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 > 章十二 往事的代价
    听了孙倪的话,张静立刻放松下来,耸了耸肩,说:“那是大人物们的游戏,和我们无关吧?”

    yin影没说话,却点了点头。

    孙倪的目光落在千夜身上,说:“有些关系,但也不大。我们不用去管这个孩子为什么会活下来,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给他最正常的训练,一切照规矩办。如果他能够活着从这里走出去,那就是他自己的本事。如果中途死了,也和我们黄泉无关。”

    顿了一顿,孙倪说:“总而言之,我们就当原力掠夺这件事完全不存在。不管这是哪个厉害人物的手笔,都和我们黄泉没关系。那人真要为此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黄泉可也不怕!所以在这件事的处理上,用不着畏首畏尾。这是......总长的意思。”

    这下连张静也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所有人全是一惊,问:“总长回来了?”

    孙倪没有回答,只是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所有教官立刻变得极度振奋,龙海还嘿嘿傻笑。

    孙总管负手绕着千夜走了一圈,说:“不过现在也不妨给他一点小小的照顾,要不然他多半过不了眼下这一关。现在这个时间很不好,要是让他就这么死了,别人说不定会以为我们黄泉真的怕了那几家!嗯,我已经检查过了他的身体,兵伐诀冲击气海节点的部分需要修改一下,具体就是这样......张静,等这孩子醒了,你就单独教给他吧!”

    “好。”

    孙倪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几名教官对望一眼,然后申屠开始为千夜治疗。

    这个时候,张静等教官看着千夜的目光已经有些惋惜。这原本该是一个何等天资横溢的孩子,才会被人看中,悍然施展了原力掠夺这等禁忌之术!

    可惜一切都已过去,就算是举世无双的天纵之才,中了原力掠夺之后都会变成平庸之辈,比普通修炼者强不了多少。

    当千夜醒来时,入目的景物有点熟悉,当发现自己正躺在生物构造课室的金属台上,心脏立刻剧烈大跳了几下。若非他还是全身麻木,动弹不得,只怕会直接滚落到地上。

    随即他感觉到胸口仍然火辣辣的,不时传来几下剧烈的抽痛。

    “你醒了?自己下来吧!”

    千夜转头一看,张静正背对着他,上半身趴在一张实验台上,脊背弯曲成一条诱人的曲线,不停地写着什么。

    千夜试着动了动手指,然后勉强坐起,再下了台子。但是双脚一落地,立刻就是一软,直接摔在地上。

    张静咦了一声,恍然道:“我忘了你身上的麻药药效还没过去。”

    张静走过来一把把千夜提起,放到椅子里,然后递给千夜一张纸,说:“把这个东西背下来,就在这里,然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这张东西只能在这里看,不能带出去。”

    张静出人意料的和蔼并没有让千夜感觉到舒服,反而生起浓浓不安。她可绝不象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温柔亲近,手段即黑且毒,就连龙海见了她也要避如蛇蝎。

    纸上写着一长段口诀,下面还有详细注解说明。千夜看了一会就明白了这段口诀是对兵伐诀的部分修改,内容都是和冲击胸前气海节点相关。

    “你今后就按照这个方法修炼,直到点燃气海节点为止。不过过程可能会有点痛。如果还有其它不舒服的地方,你随时可以到我住的地方来找我。我会跟守卫打招呼,放你进行的。”

    说完,张静就离开了房间,留下千夜一个人默默背诵口诀。

    半小时后,千夜把纸上所有内容记下,按照张静的要求把口诀撕得粉碎,所有碎片都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然后离开。

    张静住的地方距离营地不远。在穿出一片树林时,千夜忽然看到宋子宁靠在林边一棵大树上,正仰头看着天空。

    千夜顺着他的视线也抬头望了一眼,除了蓝天白云,什么都没有,连只鸟都看不见。

    “你在看什么?”千夜好奇地问。

    “大道和未来。”宋子宁给了个意外的答案。

    未来这个词的意思千夜懂,但是大道不懂。

    还没等千夜再说什么,宋子宁就似乎若无其事地问:“你没事吧?”

    千夜犹豫了一下,说:“教官说我原本修炼方法有问题,给我作了些调整。”

    宋子宁神sè忽然有些紧张,问:“哪个教官?”

    “张静。”

    “是她就好!”宋子宁神情放松下来,说:“你也别担心,每个人的资质都不相同,所以通用修炼功法往往不是最适合的。如果有条件的话,都需要对通用功法作细微调整的。张静可不简单,如果有她来指导你的修炼,对你只会是好事。不过......”

    看到宋子宁yu言又止的样子,千夜连忙问:“不过什么?”

    宋子宁却没有回答,只是玩味地上下看着千夜,然后说:“没什么,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嘿嘿!”

    他笑得有些古怪,然后就不理千夜,扬长而去。

    千夜看着宋子宁远去的身影,根本不相信他会突然跑到这里来看天空中的什么大道和未来。或许这家伙是在担心着什么,所以才跑到这里来专门等千夜吧?

    虽然宋子宁几个月来稳居榜首,可是身后的几个孩子也追得很紧。在训练营中时间是最宝贵的东西,不努力修炼的话随时有可能被淘汰。在所有孩子们的心中,时间和‘朱颜血’都是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千夜把宋子宁的背影放到了心底。

    有些事情无须多说,时间到了,自然明白。

    这算是几个月来他们说话最多的一次。宋子宁说的很多话都是千夜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看来这个孩子的身世并不象他自我介绍的那样简单。

    千夜看看时间,距离下一堂课还有十分钟。于是他加快脚步,匆匆赶往小山谷。

    当‘朱颜血’的味道缠绕全身时,千夜已经晋入空灵心境,然后开始修炼。这一次他慢慢引导原力cháo汐沿着新的口诀涌动,逐渐接近胸口的气海节点。

    但是原力cháo汐冲到伤口区域时,就象陷入了泥沼,每下涌动都变得艰难滞涩。原力在伤痕区域的每下涌动,都象用铁刷子在刷新鲜的伤口,丝丝剧痛差点让千夜再次晕过去。

    修改后的兵伐诀产生的痛苦比原版确实要小很多,这也让千夜没有象最初修炼时一样立刻昏过去。

    千夜骨子里就有种狠辣和坚毅,当下一声不吭,只是咬牙苦忍。然而很快千夜就发现,原力通过受伤区域时不止是会产生剧烈疼痛,运行速度也会变得相当缓慢,这样冲击力也就会变弱。只有积累出更深厚的原力,才有可能达到正常原力cháo汐的冲击力。

    而更深厚的冲击力就意味着更多的痛苦。

    千夜索xing豁了出去,只当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然而这种剧痛简直非人所能忍耐,两个小时的修炼课还没过去半小时,千夜就支持不住,体力耗尽而倒。

    不过这次修炼,还算有收获,原力也有进展,只是进步幅度异常缓慢。千夜抚摸着胸前伤痕,心中掠过浓重yin影。他不知道是什么人,又是因为什么给自己留下了这样一道伤痕。直到现在,它还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千夜的命运,想要把千夜拖入泥沼,推向深渊!

    入夜时分,孩子们有了一段短暂的zi you活动时间。这段时间是他们学习各种知识,或者是额外修炼的时候。从这时开始,孩子们实际上有了一点小小的zi you,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

    而千夜则去找张静。守卫们果然都得到了吩咐,并未拦阻千夜。

    张静住在一座单独的小院落里,与训练营里随处可见的以金属和青石为主体的建筑不同,整个小院都是帝国复古风格,主建筑是一栋飞檐雕栏的二层小楼,布置得十分雅致。

    光是从住处,就可以看出她和其他教官的不同。龙海等人可都是住在公寓里,外型就象大大的铁皮盒子。

    千夜伸手轻轻扣响了门上的狮首铜环,随即他耳边就传来张静的声音:“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千夜穿过小院,走进正屋,并且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这里的任何东西。

    张静并不在客厅,而是从卧室方向传来哗哗水声,好象她在洗澡。

    千夜没有丝毫不耐烦,就那样站着。在过去几年中,他早就学会了服从和耐心。在没有新的命令下来时,不动就是最好的选择。

    片刻之后,张静裹着浴袍从内间走出,向千夜看了一眼,就自行堆进沙发里。

    她的浴袍似乎有些小,下摆也异常的短,根本盖不住那两条超长且雪白的大腿。而她饱满的胸部也拥挤在衣领处,好象随时都要跳脱出来。

    在千夜的眼中,那两条长腿此刻异常的耀眼,每一个动作都好象在他眼前亮起一片闪电。

    生于乡野和战乱中的孩子都很早熟,在帝国没有立国之时,人族就为了繁衍出更多的战士,不断把婚育年纪提前。而人族为了生存,身体发育得也越来越快。就算是现在,十四、五岁成家生子的也比比皆是。

    十岁的千夜,也不能算太小了。而且训练营的孩子们从小就修炼兵伐诀,这门功法炽热爆烈,也对xing情身体都有催生效果。生物构造课则给他们做了很彻底的人体启蒙。

    但张静好象根本不知道千夜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肆无忌惮地伸了个懒腰,雪白长腿伸得笔直,连不该露的地方都快要露出来了。

    千夜小小的心仿佛被重锤砸了一下,顿时感觉眼睛有些发花,脑袋也有些眩晕,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变化的到底是世界呢,还是他的心情?

    “小千夜,你找我有什么事?”张静带着懒洋洋的味道在问。

    千夜不敢多看她,赶紧把修炼中遇到的问题说了。他不能确认,修炼过程中那些额外的痛苦,和原力运转时的滞涩感觉是不是正常的反应。

    张静稍稍认真了一些,向千夜招了招手,说:“站过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