣光区后,当硫磺山城的守护神,上古红龙艾因美修斯伤重的需要上百个圣骑士和牧师一同为其疗伤的消息传出时,那三巨头袖手旁观,乘机排除异己的谣言自然不攻而破。

    相反,在某些有心人的操控之下,三巨头大战两地下城霸主,艾因美修斯还因此重伤的消息已经传遍大街小巷。

    当然,关于火元素之神封印的真正起因是不会说的,表面上的战争起因,一如既往的是地下城常见的攻城略地。

    强大外敌的存在,己方更加强大的守护者,差点就灭亡,却靠着守护者的拼命度过浩劫的庆幸和伤痛、感恩,当这些条件、这些复杂的情绪齐备之时,这座多种族混居的城市,在灾难值周,反而更加团结起来。

    若硬是要找些什么不同,恐怕,就是西红柿和臭鸡蛋全部脱销,原因?议会的背叛被揭露出来,那些被审判神迹一并处死的议员就是明证,现在议会大门已经涂满了西红柿和臭鸡蛋,所有的窗户全部被敲碎。

    几个小有名气的的议员出门的话,若不想干干净净出去,五颜六色的回来,那么,最好带个保镖,背个门板吸引火力。

    这次浩劫中累积伤亡三百余人,但逝者已逝,凶手已诛,受害者及其家属的怨气也有了发泄的目标,议会门口的水果摊已经超级脱销,社会一片和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甚至,在议会门口,已经有商人嗅到了商机…….

    “您还在用原始的西红柿和臭鸡蛋吗?过时了。侏儒炼金术特制臭气弹,3金币一个,臭味浓郁,经久不衰,侏儒彩色颜料炸弹,2金币一个,十三种颜色随机选择,每个附赠一张色彩卡,集齐一套,赠送侏儒工程小鸡一只!和地精不一样,我们侏儒工程质优可靠,绝不爆炸,绝不爆炸!”

    “地精烟雾弹!地精炸弹1至七号,威力保证,炸伤不炸死,报仇解恨必备产品,而且,价格便宜!!只有侏儒那娘娘腔玩意的一半!一金币一个!”

    “够了,审判厅的罗维.金币,我忍你很久了!你可以侮辱我,不可以侮辱我们侏儒族的智慧结晶!”

    “法王厅的娘娘腔米尔豪斯.作死风暴。是你先开口伤人的。你们侏儒有脸黑我们的地精工程?是的,你们的东西是不会爆炸,但那乱七八糟的额外效果比爆炸还可怕呀,你敢拍着胸膛说,你没被自己的侏儒传送器丢到半空中吗,没有被侏儒电网电到自己吗,没有被侏儒死亡射线变小自己吗,你们的侏儒工程就和你的名字作死风暴一样,专业作死!.”

    “是法力风暴,法力风暴!!”

    闻言,孩子一般体型的侏儒小伙子一下子怒极。

    “给我尝尝这个吧!!”他掏出一把玩具枪一样的工程道具,对着罗维扣下了扳机,然后…..

    “咯咯咯咯咯咯!”原地多出一只急着跳脚的小鸡,还有摔在地上的变鸡器…..

    “哈哈哈!我就说你们侏儒的娘娘腔玩意一点都不靠谱!”指着小鸡狂笑着,罗维还从怀中掏出了三个银色的小球,玩起了小丑的抛球游戏。”

    空手玩炸弹,却没有一丝恐惧,手也没有一丝颤抖,罗维在向观众展示了地精一族特有的勇气。

    “看我们奇迹的地精工程!我们从不否认神奇的工程学的不可预知性,但只要我们智慧的地精们努力研究,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地精工程学绝对会越来越先进!即使我的父亲、我的爷爷都死于意外,我也会继续下去,而且,我相信,就算我失败了,为了地精工程学的未来,我的儿子、孙子,也会继续努力!!”

    无视了脚下的愤怒的小鸡的攻击,罗维抬头挺胸,高声宣誓,仿若随时准备牺牲。

    地精们为工程学的舍身精神,意外的博得了观众们的惊呼和些许掌声。

    “说的好!”甚至,有人打算前来购买罗维的工程学用品,但罗维却继续说道:

    “我爷爷死时只炸了十三米的坑,我爸爸就足足炸了三十米,等我死时,一定要炸出百米的大坑!我们金币一族,一定要研究出能炸毁城市的大炸弹!!”

    好吧,马上露出原型的地精吓退了所有有意购买者,观众们更是直接后退了一大步,而,幸好他们退了…….

    “啊,这个扭曲的铜片是什么?”小鸡的猛烈攻击终于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罗维看着从衣服掉在地上的铜片,露出了思索的神情,然后,变得满头大汗……

    “保险螺丝啊!!!”

    “砰!”“砰!”“砰!!”

    “这….这只是小失败,我不会放弃的!我….我还会回来的!”

    好吧,展示完地精一族不惧生死的勇气后,他又展示了地精一族的日常作死方式。

    现在,在三连爆后,我们的地精工程商人带着黑烟。直接飞上来天,但那中气十足的吼声来看,这却只是开始……

    而在人群背后的我,却目睹了这闹剧,然后,转头对伊丽莎说道。

    “现在城内形势不稳,可由不得他们胡来。给我记录,最高法院行政院长令:下个月为工程学取缔月,城管和审判厅都行动起来,找点理由,把这些惹事的矮子都给我丢进拘留所反省一个月。”

    “只要是工程大师,给我先抓再搜,绝对错不了。抓错了怎么办?我亲自去道歉行了吧。放心吧,就像没有不**的男人一般,这世界有不爆炸的地精,不作死的侏儒吗,”

    “第二,贝亚兄弟还在拘留所吗?”

    “还在,它们的拘留还有三天。”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满意的点点头,

    “明天捎点工程学零件给他们,他们绝对会忍不住在拘留所里玩爆炸,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再关他们一个月了。两个硫磺山城头号爆炸狂不在外面胡来,那些工程学的麻烦没有领导人,取缔月会容易很多。”

    说完,我转头离去,城主府就在不远处了,但看到那个地上被炸得黑漆漆的法力风暴,我又停住了。

    “差点忘了。第三,等作死风暴从‘炸鸡排’状态恢复过来,告诉他和罗维,‘你们这两个月工资没了,我不管你们私下怎么胡来,下次再在外面说自己是最高法院的成员,败坏最高法院的名声,我就……”

    说到这,我一下子顿住了,这些小矮子天生胆气惊人,爆炸和空间旅行都是家常便饭,什么惩罚能够吓住他们了?我不由得有些为难。

    但伊丽莎,却在我耳边说道。

    “那就让两人交换所有的工程工具和成品,让地精工程师使用侏儒工程用品,让侏儒使用地精道具。强制他们各制造十件对方的工程道具。”

    看着这冰冷的俏颜,听着这银铃般的嗓音,我不由得愣住了。

    “让他们使用这比杀了他们还惨呀,地精工程学、侏儒工程学看似类似,实际上从原理到系统都完全不同,十件?搞不好要造一辈子。还要用自己最厌烦的道具,研究自己最讨厌的理论,真是酷刑呀。不过….”

    我比出了了大拇指。“好主意,越来越有我的风采了。”

    咳,言归正传。我选择走路去城主府,也是想看看风暴后硫磺山城的恢复情况,现在看到已经有上演闹剧的余暇,我甚是欣慰。

    好吧,作为幕后黑手,我倒是很满意“旁观者”和硫磺山城盗贼工会加起来的情报控制能力,至少,一切在表面在没有变化。

    是的,只是表面,这场大战打下来,两位地下城霸主联手出击,还只逃回了霸主本人,军队全军覆灭,这么劲爆的消息,怎么可能真的没有变化。

    “直说吧,你设立南翔律法学院,从圣堂教会挖角,一下子把律法系统扩编了三倍以上,到底打算做什么?”

    小红还在养伤没来,城主府中,玛格丽特和亚当已经聊天喝茶,当然,也会随便整理一下近期的收获,但我刚刚入座,玛格丽特就率先发难起来。

    “呵呵,那些小丫头这次死战不退,拼了命的保护市民,我很欣赏,只是让她们彻底融入司法系统而已。这也是她们多年的期望,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提起骨刀,小心翼翼的雕刻手中的黑色木杖。

    从结束审判后,我就开始迷上木雕了,这可是技术活,分不了心。

    “实话?”

    “太麻烦了,不想说。”

    玛格丽特摇了摇头,坐了回去,巫妖一如既往的有阴谋,但他不想说,那么,是怎么都问不出来的。

    猜出来?这厮的心思,诡秘异常,很多时候明明是胡作非为,到了未来却成了一手妙笔,他若是真心打算偷偷做些什么,就是全程目睹的贤者也猜不出来。

    曾经玛格丽特问过对方,但却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回答。

    “你们的思维方式太过直接,像你们喜欢下的战争魔棋一般,棋手争夺每个棋子的得失,积小胜而得大胜,看似大气,实际上斧凿气息非常明显,容易被人看破,反而落了下成。而我,则是围棋高手,我呀,棋子星落,有的是耐心等候,不争分毫,做的是大龙。”

    “围棋?世上有这个棋类吗?难道是已经消失在历史中的游戏吗”玛格丽特也曾经追问,但接下来,巫妖罗兰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对了,过几天,我打算建一个分院,最高法院卡隆城分院。”

    卡隆城的哼哼城主,在前些日子的袭击之中,已经死在玛格丽特的禁咒手上,他的卡隆城自然成了无主之地,而我的意思也很明显了。

    “难怪你扩充人员?你是打算占领卡隆城?”

    “当然,打了boss不升级就算了,捡不到宝也忍了,连地盘都不占,美女也不**几个,那不是一点爽点都没有,会扑街的呀。”

    好吧,他们和往常一般,直接无视了我的疯话,但实际上我说的却是主流观点的实话,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活得有趣开心就够了,没事讲个笑话自己偷偷乐,有事边闹边干大家一起乐,天天板着脸打打杀杀装逼打脸到底累不累。

    咳,好像串词了,能一口气念完肯定肺活量惊人。

    言归正传,我的确打算占领卡隆城,为的,却不是所谓的称王称霸。

    “一方面律法之力的确需要更多的信仰,另外一方面,我们的确需要更多的筹码,你们打算怎么应付地下盟约的麻烦?”

    闻言,大家却沉默了。

    地下城联军反攻地面,是绝大部分地下族群的共同期望,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我们能够打退两个霸主的联合,是因为他们接到了封印被加固的消息急忙赶来,搞不好还是用的传送魔法,身边只有一小部分近卫军团,比起他们实际上的势力,或许还不到十一,至少,我们没有看到他们手下的超级强者。

    而就算我们能够战胜地下城霸主,还能战胜成千上万地下城主的联军?我已经接受过教训,“历史”的洪流是抵挡不住,以为自己能够螳臂当车,最后的结果,却往往是被车轮们无意间压过去,再压回来。

    等两个霸主不肯放弃,回去点满大军,或者干脆带着三四百地下城主直接来硬的,恐怕,硫磺山城就会成为挡车的傻子,历史的痕迹——废墟。

    “我提个意见吧,实际上你们思维太僵化了。反对他们发动对地面的战争就非要站在对手席和他们打擂台?外交上总是唱反调,迟早会被孤立,你们够强,也可以随时走入,是可以无所谓。等安妮接手了,你们惹的敌人,积累的怨恨都会一起爆发,她招架的过来吗?”

    “那怎么办?”玛格丽特也反复思索过,但却没有什么办法。

    “我们呀,加入他们!是的,加入他们。现在四强分立,两边各半,还能保持勉强平衡,若又多了一个霸主,你猜会发生什么?”

    亚当一脸雾水,玛格丽特却若有所思。

    “是的,我们勉强算是打赢了两大霸主,自然也有成为霸主的资格。来的只有两个霸主,已经证明了他们内部不是铁板一块,那么,我们若倒向那边……”

    “是的,联军的领导权,可是奇货可居呀。”

    莫名的,我想起了在遥远的故乡,有个国家,就是五大老牌**中的新兴**,在成长中,不断左右摇摆,狂捞好处,还在集体投票中,用弃权、反对权不断恶心其他**,并最终成了新一代的霸主。

    “而且,我还有个重礼,一个可以把眼下微妙的均衡变成不可收拾的乱局的重礼哦。”

    “什么?”

    “什么重礼?”

    我得意的怪笑不已,把手上雕着的黑色木杖放在了桌上。

    “神器.永夜权杖哦。这可是相当亡灵帝国西罗王权的最高神器哦。永夜大君手制,绝对正品,接受验货,如有假货,假一罚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