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十六 轰杀
    千夜觉得这个爵位血族也有些奇怪,虽然表现出来的只有四五级力量,但是战技和反应却远超高级血族战士。

    联想到之前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两名血族战士,千夜隐隐感觉到,这名上位血族可能是同样的情况,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压制了实力。对方至少也应该是一名血骑士,甚至有可能是八级的爵士。

    不过千夜还在等,等王尔德松懈的一刻。

    眼看大局已定,王尔德终于松了口气,微笑着说:“夜瞳小姐,现在大局已定,你连逃都逃不了!如果你肯束手就擒,然后劝你的父亲放弃抵抗的话,那么子爵阁下会非常高兴,并且愿意给你一个相当不错的位置,也许子爵夫人很适合您?但是......”

    王尔德脸忽然就沉了下来,阴冷地说:“但是,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么把你的尸体送回给你的父亲也是一样的。而且那个时候,我可不能保证你会变成什么样。你知道,我们那些黑毛的朋友非常痛恨血族,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你就算变成尸体,该有的待遇也一样都逃不掉!我想我们的朋友并不介意死的还是活的。或许你可以试试等援兵,比如说,那个二级的小家伙......”

    夜瞳的指尖在微微颤抖,显然已是极为愤怒,她转开目光,脸上满是轻蔑的神色,根本不愿意和王尔德再多说一句话。

    她的目光扫向周围,寻找着可能的逃跑机会。但是那些黑色巨狼和血族战士封堵了所有通路,在被血链枷锁锁定的情况下,她根本跑不过这些四条腿的凶恶家伙。

    王尔德满意地看着夜瞳,目光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她全身上下游走。即使以血族的标准,夜瞳也有倾城魅力。她更是具有天然的魅惑异能,难怪连子爵那种冰冷嗜血、野心勃勃的大人物也对她动了心,不顾将来可能的复仇风险而想把她收入私房。

    “她最好是抵抗到底,这样或许我也能有机会试一试味道......”王尔德抚摸着下颌,出神地想着。

    就在这时,一声尖厉的狼嗥惊醒了王尔德的美梦!他立刻感觉到头皮发炸,濒临死亡的危险直觉不断尖叫着,让他几乎发狂!

    王尔德本能地转头望向危险袭来的方向,身体则已经开始做出规避动作。

    眼角的余光中一点刺眼银色闪光在不断放大!

    是银色的光芒!

    血族最痛恨的就是银色,在黑暗中的银色光芒往往意味着最糟糕的事。王尔德一扫到银色,本能地就向前一扑,根本来不及去想这是从何而来的袭击。

    王尔德一瞬间只觉得仿佛有一柄大锤狠狠砸在腿上,把自己整个人都砸飞出去,而右腿则立刻失去了知觉。

    埋在垃圾层中的千夜透过瞄准镜,看着一团银光火焰炸开,然后王尔德的一条右腿就脱离了身体,凌空飞了起来,那截物体嘶嘶作响着,迅速弥漫上一层黑气。王尔德本身则在空中翻滚着,被冲击力炸上了天空。

    这一枪没有射偏,只是王尔德的反应实在太快,居然在不可能的瞬间还能做出最正确的闪避动作,躲开了致命的要害。光是从这种战技等级来看,他就起码得是个爵士。

    而破魔秘银弹的威力远远超出千夜想象,有“重型弹头”威力加成的这一枪要是击中了身体,立刻就能要了王尔德的命。

    千夜顾不上遗憾,迅速压入第二颗破魔秘银弹,在过程中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瞄准镜。当装填完成时,准星已经指向了王尔德落地的位置。这种极限装弹,极限瞄准,极限射击的技巧,是千夜经过无数次苦练才磨砺出来的。

    当王尔德摔落在地的时候,第二发破魔秘银弹已经呼啸而出,化为一团银光,轰在他的胸口!

    这一枪王尔德再也没有余力躲闪,他一声嘶喊惨呼,胸口处立刻开了一个大洞。迸发的银光照在他的脸上,就象泼了浓酸,瞬间就让王尔德的整个脸融化,露出森森白骨。

    王尔德发出垂死的惨叫,凄厉的声音刺破了夜空,远远传开。

    千夜还冷静地观察了整整一秒钟,确定就算浸泡在传说中的吸血鬼始祖血池里也救不了王尔德的命之后,才挪动枪口,指向了另一个方向上的狼人。

    在观察和移枪的过程中,他又把第三颗破魔秘银弹压入枪膛,然后开始疯狂地催动原力潮汐,不顾剧痛强行席卷过胸口区域,向蝎针中注入最后的原力。

    兵伐诀之所以压倒其它功法,成为帝**中下层主流的修炼法,除了能够在初期迅速提升实力之外,还在于它能够比其它功法更快地向原力枪充能。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时间差上一秒都是生死之差!

    虽然变故突如其来,但连开两枪之后,千夜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血族战士迅速向他藏身处扑来,一时之间夜瞳的包围圈出现了漏洞。

    夜瞳并没有乘机逃跑,反而一咬牙,如幽灵般追蹑在一个血族战士身后,短刀狠狠插入他的心脏。而同时两根棱刺从她手中飞出,射入一头想要过来捡便宜的狼人体内。棱刺上的剧毒立刻发作,那只巨狼冲出十余米,就一声悲鸣,栽倒在地。

    狼人首领极度愤怒地一声长号,所有的狼人都掉头扑向夜瞳,而他自己则向千夜冲去。在它心目中,千夜的威胁比夜瞳要大得多。

    破魔秘银弹的威力,大得让每个黑暗种族都会胆战心惊!

    千夜眼看着狼人首领飞速接近,却并没有射击。狼人以狼形态奔行时的本能反应比血族更为迅捷,完全可以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就变向闪避。而且狼人的身体恢复能力也不比血族差,这一枪要是没有打中要害,那它们过段时间就能够恢复过来。

    “来吧!该死的家伙!一命换一命,还有得赚!”千夜在心中默念着,盯着狼人首领运动轨迹的目光冰冷而平稳。

    干掉了王尔德,千夜已经找回了全部生命的意义,现在要是再多一头五级的狼人,那这辈子就值了!

    这就是军人的算法!

    狼人首领已经冲进十米距离,它忽然一跃而起,凌空化出人形向千夜扑下!

    就是现在!

    千夜等的就是狼人的战斗扑击!

    他上身忽然后仰,枪口抬升,同时扣动扳机!时机、角度精准得仿佛事先预演过一般。

    破魔秘银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美丽耀眼的银色光芒,瞬间射入狼人首领的胸口!

    随即一大片银光从狼人首领的后背飞出,留下一个如海碗大小的恐怖伤口!银光如喷泉般洒向空中,点点液滴折射出光陆离奇的颜色。

    狼人首领仍然落到了预定位置,狠狠一爪挥下,蝎针脱手飞出,然后那记重击再无阻碍地轰中千夜胸膛!不过这一击没有如预想的把那个脆弱的人类开膛,只是将他远远击飞!

    狼人首领发出一声受伤野兽的愤怒咆哮,再次跃起向千夜追去。但它只跑出几米,就一声哀鸣,扑倒在地。破魔秘银弹透体而过时,已经把它的内脏全部烧焦。它的生命力再顽强,也无法抵抗出自人族真正强者之手的破坏性力量。

    千夜摔到了数十米外,喷出一口鲜血,随即失去了知觉。

    另一个战场上,夜瞳情况也不是很好,她终于击杀了全部血族战士,解除掉自己身上的血链枷锁。但是此刻她身上也多了数十道伤口,左腿小腿更是不自然地扭曲,腿骨都被一只狼人咬断。

    可是周围还有四个狼人!

    夜瞳咬着牙,剧烈的疼痛让她的额头上全是冷汗。她的棱刺已经用光,惟一的武器就只剩下那把特殊材质的短刀。她向千夜的方向望了一眼,终于一咬牙,转身向外逃走。

    千夜只有两级,被狼人首领击中,必死无疑。

    这批狼人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强,即使夜瞳解除了血链枷锁,恢复力量也还需要时间。但是狼人们显然不会留给她任何机会。夜瞳本来想带走千夜的尸体,把他留在这里的话,就会变成充满仇恨的狼人们的晚餐。但现在,她已经顾不上他了。

    四个狼人不紧不慢地在夜瞳身后跟着,他们并不担心她拖延时间。在这样重伤的情况下,夜瞳在恢复力量等级前就会消耗掉全部的体力。这是狼人的狩猎本能。

    夜瞳刚刚出了垃圾场,突然间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从旁边扑出,狠狠将她扑倒在地!

    影狼!

    这是狼人中最凶残狡猾的杀手,它早就到了,却一直埋伏到了现在。

    夜瞳脸上闪过绝望,然后突然变得凶狠。从她双瞳深处忽然涌上浓浓血色,一道无形冲击从她眼中射出,狠狠撞入影狼的脑袋!

    影狼一声哀鸣,动作顿时僵滞了一下。夜瞳抓住这一点机会,将短刀用力刺入影狼的下腹!

    影狼怒吼起来,一爪打飞了夜瞳的短刀,然后咬在她的手臂上,喀喀几声将她双臂臂骨全部咬断!

    等夜瞳失去了反抗能力,并且意识陷入昏迷,它才逐渐改变形态,变成一个充满野性味道的青年男人。他看了看腹部的创口,显得极度愤怒,狠狠踢了夜瞳几脚。

    “够了!把她弄死了,价值可就没有那么大了。”从黑暗中走出一个老人,在他身后跟着十余个狼人。

    影狼向夜瞳一指,怒道:“但是这个冷血种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屈服!而且她杀了我们这么多的族人!”

    “那是杜克子爵需要考虑的事情,和我们无关。我们需要交给他一个活着的夜瞳,而且不能缺少任何重要部位,否则的话就不算完成了交易。”老人缓缓地说。

    影狼胸口起伏不定,怒视夜瞳一眼,一口口水就向她吐去。

    然而诡异的是,这口口水飞到一半,就悬浮在空中,开始缓缓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