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十六章 预谋(新)
    那些脑壳进水的入侵者挂的倒是简单,仅仅只是入侵到玄关走廊,就死的只剩三个了,但事后处理反而成了我的麻烦。

    托伊丽莎的福,那些“安全”的地精器械的爆炸声响彻云霄,在安静的夜晚连隔壁三个街区都听得到,本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宅,这下,更是要臭名远扬了吧。

    而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发现报警地点是传说中的“毒瘤巫妖”的住宅后,城管大队毫不犹豫叫醒沉睡的姐妹,派出了三十精英骑士组成的豪华阵容。

    一个传奇圣骑士带队,三十位白银阶位以上的圣骑士组成的战团……足够挑战成年巨龙了,他们是来救人,还是趁机来除掉影响社会风气的“毒瘤”的,一目了然。

    “那个混蛋巫妖,总是抓不到他的证据,这次,雅雯带着a队救援,我带着b队突袭,呵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执法厅总是护着他,我就不信他这个巫妖没有一点违禁品。若这次成功拿下他,队长我请喝酒。”

    “哦,干掉他!为了我那些库房里的经典杂志…..都被炸飞了!”

    “呵呵,先是被绳子吊上了天,再被旋转到呕吐,然后被幽灵马带着撞墙......姐妹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为了莫莫的小熊!”

    “为了老娘的嫁妆!骑士团冲锋!attack!”

    从这些激烈的口号就可以看出,平时某人没少干好事……积怨不是一般的深。

    那个脑袋进水的巫妖虽然没有什么重大罪行,但若是轮到恶作剧对城管们造成的精神折磨,恐怕,所有的罪人加起来都不到一半。

    这次若拿下对方,既能够获得队长的奖励,又能对自己逝去的营地和过去的怨念报仇雪恨,从出发起,骑士团就爆出了惊人的气势和士气,以步兵跑出了骑兵速度的急速行军。

    而等城管们抵达后,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铁面钢卫(雪蹄)已经到达,而且,看到地上的尸体,脸色一下子都白了,找巫妖麻烦的打算一下子抛到了脑后。

    “黑暗精灵?为什么?”

    死者都是自己的同族,看这增加阴影移动能力的蛛丝影子头蓬,降低脚步声的厚皮猫步靴,泛着绿光的匕首和短刀,就算不考虑他们糟糕至极的名声,就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是毒之蜘牙的暗杀任务标准配置,这种二次进阶刺客,需要蛛后的祝福,只有暗精灵的大家族养得起。”

    若是地表,仅仅只是黑暗精灵这个种族就能当做罪行,即使在地下世界,很多地方对黑暗精灵也是先抓后审的,而且基本还不会抓错,当然,若是恶魔和魔鬼的话,先烧后审都不会错…..

    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种族本身就代表着善恶和所处的阵营,硫磺山城用“邪恶、混沌”的黑暗精灵当城市守卫,反而比较奇葩。

    若只是同族犯案,城管大队的队长戴安娜也习惯了,一样处罚就是,但背后的惊呼,却让她心脏为止停滞。

    “是第七家族的卡罗斯,武技长候补,他是魔索布莱城的外交使团一起来的。”

    “魔索布莱城?”仅仅只是想起故乡的名字,戴安娜也露出苦涩的笑容,作为信仰圣光的怪胎,她们过去在蛛后的领域可没有什么好回忆。“…….该来的还是来的,蛛后永远不会遗忘她的敌人,而黑暗精灵语词汇中根本没有宽恕这个词,她们根本不可能放过我们。”

    都是黑暗精灵,即使信仰圣光,那些阴沟里的手段也不会忘记,这也是对于犯罪者来说,硫磺山城的暗精灵骑士极其难缠的缘由之一。

    艾伦妮塔打算除掉这些蜘后的叛徒,暗精灵骑士们却也一直提防着这些来自故乡的“外交使节”,至少,大使团落脚的旅馆门外,轮替跟踪的侦哨都没有断过。

    但显然,她们还是低估了这些来自故乡的精锐,显然,她们成功瞒过了自己派出去的监视,搞不好,最近的连环杀人案也是她们做的…..

    “哟,这不是戴安娜队长吗?好久不见。”

    这只巫妖一如既往的睁着眼说着瞎话,但如今,忧心忡忡的戴安娜却没有找他麻烦的心情,她还在顾虑等天亮这个案子被摆到台面上,大使团死了人,从不吃亏的魔索布莱城会做出什么反应,会把这个损失摊到自己和姐妹身上吗。

    即使不考虑故乡的反应,最近城中有黑暗精灵流窜作案,本来就给城管们额外的压力,如今,这些突袭巫妖住宅的黑暗精灵死在了现场,也相当于被逮个正着。

    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有了预期,她更担心的是当市民得知那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真是暗精灵们,那么以她对族人的了解,找证据就更难了。

    若自己又迟迟无法破案,团里的名声会不会受到影响,毕竟之前已经有几个大商人被暗杀,迟迟无法破案,城管已经受到了不少压力。

    “戴安娜,这次运气不错,大商人夏文案子居然就这么直接破了。”

    “破了?那个针对商人连环杀人案?”闻言,众位暗精灵骑士猛的一震,满脸都是惊诧和不可思议。

    “有证据了!?”

    戴安娜有些不可思议,即使已经猜到了凶手是大使团的那些家伙,但暗精灵做案很难留下证据,而自己作为硫磺山城的执法者,尤其是对方还是外交使团,没有证据就无法动手,反而被牵制到只能外围监视。

    “有,那家伙居然把暗杀名单带到身上,这下,算是证据确凿,我们还可以借机向魔索布莱城提出抗议。”

    此刻,那个沉默寡言的高大铁块居然如此高兴,还真是罕见,也是,作为执法厅的负责人,连环杀人案迟迟不破,他担负的压力比自己还大。

    “对了,贝亚兄弟还在拘留所吗?”

    “嗯?贝亚?”

    “就是那对地精爆炸狂。”

    “哦,那对绿皮炸弹,他们为了省钱,居然用黑索金(一种炸山用的烈性炸药)做工程器械的动力源,那东西怎么可能不炸。他们现在还在坚持自己无罪,说那是自己的祖传秘方,绝对安全可靠。现在还不愿交付保释金和罚金,我们还在收集证据准备提起公诉,告他们制造危险、伪劣商品,但可惜找不到证据,他们的商品都炸成灰了.....”

    “证据有了!你看这些暗精灵,那些粉碎的地精器械,他们的死因是不是很熟悉”

    “雪蹄,看你外表这么老实,也是毫不留情的卖队友呀。”听到那牛头人执法官的激动发言,我不由得在内心为贝亚兄弟画出一个祈祷的十字,然后,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步,加入卖队友的阵营.....

    “大人,都是那些贪财如命的地精的错。我可是良民好人呀,前段时间我的女仆在安全地精器械买了一些家用品,结果,全部都爆炸了,幸好那些好心人替我挡了灾难,否则,死的绝对是我。大人们,请为我做主呀!”

    “黑暗精灵是好心人?巫妖不是已经死掉了吗,还能再死一次?而且你这个祸害真的能死就怪了。”看着两个眼角不住抽动的执法者,我已经猜到他们在想什么了。

    至少,那看我眼神,就仿若在说“你是把我们当白痴,还是自己是白痴”,这种不信任让人很不爽,尤其是我被亚神器诅咒所限,明明说的都是实话.....我是不知道这件事呀,那些暗精灵的确帮我挡灾了。

    喂喂,再不把我的话当真,小心我投诉哦,小心我偷偷给你们穿小鞋,送你们去硫磺矿当监工!

    “咳咳,贝亚兄弟的器械杀伤力应该没怎么大呀?”似乎总算想起这种眼光很失礼,戴安娜把目光投向了其他的地方,开始转移话题。

    她看到顶头上司在此,就知道今天找巫妖麻烦的打算泡汤了,但那些爆炸物的威力自己也尝试过,魔索布莱城的精锐不至于死于这种非预谋的小规模爆炸。

    “是这个。”雪蹄从尸体的伤口取出一些碎片,那是一些泛着银光的碎粒。

    “高纯度的圣银颗粒,被镶嵌在工程器械的引擎处,一旦引擎爆炸,这就如同矮人的火枪一般,爆炸提供初动力,真正杀人的,还是这些碎片。”

    看到这些圣银碎片,我的嘴角也开始抽动了。“伊丽莎......你还真是设计周到呀。”

    “看来,的确不是你的手笔呀,你是不是得罪了贝亚兄弟,他们打算谋杀你。”

    这下,不用我多废话,我的嫌疑也洗清了,圣银这种玩意,号称是受过秩序众神祝福的圣物,对恶魔和亡灵杀伤力极强,仅仅只是接触就会对我造成严重灼烧,还是直接伤害灵魂的真实伤害,我根本无法使用。

    “至于吗?做到这个地步。”我想起前段时间,伊丽莎手指绑着绷带,干活都不利索,肯定是为了装填这些圣银碎片吧,就算只是半恶魔,接触这些东西也不会好受呀。

    .“为了避免莫名其妙去读条复活,我还是先发她两年工资吧.......”

    “轰隆!!”突然,连环爆炸声之后,一个庞大的身影冲了出来。

    “挡住他!”

    “那是谁?”

    “嗷嗷嗷!”

    这时候怎么可能让可疑人物逃走,外围的城管围了上去,回答的却是狂傲的兽人战吼!

    但银光一闪,巨刀如游龙一般来了个大杀四方,在众人不信的眼神之中,众人的精良武器直接被砍断。

    “怎么可能!啊!”

    “小心,他的武器不对!不要和他硬碰硬!”

    “哐哐哐!”的脆响之后,在那把大刀之下,城管厚实的装甲如薄纸一般脆弱,刀光到处,惨叫连连,鲜血飞溅!

    接着冲势,狂暴的半兽居然就这么直接冲出了重围!

    “奥库,怎么会?!”

    戴安娜当然认得眼前这个双目赤红的半兽人,这个罪犯狡猾而凶残,当初城管们为了逮捕他,可是付出了很大的辛劳。

    “不对,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半精灵半兽人,青铜阶职业杀手,即使现在双目赤红,肌肉暴涨,仿若进入了兽人和蛮族特有的狂战士状态,但一个青铜级的战士,居然在一群白银阶以上的大骑士面前横冲直撞,怎么看都不可思议。

    “是那把刀!那刀有古怪,不要让它碰到!”

    很快,众人就发现情况不对了,即使大家的武器都已经很不错了,但在那把龙纹巨刀面前,也往往就是碰撞两次就直接一分为二的结果

    “让开!!”

    有一把好武器的确可以越阶挑战,但眼前的戴安娜可是传奇,双方差距太大了,同属史诗的圣剑银色复仇者更不会比屠龙刀逊色。

    “铛!”

    刀剑交叉,银色复仇者非常不走运的直接一分为二,但奥库持刀的虎口却直接被震的开裂,接下来防御姿态全无,被戴安娜狠狠地一脚踢飞。

    戴安娜用力颇巧,显然是打算留活口问情况,但奥库先是受到酷刑折磨,然后被狂化透支,再被以刀御人,接着被传奇骑士一脚踢到了胸口,接着,在地上吐了两口血,就这么要直接挂了。

    等圣骑士们发现情况不对,打算使用一天只有一次的圣疗救命之时,那奥库已经鼻息全无。

    “我需要解释!!为什么应该在硫磺山城监狱的奥库会在这里,为什么暗精灵刺客们会袭击这里!”

    那把只剩半截的银色短剑,已经指向了我,看来,今天不得到一个答案,她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但我却笑了......一切都如预期一般,鱼儿还是上钩了。

    与雪蹄相对一视后,我保持沉默,最后,还是他站了出来。

    “是这样的,其实罗兰和我们司法系统有点暗地里关系,他可是灵魂学和拷问刑罚的大师,若我们遇到了嘴硬的囚犯,有时就会拜托他......”

    这些解释,其实都是实话,至少,是雪蹄知道的实话,而戴安娜也隐隐约约的发觉了一些不对,司法机关实在太过纵容眼前的巫妖,那次追杀他遇到无眠者大人也很蹊跷,眼前执法厅厅长也到的很蹊跷。

    “是的,大家实际上都是自己人呀。”我不能说假话,这话绝对真实,实际上说的却是我即是无眠者本人,而在圣骑士们眼前,却以为我说我和司法系统的有交易来往,此刻,戴安娜也如我预期的一般,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哼,不管谁保你,别让我逮到你犯下罪行!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收队!”

    离开之际,还当着上司对我恶狠狠地恐吓,还真是典型的蠢蛋骑士呀,好单纯,好利用!

    而当我笑着看着她们带着尸体收队离开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奥库刚刚逼出来的口供已经在那个叫艾伦妮塔的实验品口中得到证实,我已经抄录两份,用秘密渠道送给玛格丽特和亚当大人。不过,大人,花这么大精力演戏,居然还暴露了您和司法系统明面上的关系,值得吗?”

    “当然值得,说实话,我还是小看了那个变态杀手,他手上居然有这么重要的秘密。而为了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暂时安心,奥库必须死,还必须死在世人面前。这样,只要让那个实验品真的出逃,大使团连夜出逃的消息也像真的了。之后,只要实验品乖乖把假消息递上去,他们应该不会怀疑情报已经走漏。”

    “仅仅只是为麻痹那些家伙,就演出这样一场戏?还赔上了一把史诗神兵?”

    “那把屠龙?那是把坑爹货,那个1%几率狂化居然是持有者每秒增加1%,也就是说2分钟后必然狂化成六亲不认,这不是坑爹吗,送出去也好,何况,我记得城管部队有个人可以使用这把刀,而城管不就是我的手臂吗,她们的力量,不就是我的力量吗。”

    “......我怎么觉得是你在怜香惜玉的保护她们,让她们追查的线索从此断掉,免得牵扯太深,当了炮灰。”

    “哈,想象力真是丰富。”我打了个哈哈,抬头望天。

    “没那回事。这件事涉及到地下城城主联合和元素邪神,还牵扯到议会的那群混蛋叛徒,她们战力不错,但有的事情是要动脑的,政治能力如此之低,牵连进去连炮灰都不如。好不容易搞出一个圣光骑士团,白白牺牲实在太过可惜,我还打算让她们为我多卖几年苦力呀。”

    说到着,我却莫名的兴奋起来。

    “上古邪神和地下城霸主,总算有值得全力出手的敌人了。呵呵,或许,这正是新的时代到来的预兆呀。”

    ------------

    ps1。不知怎么不能修改,就删了重发。

    ps2,新书求支援....有票票的书友支援下吧,松鼠也更有码字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