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十八 初赛
    飞艇在黎明时分开始明显降低高度。目的地就要到了。

    一缕晨曦shè进来,照在千夜脸上。他其实早就醒了,轻手轻脚地跳出驾驶室,走到舷窗边向外看。

    眼前是倾斜的大地,淹没了地平线的钢铁城市仿佛随时会倒过来。

    视野中最醒目的是一座高塔,位于城市中心地带,通体银白耀眼,宛若千仞高峰,顶端喷吐出云雾般的白sè蒸汽。高塔的基座无比宽大,覆盖了三四个街区。

    那是千夜第一次看到人族城市的心脏,永动塔。最廉价的黑石,最便宜的钢铁,建成的却是神迹般的永动塔,ri夜不息地运转,供给整个城市运行的能源。

    货运浮空艇缓缓从城市的西南方划过,前面空域中的飞艇慢慢多起来,式样各不相同,其中竟然有好几艘是轻舟式样,船首浮雕jing致繁复。

    果然申请入港的飞艇太多,必须排队,货艇开始在天空中盘旋起来。从驾驶员的粗口和抱怨中,千夜了解到,除了公共客运驿艇、货艇之外,今天多了不少私家飞艇,船首浮雕的家徽,一个个都是滔天权势和海量财富的象征。

    襄阳是帝**部招兵的常驻地之一,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今年来的人特别多,其中不乏贵胄子弟,因为招募新兵名单中多了两个庞然大物:折翼天使和红蝎。

    大秦帝国极重军功,即使是门阀大族,族中子弟从军立功也是一条捷径。能够进入特殊军团则几乎是一飞冲天的代名词。

    而折翼天使和红蝎,在帝国上百个特殊军团中从来都位列前五。就是他们的招募,才惊动了众多的门阀大族,不惜千里迢迢地把族中最优秀子弟送过来参与考核。

    千夜搭载的浮空艇因为隶属于军方,取得了一个比较靠前的进港位置。他等落地后才感受到了征兵ri的盛况。

    飞艇基地应该只是交通集散地之一,竟然已经在早晨挤满了各sè人流,大部分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一个个自信、朝气、充满希望。而在基地外,各式各样的陆地交通工具已经排起长龙。

    石言发动了重载卡车,即使在众多车辆中,这也还算是个大家伙,从军方通道呼啸而出。襄阳是整个帝国排名第三的军工城市,除了半个城市的街区是军方管制区外,无论地面道路还是空中航道,都设置了军方专用通道。

    千夜一直目不暇接地看着窗外,他们行驶的路线是军事区,比起黄泉训练营只讲实用不谈美观的朴素,两边建筑风格增加了不少装饰感,但仍不失硬朗威严。

    新兵营在道路的尽头,远远就可以看到那长长的报名队伍已经排出了拱门。

    在嘈杂的人群中,石言高声对负责报名的军官说:“我要直接到复核区!”

    他亮出身份证明,带着千夜直接进入大营,为他办理了报名手续,然后把一个代表身份的铜制铭牌递给了千夜。铭牌上用机械冲压出了林千夜三个字。

    看着铭牌上的林字,千夜心中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了归属。这个林字,不光烙印在铭牌上,也烙印在他心里。

    接下来,千夜就被一个军人带入了内营。内营是考核区域,石言也不能进去。

    直到走进内营里,千夜才发现这座军营比门外看起来还要大得多。

    数千名已经通过基本素质初筛的年轻人按照铭牌上的编号,被安排进各个营房。明天才是正式考核的ri子,今天他们将先休息一天,以期发挥出最佳水准。

    许多年轻人都是乘车甚至是客运驿艇而来,这些供绝大部分平民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全部是黑石蒸汽动力驱动,共同的特点就是噪音和颠簸。这样的长途旅行十分辛苦,对他们的体能有很大影响,自然也会影响考试表现。

    在涉及军队的考核方面,帝国一向非常公平,极少给门阀世家子弟特殊照顾。

    这也是帝国的立国根本。否则的话一个无能纨绔要是带兵上了战场,那就是灾难。黑暗种族杀人,可绝不会管你有什么身份地位。

    帝国招兵的考试内容一共有三项,分别是原力,格斗技能和枪械使用。

    考生们吃过晩饭,就被赶回宿舍上床睡觉。千夜已经习惯了服从命令,灯一关就上床,很快沉沉睡去。但是宿舍里的其他考生却有人兴奋有人紧张,怎么都睡不着。两个来自同一个边远城市的年轻人索xing悄悄聊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熟睡的千夜忽然一阵心悸,立刻睁开了眼睛。他的身体表面上没有动作,实际上所有肌肉已经绷紧,随时可以暴起杀人,而眼睛也只是张开了一条缝隙,悄然观察着周围。

    就在这时,千夜骇然发现房门的小窗口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中年男人的脸,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房间里的众人!

    可是除了千夜之外,竟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个中年男人!有一个考生明明视线扫过了窗口,可就是好象完全没有看到的样子。

    那个中年男人忽然向千夜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去。

    直到他消失之后,千夜才从惊骇中恢复过来。不过这一次,他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片刻之后,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人离开了这栋宿舍楼,然后又进了另外一栋。当他走完所有的宿舍楼时,手里那厚厚一叠名单上,大多数名字旁边都打了个x,只有少数名字旁边标注了数字,从1到9都有。

    而千夜的名字旁边则是画了个星号。厚厚的名单中,只有十四个名字旁边注了这个标记。

    千夜并不知道,他在无意之中过了第一关。

    第二天清晨时分,刺耳的铃声把所有考生从睡梦中惊醒。千夜随着人流冲出营房,在cāo场上列队站好。在这里考生们被分成三组,然后分别进行不同的考试。

    千夜这一组将先参加原力枪械的shè击考试。

    配发给考生们的都是特制的考试专用原力枪,威力被大幅调低,同样原力消耗也随之减少。就算一级战兵也能够连续shè上六七枪。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完成全部考试科目。若是换上正规原力枪,哪怕是最基本的一级枪械,恐怕就连千夜远超同辈的厚重凝练原力也难以完成全部的shè击科目。

    检查完原力枪,千夜就和另外九名考生一起站到shè击线前。百米外升起了十个固定靶,全是人面蛛魔的形象。

    在熟悉武器,等待shè击发令的时候,千夜左边的一个年轻人向他看了一眼,忽然抓了抓自己的裤裆,又吹了声口哨,说:“小子,玩过枪吗?”

    配上他挤眉弄眼的表情,这是一句语带双关,极度猥琐的挑衅。

    千夜向他看了一眼,淡淡地说:“没玩过,不过捏爆过几把,你要试试?”

    那年轻人顿时夸张大笑,说:“我真的好怕啊!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跟我这样说话?”

    “不管你是谁,都不会让你的分数增加一分,不是吗?”千夜淡定反问。

    那年轻人顿时满脸胀得通红,怒道:“嚣张啊,小子!不过不要乱说话,帝国世族,还没到那么不要脸,会在这种考试中动手脚!既然老子看你不顺眼,当然要赢得干净漂亮!”

    “赢我?你没戏。”千夜依然是那种可以气得人发疯的淡然。

    那年轻人脸立刻沉了下来,“那就来赌一场?”

    千夜挑了挑眉,说:“赌什么?太小我没兴趣!”

    年轻人伸手扯下颈中项链,拎着递到千夜面前。项链是银sè的,末端挂着一个拇指大小的方牌,上面刻着一个鹰头。

    年轻人说:“就用这次考试结果来赌!如果我输了,这个东西就是你的!”

    千夜伸出手,好奇地捻了捻那块小牌子,问:“这东西要怎么用?”听他口气,显然已经把项链当成了囊中之物。

    那年轻人当下被气得不轻,冷笑道:“你还真当自己赢定了?”

    千夜认真点头:“那是当然。”然后又追问了一句,“这东西怎么用?”

    年轻人恨得牙根发痒,怒道:“这是我的信物!你拿着这东西,就可以向我的家族提一项要求。只要在我权限范围内,不管是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你!”

    这时其他考生们也注意到了两人的争执,纷纷望了过来。他们都注意到方牌上的鹰头,立刻就有人变了脸sè,显然认出了那个徽记。

    “竟然是魏家的人!”有人低语。

    听到周围人的低语,年轻人立刻jing神振作,扬起了下巴,一副小公鸡的张狂。

    但是千夜却没有他预想的反应,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打量年轻人的目光里反而多了狐疑。那意思太明显不过了:就你这个熊样,所谓的权限又能有多大?

    那年轻人再次被气到,大喝一声:“赌是不赌?”

    千夜终于点头:“赌了。”

    年轻人也不再多话,而是端起原力枪,静静等待着考试开始。

    考试时间到了。一声哨音之后,十名考生全都端起原力枪,开始认真瞄准。

    大多数原力枪的shè击jing度不怎么样,想要击中百米之外的标靶很容易,但要命中靶心就非常困难了。靶心区域可以得到100环,但是只有指甲盖大小。如果落在靶心之外,最多也就有80环。各种类型的shè击靶都是如此计分的。

    没过多久,就有枪声响起。一道细细红光击中了标靶,金属靶子晃了晃,一人高的靶子中上部位开出了一个小洞。这一枪威力不小,可是jing度却不怎么样,只算勉强上靶而已。

    “20环!”考官高声报靶,另一名考官则记下成绩。

    枪声按排序次第响起,八人全都中靶,但是最高一人也只有50环。转眼之间,没有开枪的就只剩下年轻人和千夜了。

    年轻人已经瞄了很久,而千夜一直在旁边注视着他。在千夜目光下,年轻人总有些心浮气躁的感觉。当他扣下扳机的刹那,心中立刻大叫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