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墓 > 第054章 玄字贵宾室
    【求推荐收藏。冰@火!中文.】

    “这里就是玄字贵宾室,请里面入座。您的位置是玄字贵宾室三号桌。”

    侍女恭敬的对着武牧说道。伸手向着里面一引。

    “嗯,多谢带路。”

    武牧颔首点点头,并没有因为她是侍女而有半点轻视与鄙夷,只是以一种平常的态度对待,他本就没有什么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念头,人本就没有什么高贵卑贱之分,只有朋友,陌生人,敌人之分。

    是朋友,当真诚以待,是普通的陌生人,当平静对待,是敌人,当以最大的努力将其彻底抹杀,直接打死。

    武牧随即进入这座玄字贵宾室中。

    一进去,也不由暗自点点头,眼前的景象,也让武牧暗自惊讶。

    只见,在这里,竟然是一座相当大的房间,这房间中,一共有九张以古老树桩雕琢而成的树桌,那桌子显现出难言的古意,上面摆放着一些新鲜的瓜果,在树桌四周,则是以其他树枝编制起来的树椅,没有任何斧琢之气,似乎是自地面自然生长而成。

    而且,一片片碧绿的树叶密密麻麻的铺垫在上面,层层叠叠,却又有着一种玄妙的韵律,让这些树椅传递出一种自然的韵律。精致的跟艺术品一样,一眼看去,不忍坐上去,破坏这种韵律一样。

    每张树桌旁都有四张树椅。俨然是一桌。

    不过,在树椅后面,都有树叶自然的形成一个个数字。这是标志着各自在拍卖会上的拍卖身份与资格。

    而且,在贵宾室的前方,赫然出现一块巨大的屏幕,那屏幕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将外面的事物彻底的呈现出来,可以看到下面的情景,可以看到最中央的拍卖台上的景象,可以看到下面普通赏金猎人坐在普通拍卖席上的身影。

    在贵宾室下面的拍卖场,赫然是一圈圈以梯子形往上递升的席位。每一圈,都有大量的拍卖席。让不管是坐在前面还是后面的拍卖者都能清晰的看到中央拍卖台上的景象与事物。

    “哇哇,好大的手笔,一个拍卖会而已,竟然能将神通——圆光镜!!直接固化在这里,化为一面屏幕,摄取到拍卖会中的一切场景。这屏幕,莫非是琉璃晶石炼制而成。这拍卖行,不简单啊。”

    就在这时,之前钻进古灯中的小胖子再次冒了出来,躺在灯焰中,张大了嘴巴,嘴角就差没留口水了,连扣鼻子的手指都忘了拿出来。

    “有意思!!”

    武牧暗自点点头,这个荒古大陆可并不像是什么荒蛮之地,有神通,同样有那些智慧超绝,从来不缺少想象力的智者,将这些神通运用到生活之中,运用到各种事物中,让世界产生更加不一样的变化。

    就如同是那些以黑铁币为能源发出光亮的古灯,这都是一种将智慧,将能力运用到生活当中的表现之一,这是文明的一种发展与前进。方便了生活,才能让人们产生各种强大的动力与**。

    眼前这种将神通圆光镜施展烙印到这块琉璃晶石上,所产生的效果,比起任何视频,甚至是直接摆放一块透明玻璃还要来的更加的完美,神异。轻易就能将整个拍卖场中的任何情景。

    而且,最奇妙的是,这块圆光镜,根本不是统一的视线,而是似乎是自己想要看哪里,自圆光镜上就会清晰的将某个位置的景物清晰的呈现在眼前,而且,似乎,这些景物,只会呈现在自己眼中,就如同是自己的另外一双眼睛一样。

    看起来,十分的奇妙。

    “小胖子,你知道这五方拍卖行的背景吗?”武牧看到小胖子,下意识的在脑海中向其询问了一句。

    “不知道,这种小拍卖行怎么可能让伟大的本神记住呢。”小胖子脸色一变,随即不屑的将头撇向一边,用手捂住脸,低声呢喃道:“哼,不能告诉你,绝对不能告诉你本灯神失忆了,竟然会不记得大部分事情。呜呜,本神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生病了。”

    低声的呢喃,声音再小,也无法隐瞒过武牧的耳朵。

    心中只能露出一丝苦笑,微微摇了摇头。

    器灵都会失忆,实在是让人无奈啊,本来还打算要从这小胖子身上多知道一些有关荒古大陆的事情,甚至是隐秘的秘密,说不定能依靠这些秘密,得到上古的宝藏甚至是传承什么的。现在看来,得到一个失忆的器灵,还真是伤不起啊!!

    没有多说,随即就向第三张树桌走了过去。

    在那张树桌上并没有其他人,四张椅子都是空闲的。

    “第三桌,一号!!”

    武牧看了一眼手中的请帖,在请帖上赫然写着3——1的位置,显然,这是标志着第三桌第一把椅子的就是属于自己的位置。

    当即找到那张在后面浮现出3——1数字的椅子,随手拉开,当即坐了上去,这一坐,顿时,一种难言的柔软清晰的自身下呈现出来。这些树叶层叠在一起,不单没有任何的生硬,反而有种比坐在沙发上还要舒适的感觉,这种舒适,是直接呈现在整个肉身之上。

    “这真的是在古代?”

    有时候武牧心中也不会的浮现出这样一道念头。

    “第三桌二号,应该是这里了。”

    就在武牧刚刚坐下的同时,一道平静的话音突然传了出来,将武牧的思绪当场打断,下意识的朝着声音传出的位置看了过去。

    这一看,眼眸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惊艳的神色。

    脑海中暗自浮现出一道念头:“好一位绝代娇女,竟然带着面纱,都能散发出如此独特的气势,这是谁,以前在龙门镇中几乎从来就没有听说过,难道是自其他地方赶来龙门镇的。”

    在眼前,赫然,一名身穿白色宫装的少女赫然来到身前,这名少女脸上带着一道白色的面纱,将自身容颜遮掩住,但一身近乎完美的身材,乃至是身上流露出的那种仿佛来自血脉中的贵气,却让人目光不由自主的被深深吸引。

    来者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凰天瑶。

    优雅的对武牧颔首点点头,随即就坐在第二张椅子上端坐而下。

    “这里就是第三桌三号了。”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一丝骄傲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武牧再次抬眼看去。

    在旁边,果然又来了一位少女,这少女,却没有带面纱,可以看到一副精致的瓜子脸,脸上的皮肤几乎白的宛如豆腐一样,吹弹可破,散发出难言的魅力,胸前的双峰更是一对凶器,一身高贵神秘的神色宫装穿在身上,带出一种莫名的气质。

    只是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浓烈的傲气,眼睛中带着一种高傲的神色。

    普通人,只怕连正眼都不会去看上一眼。

    那种傲气,是发自骨子里的,哪怕是不用眼睛看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她不是别人,正是大越皇朝三公主越长青。

    越长青随身坐在椅子上,对于这些树椅树桌并没有任何的惊奇,显然,这些东西对她而言,并不是太过陌生,甚至是可以说是极为的熟悉。

    在坐下后,越长青的目光首先就被对面的凰天瑶吸引住,眼瞳一阵剧烈收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方才渐渐的收了回来。

    转眼看向武牧,在看到武牧身上的衣衫被利刃撕裂开的裂口,甚至,可以看到,在武牧身上因为之前激烈厮杀还没有平复下来的庞大气血,眼瞳一凝,道:“看来,你被人追杀,并且跟人激烈厮杀过。”

    话音中,根本没有任何询问,而是直接的肯定语气。

    “……..”

    武牧听到,只是转眼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随即就看向那块圆光镜形成的巨大屏幕,向拍卖行扫视过去。

    他不能开口接话,在龙门镇中公开厮杀,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真要说出去,对于自身就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哪怕是自己被迫还手,也照样不好脱身,没有证人,谁能肯定你就是被动的一方,不是出手行凶的一方。

    在拍卖行中,一道道座位已经渐渐开始坐满。

    显然,对于这次的拍卖会,不少人心中都是满心的期待。

    “你是武牧。”

    越长青看到武牧竟然对自己的话完全无视,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莫名的怒火,但依旧暂时的压制下去,继续道:“你身怀帝阶功法与血龙鳞,这样的袭杀在以后,绝对不会少数。”话音间,顿了顿,接着说道:“若你愿意交易,我会给出足够的价格,以及在大越皇朝中,保证你只要在城镇内,就绝对没有任何人敢再对你暗中下手。”

    越长青话音放的很低,而且,这第三桌是在一侧,四周其他几桌并没有人,整个玄字贵宾室内,仅仅只有他们三个。

    言语中的意思,更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说出要以足够的价格换取帝阶功法。

    凰天瑶听到,两只眼眸中饶有兴趣的看向武牧与越长青。

    似乎想要看看武牧究竟会如何选择。

    “你想必误会了。”

    武牧淡然的扫视一眼越长青,沉稳的说道:“武某并没有什么帝阶功法,也没有血龙鳞,外面那些,不过都是谣言而已。至于有人要对我暗中下手,武某若是身殒,那只能怪我学艺不精,修为不够。不会怨天尤人。”

    话音中,隐晦的传递出拒绝的韵味。