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019章 【心动】
    因为苏宏远的一个电话,杭湖jǐng方就**诈骗苏锦帝一事立案调查,通过三天不懈余力地努力,不但将这件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还挖出了以前**行骗的事情。

    不过,因为其中一些事情牵扯的内幕太多,涉及人员较广,杭湖jǐng方一把手与苏宏远交流过后,达成一致,然后又与**背后那个利益集团的某些重量级人物通了气。

    等做完这些协调工作后,杭湖jǐng方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因涉嫌诈骗被捕的消息,直接剥掉了**的光环不说,直接将**一脚踢进了监狱!

    消息一经公布,立刻在杭湖城炸开了锅,甚至还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然而——

    对于这一切,当事人叶帆并未关注。

    在过去三天里,他除了每天花费一个小时,帮苏雨馨消除体内yīn气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杭虎城内转悠,尤其喜欢去广场、步行街之类人流量大的地方。

    “叶大哥,CC酒吧是杭湖最顶级的酒吧之一,美女很多,而且大多都是华夏美院的,nǎi大屁股翘不说,那皮肤嫩得能掐出水……”

    夜幕降临的时候,苏锦帝驾驶着那辆炫酷的兰博基尼驶出九溪玫瑰园,眉飞sè舞地介绍着CC酒吧,而且注重介绍着里面的妹纸,那感觉那些妹纸就是九天玄女下凡,那叫一个勾魂诱人,像是在故意引诱叶帆。

    引诱吗?

    是的!

    为了与叶帆搞好关系,苏锦帝先后询问了苏琉璃、苏雨馨和福伯叶帆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结果得到三种不同答案。

    苏琉璃告诉他,叶帆是一个臭流氓。

    苏雨馨告诉他,叶帆是一个好人——尽管苏琉璃添油加醋地说了那晚的事情,但苏雨馨还是如同以往一样,相信自己的判断。

    福伯告诉他,叶帆不但是一名神医,还是一名武学强者,用福伯的话说:叶帆在四十度的高温天气下,一滴汗都不流……

    当时,听到这句话后,钟爱武学的苏锦帝,简直惊为天人!

    一直以来,他都想找个牛掰的师傅学习功夫,却始终未能如愿。

    在这样一种清下,叶帆这个武学高手的出现,对他而言,简直就是雪中送炭,直接让他萌生了拜叶帆为师,学习功夫的念头!

    不过——

    苏锦帝也知道叶帆对他印象不好,所以没有急于求成,而是打算循序渐进,等叶帆对他印象好转后,才提拜师学艺的事情。

    为了改变叶帆对自己的印象,在过去三天里,苏锦帝就像是跟屁虫一样跟在叶帆身后,给叶帆充当着免费导游——叶帆往东,他绝对不往西!

    经过三天的相处,苏锦帝发现叶帆对他态度好转后,开始进行第二步计划:带叶帆去夜场,一起玩妹纸。

    一来,他已从苏琉璃那里得知叶帆‘好sè’,深知投其所好的道理,再者,他还知道,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piáo过娼,一起分过赃是天下哥们四大铁——只要他和叶帆一起玩了妹纸,就是铁友了,叶帆怎么可能好意思不教他功夫?

    面对苏锦帝口若悬河地吹嘘CC酒吧的妹纸多么诱人,叶帆一脸无动于衷,只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远远地看着杭湖城璀璨的夜景。

    他之所以愿意跟苏锦帝去酒吧,并非是冲着那里的美女去的,而是他觉得自己既然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就应该去见识、适应更多的东西。

    卧槽,难道苏琉璃给我提供的是虚假消息?

    要不我都把那些女人说chéng rén间没有,天上少有了,叶大哥都不见动心?

    眼看叶帆无动于衷,苏锦帝心都碎了。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你这么讨好我,有什么企图?”叶帆突然收回目光,冷不丢地问道。

    他虽然不知道苏锦帝心中所想,但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他看得出苏锦帝在想尽一切办法讨好他。

    这让他多少有些疑惑。

    毕竟,他已经答应苏锦帝要留下来给苏雨馨治病,苏锦帝没道理为了讨好他,甚至除了睡觉每时每刻都跟在自己身后。

    “啊……叶大哥,你误会了,我只是在为你介绍我们今晚要去的酒吧而已。”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苏锦帝吓了一跳,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之后话锋一转,习惯xìng地拍起了马屁,“当然,我知道,像叶大哥这样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人中之龙,自然是看不上那些黑木耳的……”

    眼看苏锦帝不愿意说,叶帆倒也没有追问。

    如同苏锦帝所说,位于距离西湖不算远的CC酒吧,是杭湖最顶尖的酒吧之一,究其原因,除了服务员是穿制服的华夏美院学生之外,还因为该酒吧装修得富丽堂皇,而且每月都会有准二线艺人和世界顶级DJ驻场!

    而苏锦帝之所以选择今晚带叶帆去CC酒吧,则是因为今晚是CC酒吧的‘明星rì’。

    因为是‘明星rì’,酒吧的包厢老早就被预订了出去不说,不到九点钟的时候,酒吧门口的停车场已经车满为患,酒吧里面更是人满如cháo,不但一层的普通卡座座无虚席,就连二楼的卡包也几乎坐满了。

    其中,包括位于舞池正对上方的那个黄金卡包里。

    那个卡包是整个酒吧视线最好的卡包,算得上身份的象征——只有杭湖一线的公子哥和大老板才能预订到那个卡包,其他人就算有钱也不行。

    由于时间尚早,舞池中几乎看不到人影,男人们把酒浅饮,偶尔会和身旁的同伴交流,讨论酒吧哪个女人的胸大、身材好、腿白;女人们大多仰着头,摆出一副自认为很高贵、很有范的姿态,时而玩玩手机,时而举杯浅饮,时而偷偷看一眼那些关注她的男人。

    当然,这里的女人不包括酒吧那些陪酒女郎——对于那些陪酒女郎而言,每当有客人进门她们便会第一时间看去,不是看男人的脸,而是看穿戴、看气场,从而判断男人的身价,以及可能会给她们多少小费。

    除此之外,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会不经意间,看向二楼那个黄金卡包。

    黄金卡包里坐着两男四女,男的气度不凡,穿着讲究,女的貌美xìng感,露而不yín。

    其中,被誉为苏家未来接班人的苏飞羽,坐在卡包的中间,仰靠在沙发上,仿佛王者一样,俯视着一楼的客人。

    而坐在他旁边的两名女孩都是车模出身,而且是罕见的双胞胎,是CC酒吧名副其实的陪酒红牌。

    只是——

    面对这样一对让普通男人愿意jīng尽人亡的美人儿,苏飞羽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坐在苏飞羽左侧的青年,名叫苟伟,同样出身富贵人家,外号狗少,在杭湖纨绔圈名气不小,是苏飞羽的忠实跟班。

    原本,他今天在杭湖一家地下赌场里赌钱,接到苏飞羽的电话,得知苏飞羽心情不佳后,屁颠屁颠地驱车赶到了CC酒吧。

    “苏少,既然你爸都说苏雨馨那婊子不可能对你造成威胁,你还气什么?”

    眼看苏飞羽兴致不高,苟伟用眼神示意,待四名女孩相继离开后,给苏飞羽倒了一杯拉菲,尔后满脸疑惑地问道。

    苏飞羽端起酒杯,轻轻转动着,扭头看向苟伟:“你应该知道**的事情吧?”

    “知道,我听说那个家伙是因为跑到你们苏家行骗,被你家老爷子整进去的。”苟伟点燃一支香烟,回应道。

    苏飞羽微微眯起眼,语气十分不爽:“**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能量也不小。就因为**给苏雨馨那小婊子治病骗钱一事,我家老爷子便冒着惹怒**身后那些人的风险,把**送了进去——他未免把那个婊子看得太重了吧?”

    “苏少,就算你家老爷子把那个婊子捧在手心也无济于事——自古以来,家产传男不传女,何况她半只脚踏进了阎王殿?”

    话虽然这样说,但苟伟心中却是明白,苏飞羽被苏雨馨压制了将近两年,如今好不容易因为苏雨馨得了怪病翻身做主人了,却发现苏家老爷子依然偏心苏雨馨,就算知道苏雨馨不会威胁到他苏家接班人的地位,心中多半不爽。

    苏飞羽闻言,心情非但没有转好,反倒是更恶劣了,只见他一脸yīn沉,道:“你有所不知,那个婊子的病可以治了!”

    “可以治了?”苟伟一惊:“她不是已经被那些医学专家宣判死刑了吗?”

    “本来我也以为她死定了,结果不知从哪冒出了一个野医,可以治疗她的病。”苏飞羽yīn气沉沉地说着,那感觉仿佛恨不得苏雨馨赶紧去阎王爷那里报到。

    “苏少,按你所说,你爷爷之所以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将**送进监狱,完全是因为看到苏雨馨那个婊子病情好转,从而给予安抚,好让她振作起来,继续打理苏家事务?”苟伟虽然人称狗少,可是一点也不傻,当下猜到了苏飞羽话中意思。

    “嗯。”

    苏飞羽点了点头,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叶帆的身影,恨得有些牙痒,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叶帆突然冒了出来,他现在哪会如此郁闷?

    苟伟yīn险一笑:“苏少,其实你想出这口气很简单。”

    “怎么说?”苏飞羽瞳孔微微放大。

    “打那个野医的主意。”

    苟伟冷笑一声,一阵见血,道:“只要你控制了那个野医,就等于掌握了苏雨馨那个婊子的生命,这样一来,苏雨馨便成了你手中的玩具,任你玩弄!”

    原本苏飞羽虽然气愤,但因为其父亲苏明的提醒,生怕惹怒苏宏远,并没有打算对苏雨馨做些什么。

    此时,愕然听到苟伟的提议,苏飞羽不禁心中一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