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8章 被擒
    看最快chayexs.com.chayexs.com更新

    “什么?他刚才竟然是设计引我下来,要一举杀我们两人?”

    辉光脑子瞬间短路,完全无法理解,一个二星武士,见了他们不想方设法逃跑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击杀他们?哈哈,这玩笑开大了吧?

    就在他觉得荒诞的时候,一种死亡的危机感涌了上来。

    “嗞!~,竟然是真的要击杀我们!”

    一道金芒将半壁天空都照亮,他瞬间相信了,大吼道:“心意相通,合二为一!”

    辉光辉明本就是两兄弟,他们修炼的武技乃是一种十分罕见的合击之术。必须要心意相通,也只有双兄弟修炼起来才易于常人。平日里两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也是为了增强心灵感应。在危险的瞬间,两人施展出了最本能的力量。

    两人的身影瞬间好像重叠在了一起,四拳挥出,犹如双掌,一股惊人的力量爆发出来,迎向那骇人的刀锋!

    李云霄瞳孔骤缩,原本一切算计清楚,想不到对方竟然有联手攻击之术,内心顿时一阵苦笑,要败了。

    “轰!”

    两股力量相撞之下,青月宝刀传来悲鸣一声,光芒骤失,变成普通的形态掉落地上。李云霄整个人被力量直接震了出去,空中鲜血点点,触目惊醒,狠狠的摔在街角!

    寂静!

    梦舞看着整个过程,心中大震,不仅是李云霄表现出来的实力,竟然逼的两位镇国神卫出手,而且她刚才似乎一阵恍惚,好像李云霄在震飞的时候,竟然还回头朝着她一笑,叫她逃跑!

    虽然没有声音传来,但脑海中的确是回荡着他的声音,“逃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舞看着满身血迹倒在街角的李云霄,双腿如何也迈不动。但她也只瞬间的呆滞,就醒悟了过来,自己一定要逃跑,逃回去搬救兵!

    她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逃跑两个字,双目中猛地闪现出决然之色。突然拔地而起,飞快的朝着学院方向跑去!

    “啊,那个小妞跑了!快抓住他!”

    隆浩一惊,猛地喊道。但他突然发现,没有一个人响应,那些士兵全都趴在地上受伤不已。而辉光辉明两兄弟根本不是他能指挥的动的。

    辉光神情的复杂的看了街角躺着一动不动的李云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二星武士竟然会逼得他们兄弟施展出联手武技,这在以往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即便是现在,也觉得一阵恍惚。

    他走到青月宝刀前,五指一抓,那宝刀瞬间飞入他掌心,仔细看了一翻,虽然有所损伤,但依然大体完好。

    “啊,大,大人,这把青月宝刀……”隆浩慌忙走过去,额头上趟着汗珠,想把刀要回来。

    辉光眼中精芒一闪,直接将刀收入储物戒子,打断道:“隆队长,犯人我们已经帮你拿下了,就不打搅了。”

    他同辉明直接翻身上马,就要离去。

    隆浩大急,这把刀可是他耗费了全部家财,而且通过父亲的关系,才让梁文宇大师亲自出手为其打造的啊,“大人,两位大人,那把……”

    “告辞了,隆队长不用相送!”耀光声如洪钟,直接将他的话再次打断,驾着马转身就走。

    耀明的眼中露出一股讥讽之色,也随即驾马追了上去。

    “啊!~,天啊,我的玄兵宝刀啊!~”

    隆浩整个人觉得天空一片昏暗……

    “你们这群猪,快起来,给我起来!”他嘶吼着朝那些受伤的士兵踢去,“把这个小子给我带回去,让我丢失了宝刀,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

    梦舞疯狂的在大街上跑着,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救人,赶紧找人去救他!

    李云霄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来来去去,全是他的影子。想到最后喋血在街头的那一幕,她的心如同尖刀刺入一般疼痛起来!

    “我一定要找人救他!”

    她疯狂的跑了一阵,才稍稍冷静下来,发现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突然见到前面一片巨大的宅院,门口还有士兵守卫。她心中一惊,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突然眼中一亮,内心大喜道:“竟然是李府,他是李家的长孙大公子,找到了李府,这下有救了!”

    在李府之中,一名华衣的男子正在小院中赏剑,喃喃赞道:“果然是二级玄兵,仅仅是封印状态就散发出这等强大的力量,解封的话更是难以想象!”

    他正洋洋自得,突然看见一名仆人朝内堂跑去,眉头微微一皱,喝道:“九五二七,你去哪?”

    九五二七是那个仆人的编号,李府实在是太过庞大了,为了方便管理佣人,全都抹去了本来的名字,用数字代替。除非做事出色,得到主人的赏识,才会赐予名字。九五二七是一个低等下人的编号。

    九五二七见到男子,急忙躬身谦卑道:“逸少爷,门外有一个女子,说是云霄少爷被禁卫军抓住了,让小的去通知大老爷救人。”

    “铮!~”

    宝剑光芒一闪回鞘,整个小院内似乎暗下几分来。李逸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轻咦道:“那个废物不是在学校厮混吗,怎么会和禁卫军起冲突?”

    九五二七慌忙摇头道:“小的不知。”

    李逸闪过蔑视之色,冷哼道:“一个废物,被抓就被抓,有什么关系。你去告诉那个女子,就说大老爷已经知道了,让她不用操心。”

    “是!”

    九五二七急忙点头,然后一阵小跑离开。

    他竟敢随意假传大老爷的话,而且对于李家长孙大少爷的生死如此淡漠,九五二七却没有任何觉得不适,反倒理所当然的样子,小跑着回信去了。

    李逸则再次取出宝剑,露出观赏之色,仿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梦舞焦虑的门口来回踱步,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这才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小心询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去救他?”

    九五二七摇着脑袋指了指天,“这是上头的事了,我们做下人的哪里知道。大老爷说了,让你放心就是。”

    梦舞自然知道所谓的大老爷乃是天水**方第一元老级人物,被封为靖国公的李纯阳。

    当朝至国王以下,最有权势,声望最高的六人分别是镇国神卫大统领萧轻王、迦蓝学院院长钟离山、术炼师公会会长许寒、宫廷首席术炼师张清凡、帝**方第一元老李纯阳、当朝文丞首辅蓝弘。

    前四人几乎从不理会国事,所以当今朝野,几乎所有大小贵族全都依附在李纯阳和蓝弘两大对立阵营里。

    既然李纯阳说了放心,梦舞的心头就应该松了口气才对。但她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反而内心有种愈发压抑的感觉。她默默的一个人在街上走着,朝着学院的方向而去。

    李云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间黝黑的囚牢内,手脚经脉全被斩断,使不上半分气力。他微微一惊,发现囚牢内并不止他一个人,十几双黑洞洞的眼神全都直溜溜的盯着他看。

    “吓!~~”

    他吓了一跳,从地上窜了起来,那一双双死寂般无神绝望的眼睛,让人望去无比的惊心,“这是哪里?”

    “小子,你醒啦?”一位瘦骨如柴的老者用嘶哑的声音道:“嘿嘿,这里是隆家的地牢。你小子真有种啊,我听那些看守的说,你好像是把隆家少爷的双手都打断了。”

    李云霄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奇道:“隆家地牢?不是都城大牢吗?”

    老者瞪眼道:“都城大牢?那里可都是关押朝廷重犯的地方,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是隆家的私人牢狱。”

    “私人牢狱?哼,隆家可真大胆,竟然敢私设牢狱!”李云霄冷声道:“等我出去后,就直接去举报。”

    “出去?举报?”那老者突然大笑起来,似乎笑得过猛了,有些咳嗽,“咳,咳!~,你太搞笑了。你打断了隆家少爷的手,还想出去?我年轻的时候,大概就你这么大的时候,有一次从隆家门口经过,随意吐了口痰就被抓了进来,一直关到现在。唉,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

    “……”,李云霄看了老者一眼,囚牢中虽然昏暗,但他看得一清二楚,老者的面容皱的跟松树皮似的,两鬓白发苍苍,怎么说也有七八十岁了。

    老者笑声停了,指着蹲在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道:“他八岁的时候跟着父亲进城卖菜,不小心多看了隆家一位丫鬟几眼,就被抓了进来,现在已经四十八岁了。”

    “四十年……,那丫鬟都成老妪了……”,李云霄额头渗出丝丝冷汗,这隆家也太无法无天了吧?他安慰道:“老人家别担心,我肯定可以出去的,到时候我把大家都放出去。”

    老者明显不信,摇头道:“年轻人,别做梦啦,安安心心的呆在这吧。不过好在一天也有一顿饭吃,虽然都是些发霉的东西。”

    长期的无厘头囚禁,已经让这群人彻底的对人生失去了希望。

    李云霄也不再解释,右手手掌撑地,左手和右脚则向上弯曲,形成一个圆环,开始闭目凝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