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055章 【釜底抽薪】
    夜sè渐浓,一辆在杭湖并不起眼的新款奥迪A6L行驶在主干道上,汽车里,叶帆的表情十分平静,那感觉仿佛刚才不是杀了人,而是宰了一只鸡。

    只是……平静的背后,掩藏的是森冷的杀意!

    因为判断出何凤华不会善罢甘休,叶帆中午回到公司后,便仔细了解了何家的情况,并构思了一个扳倒何家的计划,只是还未来得及实施,便遭遇了何凤华的报复!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觉得自己若是不尽快给何家回馈一份大礼,就太对不起何凤华了!

    半个小时后,叶帆将车停在了距离紫金花园三公里外的地方,步行前往紫金花园。

    紫金花园。

    这是何家的大本营,整个何家除了身在官场的何立住在市委大院之外,其他何家成员基本都住在紫金花园富人区,其中何凤华因为成为了何家的接班人,拥有自己的别墅。

    约莫二十分钟后,叶帆秘密潜入紫金花园,宛如幽魂一般游荡了一圈,发现归属何家的几栋别墅中,除了何凤华的别墅一片漆黑外,其他几栋别墅都亮着灯光。

    查探清楚情况,叶帆来到何凤华的别墅附近,趁着两名何家保镖点烟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别墅,并第一时间找到了没入墙中的保险柜

    一般而言,家中拥有保险柜,就算遭了贼,也没有大碍。

    前提是,这里的贼只是一般的毛贼,而并非‘盗门’的成员——对盗门的人而言,不要说普通的保险柜,就算一些秘密基地他们也能溜进去。

    叶帆虽然不算盗门的人,但跟随褚玄机学过盗门的一些技能,开保险柜跟喝凉水一样简单。

    “咔嚓——”

    一分钟后,随着一声脆响,保险柜被叶帆打开。

    借着灯光,叶帆可以清洗地看到,保险柜总共分为三层,第一层摆的都是现金、外币和银行卡之类的东西,第二层摆放着一些小件的玉石古董,而第三层只有一个黑sè的本子。

    没有任何犹豫,叶帆一把抓起了黑sè笔记本。

    经历了一个月的世俗生活,叶帆已经基本摸清了世俗世界的各种规则,深知利用潜规则发家的商人都会将一些送礼行.贿的事情记录下来。

    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做到心中有数,另一方面可以威慑那些拿了东西不办事的人,更为重要的则是当作救命符了——危机时刻,商人们可以用这些东西逼迫那些保护伞们不懈余力地救他,否则大家一起完蛋。

    这便是所谓的利益共同体,一条绳上的蚂蚱。

    而叶帆今晚来到紫金花园便是要将这些证据弄到手,利用官商领域的游戏规则让何家这座商业大厦崩塌!

    嗯?

    翻开笔记本,看到里面记录的内容,叶帆的瞳孔瞬间放大——这本笔记本并非何凤华个人的记录,而是整个何家这些年来的一些记录!

    其中,前面的记录都是出自何家家主,也就是何凤华父亲何瑞之手,而近一年来的记录则全部是由何凤华完成的。

    一年前,何凤华俘虏韩静的芳心后,又费尽心思用两亿买下一对罕见的瓷瓶,送给了江南二把手韩国栋,得到了对方的认可,从而被定为何家毫无争议的接班人!

    从那之后,何家让何凤华来做这些送礼、行.贿的事情是最好的选择——被送的人就算不给何家面子,也要给韩国栋面子!

    “这份大礼应该会让何家满意吧?”

    缓缓合上笔记本,叶帆心中如是想着,却没有去碰保险柜里的其他东西,而是关上保险柜,宛如幽灵一般离开了别墅。

    ……

    九溪玫瑰园,苏家2号别墅。

    苏雨馨尚未入睡,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房里工作,而是罕见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电视画面上播放着最新的肥皂剧,可是苏雨馨却丝毫没有心情去看,而是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向别墅门口以及手腕上那块江诗丹顿。

    “雨馨,很晚了,去睡觉吧。”苏母早关了电视道。

    “妈,您先睡吧,我等会儿睡。”苏雨馨心不在焉地回道。

    苏母叹了口气:“你在等叶神医吧?”

    “嗯。”

    苏雨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尔后又觉得有些不妥,连忙紧张地解释道:“叶神医今天要给我治病……”

    “雨馨,如果你担心他的话,可以打个电话问问。”苏母犹豫了一下,苦笑着打断了苏雨馨的话。

    “呃……”

    耳畔响起苏母的话,苏雨馨像是被偷窥了心中的秘密一般,嘴巴微微张着,无言以对。

    原本,她听苏锦帝和福伯那里得知叶帆是武学高手,可是她不知道叶帆到底有多强。

    而以她对何凤华的了解,何凤华肯定会报复叶帆!

    毕竟,何凤华和她不同,不知道叶帆背后有楚姬当靠山!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帆迟迟不归,让她怎么能放心?

    因为担心,她才一次又一次地看门口和手表,因为担心,她曾试图给叶帆打电话,而且不止一次,只是因为xìng子使然,始终无法鼓足勇气。

    “雨馨,其实有些时候,女孩主动一些也是正常的。”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知女莫若母,身为苏雨馨的母亲,苏母何尝不知道苏雨馨的心思?

    “妈……”

    或许没有想到苏母会这么说,苏雨馨先是一怔,然后直接羞得脸蛋泛红,正要说什么,却听到门外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这个发现,让苏雨馨脸sè一喜,情不自禁地起身,不过……很快又坐了下去。

    眸子里呈现出苏雨馨这副yù迎还拒的模样,苏母忍不住苦笑一声,却是没多说什么,而是打算给叶帆和苏雨馨留下单处的空间。

    “回来了,叶神医。”

    苏母前脚刚上楼,叶帆便进入了别墅大厅,苏雨馨第一时间从沙发上起身,像是在等候丈夫的妻子,笑脸相迎。

    “嗯。”叶帆点了点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苏雨馨如是回答着,尔后的看到叶帆的袖子上染着血迹,脸sè当下一变,连忙迎上前,抓起叶帆的袖子,满是担忧道:“叶……叶神医,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袖子上怎么有血?是不是何凤华那个混蛋派人报复你了??”

    “没有。”

    耳畔响起苏雨馨关心的话语,望着苏雨馨那副焦急而担忧的模样,叶帆只觉得心中暖烘烘的,本能地不想让苏雨馨担心。

    “那怎么袖子上有血?”苏雨馨依然抓着叶帆的衣服不放,脸上的担忧丝毫不减,“你可不能骗我!”

    “天气太热有些上火,回来的时候流鼻血了。”

    叶帆胡乱编织着谎言,目光却始终停留在苏雨馨那张满是担忧表情的漂亮脸蛋上,似乎十分喜欢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呼……”

    出于对叶帆的信任,苏雨馨并未怀疑叶帆的话,而是长长出了口气,之后猛然发现自己还抓着叶帆的袖子,而叶帆笑吟吟地看着自己,顿时惊慌地松开手,退后一步,不敢去看叶帆。

    “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熬夜,要早点休息。”叶帆见苏雨馨有些尴尬,故意岔开话题。

    “我知道。”

    苏雨馨点了点头,情不自禁地吐露心声道:“本来要去睡的,但见你迟迟没有回来,以为何凤华派人报复你,有些担心……”

    “放心吧,用不了几天,何凤华便会蹲牢房。”叶帆一脸自信道。

    蹲牢房?!

    苏雨馨闻言,当下一怔。

    中午的时候,她试图用法律手段惩罚何凤华,结果何凤华不但一脸有恃无恐,还认为她是画蛇添足,愚蠢到了极点!

    而如今,叶帆却信誓旦旦说何凤华要蹲牢房……

    难……难道叶神医要动用背后的关系网向何凤华出手么?

    短暂的愣神过后,苏雨馨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我把何家这些年来贿.赂官员的证据弄到手了。”

    见苏雨馨一脸不解,叶帆解释道:“如果将这份东西交给你爷爷,以你爷爷的手段应该会整垮何家吧。”

    “什……什么??”

    愕然听到叶帆的惊人之语,苏雨馨直接惊得愣在了原地!

    虽然苏家所有与官方协调的事情都是由苏宏远一手cāo办,苏雨馨对于官商领域的yīn暗面争斗还算菜鸟,可是……她知道,无论是何家还是苏家,或是其他一些商业家族,都会给那些官老爷孝敬!

    可以说,这种事情虽然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可是……其中的证据却是各大家族最宝贵的机密,一旦外泄,后果无法想象!

    而如今,叶帆却得到了何家孝敬那些官老爷的证据……

    这等于釜底抽薪,掌控何家命脉!

    ……

    ……

    PS:要釜底抽薪了,火力跟上啊——求推荐票、三江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