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 二十七 帝国双璧
    “这样的事我看过很多次了。第一次‘上课’的时候,我比你的表现还差,那时我还吐了,然后因为这件事被嘲笑了很久。”老兵说。

    千夜能够感觉到老兵的关心和善意,有些虚弱地笑了笑。

    老兵向大火指了指,沉重地说:“这不能怪任何人,所有人的死,都是因为血族。你知道吗,我曾经亲手射穿自己哥哥的心脏,因为他被一个吸血鬼给咬了!从那一天起,我就发誓,在杀光这个世界上所有该死的黑血杂种之前,我绝不退役!就算老死,我也要老死在战场上!”

    运兵车上一片寂静,菜鸟们都为之震动,而许多老兵则被勾起许多的陈年往事。每一个人,都可以讲出一些和血奴有关的故事。

    燃烧的城市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但是烈火却留在千夜的心头。

    回到基地后,千夜得到了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林熙棠两天前刚刚经过秦陆,转道前往帝都述职,当他的副官与红蝎总部联系的时候,千夜已经在战场上了。

    好消息是,千夜收到了第一封家信,如果来自魏破天的信也能算是家信的话。信封是雪白的道林纸,底纹竟然用暗金细丝压成,仔细看,能够分辨出那是一个无头有翼天使的图案。

    南霸天看到的时候,从鼻子里出了声气,“那家鸟人的东西,就是这么华而不实。”

    千夜从信封里倒出来一个银制空弹壳,神情立刻变得有些微妙。

    展开信后才知道,这个东西是魏破天亲手做的。或者准确地说,弹壳还是工业化制品,里面用以原力压缩的阵列,是他亲手蚀刻成功的第一件作品,立刻拿来炫耀。

    在折翼天使的这些日子,魏破天也没有虚度,他突破到了三级战兵。并且由于拥有家族秘术的缘故,很快就掌握了原力蚀刻能力,可以亲手制作实体原力弹了。信中魏破天不忘发出挑战,但也苦恼于如何先还债,还是三次!

    千夜把信纸和信封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高高抛起弹壳,银光在空中划过一个倒u形轨迹,又落回他手心。

    军中大比,还有半年。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千夜连续申请任务,几乎都在各处战场上奔波穿梭。他如彗星般迅速崛起,战场风格则以极度冷静和无情杀戮而著称。

    死在千夜手下的黑暗种族迅速增加,他的战绩也一路飙升,终于登顶,压倒了红蝎菜鸟中无数闪耀天才,以及众多世家门阀子弟!

    千夜好象天生就是个战士,也是一名杀手。他的团体配合战打得很棒,但独行时会变得更加危险。在任何环境下,千夜都能找到可以利用的地方,从而将自己在战斗的优势不断放大。

    随着千夜独自杀掉了一个相当于四级战兵的血族战士,他战斗本能中偏向于杀手的部分好象就此觉醒。从此在千夜出没的地方,黑暗种族中级战士的伤亡率就开始飙升。

    对于千夜的变化,南霸天又喜又忧。他不得不以命令的方式强迫千夜减少出任务的次数。因为千夜尚未满十八岁,他还有更远大前程,在这个阶段,南霸天认为千夜需要更多时间修炼原力,那才是通向最强者的正确道路。

    对于虎蝎营长的命令,千夜自然无条件服从。

    就这样,在这一届的新人菜鸟中,千夜的名声逐渐传开,据说已经引起了几名副军团长的注意。

    在很多人眼中,千夜就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未来必将在帝**界绽放异彩光芒。他的名字已经上了一些门阀贵族的观察名单,某些家族甚至已经讨论过,是否要把他纳入招揽范围。

    一条光辉大道,正在千夜面前铺开!

    千夜心中惟一一个遗憾,就是直到现在也没能和林熙棠见上一面。在辗转的任务中,千夜逐渐熟悉了原本只存在于资料上的军方,也才慢慢深刻体会到那一声‘林帅’称呼背后的份量。

    林熙棠出身并不算出众,林家世代军旅,却大多是中下级军官,到他父亲那一辈,也不过是个世袭的子爵。在帝国公候伯子男的爵位制度下,仅仅是擦到了上流社会的一点边而已。

    这样的家族,给林熙棠的帮助仅仅是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起步平台。起步之后,一切就只能靠自己。

    林熙棠近三十年军旅生涯,大大小小打了数百仗,平生极少败绩。就是面对最强大的黑暗种族时,败也败得让帝**部都无法挑刺。

    然而林熙棠并不仅仅有军事上的才华,他在处理地方政务时局上更有大才,同时因为修炼大衍天机诀的缘故,也为帝国发掘了无数人才。总而言之,林熙棠几乎可以算是个全才型的人物。

    就这样,他因为积功在四十刚刚出头的时候就晋升元帅,成为帝国十大元帅中最年轻的一个,与同龄的张伯谦并称帝国双璧!

    张伯谦则又是另外一类人,他和林熙棠几乎在任何方面都处于两个极端。张伯谦出身真正的门阀大家,先祖追随开国皇帝立国,曾经获封青阳王。

    到了现在,张家稳居帝国四大门阀之首,青阳张氏共有四大分支,每个分支的家主都是世袭国公。一族文成武功,荣耀之盛,仅在帝室之下。

    张伯谦在行军征战上是不世出的天才,这方面连林熙棠都要瞠乎其后。同时张伯谦本人也是帝国有数高手之一,武功不可一世。这个男人的风格嗜血狠辣,和名字格格不入,双手沾染的鲜血之多,就连黑暗种族也要为之战栗!

    然而,张伯谦在政事方面却是一塌糊涂,他最讨厌麻烦,解决麻烦的办法就是灭杀。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把麻烦的人都杀光了,不就没有麻烦了吗?

    虽然知道了林熙棠的显赫身份,但是千夜心中最清晰的印象,仍然是那只温暖坚实的大手。

    但是林熙棠一直被牵制在西疆动弹不得,据说这次的叛军动作不小,他亲自前往坐镇,居然也一直进退维艰。

    近日里更是听说帝**部几员大将都在蠢蠢欲动,想要取林熙棠而代之。而林熙棠已经二次被召入帝都述职,虽然都很快回转,但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会怎样。

    千夜最近一次听到的消息是,西北大将赵魏煌已经开始动员他那名震西陆的狼烟军团,随时准备开赴叛乱行省。

    千夜隐约为林熙棠担心,另外也有些好奇那些叛军究竟是什么样子,居然能够和帝国作对长达几百年。

    他在加入红蝎之后,才深深感觉到帝国是个何等的庞然大物!以红蝎军团的实力,居然挤进前三都有些困难。整个帝国的军力又该达到了何等地步!

    或许是命运之神一直在关注着千夜,就在他动了好奇心之后,一件小任务就落在了千夜头上。

    这确实是件小任务,红蝎只出动了五名黑蝎级老兵,外加千夜一个菜鸟,连地方军都没有被征召配合。由于并不是跨大陆的任务,所以负责此次陆内飞行的又是那名秃头船长。

    在飞艇出发前,秃头船长和负责行动指挥的临时队长核对了任务内容,秃头船长一张胖脸立刻沉了下去,冷冷地说:“那些老爷们就会搞这种事情!叛军?谁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临时队长耸耸肩,说:“那有什么办法?既然对方背景深厚到都能够让我们出动,这件事就不可能有更改的余地。反正是跑一次,快去快回吧!”

    秃头船长忽然抬头向千夜看了一眼,嘟囔道:“让他去看看也好!菜鸟总要有长大的一天,需要看清楚光鲜背后的真实是什么。”

    千夜被他们之间的对话弄得有些茫然,禁不住对这次任务的内容更加好奇了。这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飞艇升上天空,照样是脱缰野马般的飞行风格。不过这一次千夜当然不会再被弄得呕吐。他和其他老兵一样,安然地坐在座位上养神,到后来还发出轻微的酣眠声。

    在战斗之前尽可能的养精蓄锐,是每个红蝎战士都懂的常识。

    这次航程持续了三天,终于在夜晚时分飞临了任务地点。

    这是秦大陆边缘行省,位置颇为偏僻。但是这个行省中有好几个大门阀世家的领地,实际上直属帝国管理的土地还不到一半。行省政治无比复杂。

    在山区有一个小镇,因为位于一座宝石矿坑旁边,镇上大多数人都是矿工。这一次的任务地就在这座小镇附近,据说一支叛军袭击了这里,造成惨重伤亡。

    这支叛军很狡猾,他们躲进了人迹罕至的深山,还抓走了当地一名子爵领主的未婚妻。这位领主对叛军束手无策,这才奏请帝国,出动了红蝎军团的一个小队来解决此事。

    飞艇飞到小镇上方,徐徐降低高度,然后悬停在距离地面三十米的空中。老兵们打开舱门,直接跳了下去,直坠数十米,然后稳稳落地。

    而千夜则抓住一根缆绳,飞坠而下,距离地面十米的时候用力一拉缆绳,止住坠势,然后再松手落在地上。

    小镇内已经驻扎了上千名领主的私军,一名军官策马奔出,看到了落地的红蝎战士们不禁一怔:“就这么点人?”

    队长双眉一皱,冷冷地说:“废物再多也是废物!”

    那军官年纪很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脸倨傲。

    红蝎队长的话立刻让他勃然大怒,叫道:“你说谁是废物?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一个大头兵,居然敢他妈的在这里叫嚣!”

    说着,军官一挥马鞭,竟然一鞭向队长头上抽去!

    千夜不动声色地摘下了火药自动步枪,拨开安全栓。他并不关注这个军官,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贵族私军身上。

    连同秃头在内,红蝎这次也只来了七个人,如果和上千名地方私军起了冲突,要杀光他们还是挺麻烦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