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72章 血屠
    但这些,在场的所有赏金猎人自然不清楚。不知道武牧身上有青铜古灯支撑,源源不断的治愈体内的损伤,每次激战之后,虽然鲜血染红衣衫,但自身的伤势,甚至是jīng气神都在顷刻间再次恢复如初,达到最巅峰。

    每一次的截杀者,面对的武牧,都是最巅峰的状态。

    在不清楚的情况下,目睹武牧一步步自数十次的截杀中走到营地前的人,心中的震撼,几乎达到一种难以估量的境地。

    越长青的眼瞳剧烈收缩。

    林海,林川两兄弟的目光更是变得更加的yīn冷,乃至是在眼眸深处,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无法遮掩住的恐惧。

    凰天瑶眼睛一亮的同时,在心中也涌现出深深的震撼,口中忍不住发出一阵呢喃:“四十七次截杀,四十七次惨烈的厮杀,遭受重创无数,竟然能支撑着一路走过来,这种程度,几乎是任何蜕凡境强者都难以逾越的,他竟然做到了,这怎么可能,这是妖孽,怪胎。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凰天瑶自问,若是易身而处的话,她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住如此频繁的截杀,而且,截杀者几乎大部分修为都是处在近乎蜕凡境巅峰,时刻在生死边缘徘徊,经历无数次厮杀磨砺出的赏金猎人,这样的截杀,绝对是无所不用其极。

    除非是绝对的实力,否则,根本无法抵挡。

    而明明,武牧依旧是蜕凡境,而且,最多不过易筋层次,一身力量,绝对不可能超越蜕凡境的范围之内。却偏偏做到这几乎不是人能完成的事情,这是奇迹。

    “现在我真的相信,武牧体内必然有武家那群疯子的血脉。一旦开辟血海,只怕十有仈jiǔ会觉醒武家真正的嫡传血脉。”

    凰天瑶深吸一口气,目光凝重的看向那一步步走向营地的武牧。

    咚!咚!咚!!

    武牧每踏出一步,都在身后直接烙印下一道血sè的脚印,这脚印,显得异常狰狞,映进每一个人眼中,让人心中发寒。

    一头血发,无风自动,飘荡着血一样的气息。

    每一步,都跟是踩在所有人心脏之上一样,给人一种异常压抑难受的阿感觉。那种感觉,极为的不好。

    这是心神被武牧所摄的征兆。

    啪嗒!!

    随着最后一声清脆的脚步声沉稳的落下时,武牧已经站立在营地的入口前,冰冷的眼眸淡漠的扫视一眼站立在营地两旁的兵将。

    叮当!!

    这一眼,顿时,在两名将士手中的兵器几乎不由自主的跌落下来,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在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语的骇然与惊惧。

    “我要进入营地,这是秘境通行令。”

    武牧看着几名将士,缓缓开口吐出一句话,话音中,带着一种难言的嘶哑。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一边说着,在手中也递出一块染血的青铜sè令牌。

    “不……不用看了,是秘境通行令,您……请里面稍等。”一名将士看了一眼染血的令牌,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连令牌都不敢伸手去监察,张口结巴着说道。

    “多谢!!”

    武牧淡然点点头,收回令牌,随即踏进营地中。

    在踏进营地的一刹那,始终充斥在每一寸血肉中的凝重一下子开始消散,那绷紧的心神慢慢的开始放松下来。

    踏进营地中,就意味着,在进入秘境前,自身已经暂时安全了,那些赏金猎人不会继续截杀自己,没有人敢触犯皇朝,五方拍卖行,乃至是赏金猎人殿三方的威严。不顾一切的对武牧出手。

    虽然一直以来有青铜古灯源源不断的将周身上下的伤口接连治愈,但在jīng神上的那种疲倦,却是青铜古灯也无法消除的。几乎在厮杀时,在心神中透露出的疲倦,都让他有一种想要放下战剑,就此死去,沉睡的冲动。

    他之前仅仅只是普通的百姓,所经历的杀戮屈指可数。

    一下子遭受如此恐怖的截杀,那种来自心灵上的冲击,自然更加强烈恐怖。

    尤其是无时无刻不被绷紧的神经,更是让心神有种近乎崩溃边缘的迹象。

    “武大哥,到天瑶这里,人数即将来齐,一旦来齐,就是进入秘境的时候,你这次历经杀戮,不如先与天瑶品一品茶,休息一下,等待秘境开启之时如何。”

    武牧踏进营地中,已经将营地中的景象彻底的映进眼中。显然,这里被分成三大区域,每一处都有一批身有通行令,准备进入秘境的蜕凡境强者。

    而且,在皇朝一方,更是再次目睹到越长青的身影。

    眼眸中不由当场闪过一抹凌厉的寒芒。

    是她?

    是她放出自己要离开龙门镇的消息,要前往秘境的消息,最终致使这一次次生死截杀的出现,若非自己手中握着几张底牌在,只怕真的要有生命之危。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武牧深吸一口气,看向凰天瑶,目光变得略微柔和,颔首点点头道:“多谢,正好经过连续厮杀,我也口渴了,那血……解不了渴!!”

    虽然带着面具,武牧依旧知道,这凰天瑶就是之前在拍卖会上所见到的那一位,而且,心中已经隐约猜到,只怕她与五方拍卖行,乃至是与凤三千之间,有着难以言语的密切关系。对于她的好意,哪里会拒绝。当即就答应着向之走了过去。

    凰天瑶看到,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没有多言,随手一挥,一只jīng致的茶桌自然的出现在面前,两个木凳,茶桌上摆放着一套茶具。有一只小玉盒。

    凰天瑶随即坐了下来,武牧也在其对面而坐。

    那青衣侍女上千打开玉盒,在玉盒中,赫然呈现出一层青sè的茶叶,每一片都是青sè的,宛如是直接自茶树上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并没有经过什么炒制,而是以独特的手法,进行炼制,将茶叶的所有jīng髓极尽的保留下来,栩栩如生。

    甚至还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

    这种茶叶,是直接将多片茶叶中的jīng华,以独特的法门,融合淬炼在一起,凝聚成一片茶叶,不仅没有炒制后的烟火之气,更是将茶叶的jīng华融合在一起,起来,不单茶香四溢,而且,口感更是美妙到极致。

    这种制茶之法,叫做叠茶法!!

    叮!!

    凰天瑶轻柔的将一枚青sè茶叶放进茶壶中,随即,接过青衣侍女手中递过来沸腾的泉水,倾倒而下,青sè的茶叶,在水流中,如翩翩蝴蝶一样,不断的飘荡打着旋,散发出丝丝奇异的清香,让人心神都不由的渐渐放松下来,宛如沐浴在温泉之中。

    “好茶!!”

    武牧在前世也对茶道有过一定的涉略,此刻沐浴在茶香当中,本来一路杀戮,不断紧绷的心神,不自觉的开始缓缓放松起来,仿佛有一双双温柔的手在不断的抚摸心神,温养心神,仅仅茶香,就让人心神舒畅,沉浸其中。

    “这是清灵茶,最能安神定心,你刚刚经历杀戮,喝清灵茶能安稳心神。平复心境。武大哥品尝一下,看看天瑶的手艺如何。”凰天瑶轻笑着说道。

    “那武牧就却之不恭了。”

    武牧听到后,也不多礼,端起一杯青sè的清灵茶,缓缓放在鼻尖闻着清新的茶香。

    而此刻,在营地外,一名名赏金猎人看着一身血衣,端坐在里面,静静喝茶的武牧,眼中的惊骇始终无法消散,只觉得那简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恐怖的凶兽。

    “好可怕,四十七次截杀,每次截杀中,必定有蜕凡境巅峰的赏金猎人出手,仅仅两个时辰中,武牧不单抵挡住截杀,甚至还将大半截杀者屠戮殆尽。这……难道是帝阶功法的真正威力么。”

    “他身上至少有上百处伤口,流血都要流死,怎么能支持到现在,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难道他身上也有神通宝符,而且还是能治愈自身伤势的神通宝符。神通——青灵雨!!神通——治愈!!这些都可以快速的恢复身上的伤势。”

    “好惊人的意志,在一次次截杀中,他竟然能支撑的下来,身体不崩溃,意志都会崩溃,他竟然能支持下来,他的心智,何等强大。”

    “看来,这次秘境之行,武牧将会是一匹乌黑发亮的黑马。”

    “不知道他修炼的功法究竟是什么,根据逃生的赏金猎人所言,他的肉身极为坚韧可怕,连凡兵劈斩上去,都难以轻易的撕裂开他的皮膜。仿佛身穿一身铁甲,防御极为惊人。那功法,必定是帝阶炼皮功法。”

    “这次武牧若是秘境中不死,那将来,只怕是人雄之姿。”

    一道道议论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那声音中,对于武牧,更是带着一丝难言的恐惧,这是武牧一路杀出来的威名。

    不知不觉中,武牧这一路的杀戮,更是彻底让其名字传递开来。震慑四方。

    而且,因其一路杀戮,而且,鲜血染红衣衫,连头发都被染成血sè,最终,有人直接给武牧取了个绰号——血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