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 十九 惊变
    千夜在垃圾场中走了一圈,发现蝎针已经变成一堆零件,彻底损毁报废。他将这些零件分开,小心地埋到垃圾场各个角落。

    蝎针是红蝎的制式武器,独此一家,所以哪怕是一个零件也不能随意曝光,否则的话就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然后就是处理狼人的尸体了,尤其是身上带着人类咬痕的那些。

    不过千夜有点奇怪,狼人是很看重群体的种族。他们轻易不会让族人的尸体如此暴露荒野,而现在这么多狼人死在这里,却始终没有看到新的狼人来善后,说明整个部落多半出了什么事。

    千夜最后找到了两根夜瞳用过的棱刺,然后再清洗了一把血族战士的匕首,这就是他全部的防身武器了。至于他原本带出来的一些零碎小东西,连同红蝎军刀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深夜尚未过去,荒原上的风仍然冰冷。不知是否久悬头顶的利剑终于有消失的可能,千夜抬头看着那轮占据着小半个天空的血月,都不觉得有丝毫嗜血燥动,甚至感到殷红的颜色有点淡了,或许再过两天绯红之夜就会过去。

    黎明终将来到。

    不过虽然暂时解除了黑暗之血的威胁,千夜依然需要谨慎,并且要尽量避开帝**方和门阀世家。那里强者如云,天知道谁会发现他身上流淌着一半的黑暗之血。

    千夜首先要回灯塔镇。算一算,他已经前后五天没露面了,不过在永夜大陆这种混乱之地,一个人的失踪不会引起周围多大骚动。

    奔行数小时后,灯塔小镇就出现在千夜眼前。小镇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是千夜却觉得似乎有些过于安静。天快亮了,接近地平线的地方还是一片的黑色,但是天穹上方开始发白,有微光。这个时候,至少拾荒者应该起来了,开始准备外出的行装。

    千夜没有直接走向尚未修好等于是敞开着的大门,而是绕到侧面,缓缓接近城墙。

    从千夜站立的位置看过去,秃头警长坐在城楼上,帽子倒扣脸上,好象正打着瞌睡。显然镇门修好前,警长只能每天值夜了。虽然警长无时无刻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但是千夜知道那只是假象。就他隐匿潜行的能力,在夜间靠得近了,都会引起警长的警觉。

    千夜选了个离警长稍远些的位置,轻轻一跃,就无声无息地上了城墙。就这样一跳,千夜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跳跃能力显著增强,差点没控制好直接过了这堵不到五米的墙。他正想向镇里去,忽然间感觉警长睡觉的姿势似乎有点不自然。那个姿势如果久了,应该很不舒服才对。

    千夜伏低了身体,几乎贴在城墙上,向着城楼接近。相距很远,他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血腥味道。夜视能力更是让他清楚看到警长胸口的一团血渍,血迹早已干涸,都有些发黑了,和他黑色的制服几乎融为一体。

    警长已经死了,坐在城楼上的不过是具尸体。

    千夜心里咯噔了一下,又伏低了些,把自己藏在阴影里。

    警长虽然只是一个最小不过的官,但是他代表了帝国的秩序。有他在,就意味着这块土地依然是归帝国所有。所以哪怕外来者的实力比警长更强,也不敢轻易杀掉他。杀了警长就相当于挑战了帝国的尊严,帝国远征军的驻地可离这里不远。

    千夜向镇内望去,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即发现自己对于生人鲜血气息的感知更加敏锐了。好消息是,血肉气息果然不再引动他任何饥渴症状。

    但是千夜完全来不及高兴,就发现镇内的血气竟然少了一大半!

    千夜跳下镇墙,先是在附近几户熟悉的普通居民屋子外绕了几圈,确认睡在里面还是原住民,然后就向不远处自己的曼殊沙华酒吧潜行过去。

    酒吧一片狼藉,刚装好几天的大门歪在一侧,窗户没有一扇完好,里面所有家俱物件都成了一堆碎片,其中还有几滩触目惊心的血渍。

    不过从卧室的方向,传来阵阵响亮的呼噜声,甚至穿过走廊,回荡在大堂中。

    千夜没有直接过去,而是绕到后门进入酒吧,再无声无息地走进居住区,两侧的客房里都没有动静,声音在他自己的卧室里。

    一个年轻男人怀抱着一枝猎枪,正靠在沙发上,睡得十分之熟。这个家伙明显是被指派留守,等待千夜出现的。

    但是几天都不见千夜回来,这个留守的家伙也就失去了警惕,开始偷起懒来。不过这种地痞混混,也不能指望太多了。

    千夜用匕首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这个年轻男人立刻就被弄醒了,从酣睡中被硬生生拉出来显然让他极为不爽,还没看清眼前是谁,就喷出来一连串的脏话。

    千夜直接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立刻让他弓得象个虾米,后面半段粗口全部回堵在了嗓子眼里。随后千夜就把他的脸朝下按死在沙发里,然后用膝盖狠狠撞击着他的肋部,接连数下,直到听见几声喀嚓的骨裂声,才算罢休。

    千夜一放手,年轻男人就想要尖叫,可是咽喉上那把短刀的寒意让他把所有的惨叫都吞了回去。

    “这里发生了什么?是谁派你来的?如果你的回答不能够让我满意,我就把你的手指一根根切下来。”千夜冷冷地说。

    年轻男人看清是千夜后,立刻畏缩起来,急忙说:“我是严老虎的人。前天远征军派了两个连过来,到灯塔镇搜捕血奴。我们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继续说。”千夜把短刀压了压,在他脖子上切出一道血痕。

    那年轻人似乎感觉到千夜眼中平静下的杀意,立刻打了个寒战,快速地说:“黑流城的齐公子对你和赵公子很不满意。他因为你们输出去了一大笔钱,还有一把高级原力枪。所以就想办法让远征军出动了两个连,以搜捕血奴的名义过来,实际上是......是为了杀掉你和赵公子。”

    千夜心中一紧,他很清楚搜捕血奴对灯塔镇上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些消失的人呢?”

    “大部分就地杀了,有些则被远征军带走了。”

    “严老虎呢?他在哪里?”千夜问。

    年轻人颤抖着说:“他在赵公子那里。”

    千夜点了点头,缓缓收回了短刀,说:“既然你很老实,那么我就给你个活命的机会。立刻离开这里,有多远就滚多远!”

    “是,是!谢谢您!”年轻男人的头点头象鸡啄米一样。

    千夜转身向外走去,刚跨出门口,忽然反手甩出一根棱刺。棱刺飞射如电,瞬间刺穿了那个混混的咽喉!

    年轻混混愕然看着千夜。他手中的猎枪已经瞄准了千夜的后背,但可惜的是,他再也没有力量扣下扳机了。

    千夜又走了回来,拎起混混的猎枪看了看。

    这就是一把燧发长枪,可以使用土制霰弹。由于做工粗糙,十米之外就不能保证威力和精度了。但是在近距离上还算是一把威力不错的杀人利器,至少比短刀好用。千夜从混混身上翻出了十发霰弹,把尸体扔在地上,这才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酒吧。

    酒吧里一片狼藉,甚至连青石地板都被一一撬开,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洗劫一空。在生命最黑暗阶段陪伴着他的曼殊沙华,就这样化为乌有。

    离开酒吧时,千夜并不愤怒,反而异常的平静,还有一点点兴奋。

    这在红蝎的训练中,是出战前最好的状态。

    千夜直奔赵公子的废弃厂房大本营,据说严老虎接管了灯塔镇后,这几天一直呆在那里。

    天光仍然没有降临到地平线上,前方那一栋栋高大厂房的剪影分外阴森,就象随时可以吞噬人的怪兽。里面只有一座厂房被赵公子改造过,可以住人。其它的全都是废墟。

    这座厂房外面明显有战斗的痕迹,弹壳洒得到处都是。

    千夜捡起一枚弹壳看了看,心立刻微微一沉。

    这颗子弹是帝国远征军制式的突击步枪弹,这种枪虽然是几十年前就退役了的古董货,可也比普通土制武器威力大得太多了。

    既然对方能够动用大量军事制式武器,那赵公子多半已经凶多吉少。

    厂房的大门开着,但是千夜却没有正面进入,而是几步助跑,然后飞跃到外墙上,借助冲势一路攀援而上,转眼间就翻到厂房顶上。

    严老虎在这里并没有布置岗哨,让千夜很顺利就通过楼顶的出口,进入了厂房内部。

    厂房内部贴着墙壁有三层建筑,其余是原本的大厅,里面有一座巨大的动力主机,但现在早已变成一堆废铁。

    千夜还记得这里最上层是赵公子原本的居处,中层则是护卫和帮派元老的房间,下层住着一般成员。

    千夜从顶层下来,自然就先到了三楼。他无声无息地走到赵公子的卧房外,立刻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而且已经不新鲜了。

    千夜停了片刻,才轻轻推开门,向里面看去。

    赵公子倒在地上,满身是伤,一截小腿已经不知去向。他最后的动作是挣扎着爬向壁柜,在地板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赵公子的眉心处有一个弹孔,不过脸上却有心满意足的微笑。

    千夜无悲无喜,进入房间,在赵公子身边蹲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