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025章 【后悔投胎做人】
    就当苏锦帝与苏雨馨取得联系的同时,叶帆独自一人呆在审讯室里。

    审讯室并不大,只有三十平米,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摆着一张桌子、三把椅子,正对桌子的墙下面摆着一个老虎凳,是专门对犯人用的。

    叶帆并没有被固定在老虎凳上,而是站在窗前,思考着jǐng察为何还不对他进行审讯。

    嘎吱!

    不等叶帆想出个所以然,随着一声轻响,审讯室的门被打开,王凯和一名胖jǐng察先后进入房间。

    因为知道是走过场,见叶帆一脸悠哉地靠在窗口下的墙壁上,无论王凯还是另外一名胖jǐng察都没有任何不满,只是例行公事地说道:“刚才我们观看了CC酒吧提供的监控视频,对事情有了个大致了解,希望你能如实交代今晚所发生的一切。”

    “好。”叶帆见对方很客气,点头表示配合。

    “姓名?”

    “叶帆。”

    “年龄?”

    “二十。”

    “职业?”

    “医生。”

    “你是医生?”

    做笔录的胖jǐng察闻言,有些愣了,“二十岁能当医生,这不可能吧?”

    “我需要骗你么?”叶帆反问胖jǐng察。

    “嘿,那好,你说你在哪家医院上班?医师资格证有吗?”胖jǐng察虽然和王凯一样都知道审讯是走过场,但也被叶帆的态度气得不轻。

    “没有医师资格证就不能治病了?”

    叶帆皱起了眉头,老家伙也没有医师资格证,不照样有人排队去求医吗?

    “废话,医师资格证是行医的凭证,没有得到医师资格证你凭什么行医?”胖jǐng察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叶帆。

    叶帆看了胖jǐng察一眼,道:“你最近经常疲乏无力,而且体重开始逐渐下降,已经患上了糖尿病。”

    “你……”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胖jǐng察双眼瞪得滚圆,嘴巴张得老大,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因为……如同叶帆所说,他的确患上了糖尿病,而且是前不久体检的时候检查出来的。

    不光是胖jǐng察,王凯也惊得不轻,胖jǐng察的糖尿病才检查出来,而且处于初期,就算是医院里的专家都需要靠仪器检测,叶帆怎么可能知道?

    “你经常出现胃脘部胀满甚至疼痛,而且伴有灼热或嘈杂不适,偶尔还会出现贫血。”

    叶帆又将目光投向王凯,轻描淡写道:“你这属于慢xìng萎缩xìng胃炎,是因为你烟瘾太大外加不良的饮食习惯造成的,如果不加以控制、治疗,少则一年,多则三年将会演变成胃癌!”

    “呃……”

    这一次,王凯直接被惊呆了!

    半年前,他由于时常胃痛前往医院检查,通过胃粘膜活组织病理xìng检查,被诊断出患有慢xìng萎缩xìng胃炎。

    而在胃粘膜活组织病理xìng检查之前,他还做了胃镜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无法判断他的病症!

    而如今,叶帆只是站在他的对面,便判断出他患有慢xìng萎缩xìng胃炎,这怎能不叫他震惊?!

    “你真得了慢xìng萎缩xìng胃炎?”

    胖jǐng察并不知道王凯患有慢xìng萎缩xìng胃炎的事情,此时见王凯一脸呆涩,胖jǐng察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

    “神……神医,您能治好我的病吗?”

    王凯激动万分地站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叶帆,‘神医’两字像是在回答胖jǐng察的话,更像是在自打嘴巴——刚才不光是胖jǐng察,就连他也觉得二十岁当医生实在太荒谬!

    “吃几服药,注意饮食,适度吸烟或者戒烟,可痊愈。”叶帆淡淡道。

    “真……真的么?”

    王凯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像是普通人中了五百万一样,当下兴奋地跳了起来,“请神医为我开处方!”

    “神……神医,我的病能治不??”

    胖jǐng察一听,直接扔掉了手中的记录笔,同样满是激动地看着叶帆,他虽然知道糖尿病属于当前尚未攻克的医学难题,只能控制,不能治疗,但叶帆此时在他眼里,简直就是神医下凡,以至于让他抱有一丝幻想。

    “治你的病要难一些,关键有几样药材不太好找,如果能够找到的话,也可以治愈。”

    叶帆很干脆地给出答复,随后想到之前胖jǐng察的话,话锋一转,道:“不过,我需要提醒你,我没有医师资格证。”

    “哎呦,神医,别说医师资格证,我看就是那些狗屁医学专家给您提鞋都不配!”

    听到叶帆的话,胖jǐng察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才好,不过他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只能堆出笑脸说好话,那感觉生怕叶帆因为刚才的话不给他治疗。

    “没错……您简直是比褚神医更厉害的存在,就算华佗从地底下爬出来也没法跟您比啊——您哪需要那些破玩意?”王凯也是连忙点头附和,马屁拍得那叫一个响。

    话音落下,王凯连忙弯腰捡起胖jǐng察丢掉的笔,像是奴才见到主子一般,几步跑到叶帆身前,弓着腰,满脸讨好道:“还请神医赐予我们处方!”

    叶帆见两人对自己并无恶意,倒也没有吝啬,接过笔,为两人写下处方。

    “谢谢,谢谢您!”

    王凯两人接过叶帆手中的处方,简直如获至宝,紧紧攥着不说,一个劲地鞠躬道谢。

    叶帆摆了摆手,道:“继续做笔录吧。”

    “好,好。”

    王凯闻言,想到之前所长李彬的话,笑容当下一僵,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一个劲地点头。

    “今晚的事情很简单,那个叫苟伟的人试图开车撞我,事后非但不道歉承认错误,还要动手,被我教训了一番。”叶帆看到了两人的表情变化,却也没有多想,如实说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胖jǐng察闻言,飞快地记录着,而王凯则是yù言又止。

    “我可以走了吧?”眼看胖jǐng察做完笔录,叶帆打算离开。

    王凯和胖jǐng察对视一眼,稍显为难地说:“叶……叶神医,您恐怕还走不了。”

    “走不了?”叶帆微微皱起了眉头。

    “叶……叶神医,您不要误会,不是我们不让您走。”

    王凯见叶帆皱起眉头,当下解释了起来,“我们都看了视频,知道事情如您所说的相差不大。但您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如何定xìng,不是我们说了算——实不相瞒,苟伟的父亲苟志风已经动用jǐng方的关系了,这件事接下来将由刑.jǐng队进行处理。”

    话音落下,王凯惋惜地叹了口气。

    虽然通过视频以及刚才与叶帆的接触,他看得出叶帆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错在苟伟,但叶帆毕竟打残了苟伟,更为主要的是,苟伟不是一般的人!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王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叶帆接下来会遭遇怎样的待遇!

    “王凯,叶神医刚刚给我们又是诊断,又是开处方的,等于救了我们半条命。”

    胖jǐng察见王凯一脸惋惜,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那个苟伟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叶神医因为这件事赔上xìng命太不值得了!依我看,我们不如放叶神医离开,反正叶神医身手好,到时上面问起来就说叶神医自己逃走的,想必上面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耳畔响起胖jǐng察的建议,王凯眼前一亮,刚要表态,却愕然听到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当下猜到了什么,苦涩一笑,道:“恐怕来不及了。”

    哐当——

    仿佛为了印证王凯的猜测一般,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门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闷响。

    闷响传出,房门打开,六名一脸彪悍的刑.jǐng出现在了审讯室门口,目光如刀一般扫向了叶帆!

    “你们在干什么?”

    见叶帆不但没有坐在老虎凳上,还懒散地靠窗口,领头那名皮肤黝黑的刑.jǐng当下板起脸,冲王凯和那名胖jǐng察质问道。

    “报告张队长,我们在做笔录。”

    王凯和胖jǐng察先后起立,对领头的jǐng察敬礼,张立是分局刑.jǐng队的副队长,虽然不直接管他们,但也是他们的上司。

    “有你们他妈这样审犯人的吗?”

    张立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他和刘保军一样,跟苟志风交往不浅,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看到打残苟志风儿子的凶手,不但没有被上老虎凳,反倒是像逛菜市场一样悠哉,怎能不怒?

    尽管张立的话很难听,可是王凯和胖jǐng察都敢怒不敢言,甚至……就连李彬也是夹紧嘴巴,赔着笑脸。

    因为……他们都知道,暂且不提jǐng种的差别,被刘保军当作嫡系的张立,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否则有穿不完的小鞋!

    “请注意你的用词,不要把犯人两个字用到我身上。”

    叶帆之前听到王凯说出内幕后就有些不爽,此时见张立进门直呼自己为犯人,当下冷眼扫向张立。

    “嘿,小兔崽子,我还没找你呢,你倒是迫不及待地很,急着去投胎么?”

    张立闻言,目光yīn森地盯着叶帆,就宛如一头野兽盯上了猎物,泛着寒光,“你出手打伤苟伟,已经触犯了刑法——根据刑法规定,你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

    “他故意开车撞我,没撞到我就也算了,下车出言不逊,还要动手打我,难不成我要站着让他打个够??”

    叶帆打断了张立的话,语气逐渐转冷。

    他可以按照楚姬所说去遵守法律,可是如果有人想仗势欺人,他一定会让对方这辈子后悔投胎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