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 二十八 伤亡指标
    红蝎队长一把抓住马鞭,轻轻一带,就把那年轻军官拖下马,重重甩在地上。年轻军官的几名近卫吃了一惊,大呼小叫地拔枪,看样子竟然准备射击。

    砰砰砰!枪声响起,一声声节奏分明。

    如此干脆利落的点射,自然不可能出自这些连一个原力节点都没有点燃的私军之手。还没等千夜动手,一名老兵就扣动扳机,一枪一个,将五名胆大包天的卫兵全部击毙。

    “你们想造反?”队长冷冷地扫视着周围聚拢过来的私军。

    这些私军面面相觑,正在推弹上膛的手却没都停,眼神中居然颇有些要动手的意思,看得千夜异常不解。

    能够使用原力的人,和没有点燃节点的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生物。这不是数量能够弥补的,就象一百只羊也杀不了一头狮子。这些私军和红蝎战士间的差距可比羔羊和雄狮之间还要巨大。他们哪来的勇气和信心敢向红蝎军团挑战?

    难道这个任务其实是一个陷阱?

    千夜似有所悟,立刻从背后摘下了原力步枪,开始运转原力充能,转眼间就在枪膛内凝成一颗原力弹。要对付幕后的强者,只有使用原力枪才有威胁。

    地上那年轻人被摔得差点直接背过气,好容易缓了缓,一抬头立刻凄厉地惊叫起来。他眼睁睁地看着红蝎队长面无表情地压低枪口,然后扣动扳机。

    轰鸣枪声中,年轻人的四肢全部打断,当场晕死过去。

    这时一名中年男人才跑出人群,一脸惶恐地擦着满额头汗,连连点头弯腰,说:“我是负责这个小镇的镇长,也是领主大人以前的管家。领主大人吩咐我来这里迎接各位大人,同时有些情报需要报告各位大人。”

    队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才道:“说!”

    中年男人陪着笑,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画像,递了过来,说:“这个女人就是领主大人的未婚妻,她被叛军抓了去。请各位大人务必把她带回来,尽可能不要伤到她。领主大人说了,事后除了已经缴纳的军费,另外还给您准备了丰厚的谢礼!”

    队长接过画像看了看。

    那是一张颇为清晰的素描人像,上面是个十分美丽的少女,双眼天然就带着淡淡的妩媚,很有些勾魂的味道。她看起来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上穿的却是当地普通人的衣服。

    队长把画像传给每个队员都看了一遍,就收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对那中年男人说:“这事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的吗?”

    中年男人大惊,失声道:“什么......什么遗言!大人您这是在开玩笑吗?”

    队长冷冷地说:“我从不开玩笑!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才会想借我们红蝎军团的手把他给除掉。我对你们这些贵族间的政治毫无兴致,但是既然想利用红蝎,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干掉你,只不过是给你那位主子一个警告,红蝎这把刀太利,不是他能够玩得起的!玩过头的话,小心把他自己的脑袋割下来!”

    队长说完就拔出手枪,毫无停顿地对准中年男人的额头扣下扳机!

    那个中年男人眉心处立刻出现一个血洞,带着满脸愕然,慢慢倒了下去。

    千夜皱了皱眉,低声问旁边的一位老兵:“这样好吗?”

    老兵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我们每次行动都有伤亡指标!”

    “伤亡指标?”千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就是说我们行动的时候,可以‘误伤’一些地方上的人,专指贵族。”老兵解释道。

    千夜深深吸了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此时,地方私军气焰全消,竟然有人开始偷偷往后退。很快有几名原本隐在人群中的军官开始发号施令,维持队伍。

    队长冲着他们冷笑了下,“这次任务,红蝎自己做,不需要你们配合。我可不想到时候背后挨枪子。”

    人群中的军官默不作声。这个时候谁敢多话,谁就是在找死。

    红蝎小队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山林中。叛军留下的痕迹异常明显,连千夜这样的菜鸟都绝不会跟丢。就这样红蝎小队直扑叛军老巢,把所有叛军都堵在了营地里。

    叛军的营地设在一座山峰上,三面被悬崖包围,只有一面有路进出。

    这里十分隐秘,低矮的灌木和齐胸的野草遮蔽了天然道路,若不是近期有人进出又不懂得消除痕迹,确实难以被找到。但是这样的地势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出路被红蝎一堵,就无人能够逃脱。

    营地里大约有一百多人,听到动静全都从营地中冲了出来。但是他们看到缓步逼近的红蝎战士,脸上立刻都是绝望。

    这就是叛军?看到这些人时,千夜就不由自主地浮上疑问。

    这一百多人中,倒有一半是老弱妇孺。他们衣衫破破烂烂,个个形销骨立,手里拿着的大多是原始火枪,甚至还有铁铸的刀剑。在看到他们之前,千夜一直以为铁只是铸造生活用品的金属,作为武器,至少也应该是合金铜以上吧。

    千夜看到了三个点燃了原力节点的战士,但是他们都只点燃了一个节点。整个营地中甚至都找不到一把原力枪。

    这样一支队伍,难道就是叛军?那些能够把林熙棠死死拖在西疆,无法打开局面的叛军?

    这是一营难民还差不多。

    队长却似是早有预料,上前几步,拿出口袋里的画像扬了扬,说:“这个女人在哪里?最好自己走出来!”

    “是我!你想怎么样?”从人群中挤出一个少女,含怒盯着队长。

    队长掏出备忘录,看了看任务说明,说:“嗯,你父亲原本是这里矿主,据说偷偷资助了一支叛军队伍。另外听这里的领主说,你是他的未婚妻?”

    少女大怒,叫道:“他胡说!我和他毫无关系,只是那天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就逼着我跟他!我不愿意,他就想办法害死了我的父亲和真正的未婚夫,又说我们家是叛逆!从曾祖父时候起,我们家族就为帝**方效力,每一代都有人在战场上捐躯。难道我们尽忠报国,最后就要落得这样的下场吗?”

    队长脸上毫无表情,淡淡地说:“也许事实真是象你说的一样,也许不是。但既然我们站在了这里,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从性质到结果都已经无法改变。”

    “难道一个子爵就能在帝国只手遮天了?”少女悲愤叫着。

    队长依然平静,说出来的话却冷酷无比,“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是的。”

    少女脸上显出绝望,慢慢冷静下来,问:“那现在你想怎么样,把我们都杀了吗?”

    队长第一次沉吟起来,他的目光又扫过营地里的人,眼前这些老弱妇孺显然是少女家族的领民仆从之流。

    他想了想说:“按照任务的要求,你应该跟我回去,但是我个人并不建议你这么做。当然,如果你坚持,并且觉得以后或许还有复仇翻盘的机会,也可以尝试。”

    少女当然明白回去是什么结果,当下斩钉截铁地说:“我死也不会让那头猪碰我一个指头!”

    队长点了点头,抛过去一个手指大小的瓶子,说:“很好,那你自尽吧。喝下这个,你会毫无痛苦地死去。”

    他又指了指另外两个点燃了原力节点的人,说:“你们也必须死。至于这里其他的人,我就当没看见。”

    片刻之后,三具尸体就摆在千夜面前。

    “扛上他们,我们走。任务完成了!”队长说。

    千夜扛起其中的一具尸体,默默跟着部队,沿着来路返回。

    这次任务完成的异常轻松,甚至没有真正的战斗。可是队伍中的气氛却很凝重,包括队长在内,所有的老兵也都不说话。

    回到镇上,把三具尸体交给地方私军之后,红蝎的飞艇腾空而起,返回总部。

    在飞艇上,千夜望着舷窗外的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秃头船长也似乎失去了活力,“蝎尾”飞得平稳无比,简直象换了一艘飞艇。

    这时坐在旁边的队长忽然说:“菜鸟,看到了吗,这就是现实。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等以后你就会明白,政治不是我们这些人的领域。作为军人,我们只不过是帝国手中的一把刀。让我们刺向哪里,就得刺向哪里。至于对错是非,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

    千夜长出了口气,但心情依然沉重。所谓政治,确实是无法用刀枪和武力解决的领域。

    在这帝国微不足道的边疆一角,千夜都体会到了政治的混浊,那位远在西疆,以一已之力镇压大局的男人,负担岂不是更加沉重?

    回到红蝎,千夜立刻申请出任务。

    只有在与黑暗种族面对面的对决中,千夜才感觉能够找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同所谓政治相比,和黑暗种族的厮杀战斗反而更加单纯。

    不过这次申请被搁置了整整一周,才收到了回复。千夜被调去参加一个重要任务。

    这是一个被红蝎内部标记为一级的重要任务。帝国西疆的一座城市中,发现了黑暗种族的秘密基地。

    因此红蝎的人员配置少有的豪华,卫立时上校亲自带队,一共出动了三十名红蝎和两百名黑蝎,而千夜是队伍中惟一的一个菜鸟。这个安排倒并不出奇,作为菜鸟中的第一人,千夜此时的战绩已经可以力压许多黑蝎级别的老兵了。

    任务所在地紧临着林熙棠镇守的两大行省。千夜已经听说有些叛军其实和黑暗种族暗中勾结。或许这次任务,能够间接地支援林熙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