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045章 【赌约】
    次rì清晨,苏雨馨早早起床,空手前往苏家1号别墅。

    别墅书房里,苏宏远早已等候多时,见苏雨馨双手空空,眉头不由一皱,道:“雨馨,我不是让你将投标报价的东西拿给我么?怎么……你?”

    “爷爷,我有十足把握中标滨河新区一期工程。”和昨晚充满忧虑不同,今天的苏雨馨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言语之间充满了自信。

    只是——

    那份自信,却依然不能让苏宏远放心,只见他眉头皱得更紧:“雨馨,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能力,而是因为这次投标实在太重要了,丝毫马虎不得,保险起见,还是让我把把关吧。”

    “爷爷,叶神医让我转告您,您不用在滨河新区一期工程的事情上cāo心了。”苏雨馨闻言,暗中叹了口气,却没说自信来源,而是搬出了叶帆。

    因为……她知道,只要搬出叶帆,苏宏远绝对不会在插手、干预此次投标!

    如同苏雨馨所预料的一样,苏宏远听到她的话后,脸上的不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激动:“你……你的意思是叶神医要出手帮助我们拿下滨河新区一期工程?”

    “嗯。”

    苏雨馨点了点头,她知道苏宏远和自己昨晚一样,下意识地认为叶帆要动用背后的关系网,却没有告诉苏宏远真相。

    “好,好,好啊!”

    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了,苏宏远连说了三声好,“既然叶神医说出这句话了,那足以证明他有十足把握拿下此项工程!”

    苏雨馨没有做声。

    “以这两次的事情来看,叶神医与楚姬的关系远超出我们的预料!”

    苏宏远继续兴奋地说着,尔后想到了什么,笑吟吟地看着苏宏远问道:“雨馨啊,你昨天可对我不够诚实啊。”

    “爷爷,我……”

    昨晚苏宏远问苏雨馨和叶帆关系进展到何种地步了,苏雨馨说自己和叶帆只是普通的病人和医生的关系,此时,听到苏宏远这么一说,苏雨馨本能地想辩解什么,但转念又一想:如果自己和叶帆只是普通病人和医生的关系,叶帆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无偿帮助自己么?

    不会!

    一个答案瞬间涌现!

    “雨馨啊,爷爷看得出来,你对叶神医有好感,而叶神医对你也是有好感的,否则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帮助你。”

    苏宏远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叶神医年纪轻轻,医术jīng湛,背景不俗,而且为人正派,是难得的好男人,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让爷爷早rì喝你们的喜酒啊。”

    “爷爷,你说到哪里去了?”

    苏雨馨闻言顿时慌了神,又羞又急,脸蛋一片绯红。

    苏宏远见状,笑个不停。

    苏雨馨回到苏家2号别墅的时候,叶帆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便来到了楼下。

    “叶神医,早。”

    不知是因为通过分析判断出自己和叶帆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病人和医生的关系,还是因为受到苏宏远的话影响,苏雨馨回到苏家2号别墅见到叶帆后,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不敢去看叶帆的眼睛。

    “早,你今天的气sè看起来好了许多,人们常说心情决定一切,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

    叶帆却是没有察觉到苏雨馨的异常,只是发现苏雨馨气sè好转了许多,深知苏雨馨是因为卸掉了肩上的重担,心情变好导致整个人jīng气神变好。

    以前,他在跟随褚玄机学医期间,褚玄机经常告诉他,很多病人患病后本来能够治好,但是因为心情压抑甚至绝望,最终离开人间。

    其中,最有代表xìng的就是号称世界医学难题之一的癌症,很多癌症前期的病人原本有治愈的希望,却因为得知自己患上癌症,被活生生地吓死!

    苏雨馨却不知道叶帆心中所想,她见叶帆一脸微笑地看着她,心跳没来由地加快,像是要蹦出嗓子眼一般。

    “叶神医,今天我们不去集团了,去杭湖会展中心。”

    苏雨馨竭力地表现出一副没事的样子,“一年一度的杭湖房车展今天在那里开幕,举办方邀请我前去担任开幕式的嘉宾。”

    “好。”

    叶帆点了点头。

    二十分钟后,叶帆如同过去的这些天一样,驱车带苏雨馨前往杭湖会展中心。

    他虽然来杭湖时间不算长,但却对杭湖的大街小巷熟记于心。

    这都是他接受炎黄组织的秦海特训时学会的技能,并且在过去两年执行任务的时候熟练了此项技能。

    当叶帆驱车带着苏雨馨来到杭湖会展中心的时候,会展中心的停车场里车满为患,若不是主办方特意给苏雨馨预留了停车位,恐怕连车都没处停了。

    如同停车场里停满的汽车一样,会展中心里人流如织,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整个场面异常火爆。

    随着人类成功抵御destroy病毒,社会渐渐恢复正常,经济开始复苏,房市和车市比destroy病毒席卷全球前更为火爆。

    因为destroy病毒带来的灾难后,人们的生活理念发生了转变,不再像曾经那般将钱存在银行里,而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毕竟,没有人知道,灾难什么时候还会降临!

    与许多城市的房车节一样,此次房车节由杭湖市zhèng fǔ主办,各大媒体、报业承办,省内外数十家知名房企和汽车品牌参加。

    其中,身为本土房企代表的绿湖集团不但在受邀之列,而且苏雨馨还将代表绿湖集团出席开幕式,担任开幕式嘉宾。

    从举办方人员专用通道进入会展中心后,叶帆和苏雨馨受到主办方人员的欢迎和接待,接待人员亲自将他们带到接待室,并为两人送上茶水、水果和点心。

    做完这一切,接待人员微笑着对苏雨馨,道:“苏总,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开幕式开始前,我来叫您。”

    “好。”

    苏雨馨点了点头。

    接待人员见状,礼节xìng地对叶帆微笑了一下,便朝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一身休闲装的何凤华,在一名接待人员的带领下,带着七八名穿着讲究、气度不凡的公子哥朝接待室这边走来。

    “您好,何总。”

    接待人员走到门口,正要关上房门,见到何凤华一行人,连忙行礼问好。

    何凤华微微颔首示意,同时用余光撇了一眼接待室。

    嗯?

    只是一眼,何凤华便看到了苏雨馨和叶帆,这个发现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他停下了脚步。

    与此同时,房间里,叶帆和苏雨馨也看到了何凤华,叶帆因为没见过何凤华只是简单地看了一眼,而苏雨馨则是瞳孔陡然收缩,目光在何凤华身上停顿不说,还与何凤华的目光在空中相撞,荡起一道无形的火花。

    “等等。”

    察觉到苏雨馨那冷漠的目光,何凤华玩味地笑了笑,阻止了接待人员关门的举动。

    话音落下,他不等接待人员回话,便主动迈步走入接待室。

    何凤华身后,那些江南地产界乃和其他圈子的公子哥见状,均是有些疑惑,疑惑什么人能够让何凤华主动进门拜访。

    带着这份疑惑,他们跟在何凤华身后,见接待室里的人是苏雨馨后顿时释然。

    “苏小姐,前不久就听说你大病痊愈,如今见你气sè如此之好,想必是真的了,恭喜你。”进入接待室,何凤华像是老朋友见面一般寒暄。

    说话间,何凤华不等苏雨馨回话便坐在了一个沙发上,而其他那些公子哥则均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叶帆,心中疑惑不已——苏雨馨不是从不跟男人近距离接触么?这个男人谁啊?

    “何少真的希望我大病痊愈?”

    或许是因为猜到何凤华来者不善,苏雨馨微微皱着眉头,丝毫没给何凤华面子,语气冷漠至极。

    “当然,江南乃至南方商界难得出你这样的女中豪杰,失去你这样的竞争对手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何凤华脸上笑容不减,丝毫不在意苏雨馨话中的讽刺,尔后见身边的公子哥都将目光投向了叶帆,似乎猜到了他们的心思,冲叶帆,道:“苏小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治好你怪病的叶医生吧?”

    叶医生?

    原来如此!

    今天跟何凤华前来的公子哥均是江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以他们的身份自然都知道苏家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从何凤华进来后,叶帆始终没有吭声,只是暗中打量着何凤华,此时见何凤华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微微眯起眼睛:“我不认识你,而你却知道我——难道我很有名?”

    唰!

    叶帆这话一出口,跟随何凤华前来那些公子哥脸sè均是微微一变。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身为苏雨馨医生的叶帆敢用这种语气对何凤华说话!

    尚且连他们都没有想到,何况何凤华?

    怒意,从何凤华眼中稍纵即逝,他继续保持着笑容,道:“原本我是不知道叶医生大名的,不过恰好前两天我听说有人要打断你的腿,便听说了你的事迹。”

    “何凤华,你什么意思?”

    听到何凤华看似客气,实际嚣张无比的话语,苏雨馨以为何凤华要对叶帆做什么,当下冷声质问,那张俏美的脸蛋上怒意盎然。

    “苏小姐,你也知道,我们双方最近在争夺‘滨河新区一期工程项目’,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有人打断叶医生的腿,大家想必都会认为是我干的。”

    何凤华依然在笑,笑得十分玩味,“为了避免误会,让人说我用不入流的手段取胜,我特地花了点关系让那人放过叶神医。嗯,如此一来,若是我侥幸在这次竞争中赢了苏小姐,大家也不会说我胜之不武不是?”

    叶帆微微皱眉,目光死死地盯着何凤华,似乎在判断何凤华所说的真实xìng。

    察觉到叶帆审视的目光,何凤华带着几分嘲讽地冲叶帆道:“叶神医,说起来,你我虽然不认识,但你却应该对我说声谢谢才对,若不是我,你估计后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何凤华,看起来你对即将开标的滨河新区一期工程势在必得啊?”

    面对何凤华狂傲的态度、轻蔑的目光,不等叶帆有所表示,苏雨馨便火了,她本能地认为何凤华在威胁叶帆和自己。

    “哪里哪里,我只是做假设罢了。”何凤华再次笑了,笑得胸有成竹,那感觉已经中标了滨河新区一期项目似的。

    “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么我们不妨打个赌如何?”

    对于苏雨馨而言,她可以容忍何凤华在她面前露出自负、乃至狂傲的一面,但她无法容忍何凤华威胁叶帆。

    尽管她知道,何凤华的行为是在找死,但……她就是不愿意!

    “怎么个赌法?难道要赌我们今天展示的两个楼盘么?”

    何凤华不屑地笑了,以前他一直觉得苏雨馨能力出众,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今天却忽然觉得苏雨馨也不过如此,道行还太浅。

    “如果绿湖集团江南公司中标滨河新区一期工程,你必须就今天的行为向叶先生道歉!”苏雨馨斩钉截铁地说着,似乎对她而言,何凤华对叶帆道歉比那个价值数亿的楼盘重要多了。

    或者说,二者根本不能同言而语!

    “呃……”

    愕然听到苏雨馨说出赌注,无论是那些跟何凤华前来的公子哥,还是何凤华自己,都有些愕然。

    “苏小姐,难道你因为感谢叶医生的救命之恩爱上了他?”

    愕然过后,何凤华故作惊讶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因为包括我在内,我们这群人可是对苏小姐爱慕已久啊……”

    “你赌还是不赌?”苏雨馨冷冷地打断何凤华的话。

    “既然苏小姐如此有雅兴,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苏小姐好了。”

    何凤华故作为难地说着,语气之中却透漏着一股寒意,“如果我输了,我就今天的行为向苏小姐的心上人叶医生道歉,如果我赢了,苏小姐便去陪陆少一晚上——原本我也对苏小姐垂帘已久,奈何未婚妻看得紧,有心无力,只好让给陆少了。嗯,他可是对你着了魔呢!”

    “好!”

    耳畔响起何凤华提出的赌注,叶帆心中涌现出一丝怒意,正要开口改变苏雨馨提出的赌注,却见苏雨馨冷声答应了下来。

    随着苏雨馨的话音落下,接待室里一下安静了下来,那些跟随何凤华前来的公子哥,一个个面面相窥,均是有一种荒谬的感觉,荒谬之余,他们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那名姓陆名剑的公子哥,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虽然他们很清楚,苏雨馨即便输了赌约,也未必会兑现去陪陆剑上.床,但陆剑至少有机会不是?

    何况,退一万步讲,即便苏雨馨不兑现赌约,陆剑也可以当成吹嘘的资本啊……

    毕竟,想将冷面总裁苏雨馨征服在胯下的男人,可以从杭湖排到东海!

    就连他们也不例外!

    “多谢何少的好意!”

    感受到同伴目光中的羡慕嫉妒恨,陆剑激动得两眼直冒yín光。

    那感觉仿佛苏雨馨已经脱光衣服在床上等他了……

    ……

    PS:这章字数较多,今天就这一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