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二十一章 钓鱼
    在某人毫无节操的扩大议员规模之前,硫磺山城议员曾经是颇为受人尊敬的职业。

    他们作为各行业的代表和各个种族的利益代表,能够和行政院、司法系统、城主进行交涉,提出意见和方案,若是这意见获得整个议会的支持,就是城主也必须正视。

    当亚当摆明了当吉祥物不管事,司法系统只对治安和审判感兴趣之时,很多时候,议会甚至能够让由独木难支的行政院让步,即使行政院的首脑是大贤者玛格丽特。

    当然,权利也代表着利益,仅仅只是一个商贸上的税款、商品的准入,就代表的无数金灿灿的货币,而随着这些议员们认识到手中的利益,又怎么会甘心只做一个区区的商人平民。

    毕竟,这个世界是有“天生高贵”的贵族的,甚至还是有“国即吾私产”的皇族,人心永远不会满足,在安逸的和平中,他们自然看向更高处……

    而如今,当普通的工人、农民、居委会大妈、卖鱼小哥都成为了议员的时候,当“清早跳广场舞到底算不算扰民”“议会能不能提供免费的午餐”这些议题取代了“是否向卡隆城收购黑金矿石”这类的议题,那些大商人和族长、元老议员们的身份,就无形中被拉低了,这自然让他们很不满。

    而当过于臃肿的议员配置彻底让议会变得缓慢迟钝,彼此对立的议员互喷、斗殴造就了市民看热闹的角斗场之时,原来的初代议员们,更是痛心疾首,并牢牢的恨上了那个貌似友善的建议者——魔鬼般狡猾邪恶的无眠者。

    “格兰特议长,请下定决心吧!!”

    此刻,在格兰特议长的办公室中,一群年轻气盛的盟约派议员已经把老迈平庸的议长团团围住,此时,却是逼着他下定注意。

    “现在满城都是逃犯,混乱已经不可避免的外延了,我们要向碌碌无为的城主抗议,把那个渎职的愚蠢面具人撤职查办!还有解散那群恶心的暗精灵娘们!”

    “是呀,城主代理安妮太过年轻,经验缺乏,又无法服众,才导致了乱象的发生,应该一并撤职处罚!”

    名贵红木制成的办公桌被激动的议员敲得啪啪作响,老迈的议长却转头看向窗外,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往日,到处是归家的人群,老人们带着孙儿散步,年轻情侣在花园中徘徊,沿街的店铺叫卖各种族特色的晚餐,香喷喷的菜香一直传的很远......

    但此时,到处浓烟滚滚,往日满是欢笑的街道,现在除了恐惧的尖叫和火光,什么都没有了!!

    “够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以平庸著称的老议长平静的摘下了眼睛,看向了自己这些衣冠楚楚的同僚。

    “什么?”为首的卡恩议员,却没有料到议长是如此反应。

    “啪!我说,够,了!”

    老者的咆哮,震惊了所有的议员,那血红的双瞳,仿若待人而噬的猛兽,即使他们已经习惯了吵闹的议会,却也震惊往日演讲如念经的平庸会长,开会就喝茶打瞌睡的老家伙,居然会有如此震怒的一面。

    “外面除了逃犯,应该还有你们的私兵吧,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在谋反!!”

    老议长的愤怒,让议员们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但被看做最有可能成为下任议长的卡恩,却站了出来。

    “硫磺山城属于大家的,又怎么会是谋反了?我们只是请亚当城主重新回来支持工作,并处罚渎职的官员而已。在事态稳定后,我们会请他担任永久荣誉领主。”

    看着这个衣着华贵的中年议员,满脸坦然的看着自己,格兰特议长先是一愣,然后笑了。

    “呵,你们也不傻呀。我懂了,你们怕了,你们怕老城主退位以后,还年轻的新城主无法在混乱的地下城世界庇护你们,你们想逼安妮走,然后让老城主当所谓的荣誉城主,继续当你们的保护神?”

    “您能理解就最好了,到时,您就是未来的行政院院长......”

    “无耻!!”

    一口唾沫,就直接吐到了卡恩脸上,瞬间,这个金玉珠宝行的大老板和善的面孔扭曲了。

    “你们想赶走别人的义女,再让别人为你们打生打死,无耻之辈们!亏你们敢想,亏你们有脸说出口,老夫羞于你们同伍!!”

    议员们想说什么,但狂怒的老议长却没有停下他的指责,他右手指着一个精神抖擞的老绅士。

    “卢纶斯!五十年前,由于你父亲犯罪,你全家沦为奴隶,被卖到卡隆城做邪教祭品,是心善的老城主冒着和卡隆城决裂的风险亲自出手救下的你。我还记得,当时你还是个孩子,你边哭边磕头‘救命之恩永世难忘’,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

    “图恩!你父亲曾经为硫磺山城因公殉职,你也总是在市民面前以英雄后裔的身份出现。哼!英雄后裔?一个临阵脱逃而又被流弹打死的逃兵!要脸吗?玛格丽特大人看在你们家人需要抚恤金过日子,给了他一个名誉的死法!你就是这么回报大人的仁慈宽恕?”

    “修德南!你,我们议会年轻三杰之一,你身世凄惨,家里十三口中被人灭族,只有你一个活了下来。我问你,是谁亲自出手,用了半年多千里追踪,抓回凶手公审,为你报仇雪恨?是谁安排助学金供你成年,答不出来?你是最擅长长篇演讲,煽动民意吗?我告诉你,是被你骂做魔鬼的无眠者大人!”

    “卡特!你被家族血脉诅咒,若不是大贤者......”

    “鲁纳斯!你.....”

    “还有你!卡恩!我问你,当年你被骗的弃家荡产?是谁帮你讨回部分家产,并让行政院为你担保,你以为凭你那张老脸,那些无利不起早的地精会借钱你?你同时欠玛格丽特大人和无眠者大人人情,你还有脸造他们的反?”

    一个个议员被点名痛骂,却没有人抬得起头来,毕竟,有时候,在一个知根知底的老人面前,心中有愧的人很难抬得起头,有时候,就算恶人也知道公道自在人心。

    “你们这些无耻之徒,似乎忘记了这里是哪里。这里是硫磺山城,是被诅咒的地下城世界呀,没有城主大人他们一百多年的庇护,你们这些没有力量的家伙,早就成了强者的奴隶和食物.....”

    “够了,不用你这个有史以来议会最平庸的老家伙出头,我们自己来做!”

    不只是羞的,还是气的的,满脸涨红的卡恩转头就走。

    其他的议员低着头,也不敢看同僚的脸,跟着卡恩就要出去,对被揭穿假面具的他们来说,这里每待一秒,就如刀割一般。

    但老者的讽刺,却在背后传来了。

    “平庸?我的确很平庸愚蠢,但知不知道,我还创下一个议会的记录?”

    虽然没有人搭话,但听到的议会的纪录,议员们都顿了一步。

    “我呀,格兰特.巴尔,这个平庸的老家伙,却在位时间十三年,是议会在位第二长的议长,我还想试试挑战我父亲老巴尔的十六年的记录。可惜,都被你们搅了。”

    这个以老糊涂闻名全市的议长,此时,却满脸红光,精神抖擞,一点都不糊涂不说,看同僚的眼光中多出现奇怪的情绪,那是.....同情?

    “哼,只是活着久,又什么值得骄傲的!”

    “哈,当然值得骄傲。前任议长李文思,东方人士,文武双全,顶着压力,打算精简议会人员,众人期待,结果?.......死了,在位三年,被一个路过的亡灵法师做成了僵尸。”

    “前前任议长卡罗文,擅长当众演说,深受市民好评,他曾组织游行示威,逼行政院长玛格丽特数次让步,被称为硫磺山城真正的无冕之王,结果?.......在位三年,死了,被一个掏包小贼一刀切开了肚子,肠子流了一地,死在无人问津的小巷。”

    卡恩和议员们刚刚还是满脸不耐烦,但此时,全身满脸大汗,背心冰冷。

    “前前任副议长本恩,呵呵,当时的议长卡雅是亲城主派,结果被他造谣乱搞男女关系,硬是逼得人家跳了楼。本恩的确是个人才,做的天衣无缝,让司法系统的那些狂犬都找不到证据,结果?.......被卷入酒吧乱斗中,失踪了二十多年,但每年卡雅的忌日,她的坟前都会多一个男人的零件做祭品,前年是右手手指吧,上面还有本恩那个老家伙的铜戒指,呵呵。”

    此时,所有议员都满脸恐惧的转过头,再也不敢瞧不起随时入土的老家伙了。

    “难道是亚当他们做的!!我还以为他们都是好人......”

    “玛格丽特大人和老城主都是好人没错。但你们知道吗,被你们骂做魔鬼般狡猾的无眠者,最先是被称作什么的?”

    “什么?”

    “比魔鬼还邪恶强大的法律刽子手呀。这是用来形容他的无形手腕,只要擅自过线者,践踏法典者,不管是谁,就是‘喀拉’一刀下去。你们以为就你们会煽动、修订舆论,掌控民意,哪位大人连记忆都能修改呀,让谣言像自己希望的方向变化,又算的了什么?”

    “我老头,就是有史以来在位最长的老巴尔,死之前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你们知道是什么?”

    现在这些满脸惊恐的议员哪有胆色搭话,脸色苍白的如尸体一般,到时带头的卡恩强撑着怒吼道。

    “老家伙!我才没兴趣知道......”

    但老议长却摇了摇头,满脸回忆的继续说道。

    “他对我说呀‘硫磺山城是地下世界的天堂,但那是因为有个魔鬼把所有的脏活都包着自己身上,把不如他邪恶的脏东西都干掉了,面子上自然如天堂般干净美丽。若你以后想当议长的话,很简单。蠢一点,不要有超出自己能力的野心,那么,你前面的蠢蛋迟早死光光,你就上位了。’哈,还真被他说对了,我们这两个活的最久的议长,应该也是历史上最平庸的议长了吧。”

    此时,卡恩哪还有先前的嚣张,他长大嘴,不住大口吸气,像一个上了岸的蛤蟆,他感觉,一个无形的铰链正悄悄的放在他脖子上,那丝贴近死亡的冰冷,让人窒息。

    “对了,你们其他人应该和卡隆城、你们以为勾结地下城盟约就能战胜三巨头?成为未来的贵族皇族?呵呵,你们是没有见过真正的战争,天真的孩子们呀。不管谁输谁赢,第一个要除去的,就是你们这些卑劣的背叛者呀。”

    “老家伙!!”

    生性冲动的修德南一拳就打在了老议长的脸上,格兰特议长狠狠的撞在桌子上,眼镜片碎了,老人嘴角、眼角都是血,但却满意的笑了。

    “呵呵,你以为我会你们说这么多是为了什么,我就不怕传出去?是因为我想活下来呀,蠢货们!是吗?无眠者大人,死者才不会泄密,既然这些蠢蛇已经出洞,差不多应该可以收网了吧。”

    “啪、啪、啪。”那是仿若骨头相撞的诡异掌声,但此刻,在众议员耳中,却是催命的音符。

    一个修长的倩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那银色的面具之下,却是一双冰冷的红目,而那诡异的掌声,却源自那执法者手中的水晶球。

    “银玫瑰!情报组织【旁观者】的头子!硫磺山城的地下女王!”这无眠者心腹手下,臭名昭著的情报女王的突然出现,击碎了议员最后的心理防线,

    “你你....”

    看着那满脸激动,无礼指着自己的议员,银玫瑰微皱秀眉,似乎有点不满,“啪嚓”一个响指,遍布房间的无形之线就收紧了。

    下一秒,所有议员脖子一紧,那无形的绳套,就把他们吊上了天。

    是的,从一开始,卡恩感觉到的无形枷锁就不是错觉......作为背叛者,他们已经被判决——死刑!

    “呃!!”数秒后,就如同被吊上岸的草鱼,还在挣扎的议员就一个个平静下来,永远的平静.......

    看到突然被吊死的同僚,老格兰特也是满脸紧张。

    而水晶球中声音,却让他放松下来。

    “原来我还小看了你和你父亲,算了,你还算让人满意,若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话,就好好管好你那个总是仗着你的名义惹事的孙子。对了,下次竞选的时候加油吧,期待你当选哦。”

    银玫瑰依旧不发一眼,鞠躬行礼后,就退了一步,重新消失在阴影之中。

    而靠在桌子上的老议长,大口喘息,却成了屋子里唯一的活人.....

    “哈哈,哈哈!!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

    即使银玫瑰已经走出了大楼,老人劫后余生的大笑声,传的很远......

    如今的硫磺山城,已经彻底陷入了混乱,逃犯和大商人私兵在打砸.抢,而城外,是黑暗精灵和正准备混入的精锐部队,似乎,地下世界天堂已经沦为了地狱。

    而在同时,在一座高塔之上,我正玩味着看着下面的混乱和不堪,而我背后,执法厅厅长雪蹄、律法厅厅长卡勒、审判厅厅长凯文,都满是愤怒的看着下面的惨状。

    “好了,好了,别苦瓜着脸了,都快烂到骨子里了,不流点血,怎么割掉腐肉,不被打的头破血流,怎么会记得痛。为了把和平的渴望印在这些蠢货的脑子里,为了硫磺山城未来三十年的稳定和平,就稍微忍耐一下吧。何况,我们的人也开始行动了,很快即能好转了。”

    而当银玫瑰,嗯,就是我的女仆长伊丽莎,再度出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情况再度有变了。

    “嗯?那群傻子果然勾结了其他地下城,军队要进城了?呵呵,四天王呀,我们有乐子了,一起去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