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十三章 叫我小宇吧!
    “我们知道左青龙,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其实龙龟也可以算是玄武一脉,北方属水,玄武又称为水神,那位高人注意了孟书记的生辰八字,房子方位,却忘记了这整个小区的风水格局。”

    秦宇铮铮有声,一指门外,继续说:“景秀区的整个风水格局是风水中有名的龙渊局,潜龙在渊,腾必九天,这龙渊局乃是风水格局中上佳的格局之一,居住在里面的人,如那潜龙一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龙龟确实是瑞兽,但是放在这龙渊局中却是大大的错误,潜龙终有腾飞时,龙龟属玄武,玄武乃水神,主水,又有镇压地气的作用,孟书记这座龙龟玉雕明显是经过高人开光催发了的,已经属于法器一类,这潜龙想要腾飞,却遭到这龙龟镇压,终不得破水出渊,长期下去潜龙也会变成死龙。”

    “可这又和这鬼头线有什么关系呢?”孟丰皱眉,就算这潜龙没法腾飞,那又怎样,这龙龟内部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鬼头线又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龙怨线,潜龙不能出渊,又岂会甘心,这怨气自然会对准害它无法腾飞的龙龟身上,而这龙龟的摆放方位又是根据孟书记你的生辰八位去摆放的,某些情况下来说,这龙龟就是孟书记的象征,所以这鬼头线生在龙龟内,也就相当在孟书记身上。”

    “你……你是说我的身上也有鬼头线!”孟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秦宇,他身上要有这鬼头线,他怎么会察觉不出。

    “孟书记身上自然不会有鬼头线,不过等到这龙龟内部彻底被鬼头线给腐蚀完,自动碎裂开来之时,就是孟书记你丧命之日。”

    秦宇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这不是他危言耸听,鬼头线是一种很凶的煞,而这龙龟又相当是孟丰的精气神气运所在,一旦气运被鬼头线摧毁,孟丰本体也必将遭灾。

    “孟书记是不是有时候会做梦,梦到一些胎儿惨死腹中向你索命的梦,其实那就是潜龙托梦,就是希望你能拿掉那龙龟,只是因为天机不能泄,潜龙只能假借婴儿来提醒你,想来孟书记这样的大人物对于这个梦自然是不会理会的。”

    秦宇的话说的孟丰脸色大变,几个月前的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做这样的梦,梦中有一个胎儿惨死在母亲的腹中,然后变成厉鬼来向他索命。

    这个梦持续了一个礼拜左右,后来又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孟丰也没放在心上,这事也就没其他人说过,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突然被秦宇给说了出来,这带给他的震撼可想而知了。

    “秦师傅,既然这龙龟已经和孟书记相连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打破它,这不会伤到孟书记吗?”

    李卫军感到奇怪,既然这鬼头线腐蚀这龙龟会给孟书记带去性命之忧,秦宇这一下把龙龟玉雕打破,不是更应该对孟书记造成伤害吗?

    “两者是不同的。”秦宇解释道:“这龙龟摆在这是和孟书记本身的气场相融合的,龙龟的气场遭到破坏也就会影响到孟书记,龙龟的受到气场破坏会慢慢转移到孟书记的身上,但是我把它摔破了,就相当切断了两者之间的气场感应,孟书记的气场也就不会慢慢的遭受龙龟的侵害转移。”

    “那就是说打碎了这个龙龟之后,孟书记就没有事情了?”

    “没那么快解决,刚不是说了吗,这鬼头线又叫龙怨线,这龙龟害的潜龙无法腾飞,作为龙龟的主人,只要潜龙的那股怨气不去,这事情就不会这么结束。”

    “那该怎么办,秦师傅可有破解的方法。”

    孟丰是彻底放下了架子,秦宇连他做噩梦的事情都知道,而且这眼前发生的一幕也让他不得不相信对方真的算是一位风水高人,这事关自己的前途安危,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威严了。

    “目前还不好说,如果那潜龙只是腾飞受阻,这龙龟碎裂,阻碍它腾飞的东西没了,这怨气倒也容易化解,就怕这潜龙已经胎死,那就复杂了。”

    潜龙如果是胎死的话,岂止是复杂,那将是大麻烦,就连秦宇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解决。当然这话他现在是不会明说出来的。

    “卫军你在下面陪那位小兄弟一下,秦师傅随我到书房来一下吧。”孟丰沉思了一会,突然起身邀请秦宇进书房一谈。

    孟丰的书房在二楼,靠南面阁楼里,落地窗上阳光倾泻进来,倒也光亮。

    “秦师傅请坐。”孟丰指了指书桌对面的椅子,自己则在主位上坐下。

    “孟书记其实也不用这么急,这龙怨线看模样一时半会还没有达到顶点,应该还有个一段时间。”秦宇以为孟丰叫他进来,是想询问他化解潜龙怨气的办法。

    “这个不急,今天见识到秦师傅的大才,孟丰先给秦师傅道个歉,先前怠慢了秦师傅,我找秦师傅来是想谈谈关于刀楼的事情。”

    孟丰摇摇头,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说道:“卫军原先跟我说这件事情,我还不信,不过见识到秦师傅的**本领,我现在相信卫军所说的了,我现在只想问一句:这刀楼真是破坏了我gz的龙脉?会给我gz百姓带去灾难?”

    孟丰的话让秦宇肃然起敬,他原本以为孟丰是为了龙怨线的事情,没想到一开口提的竟然是刀楼,这到让他改变了对孟丰的印象,在自身陷入危险的时候,还能先想到百姓,不失为一个好官。

    “孟书记,这刀楼正建在白云山麓的龙脉之上,而且从龙脉走势图来看,这刀楼正是导致龙脉翻身的原因,日本人应该在刀楼里设置了什么手段,等这龙翻身彻底形成,不但这条龙脉附近的人会遭殃,整个gz乃至整个gd省都会受到影响,毕竟gz各大龙脉之间都是有微妙的联系的,局部的变化会带来整个整体的变化。”

    秦宇正色的回答,把龙翻身的危害详细的说了一遍,孟丰的脸色是越听越难看,到最后一拍桌子,怒道:“好个小日本,贼心不死,竟然还想用这种方式对付我们。”

    孟丰的这一拍,力度之猛,把书桌上摆放的一张相框都给震倒下,朝着桌子边滑落,秦宇赶忙伸手去接住。

    “这是孟书记的家人吧。”

    先前这相框是背面对着秦宇的,他倒没能看到相册里的人,这回接住相册的时候,随便扫了一眼才发现上面有四个人,应该是孟书记的家人,就随口说了一句。

    “这……”刚说完了一句,秦宇的眼瞳突然急骤收缩,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很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秦师傅,你怎么了?”孟丰出声询问,他发现秦宇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和家人的全家福照片上,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没什么。”

    秦宇听到孟丰的话,回复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把相框重新放回桌上,眼神带着奇怪的色彩看了眼孟丰。

    “这是我和家人的全家福照片,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什么,那两位年轻人,应该是孟书记的子女吧,看模样就是人中龙凤,孟书记福气不浅啊。”

    秦宇故作镇定的夸奖了几句,可惜孟丰看不到秦宇的腿。否则他就会发现对方的腿此刻在轻微的颤动,听到秦宇的赞扬,孟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于自己的一对子女一直是他引以为豪的骄傲。

    “如果依秦师傅之计,那该怎么解决龙翻身的问题。”笑过之后,孟丰又恢复起了严肃的神情。

    “封锁刀楼,然后再进去察看日本人到底搞了什么鬼。”这是秦宇早就想好的办法,不过说完这句话后,秦宇的脸色一红,表情有点扭捏,继续说道:

    “孟书记也别叫我秦师傅什么的,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小宇也可以。”

    “叫名字那怎么行?”孟丰摇了摇头,这小宇就更不行了,这明显是长辈对晚辈的称呼,他和秦宇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怎么能这么叫,这秦师傅怎么突然会说这么一句话,还真是奇怪了。

    ps:嘿嘿,大家都应该能猜到这孟丰是什么身份了吧,猜到的请打赏下,让九灯看看有多少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