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71章 发如血
    ()“武牧身上衣衫有破碎的痕迹,经历过激烈的厮杀。<冰火#中文黑煞八凶全部战死,应该是死于武牧之手。”

    在赏金猎人中,传言快速的扩散开来,并且传播到营地当中,传进三大阵营内。

    在营地内,三大阵营中,赫然,可以看到,在赏金猎人殿所在的区域,二十几名浑身散发出森冷煞气的赏金猎人都静静的屹立在外,每一个身上都散发出浓郁的气血气息。这是经历无数生死磨砺才会拥有的气息。

    而在皇族那边,赫然可以看到,二十几名身披战甲的将士赫然屹立在营帐之外,在他们后面,赫然就是一身蓝色宫装的越长青。还有一群身上穿着精致衣袍的青年男女,这些男女身上都有着一种似乎高高在上的傲气。

    那种感觉,是凌驾于普通百姓之上养出的气息。

    至于在五方拍卖行那边,更加鱼龙混杂,有浑身散发出煞气的赏金猎人,有神情倨傲的血脉世家子弟。也有二十几个人。但在里面,一道俏丽的身影却如鹤立鸡群般卓绝。那道身影如果武牧在这里就会发现,不是别人,正是在五方拍卖航中见过的女子凰天瑶。

    在她身边,还有一名青衣侍女。

    他们站立在营地中,同样听到外面的传言。

    有些人的眼中流露出一种不屑与玩味的神色,有些则流露出期待的目光。

    “小姐,我们要不要让人前去帮他一下。”站在凰天瑶身后的青衣侍女眨了眨眼睛,突然开口说道。

    凰天瑶脸上若有所思,微微摇头道:“不必,武牧身上有秘境通行令的消息,是越长青刻意传出去的,就算真有人能杀的了武牧,越长青也不会让武牧死在别人手中,她可是窥探帝阶功法很久。以越长青的修为,已经达到蜕凡境巅峰,要开辟血海,以皇朝的底蕴,并不难,她是要在蜕凡境彻底打牢自身根基。为的是开辟血海时能得到的天赐神恩。武牧她只会允许自己动手击杀,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要了他的命。”

    在蜕凡境,几乎每一变都会自天降下一道天赐神纹。

    而在开辟血海时,天地间同样会降下恩赐。不过,这种恩赐,却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据说必须要是在蜕凡境将肉身淬炼到极为高深境地的武修,方才有可能在开辟血海时得到神赐。那神赐,是整个武道征途中,最后一次天恩。

    自此之后,再突破,也不可能会降下天恩神赐。

    虽然如此,但真正能在开辟血海时得到天恩神赐的几乎是少之又少,但只要是得到天恩神赐的,只要不是在中途夭折,几乎都成为一名名震慑四方的可怕强者。

    所以,但凡对于武道之路有野心的人,不管是普通武者还是血脉武修,对于蜕凡境的重视,都达到无以复加的境地。只要有一丝机会,都不会轻易的放弃获取天恩神赐的可能。

    一个个拼死在蜕凡境中不断的捂实自身的根基,淬炼肉身。为的就是能多一丝得到天赐神恩的可能。

    而帝阶功法,就是淬炼肉身最好的功法,能将蜕凡境一个个层次淬炼到一种极致,一种巅峰的境地。气血越强,越是能增加得到天赐神恩的机会。

    因此,越长青怎么可能会让武牧死在前往秘境的路上。

    “可是小姐,武公子虽然修为不差,一进秘境,只怕难逃三公主的毒手。”青衣侍女听到,微微皱了皱眉,迟疑着说道。

    “武牧是武家的人,就算在秘境中不敌越长青,到最后点明他的身份,以越长青的心智,应该不敢轻易的对武牧下杀手,要知道,武家那可是一群疯子,惹了他们,整个大越皇朝都要天翻地覆。越家,可未必能担待的起。”

    凰天瑶眼眸中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缓缓说道。

    而此刻,在外面。

    不多时,再次有消息传递过来。

    “武牧在前来秘境途中,与百战猎人团发生厮杀,激战极为惨烈,百战猎人团足足二十几人,没有血海境强者,但在与武牧的厮杀中,凡兵都难以轻易的将他皮膜切割开,仿佛身穿铁甲,刀枪不入。”

    “武牧的剑好快,好狠,剑剑毙命,根本是玉石俱焚的打法,百战猎人团二十几个人,只有三人重伤逃走。而且。武牧不知道放了什么火,将那些尸体全部都烧的一干二净。”

    有消息直接传道营地中。

    那消息,当场让不少准备前去截杀武牧的赏金猎人心中一片冰冷。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意。那百战猎人团在龙门镇中也是有不小的名气的,其中有不少都是蜕凡境巅峰的武修。却尽数死在武牧剑下。

    不过片刻,又有消息传来。

    “风火双魔死了。”

    “风火双魔前去截杀武牧,两人有连手的阵法,但那武牧竟然根本不躲闪,直接一命换命,被两魔一刀插进肚中,一刀洞穿胸口,但那风火双魔却被武牧一剑刺穿心脏,一个被一掌将脑袋拍的四分五裂。以伤换伤。”

    “武牧在向秘境走来,走过的路上,还有鲜血滴落,染红衣衫。”

    又是片刻,又有一名赏金猎人快速的从远处而来,随之,带来最新的消息。

    “九箭猎人团出手了,在前往秘境的途中埋伏,伏击武牧,九名顶级箭手射出的战箭破开武牧皮膜防御,插入血肉,但武牧竟然直接发出一声狮吼,九名箭手被当场震的重创,武牧一脚一个,将他们活活踏的粉身碎骨。”

    “身插战箭,趟血而行,武牧简直如同凶魔。极为可怖。”

    一道道消息接连不断的传递而来,武牧身上的帝阶功法与血龙鳞所带来的诱惑,比想象中的更加惊人。引得一批批赏金猎人前赴后继的冲杀上去。几乎是不顾生死的。

    前面一批身死,立即就有下一批冲杀上去。

    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搏一搏,博得武牧身上的奇遇机缘。搏武牧已经接近强弓之末,已经遭受到重创。

    这样的人,几乎是一批接一批。

    但是,在厮杀中,虽然一次次的汇报武牧遭受极大的损伤,可最后在下一道消息传递而来的,始终都是那些前去截杀者最终被武牧生生击杀的消息。

    一道接一道。

    截杀一次比一次疯狂。

    在短短一个时辰中,这种截杀的次数就达到不下十几次。每一次都极为惨烈。

    而且,越到后面,截杀的频率就越加的激烈。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当两个时辰过去后。

    整个营地中一片肃然,

    “武牧抵挡住第四十三次截杀。截杀者,死,武牧已经来到营地前,就要到了。”

    一名赏金猎人脸色惊恐的自远处快速的狂奔而来,口中发出一声震天狂呼声,那声音内,都带着丝丝颤抖的音色。

    在整个营地中的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极为的复杂与不敢置信,骇然的盯着远处前来的道路,眼中满是一种难以置信。

    武牧!

    竟然接连承受足足数十次的可怕截杀,每次截杀的数量,都极为惊人,所有截杀者的数量加起来,足足有不下三四百人,而且,每一位都是赏金猎人中的强者,是在蜕凡境中的强者,不管是谁,都不敢说,自己能在密度如此强烈的截杀中生返。

    这几乎是一种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但武牧,武牧做到了。

    他竟然在数十次的截杀中,一次次屹立不倒,而且,截杀者几乎大半死在其手下,身上遭受到的损伤几乎达到数百处之多。

    这…….还是人吗?

    难道他觉醒了血脉?

    啪嗒!!

    在一双双目光的注视下,只听到,在远处的山林中,突然间,一声沉稳的脚步声仿佛落进水面的石头一样,在空气中荡漾出丝丝涟漪,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刷刷刷!!

    一道道目光朝着声音传来的位置看去,渐渐的,所有人的眼瞳不由的当场剧烈收缩起来。

    看前方,伴随着脚步声,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自山林中踏出,呈现在眼前。

    那身影……..是血色的!!

    浑身如血,极为刺眼。

    血!!

    殷红的鲜血已经将一身衣衫彻底的染成血红色,这血红色,似乎荡漾着丝丝光芒,那是鲜血在流淌,还没有干去的光泽。在头上,一头黑发,已经被染成血发,还有鲜血在顺着一根根发丝不断的往下滴落。

    一柄青色的战剑,剑身上,一滴滴殷红的鲜血顺着剑锋在向下滴。侵蚀了地面。

    武牧,那是武牧!!

    这身上的鲜血,早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杀!杀!杀!!

    一路上,武牧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个,杀,杀,杀!!将所有一切抵挡在面前的人,全部杀死。杀光。

    每一次厮杀,几乎都是伴随着生死一线。

    几乎每一刻,都在以生命在搏杀。

    若非是修炼铁布衫,化石神功已经达到大成,只怕,早已经死在一次次截杀当中,若非是青铜古灯源源不断的治愈着体内的伤势,恐怕流血都能让自身体内血液当场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