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023章 【儿子出事爹出面】求推荐票!!
    怕了!

    苏飞羽真的怕了!

    虽然通过第一次与叶帆接触,他能够感觉到,叶帆的骨子里是一个骄傲的人。

    可是——

    他从未想过,撑起叶帆内心那份骄傲的不光是jīng湛的医术,还有恐怖的武力值!

    更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叶帆不动则已,动如奔雷,一声不吭地便打残了苟伟!

    而刚才,当他看到叶帆目光中那份漠然之后,他心中完全被一个念头塞满:叶帆知道是他在背后捣鬼,接下来,他会赴苟伟的后尘!

    酒吧门口,一身黑sè晚礼服的张莉,目瞪口呆地望着宛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苟伟和瘫软在地的苏飞羽。

    她试图努力地想将两人与之前在黄金卡包里浑身公子哥范的两人联系在一起……

    可是——

    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将他们的身影重合!

    “叶……叶大哥!”

    和苏飞羽截然相反的是,苏锦帝在震惊过后,心中没有一点点恐惧,有的只是兴奋,无与伦比的兴奋!

    因为福伯说叶帆是武学高手,苏锦帝曾想过叶帆到底强到何种程度,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帆轻描淡写地就打残了格斗实力不弱于苏飞羽的苟伟!

    听到苏锦帝的喊声,被吓得瘫软在地的苏飞羽心中一动,他一把抱住了苏锦帝的腿,就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你干什么?”

    苏锦帝浑身一震,稍后冷眼盯着苏飞羽问道。

    “锦……锦帝,我虽然跟苟伟很熟,可是刚才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刻,苏飞羽人生第一次用一种仰视的目光,看着前方的苏锦帝,像是奴才在恳求主子,“叶神医看上去误会我了,你帮我解释一下!”

    “误会?”

    苏锦帝并非白痴,相反,见叶帆动怒后,他猜到了其中的猫腻,当下冷笑了起来,“你自己去解释吧!”

    “锦帝,你是我堂弟,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被叶神医误会啊……”

    苏飞羽继续哀求,似乎他也知道,若是苏锦帝不肯帮他的话,以叶帆刚才所表现出的狠劲,绝对会打断他的腿,所以他继续恳求着,稍后,心中一动,又补充道:“锦帝,若是让爷爷知道这事,你也很难解释啊!”

    “松开!”

    眼看苏飞羽搬出苏宏远,苏锦帝没来由觉得有些恼火,一下抽掉腿,然后yù言又止地看向叶帆。

    “现在有信心把这个废物比下去吗?”

    察觉到苏锦帝为难的目光,叶帆并未对苏飞羽动手,那张原本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很淡,却很暖心。

    有信心吗?

    苏锦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脚下像是哈巴狗一样求饶的苏飞羽,瞬间明白了叶帆的用意,身子不由剧烈一颤。

    稍后,他眼圈隐隐泛红地看着叶帆,重重地点了点头。

    哗啦!

    就在这时,忽然一群人从酒吧走出,为首之人便是之前亲自陪苏飞羽喝酒的刘琴。

    不知是因为叶帆没有继续动手,还是因为见到刘琴带人出现,苏飞羽生怕刘琴看到自己瘫软在地的形象,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却是没敢跟叶帆叫嚣。

    刘琴目光如刀一般看了一眼苏飞羽,尔后又看了一眼宛如死狗的苟伟,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叶帆身上。

    眸子里呈现出叶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刘琴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叶帆刚才打残苟伟的视频画面,秀眉不禁皱起,表情也变得十分凝重。

    凝重,是因为她通过刚才的视频判断出,叶帆的身手很厉害,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她不知道,但至少要比她酒吧这些保安和看场的人员厉害得多!

    更为重要的是,她看得出,叶帆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因为明白这些,她其实很不想管这件事情,或者说,她宁愿得罪苏飞羽也不愿意得罪叶帆!

    但……她也知道,她是CC酒吧的老板,这件事情是在CC酒吧门口发生的,若是她不闻不问的话,会让客人们没有安全感。

    那样一来,rì后CC酒吧的生意就没法做了。

    更为重要的是,道上的人都知道她是八爷的女人,有人在她负责的场子闹事,等于是间接地抽八爷的耳光!

    她必须站出来做些什么!

    “苏少,怎么回事?”

    很快,徐琴重新将目光投向苏飞羽,明知故问道。

    “苟伟不知吃了什么药,要开车撞叶神医,结果惹怒了叶神医,被叶神医教训了一顿!”

    经历了之前的惊恐过后,苏飞羽逐渐镇定了下来,他看得出徐琴带人出来绝对是有目的的,却很聪明地将自己与刚才的事情撇尽关系。

    “叶先生,你好,我是CC酒吧的老板徐琴。”听了苏飞羽的叙述,徐琴定了定神,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叶帆。

    “我不认识你。”

    叶帆漠然地看着徐琴,稍后看着徐琴身后那些面相凶悍的大汉,问:“你带这么多人出来,是想为他们出头?”

    “叶先生误会了,我不是要为他们出头,而是这件事发生在酒吧门口,于情于理,我应该出来询问一下事情的经过,给客人一个交代。”叶帆的语气让徐琴心头一沉,但她依然没有与叶帆直面交锋,而是很克制。

    叶帆微微眯起眼,盯着徐琴那双能勾走男人心的桃花眼,似是要将徐琴看穿:“你现在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打算怎么个交代法?”

    “事情错在狗少,他被叶先生教训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刘琴闻言,心中压制的怒意呈直线上升,不过却依然一脸淡定,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听到徐琴的话,叶帆不再废话,拍了拍苏锦帝的肩头,示意离开。

    “呜呜……呜呜……”

    然而,就当叶帆带着苏锦帝走出去两步的时候,刺耳的jǐng笛声响起,两辆jǐng车呼啸着从前方驶来。

    “呼~”

    眼看jǐng察来了,刘琴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嘴角勾勒出一道不易察觉的冷笑。

    唰!

    与此同时,叶帆猛然停下脚步,回头,目光如刀地盯着徐琴。

    察觉到叶帆目光中的寒意,徐琴脸sè微微一变,只觉得整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似是要蹦出心脏一般!

    “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三辆jǐng车先后停下,五名jǐng察走下车,一边朝着叶帆和苏锦帝这边走来,一边大声质问道。

    “jǐng察同志,你们好,我是CC酒吧老板刘琴。”

    随着为首jǐng察开口,刘琴悬挂的心落下,定了定神,主动迎上去,解释道:“刚才有位客人似乎因为喝酒喝多了开车差点撞到了这位叶先生。”

    说话间,刘琴指了指叶帆,又继续道:“叶先生有些生气,便教训了那人一顿。”

    “打120,先将伤者送到医院!”

    看到苟伟脸部血肉模糊,两条腿弯曲程度惊人,为首jǐng察心头一跳,然后目光复杂地看着叶帆,道:“叶先生,我是chūn江路派.出.所所长,李彬。为了彻底调查清楚事情真相,请你跟我们到所里做一下笔录。”

    叶帆微微皱眉,没有吭声。

    “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个罪犯!”李彬见状,生怕叶帆反抗,连忙信誓旦旦地保证。

    “我跟你们走。”

    耳畔响起李彬的话,叶帆稍作沉吟,便同意跟jǐng察离开——楚姬在他下山后曾告诉他,如果想体验普通人的生活,融入繁华都市,就必须学会遵守法律,最好不要与执法机关发生正面冲突。

    “叶大哥,我跟你一起!”苏锦帝见叶帆要去派出所,连忙道。

    “你跟刚才的事情也有关?”李彬沉声问。

    苏锦帝眉头一挑,道:“我跟叶大哥一起来的,并且亲眼看到苟伟那个王八蛋开车撞叶大哥,我可以帮叶大哥作证!”

    “好,一起带走!”

    李彬闻言,大手一挥,当下有四名jǐng察上前。

    或是被苟伟的惨状吓到了,四名jǐng察没有动粗,而是让叶帆和苏锦帝自己上jǐng车。

    “呼~”

    眼看叶帆和苏锦帝上了jǐng车,刘琴暗中松了口气,走到一旁,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苟先生,我是刘琴。令公子今晚和苏飞羽在CC酒吧喝酒,结果不知是因为酒喝多了还是什么原因,差点开车撞伤了人……”

    “这个孽子!”

    不等刘琴把话说完,电话那头便传出一声恨铁不成钢的怒骂。

    “苟先生,令公子只是差点撞伤人而已,您不必激动。”

    刘琴说着,话锋陡然一转,“不过……差点被撞那人对于令公子的行为十分愤怒,出手打伤了令公子,而且废掉了令公子的双腿!”

    “你……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苟伟的父亲苟志风,直接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苟先生,我已经报jǐng让chūn江路派出所将那人带走了。”

    刘琴没有重复,而是有意无意地提醒道:“那人身手很好,而且心狠手辣,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谢谢!”

    苟志风似是听出了刘琴话中的意思,先是道谢,然后满脸yīn森地扣掉了电话。

    ……

    ……

    PS:喜欢的朋友,请记得将本书收入书架。另外,新书目前正在冲榜,请哥们、姐们登陆账号,点击、投票支持一下,谢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